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月10日星期二

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



椰漿飯常埋怨,為什麼我常常不愿睡在他的胸口上,「我就是要硬硬拉你過來,你才會到我懷裡。」

「你不感到我的頭壓著你的胸口會很重嗎?」我問。

「不會。」

「可是我覺得我會壓到你很不舒服。」

「沒有,我就是要這樣。」

「可是我會流口水。」我想起上次很糗的一次。

「你不會流口水我才怕,因為你是人啊。」他再說。

或許我真的不習慣與他人相擁在一起,孤枕冷被多年了,我沒有抱枕癖。可是,當兩個人在柔情蜜意情到濃時,就會相摟在一起,像取暖,像在梳理著彼此在塵囂中凌亂疲憊的羽翼。

「我就是覺得你太清醒了。你往往不能陶醉(擁抱的滋味)。」椰漿飯說。

「因為你不知道我曾經睡在一個人的胸口上時,他硬硬地推開了我。」我對他說。

(我不想你這樣推開我,我不想被這種感覺受到傷害,你知道嗎?)



是我的身體太重了嗎?還是對方的身體承受不了?但是回想起來,我被狠狠地推開的那一霎那,我覺得自己像一堆嚼爛至無味的香口膠,然後拈起來就擲在地上。

記得當時我們完事了,性快感在退燒中,一切都在冷縮和鬆馳起來。我伏在他身上感受著汗水與熱情交融起來的餘溫。靈魂已隨著之前那一股高峰飄浮著,但一幅身體就像地面上的一堆爛泥。或許還糅合著射精後散發出來的醚味而化成一堆沼熱。

我在喘著氣,呼著沉重的鼻息。在矇矓中,對方也是在呼著氣,然後在出其不意之間,我是幾乎著力一推,整個人翻滾跌落在一側,我整個人就清醒了起來,幾乎是紮醒的。

「你很重。」他只是冷冷的說,似乎帶著嫌棄的口吻。

我感到無比的歉意。我很重嗎?我壓傷了你吧?原來我導致你那麼不舒服…

你為何不好好地對我說個清楚,而就在我最陶醉的時刻將我推去一旁?

九厘米先生,我永遠都不會得到你的解釋。即使九厘米先生你每天活生生地在公司裡出現在我面前,我們非常公式化地對話著。但你像我腦中一個死去的細胞一樣,然而你對我作過的一切,總會在某個時候被燃起,活絡起來,慢慢地燃燒著我。



後來那一晚,我在椰漿飯懷中說起了這段往事,還談起很多我的故事。一些故事之前有對他說過的,但那一晚我談起得更深入。

我談起以前小時父親和母親鬧不和後父親離家,過後重修舊好,然後又分居的事情,還有到最後我連父親喪禮也沒有出席的往事。

我不知道那晚為何我會主動提起如此多不愉快的家庭問題。我們那一晚並沒有做愛,所以都將精力化在交談與精神交流方面了。

椰漿飯只是默默地聽著,「唔。唔」地回應著。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但我的視線就陷在黑暗中,陷在昔日的深沉回憶旋渦中。

他後來說,「我知道你以前和母親就被父親拋棄,所以你對那種被reject的感受特別深。對曾經歷過的rejected經歷也一直留在心裡面。但很多時候事情已有改變的…」

他這句話說到我心坎裡。我沒有真正地細想過父親與我的關係是reject和accept的對立關係,因為父親只是我生命中微不足道的過客。

(當然我知道他給了我「游泳」的機會)

我只知道,我自小與父親相處的時間不多。大人們婚姻不和,小孩子是完全被動的。我並沒有察覺到自己是一個被遺棄和拒絕的人,畢竟在母親的關愛下,我並沒有像孤兒的感覺。

沒有遺憾,但卻在不察之間遺恨了。

我想,這也解釋了為何我對九厘米先生不肯放手忘懷的原因,他無故撇掉我,而我苦苦地希望能扳回局勢,而對他作出多番纏繞

(我母親常提起,當年她曾經帶著我姐姐到父親的辦事處求見,然而被吃閉門羹的情形。)

而其他對我說「不」的炮友、或者是一次同歡,沒有第二次相認瞎臉症同志,我常常會感到耿耿於懷。

因為我自小就被「訓練」成被拒絕是我人生的一部份,逆來順受和暗地裡痛苦是調適的方法。

因此,我還是將那次被九厘米先生推倒一旁的經歷還絡印在心中。




這真是一個非常往事的篇章。我現在很少去回想起我的父親,人總是要往前望。

然而偶爾會記得父親對我說過的一些話。這種偶爾不是一年一次,而是常會在最出其不意的時刻,會想憶起一些與他相關的事情。

然而,他並沒有教導我如何去「愛」。

還有,在被拒絕後,如何去寬容與寬恕。


附注:想起Paul Anka的這首舊曲,很久沒有聽到了,然而那晚我確實想起這首歌,當我枕在他的肩膀時。


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
PAUL ANKA
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
Hold me in your arms, ba---by
Squeeze me oh so tight , ba--by
Show me that you love me too.
Put your lips close to mine, dear,
Won't you kiss me once, ba--by?
Just a kiss goodnight, ba--by
Maybe you and I will fall in love.

