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3年3月2日星期六

禁果宅急便*3

接前文禁果宅急便*2

我領著中東叉燒到桑拿室裡,腳步匆忙,但他誠惶誠恐似地,我索性拉著他那根直挺擎天柱,我們的動作滑稽──我竟然拉著他那一幅在久前毫不起眼的陽具當是拔河繩索來拉!

我把他「安頓」在桑拿室裡,那一刻我不理會這麼多了,即使有不速之客,也只是柴肯,第二就是那位清潔工人吧。

在那半昏昧的桑拿室中央,中東叉燒佇立著,他的毛巾披在肩上,一如那些在健身院裡常見到的「gym炳哥」模樣。外頭的燈光藉著那一格小窗照射進來,桑拿室的燈泡則暗了,我倆像一對囚禁在內的色鬼幽魂。

在那樣的燈光下,中東叉燒的肉軀有些蒼白,他的肉色看起來像白得像棉花,然而卻是火火的一把燙。直至我的舌尖接觸到他的身軀的那一葉頂端時,我更像喝了火辣辣的茶湯。我咀嚼著他的干勁時,他那根如同捻了繩的陽具,粗聳,圓徑豐厚,勝在短,我一勺就將他舀進了嘴中。我的嘴唇貼著他茂密的體毛時,彷如讓自己貼上了鬍子。太奇妙的「巨」體接觸了!

他開始撫著我的頭髮。我的兩手把放在他的兩條大腿上時,掌心上那種毛茸茸的感覺原來是那樣地舒服,或許是沾了水的關係,然而很快地一邊撫著摩擦著,加上高溫烘乾,他的兩腿在我感心上摩挲起來就像擦著砂紙一樣了。

這時我心中也有另一種盤算,若真的門打開了,會有什麼後果?若是柴肯,事情就好辦,就說「來,一起玩吧!」,但若是那位神情怪異的清潔工人,或許他會怒目相視來逐客?

他那根龐巨的陽具,像假的一樣,圓徑如此地粗壯,我幾乎卡喉了。要如此虎嚥這種XXL的東西,往往會消化不良。其實我更喜歡那種口中膨脹的感覺,或者那種物理變化讓我在琢磨著時,會有一種物理變化的成就感。

但中東叉燒不一樣,他已充份自備了,像一個充氣輪始,已不再需要泵氣,他只是等待爆破的那一刻。

這種情況就不是那麼地好玩了,因為他已準備放射,已成大器了,而我要的是一種慢慢調教成才的過程。

我含弄著時,再摸著他身上兩垛下垂的胸乳,幾乎被他的胸毛的溫度給燙著了。

我再望一望他,竟然在那一刻我好奇地問:「你到底是什麼國家的人?」

「巴基斯坦。」他說。他的口音很淡,我聽不出那種濃濃的印度腔。

「什麼?巴基斯坦?怎麼這麼白?」我才覺得我對各國人種的了解很差,因為我竟以為他是中東人?我心裡自問著。

「但我長駐中國。」他補允一句。然後將下半身結結實實地送到我口裡。我又一陣卡喉。

我意會地做了一個表情,繼續我的勾當汲汲營營。我故意啜出了一些聲響出來,如含著泡泡糖那種痴醉與甜美,如舔著冰淇淋的那種可口美味。又或許要想像口中的不是甜食,而是不絕如縷般的麵條,要吮得窸窣有聲,聲相俱全。

一般上放在嘴裡的,不是食物就是病菌,吐出來的,往往卻是那些不應該說出來的話語。所以我在吞吞吐吐之間,收住了我對他的好奇的言語,卻咀嚼著他帶給我一種幽思。

我現在咂著一個中年胖子平日藏在褲襠裡的「家傳之寶」,我的舌尖像鏟子一般翻炒著他那潔淨的蘑菇頭(天,誰知道這蘑菇頭平時是長在哪兒?)我捻撚著他的乳頭,另一隻手也放在我自己的下半身上,我開始膨脹起來,上面吃到飽,下面則鬧得翻,兩重滋味交叉在一起時,難怪教人銷魂。

突然間,這位巴基斯坦叉燒吼叫了幾聲,下半身貼貼地迎送過來,我呀呀作響,但下半部已嗷嗷待操,難道他口爆了?但我感覺不到什麼燙熱或異樣。

他拔離出來,然後有些慌了般地逃離出去,或許他想要趁被人發現之前掛回一張人皮,掩飾著他又色又魔的獸性。

我奇怪他在干嘛,怎麼這麼急,但我的一手難離著自己的肢體,那是高潮前夕那一瞬間,然後嘴裡一空,萬事成空,成也巨體,敗也巨體。

我自個兒坐在桑拿室的發燙木椅上,仍神馳在一片混沌的世界裡,原來迷藥還未散。我等著柴肯,索性讓他看到我如此發浪的一面,反正我已就緒下一場了。

片刻,那位巴基斯坦佬又跑了進來,他竟然拿著一條毛巾,用腳搓著毛巾抹起剛才他站著的一方格,或許他真的要不留痕跡,連水跡都不能留下來。

我自摸著看著他,意淫著那幅肥滋滋、飽沃欲滴的肉體,那一圈圈的腰圍贅肉,搞不好這幅軀殼,其實生理年齡比我還小。

他動作快速,更惹我好奇。巴基斯坦多是回教徒,或許這就是回教徒教義所教導,一切都需要干淨,所以他要銷滅所有關於他不潔的痕跡。

他轉過頭來,帶著一種狎鬧的口吻問:「Was I good?」

我不假思索,淫笑著望著他,「Yeah! And I wanna fuck your dick!」

他哈哈地笑著,然後轉頭離去。我那時候浪得想馬上沖出去,向他要個電話聯絡號碼。相逢一炮即有緣,當然要留下一些後路給自己。

我對他只說了四句話,但我吮過他。這就是同志的奇緣。

然後我一個人在這間高溫的桑拿室裡,裸著身,打著手槍,等待著我的下一回合,而這一切不是發生在買春的發展場、三溫暖裡,而是一家旅店的會員休閒俱樂部裡。


~待續~



3年後的續篇: 後園野甘蔗(一)








2 口禁果:

Simpily Jim 說...

年關剛過。。。這個伊甸園已開始熱辣辣了起來。。。

余重立 說...

看過不少類似文章,很少有人如版大醬,以插座的角色來詮釋同志性事,也跟東南亞國際網友互動過,但其所啟用的文體都是簡字,極少像版主用繁體,看來頗覺親切。閣下在那樣的國度下長成,而修習的中華文化,中文文筆好流暢喔,誠不易也,也不作做,肏就肏嘛,絶不用白字"操",或許該說是假文品吧,才用它來代替所謂的"髒字"吧,好好笑喲,只可喜網頁鎖檔,不能直接下載靜賞,真的是粉可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