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7月22日星期日

榕樹頭③

***完結篇***
接前文:榕樹頭②

榕樹頭起手勢示意我躺下,我兩腿一開,以一種產婦待產的勇氣,就這樣等待被寵幸。

我真的是閉上眼睛,靜待他叩關。然而一邊調度著自己的氣息吐納。我就是要讓自己變成像一個空心的湖泊,等待源源不絕的填滿。

當榕樹頭的巨莖鑽了個頭入內時,我真的是震顫了一下,我的湖心像被重磅炸彈擲了下去,炸開來了…

他每一個centimeter爬入內時,我就覺得自己像裂片一樣,像那種會變成粉狀裂開掉落的面膜,完全在瓦解。

而榕樹頭彷如安之若素,就是以不變應萬變似的,而且,他完全沒有退縮,就這樣抵著。

那是一種我極少極少有這種被撐裂到極致的體驗,意思是,那種腫脹的感覺,就好像你一下子被充塞了五個面包的感覺,一種馬上就膩,再動一動就彷如會吐完所有的經歷。

當他一棍到底,他在我身體裡方的盡頭時,我真的高呼起來,簡直有些撕心裂肺的。

榕樹頭接下來的每一棍,我都覺得被撓到最深處,而且那種像拉扯到無限放大的感覺,你覺得自己被放寬了,因為他全根納入,但他退出時,你又有些難捨。

所以在鉤扯著他。

你可知道在健身時,在舉得高負荷的重量時,越慢就會感覺到肌肉撕裂,而這榕樹頭,就是給我這種感覺,他的動作像細雨綿綿,無聲無息浸透,但是每一滲透都猶如四處奔竄似的,我全身都被滋養了。

但其實,我已爆堤了。

爆了。

那時天旋地轉,就只想到這樣。

我撫著撫著榕樹頭,真的很好奇怎麼亞洲人的會有這樣粗壯肥碩的陽具,以前食過洋砲,是那種肥肉裹根的感覺,但底下這一根,是里里外外都是骨。

我可能扭動著太厲害,但我感覺到下面那一根真的越發硬了。

這樣插送了有幾百回,我其實已適應了,但從尖叫變成浪叫,再變成嬌喘了。

這時候榕樹頭才肯爬上床。然後將我的後臀推內,我們垂直躺在床上,他整個人趴了上來。我們以傳教士姿勢做著繼續轟轟烈烈。

我和他有更大面積的肉體接觸了,因為他覆蓋著,而且,他也只需擺尾,不費吹灰之力的,又在我體內拋錨了。

就是要這種硬派的一號,才能這樣巨龍擺尾,一些硬度不夠的,往往移一下都會洩氣。

還好他不是過度狂野。以榕樹頭這種尺碼,稍為狂野都會淪為粗暴。

我再抬臀來讓自己迎棒,向陽花木易為春,而就是怒放著的太陽花,花瓣全開,吸收著日光精華。

這時候我才聽到榕樹頭的一次開口說話,在他千送萬插之下,他終於用聲音與我溝通。

「有無整痛你?」

我很意外原來他會說廣東話,而且是港式廣東話,意味著他是本地人,而不是我所想的日本人或什麼的了。

「原來你識講廣東話,我以為你是日本人。」

榕樹頭只是微微一笑,是那種莞爾的,然後再將我掰開來,推送入砲得更盡。

我感受到他的胯部已觸撫著我的深穴邊沿了,我的內在已飽含著一具中年男人的性器官,這是原始的肉慾感官快感。

我那時什麼也不能想,就是直接告白我的心聲,「你咁大碌,有少少痛。」

接著我再嬌喘了一下,有些裝的成份在裡面。

然而,他又叫我翻過身去,變成了狗仔式。我半跪著,他就站了起來,半跨著似的,然後縱深一挫,像一隻走獸,野性…

我真的慘叫起來。

因為那種硬塞,真的是驚人,而且如此的粗壯。

我仰頭長嘯,嗷嗷待操,只覺得背後那一端像快要失控了,有一種裂變革命的開始,而這時他是慢慢地加快速度抽送了。我也感覺到有一種越痛苦越墮落的快感。

榕樹頭過後半跪了下來,在我後面揚尾。每一下的撞擊都是驚天動地。

我的兩手只能貼著墊被來吃棒,但只是能支撐著我的肉身,做微小的一種抵擋。

我想說些淫話來讓自己情挑一些,那麼就不會那樣注意到自己的痛,我對榕樹頭說,「後先我一見到你,我就想被你屌…」

「點知真係畀到你屌…」我繼續說。

但是,榕樹頭沒有答話,他只是笑了一聲出來,非常地沉著。

然而,我越發覺得自己很不舒服了。我很怕那種裂變會演變成一種天崩地裂的土石流。因為那種圈口被無限擴充的操作,實在是難吃得消的。

我這時作主動,退臀而逃,我說,「我要唞下。」

那時後庭一空,倍覺輕鬆。我只能趴著,覺得有一些心寬。

這時榕樹頭下床了。我以為他要躺一下,但沒有,他離開了。

我馬上攔阻他,跟著下床,然後一手握著他那種快動作就剝除掉的陽具,肥肥的一串,我又埋頭下去含著。

「有無人話過你好粗好長?」我說。

「我唔長,屌得人多,就大碌咗。」他難得的再開金口。細聽之下,好像還蠻有道理。

我這時咬住他不放,其實若能吃我還可以再吃的,只是我的後面真的受不了。我問他,要否清袋時,他搖搖頭。

我這時吃得更猛了,榕樹頭可能以為我趁機榨汁,馬上逃生。



在沐浴間沖涼時我再度站在榕樹頭身邊,他看見我,我們互視一笑。我低頭一望他的傢伙,已疲軟了下來。

就是這傢伙,讓我慾生欲死。我忍不住,再度伸手去抓一把。

不到卅秒,榕樹頭就硬了起來,像根硬棒一樣!像一種搖身一變就變成HULK的戲劇性!

真的很誇張,像他這種質料,真的應該去拍A片來賣屌的,因為這是上天賜予的一種天賦與能力。

那時佻皮地再望一望他,「硬咗喎。」我說。

榕樹頭對我眨眨眼,微微一笑,像一株榕樹,長青不倒。

(完)

系列:
榕樹頭①
榕樹頭②
榕樹頭③


2 口禁果:

K.C Lee 說...

沒有射精,有點可惜.

飞炎 說...

一口气从四月看到这个篇章,还真的高操迭起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