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月29日星期日

我與春風有個約會

新春的二三事

終于踏入丙戌年了。2006年的狗年,不必苟且,可是就是要旺來旺去。一如以往地,我們一家就坐在電視機前來為自己賀歲。

我也不知道這樣用電視「聲色犬馬」來渡歲的習俗有多少年了,自從不再回老家過年之後,我們的新年氣氛只能活在熒幕裡的聲情並茂。

新年你會做些什麼呢?在吉隆坡這座空蕩蕩的遊子城裡,除了公仔箱前鍛鍊自己成為一條懶蟲外,沒甚作為。已經鼓不起勁兒去拜年。口中說不出具有創意的賀詞。

然而,賀詞還是平實為好,祝福真的不必花俏。我喜歡「禍不單行昨日行,福無雙至今朝至」這句賀詞,語鋒銳利,卻是大起大落的極端。




聲色犬馬的時刻

一如以往地我們又收看電視直播的無線賀歲綜藝節目,今年是以《靈犬獻瑞賀台慶》為名。無線的藝人全都跑光似的,只剩下一個汪阿姐這個「神主牌」,在大節日時總會拿出來祭一祭。這也是台柱的剩餘價值,而其他都是甘草演員來撐局。

不過,在除夕晚直播的另一個直播節目《狗肥屋潤迎新年》中,我見到Lisa姐聲線薄弱,幾乎是履著爆音邊緣的嗓音唱著賀歲歌曲時,就為她感到難過(她的喉嚨曾經患過病),可是她還是照唱。

然而相對之下,無線也捧出一大票的無名小卒、新進歌手在獻唱時,更是不知所謂地聽不清他們究竟在唱些什麼──音質不清、咬詞不正,找不到一把澎湃激昂的好嗓子了,全都登不上大雅之堂。諷刺的是,我反而覺得本地童星還有一些作為。

再談談《靈犬獻瑞賀台慶》,除了傳統的年勢運程暢談環節以外,節目加插嘉賓簡述一些貼近時勢的大課題──股市、樓市等的貼士。香港的經濟好運啦等地祈福語一直出現在節目中,經濟是否豐收,財運是否亨通,是港人最關心的課題──當然,香港作為一個 幾乎是過去式 的國際金融都市,當然希望欣欣向榮。

可是大馬呢?我們還是見到本地那些「新年歌星」像聖誕樹一樣花枝招展,鶯歌燕舞在歡唱,例牌的賀歲節目是保留傳統,但一成不變是否已黔驢技窮?每年都是粉飾出來的歌舞升平,可是是否真的有十里洋場?

沒有大馬人會在新春的賀歲節目中關注或簡提一下大馬經濟是否百業興旺,民富物豐?是否會出現政善人和的風調雨順局面?

只是又歌又舞,自己在春風裡酩酊大醉,我們其實是風雨如晦。



一枝杏蕊鬧春紅,春色不再

那天我們談起最近會有什麼賀歲片上映。有一個同事說,今年的電視台過氣賀歲片(《大隻佬》、《我家有隻河東獅》、《老鼠愛上貓》、《鬼馬狂想曲》、《喜馬拉亞星》)和戲院播映的(《最愛女人購物狂》、《野蠻秘笈》)全都是張柏芝主演的戲,成為「張柏芝年」。

大熒幕和公仔箱都是一個「瘦骨嶙峋」的女人出現,多壓抑和沉悶啊!張柏芝「梅花數度」已呈殘花敗柳之象,而天下芳草已凋謝了嗎?

其實香港的賀歲片已沉淪到不可救藥的地步,都是反智的無厘頭劇情。年復一年的鬧劇,核突加恐怖,如今還剩下一個張柏芝而已,也難怪香江影業出現毀滅性的墮落。

(老實說,我實在不敢扭開電視機去看《喜馬拉亞星》或到戲院看那兩齣《最愛女人購物狂》和《野蠻秘笈》,就是怕會自虐和反胃)

現在的農曆新年賀歲片完全沒有了以前的歡騰氣氛。因為我們不再天真,而像未被開民智的社會任由這種低B的電影宰制思考能力,香港影圈,請你們也振作一下成長起來吧!

所以,新年檔期的電影似乎沒有多少好選擇。《藝伎回憶錄》可能是我唯一的選擇,但只想看看鞏俐是否演壞女人演到天雷勾地火,章子怡也是否石破天驚,不過話說回頭,渡邊謙看來是蠻有魅力的野男人(他的身材是怎樣的呢?我想起健身中心有個貌似的半裸男人

至于我國的「拿督」國際影花,應該是雞肋吧。

今天才是年初一,我接下來的新春年假將是怎樣渡過呢?我竟然有些嗒然。

1 口禁果:

Nishiki 說...

有點沉悶的新年…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