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5年12月8日星期四

我的工作ABC



實錄A

A先生走來跟下屬B小姐說話。然後B小姐就走來跟我說話,就變成了我的上司。

上司:上次我是不是叫你做過A計劃?

我:由于X、Y、Z的原因,所以無法進行下去,我上次對你說過了。

上司:(揚眉)是嗎?

我:是的。

上司:在A計劃裡你有寫過一封英文公函是嗎?我需要用到那封公函做範本。

我:好。(我馬上放下手頭上的功夫去找那封信出來)

上司:你將那封信重新修改好來,然後用letter head的信箋print出來。然後我要給A先生簽名。

我:唔,我需要將這信交給A先生的秘書C小姐去做嗎?打字印信這類文書工作,是否應該是由秘書去做?

上司:不是這樣講的,C小姐只是一個秘書。你比他高級,這封英文信應該就由你來重新擬寫。她不會寫信。

我:好。因為我比較高級人力資源,所以只會用來寫信、打字、然後A到Z地打印公函出來?

〈若干時日後,事情重演〉

上司:…我需要用到那封公函做範本。

我:好。(我馬上放下手頭上的功夫去找那封信出來)

上司:怎麼沒有soft copy?

我:沒有。我不知放在哪兒去了。這裡有hard copy,只要將收件人的姓名修改一下,就可以用了。
上司:那是不是要我將這封信打出來?又沒有print到好好來。

我:媽的我還有一大堆更重要的工作沒有做完你可以叫其他人打字啊!或者你自己用到你自己打啊,或者再叫C小姐照著打字啊 我想打字總比寫信容易吧,而且並不需要重寫什麼。


實錄B

(我對著電腦在處理著我的A、B、C企案)

上司:(突然走來)其實D企案你應該去做一做。E企案也很重要,你要跟緊一些。

我:(我繼續對著電腦)好。

上司:遲些你再策劃一下F企案,F企案對公司的名望很重要。

(第二天)

上司:其實H企案看來也不錯。你不妨試一試去做。

我:可是我還有A、B、C企案在手頭上,你也剛吩咐我去做D、E及F企案 媽的又是我一個做完所有的企案?其他下屬死到哪裡去了?特別是那個與我同級又享有高薪的E先生,還有那愛擦鞋子的九厘米先生?

上司:你就照做優先來處理,你自己安排一下。

我:好。

〈若干時日後〉

上司:你為什麼還沒有做D、E企案。

我:我的A、B、C企案還在進行中,裡邊有很多項目需要分工精細地去做的。

上司:上次我叫你放手給其他人去做,你為什麼要一個人做完?

我:他們都不得空。(事實上你也榨盡所有人的精力了,而我還沒有這樣的實權去指揮其他人幫我做事啊!)

上司:好,你將A、B、C企案放下來,將所有的資料與項目交出來,我叫其他人接手。

我:可是我快完成所有的企案了,這是有連貫性的,現在交給他人做我擔心會別人會接應不來,很難交待的,而且只需一些時間我就可以交貨了。 媽的我做到90%的功夫你才要別人來接手,那這些企案成功後最終歸功credit誰?

上司:可是D、E企案更重要。

我:(揚眉、無言)難道A、B、C企案不重要?

上司:A、B、C企案當然很重要,可是D、E企案現在更重要。A、B、C企案畢竟可以叫其他人做的。你現在更適合做D、E企案。

我:好。那你當初也可以叫其他人做A、B、C企案啊?

