Recent Posts

2010年9月27日星期一

樂天.知命

~有關音樂

雖然之前我說過,我不喜歡樂天廣場(Lot 10)的Celebrity健身中心,地方小,而且停車費貴得飛起。

不過我卻覺得,這間分店的選歌,領先其他的Celebrity分店,特別是不會像雙威金字塔的那兒,選的盡是「捽碟」後的混雜舞曲,像在pub「fing」(意譯:甩)頭多過像在運動,又或是谷中城的分店,盡是一些不三不四、砍得不像樣的串燒歌曲。

在樂天的分店裡,你彷如聽著jukebox,播放著一些過氣的流行舞曲,而且是一整首串燒式的播放,例如米高傑遜等的,聽得十分過癮,一邊讓你懷舊,一邊讓你覺得起勁。

我不是那種一上健身中心就聽著耳機的人,我總覺得戴著耳機做運動,是與世界切割了,因為你將自己包裹在個人的環境裡,所以我需要融入整個大環境裡,雖然是消極地要隨著大環境播放的歌曲,不過我甘之如飴。

所以,選歌成了我光顧樂天分店的原因之一,而且我總不想每次都是到谷中城運動,那顯得太沉悶了,而且忠實kaki太多了,都是舊臉孔。


~有關邂逅

然而還有另一個原因我在昨日禮拜天時到樂天的分店,因為我就是想碰碰運氣,看會不會再碰上兩週前遇到的一位馬來人。

當然,他也是一名乳牛──但難忘的是他的笑容。

那時在蒸氣房裡,我就看見這名乳牛就正襟危坐在另一隻乳牛隔壁。那時他的毛巾已褪到大腿上,露出了一大片黑茸茸的恥毛了,其實只要輕輕一勾,他的下體就會裸露出來。

這樣的坐姿很明顯地釋放出一個資訊:我有的是本錢,就給你看一半,想像另一半。

我喜歡他的胸肌與臂肌,起伏有致,而且是肩頭肌是渾圓發達的。一如以往地,我們以同道中人的方式,交換著眼神。

當一個人對你不停地張望時,你就需要回報了。

所以,我們後來又轉戰到桑拿室裡,那時我與他是以L字型的方向對坐著。他竟然與我開口說話,介紹著自己的名字。他說,他叫小華。

怎麼會有這樣的華人名字?小華說,就只是一個名字。然後又爽朗地一笑,露出一排貝齒。

他不像典型的馬來人樣貌,有一些像混血兒型,我再打量著他的恥毛,確是茂盛之地,讓人有一種蓬勃的景象。

我再看著小華的胸肌,由于他是兩手支著上半身坐著,他的胸膛就像一把扇子摺疊著,有一種飽漲的蓬隆感。你可知道扇子張開來時那種張力,總之叫人垂涎的。

而他的兩枚散漾開來的乳暈,再度讓我目不轉睛,我突然想起衍先生──也是這般深淺分明,非常魅惑。

但色相以外,其實小華的笑容非常親善,那是帶著一種稚氣的無邪。這種笑容確是讓人醉醺醺的,更何況他口操著的是馬來文,而且是那種渾然天成的馬來文,配上這樣的笑容,你會聯想到是甘榜那種赤著上身在路邊打羽球的馬來小子。

後來我們盡是聊著,我用我那不靈光的馬來文對答著,或許他真的是不大會說英文,然而我只能配合。

小華說,他只來樂天這家分店,而且,他在過去一年曾經遊學海外,他還說他研讀的是什麼課程。

他在說完每個答案後,都會露齒一笑。

後來我忍不住問他,你是否是混血兒?小華說,可能他的父輩有華人血統,而他來自吉蘭丹。

我贊美著他的身形很好,肌肉也練得很均勻,小華則說,他已有幾個月沒來健身了,但喝了蛋白粉助益不少。

說著說著,我的手就主動地伸了過去,撫著他的大腿,他並沒有拒絕,又是溫煦地漾著笑意。

但那時來了一名洋人進來,然後我們之間的互動又被打斷了。我們恢復了正經八百,到後來輾轉間,我們各自在沐浴室內沖涼了。

那時我看著他,半掩著浴簾,將身體搽滿了肥皂泡,就像一個娃娃似地,更加有一種純樸潔淨的感覺,他知道我在他對面,又對我一笑。

為了展示我的友好與本錢,我也將浴簾掀了開來,讓他「管中窺豹」。

小華還是親善地微笑著,帥得不費吹灰之力。那真是教人情難自禁的誘惑。我們再交換了一些手勢後,我就拎起了毛巾,越過對面,走進他的沐浴間裡。

當我安頓好自己時,在方吋空間裡就看到小華的全貌了,他的肥皂泡還未褪去,然而他的下半身──竟然隱沒在肥皂泡裡。

他並非我想像中的偉挺,即使那是半翹著的昂揚,然而事實上那是一般華人的尺碼,而非典型的馬來人工具。

這真是印證了他是華人血統的揣測。

他將下半身推了過來,就讓我掌握著那沾滿著化學肥皂泡的老二,我握在掌心中有些驚訝,似乎這樣的交換得來太容易了。

然而我只是稍微搓撚一下,小華馬上就「開香檳」,我變得如此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他干下來了。「怎麼這麼快?」我那時心想。

在打炮這回事,特別是兩個男人之間,當某一方比另一方早結束時不是好事,因為雄性都是自私的,自己的事辦妥之後,就沒有關于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我在沾濕一手間,也沾滿了他的精液,有些狼狽。而他只是坦然地一笑,帶著一種卸除重擔的笑意。我撫著他的肌肉,甚至親近他的肌膚時,小華只是閃躲著。

一切就是完結了。我知道他對我沒再興趣。後來我還在耳語著與他對談著,還問了一句非常愚蠢的話:「你有男朋友了嗎?」

他點點頭,「yeah。」



~有關現實

其實不論這人叫小華,或是什麼John Doe,但都是無關痛痒的。這些事情對我來說,都是司空見慣的吧!