People say love's a game
A game you just can't win.
If there's a way, I'll find it someday,
And then this fool will rush in,

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
Hold me in your arms, ba--by
Squeeze me oh so tight, show me.
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

8 口禁果:

Nishiki 說...

我也一直都在承受被拒绝的痛苦。

几年前我曾喜欢上一个不喜欢我的人,那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被拒绝的痛苦在我心中留下一种擦不掉的烙印,不知道我因此而流泪了多少次。我花上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才不再为他流泪,却从此丧失了我对爱情的盼望和勇气。

自从他去美国之后,就完全和他失去联络了。现在反而还有和他的前男友在MSN聊天。

这一次的拒绝,也许是我一直到现在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原因。我会压制自己,不让自己再轻易喜欢上别人。我一直都在认为我不被喜欢是我的样貌和身材的缘故。

如果被世俗之事所拒绝了,心痛得难以忍受,那么被神圣之事拒绝呢?

多少个在夜晚孤独哭泣的祷告都没有回应,是对我的惩罚吗?

ivan 說...

nishiki,

那不是一種罰,而是一種讓我們明白什麼是喜悅的「學習」!

的確,被人拒絕,心痛得想死,淚哭乾了!睡去,想起,再一次心痛!不斷重覆……

每個人都有那個「他/她」,你永遠得不到,卻存有一絲希望!

但我相信,當你找到「他/她」的代替品,墮入愛河那種感覺時,會因為你痛多少,而數倍地感到喜悅!

有時候,天上下雨也不一定是壞事!你同意嗎?

HEZT:

哈哈……開始對你的愛情生活有點妒忌,那是你理想的「生活」嗎?

匿名 說...

Hertz, you need lots of love.
Actually you are looking for love.
From your article I can feel you are lonely.
Your relationship with Nasi Goreng (lol..) won't last, both of you are fuck buddy and part-time "lover" ( he can give u a little love).
I suggest you find a younger man or read some religous book.
I have went through what you are going through, and I am much happier now.

Matthew.

Hezt 說...

看來這裡有兩個相左的意見,一個說羡慕我的「愛情生活」,一個說我正在經歷著不會永遠的真愛。

然而,這種矛盾真的是並行的──誰能夠確保有永恆和真誠的愛情呢?能讓人羡慕的愛情是否都永恆的?

Matthew,為什麼找一個年輕些的對象可以幫助到我解除寂寞?(如果他也是不定性、花心或十分稚拙的怎麼辦?)

宗教信仰當然會有幫助。不過要看信徒缺乏的是什麼了。

我一直都在想(在之前也有提過)愛的真諦是什麼…

也要補充的是,每個人都需要很多的「愛」吧。


Nishiki:不要再拒絕下次的機會吧,有時不能「守株待兔」的。

匿名 說...

Haven't been able to spend time reading your blog for awhile, work load has been a little bit crazy. Again, what a surprise twist with the development between you and NL.
I don't quite agree with Matthew, nor I feels what Ivan saw. It's a picture in their own mind, from what you have written.
It's only you, Hetz, have the answer to what exactly is happening.
There isn't one formula or just one ways how 2 people be together. It is certainly nothing wrong with multiple "roles" in a relationship, in actual fact, it help to make it last. We are too often like to put "Tag" and start to have expectation from the "tag" we have created, and that is where all the problems start.
Frankly, based on what I've read (from what you have provided), (again forming my own picture), you've gain more from what you should expect.

cheers!
yf the anonymous

Hezt 說...

yF:
原來你因工作纏身而「失蹤」了。希望你一切安好。

(──我與椰漿飯之間真的出現很大的轉變嗎?旁觀者清的關係?:D)

我非常認同你所說的「多元角色」主張,還有在自己貼的「標籤」中打轉。我們有時會因此作繭自縛。

謝謝你的「鼓勵」,我從我的實踐中學習著許多,當然從你的留言中也得到很多的靈感。:)

王永正 說...

王永正有一位朋友,林伟良,和老父势成水火,明明同住在一起,可是已经十多年没
有交谈。
王永正有一次劝他:“你就原谅他吧?”
林伟良:“我原谅他?他认为错全在我,他还不准备原谅我呢!”
王永正纳闷:“你做错了什么?” 可是林伟良已不想多说。
和 Hezt 一样的故事,他如果有一个好父亲,母亲便不至于那么辛苦。

......

Hezt 說...

永正:謝謝你的故事分享。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