實錄C

上司:上次你做A企案時,其實你是無法享有A津貼的。

我:是嗎?你沒有告訴我。你只告訴我,A企案的性質是entitled我可以享有B津貼。

上司:可是你拿了B津貼後,你就不能再兼拿A津貼。哪裡有公司可以讓你兩者兼備的?我上次告訴過你的,二者擇一。

我:沒有,你沒有對我說過。我們只談到A津貼的事項。

上司:有,你忘了而已。

我:沒有。那我只能說我們溝通出現問題。可是我在A企案做了那麼多功夫,申領A津貼也不為過啊。

上司:你A企案其實是用在其他部門的。我並沒有干涉你如何去進行A企案。其實,你做了那麼多,人家是會給你credit的,有時做人不必那樣斤斤計較。


實錄D

我:我想問一下,A企案裡可否替換陣容,或是加入其他人馬進來,我們這隊伍的隊員長期重覆著進行A企案,真的做不到什麼新意出來了。

上司:其他同事都有他們的企案在進行中。

我:可是其他同事也可以學習如何進行A企案,而我們這隊伍也可以學習其他企案類型。

上司:要調換其他同事不容易,要需要時間去訓練他們。

我:可是他們也可以擁有接受訓練的機會啊…譬如九厘米先生,他也可以去接手A企案。

上司:你以為九厘米先生很得空嗎?他手頭上有B企案,那也是很重要。

我:由于A企案是定時進行的,那我們可不可以分成A、B兩組,交替輪流去進行。同時A隊在做著這一期的企案時,B隊就可以部署做下一期,這樣對原有的隊伍不會感到沉悶,而且有喘息的空間。

上司:我有我的安排。你應該設法去解決你本身的問題,為什麼你無法繼續進行A企案。

我:那我們可不可以對A企案有更高程度的參與感,譬如每期的企案項目,都可以召集我們一起討論,給意見來策劃。

上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功夫做,很難聚頭一起討論,而且我們都已有內容早已定下來,你們照著做就行了。

我:可是這些要完成這些內容項目的時間太短了,如果真的讓我們去做的話,我們想提前知道這些內容項目,讓我們有多一些時間去籌備與進行,這樣企案最後的outcome就更好了。

上司:你是在挑戰著我的authority嗎?


實錄E

上司:為什麼A企案會有這樣結果?上次B企案中,跟你上次做過的企案有些相似,你去指導負責的C同事。

我:A企案是因為E因素,所以有F的結果,不過如果有G方案,情況或會好一些。C同事這幾天告假,我待她回來上班後會給她一些意見。

上司:你就去改進一些A企案。而C同事的企案你也先接手吧,待她回來後,你將還未完成的部份讓她跟進。

我:可是我還有H企案在手頭上,時間也相當緊逼的。

上司:不用緊,你放下H企案,去幫幫你的同事。

我:那誰來幫忙我做H企案,還有接踵而來的I、J企案?


實錄F

上司:你應該去做A企案。

我: 我覺得A企案裡存有B因素,而且看來有一股C趨勢,不利于A企案,而D人物的出現,會是A企案的一大障礙。即使去做A企案,可能會失敗。到最後我照著你指示去進行的話,還是枉然的

上司:為什麼我發覺我叫你做東西,你總是以失敗為由,顯得你總是很不情愿去做。

我:我只是分析這項企案裡可能出現的風險、障礙與挑戰而且都是淺而易見而不值得花時間人力進行的事情,只有你一個人天真地以為勇往直前就可以了,所以我們不能寄望過高。

上司:你不試又怎樣知道呢?

我:好。我有試過趕企案而挨夜、生病,然後你又知道嗎?到最後明知一切都是白費,你又試過這種滋味多難受嗎?

〈若干時日後〉

上司:你應該去做A企案。

我:(我學乖了)好。


實錄G

上司:你快點去做A企案,在明天趕完給我。

我:那企案內容是什麼?我應該注重什麼內容,材料是否與上一回的一樣?

上司:對,就是那樣囉。

我:但是這樣的話,A企案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做,因為我需要用到B資料,然後去搜集C內容,更要組織所有的材料起來。而我需要一天的時間去做,我手頭上還有B企案在進行中,明天恰好我已告了假期,我恐怕趕不及做。是否有其他同事可以負責這項企案?

上司:不用緊,你就儘量趕出A企案,B企案先放下來。

我:好……我還能說什麼?我只能交行貨,事實上如果你早些通知我的話,我可以盡善盡美地進行完成

(終于我交貨了,在工作超時情況下完成,上司收貨了)

(可是在正欲踏離公司時,另一個接手A企案的部門C同事說,A企案欠缺關鍵資料,材料不足,企案無法持進行,而需要重做改進)

我:我的上司已說OK了,你就設法去解決一下。

C同事:可是我們真的無法進行這項企案,你回去跟你的上司去反映,上次你也是準備好那些材料的。

我:請你直接跟我的上司說出什麼問題好嗎?我現在真的非常趕時間,而且明日我告假,我的上司是負責策劃的,她說OK,就是OK了。

C同事:還是你跟你的上司反映。

我:好吧。

(我折返回頭告知C同事退貨,並指出問題症結)