只是不知怎地,我還是想再見他,或許只是想再見見他的笑容?或許更深層的慾望是,想要與他再來一次的親密接觸?

但那幾天我確是縈迴著小華的形象,我覺得自己像個花痴一樣──三十多歲的成年人了,但在渴求著一睹海市蜃樓,或是撿起鏡花水月。這種行為有些可恥,卻讓我不可救贖地在自責著。


~結果─
當然,我的週日樂天之旅,並沒讓我如愿以償。在晚餐時分我就離開了。在細雨紛飛中,整個星光大道不復當年的盛況與熱鬧。

我一個人就撐起雨傘,然後走到隔鄰新開張的飛輪海88廣場,豈料讓自己陷入另一輪的冷清中──皆因該間由吉隆坡廣場改裝而成的新廣場,還未完全開張營業,看起來只有五成店舖在營業。

我兜了一個圈後,再走出門外,望著對面的柏威年廣場,有些惆悵地問自己:唔,是否要去逛逛呢?

可是都沒有目的的光看光逛而已。所以我又撐起了傘,武吉免燈路都亮起了霓虹燈,然而我孤身一人走著回頭路。

那時才晚上八時而已呢!

我突然想起祁先生。在週三時他又突然間在ping chat寄了短訊給我,還傳了他半裸的相片給我,當我們在一來一往後,我有提問:要不要週日見個面?

但之後就沒有回應了。我也沒有再去追問。我想ping chat是有push功能(即是即使下線了還是可以傳送回應過來),怎麼會沒反應?

當然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我想,到底我要被耍弄到幾時?或許我需學會怎樣放手。

只是在晚上八時,一個人撐著傘去取車,然後眷戀著這城市的霓虹燈時,是孑然一身的。但我想到,如果在這時候約見祁先生,或是任何盲目約會,至少時間彷如會充實一些,至少一個週日的晚上會有些意義。

然而,我卻舉步獨行,心情被這些情緒沖撼得七零八落似的,然而思維卻是顢頇的。

就在這時,我拿出了iPhone,開了音樂套上了耳機,我就這樣樂天知命地,回到一個人的世界裡了。



11 口禁果:

沉默天使 說...

有身材有美貌的人一般上都是这样对待别人的,甚至有些有身材没样貌的人也如此。除非你的心一直想着要摸完他全身再完事后自己即可离开,不要留下任何情感,那可另当别论。

Trip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Hezt 說...

●沉默天使:我知道這小華只是一個孔雀,然而極少有這樣的孔雀──還掛著一張讓人舒服,也不覺得自己吃虧的笑臉。

有時我貪圖的只是身材,但他的友善行為似乎給了我障眼法一樣,讓我相信任何與他有關的東西都是正面的。

Hezt 說...

●trip:哈,其實會有印象的,當然我無法記得每一篇的詳細內容,然而依稀間都覺得有這樣的內容,再搜尋一下就可以知道了。

所以寫日記有這樣的好處,你不記得的,文字會提醒你,這是昨日的遺書。

沉默天使 說...

人心叵测啊!如果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情愿摸完他或加打枪后,跟他说声再见。然后用2秒的时间再看看他脸上的表情,若他仍然表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自己就即刻实践自己说再见的承诺。给自己留下一点尊严总比被人抛弃来的尴尬。

Trip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匿名 說...

好可怜哦。。。

Hezt 說...

●沉默天使:其實我只是撫觸到他的軀體一下子,他就爆發了。或許他真是「忍慾」偷生很久久了,所以只需輕輕一碰也會「洩洪」。

那時我還眷戀地撫著他的臂肌,不過你知道那種射精後的冷漠,他還是友善地笑著,示意著自己累。

●trip:現在看著了,有東西要分享?

Trip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沉默天使 說...

枉小华还承认自己有男朋友,但是应又很久都没干‘床上运动’,看来他也挺可怜的。

nicholes 說...

你不是真的相信他有男朋友吧?很多时候长得俊美的男人若没男朋友就会被人觉得这是很奇怪的现象,如果悉心想一想,帅的没有男朋友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就因为帅所以才挑剔,总是要选内在外在都完美的男人才配得上他,所以最终才一直孤身上路,宁缺勿滥是一部分帅哥的至理名言,他们压抑性欲,就是要人觉得他们是难得的宝贵的不轻易得手的。所以只要你一个动作,他们就可以倾盘而出。(另一部分大概是不管四处流精还是到处留情,反正我是帅哥就要成为天下人都迷恋的万人迷,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吸引全世界人的目光的自大狂)。
当然,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有男朋友,“我已经有了男朋友”其实是为了取代“你不是我的那杯茶”的拒绝手段。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