上司:那你就留下來改進一下,照著C同事的意思去再搜集資料,你上次也這樣準備這些材料的。

我:那真的需要時間去搜集。而且,其實那些材料收集工作,事實上應由C同事的部門去負責的,我上次是自愿額外準備給他們的,都是因為我有充足的時間去準備。

這也是剛才我對你說,或許其他同事去進行會更適合,因為這確需要時間去進行。

上司:話不是這樣說的…材料你是有責任去搜集的。

我:那需不需要從A到Z都由我一手包完?那C同事的部門需要做些什麼?而你剛才在pass這企案給C同事的部門時,材料份量都很充足啊。

上司:你現在趕時間嗎?

我:是的。

上司:好,我自己去做好了。



實錄H


上司:你與其他同事現在在哪裡吃飯?

我:在A餐館。

上司:幫我打包一包云吞面,淋一些咖喱汁,然後添一些燒肉,我要大份的云吞面。還有幫我打包一包咖啡。

我:好。

上司:你們之後快些回來公司,你在3點後幫我去市區會見A先生,處理一項事務。

我:好媽的我才出來用餐15分鐘
……

實錄I

上司:你替我SMS給A先生,告訴他什麼什麼什麼。

我:我沒有A先生的電話號碼。

上司:你用我的手機來SMS。你打英文字比較快。

我:媽的,連按壓自己的手機來發sms也不懂嗎




對不起,我不知道我可以忍受多久了。我真的是一個高級的白領階級嗎?「能者多勞」就是可以拼命使役一個人工作的理由,榨盡一個職員精力而讓他無窮無盡勞作的回酬?能者多勞就是一隻耕田的水牛?調高你的薪水就是要你遵從上司的所有指示嗎?升你的職位就是要操控左右你成一個扯線公仔嗎?做一個下屬,就要一起與沒有策劃力、沒有上進心、沒有識見視野、喜歡否認、善于遺忘的上司來承擔責任嗎?

6 口禁果:

克里斯 說...

这简直是切肤之痛!
我上司总是事无巨细,什么都扫过来,广东人叫做吃死猫。
有时难免会郁闷,为什么别的同事总能够坐在那边 goyang kaki. 而我必须上山下
海,完了还要被顾客骂个满脸狗屎。
渐渐就学乖了。

匿名 說...

Hmm...
Perhaps I been lucky in my entire career life (so far) that I don't have to take such non-sense from "bosses" as far as work related matters.. But sometimes we need to stand up for what we believe and ask them to back-off for us to do our work.

I am sure you have heard of "work smart rather than just work hard". This is not only applicable to how you approach your work, in most efficient way, but dealing with your boss too. Unless proven he/she is a good boss, else, it's really a 拔河 kinda working relationship. You can just being drag (passive) all the time. There are times you need to stand still or even pull back.

the anonymous
yF.

王永正 說...

忙碌的工作生活暂且不说,让我分享一下关于李安导演的 Brokeback Mountain 。

先在网上看了电影预告片。
趁着午饭的空档,偷溜到楼下的书局里找到了电影同名短篇小说。
要怎么说呢?
故事娓娓道来,情节感人,听故事的人仿佛和主角回到了断背山。在那里,他遇见
了唯一的爱。
爱情发生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
要到后来的后来,他才发现;原来他的最爱,以及最爱他的,一直是这一个男人。
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

lifebook 說...

You are not alone my friend. You have to work smart and know how to manage your boss.

There is a book name "Manager's Tough Questions Answer Book" by Al Guyant and Shirley Fultin. You can used it as a guildline.

Hezt 說...

謝謝各方迴響!原來這些共鳴以外,我不是唯一面對類似職場生態的上班族。這是上司下屬的常態?還是上司都是如此病態的?:)

這幾天還是為工事忙,會陸續再寫。

不過心情沒有這樣凝重了。

Hezt 說...

永正:
btw,我也很有興趣《斷背山》這套電影,希望能儘早一睹為快…這也是放鬆自己的方法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