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8月5日星期日

BBC來了!②

接前文:BBC來了!①

我真的嚇了一跳,我不知道,也完全沒有想像到會有黑人出現在香港的三溫暖裡。

雖然在香港的三溫暖裡我是吃過洋人拉丁美人,但黑人,我是完全沒有嘗過!但是剛才就在黑暗中嚐到了。

我再看一下他的樣子,他是典型的黑人樣貌,眼睛圓滾滾的,有些鬍鬚,而且嘴唇厚,鼻子是有些扁圓。我現在也記不起他的樣貌了,只知道他該是很純種的非洲裔。

又或許我看到的A片裡太多那些非裔男優,有許多已是非純黑的那種膚色,而且樣貌上可能已隔代遺傳兼混血,有者是尖鼻大眼,算是上品了。

而眼前這位全裸的裸男,是不折不扣的非洲裔。

而且,還是BBC!

我真的很驚訝,但自然而然地就問起他:「你來自哪裡 ?」

「美國。」他說。

「好極了,讓我沖完涼,你要幫我嗎?」我說。

「Sure!」黑人將他的毛巾重新掛上,然後再靠近我身邊,在花灑下立足在我身後,然後幫我擦背,但我的手還是忍不住地摸向他的肉體。

由於已經知道他是非裔,我特別品嚐著他的軀殼──真的有一種難得的滑溜,而且很沃滿。

但其實剛才我看他,他並不是乳牛型,但也算是稍有肉,還未到癡肥程度,在黑人之中可說是相當「苗條」的吧。

但與華人,特別是我這樣一般的身材的,當然就是油水太多。

而他那根大砲,其實已是很一手掌握了,因為,他真的太粗大了。

我們這樣廝磨著再一下,我心裡已有了盤算:吃就吃吧。別錯過機會!

他們有句話說:「Once you go black, you never go back。」

就是吃過非洲大砲,日後是曾經滄海難為水。

我沒想到,我即將要試驗這句話是否說得有道理。

而我就這樣跟了這位黑人進了廂房,不理週遭人們的目光,因為其實我只是抵步不到五分鐘,根本還未走場露面,但已被擒獲了。

關上了房門,這時我再看清黑人,他的身材其實算是肥胖的,還不至於是巨無霸,但我和他比起來,如同XXS。

他的嘴馬上湊上來了,親在我的嘴唇上。我有些錯愕,然而卻猝不及防。

咦…

感覺還不錯。他的嘴唇是豐厚的,所以有一種溫暖,而且他是鬍子是那種圓捲粗硬的,但不至於像砂紙般扎人,只是會覺得如同一張地氈般地紥實。

還好他的身體並沒有濃密的體毛,但就是第一次撫摸到黑人的鬍子髮質,質感很不同。

我們倒在床上時,他整個人就壓了上來。

我如同在夢中,從未想過來到中年可以吃到黑人,就壓在我的身子上。我這只是一個亞洲生活的男同,怎會有機會吃到另一個大陸的肉體?

但現在我體驗著了。

而且,我的內心是有一絲絲的惶恐。因為,那一根如同鐵杵般的器官實在是太巨大了。

我看著黑人的臉孔一邊倒退,他的嘴離開了我的臉孔,之後往下探遊,從我的頸項到胸膛,到我的乳頭,退到我的身體南部,看著他圓滾滾的眼睛在我的身體之底下…

這時我的兩腿一開,向上抝著,當他的舌頭來到我的禁區時,我忍不住說,「Oh no, you...you're everywhere…」

但這種被保濕的感覺真的很棒,而且,總覺得自己的兩腿被扯拉得太遠,但被實實在在地舔肛時,有一種被安寧定神之用。更特別的是,對方的舌頭,真的好柔韌。

他很勤快地跑動著時,我也努力配合迎合。這時我摸著他的身體,真的是好滑,而且他開始沁出薄霧般的一層濕汗了。

這時我才驀然想起:咦,他並沒有什麼異味。因為過去在馬來西亞的健身院,總會碰上該是來自非洲大陸的黑人在健身,他們身上傳出的味道,除了是明顯的香水味,還有非常厚重的體味!

而我懷中的這位,完全沒有。

他無味、無香,彷如嵌入黑暗中的一個影子。這好神奇。

我們反來覆去地進行前前戲,好像是為了接著要發生的一切預告。

但我對那條黑屌真的愛不釋手,機會難得,彷如一件小玩物讓我可以神魂顛倒,我再吸著吸著时,這黑人就示意要干我了。

我深吸一口氣,我的門口經過日前榕樹頭那一撞,還是有些疼的。所以我是相當戰戰競競的。

我倆各自準備著,他去取安全套,我則撕破潤滑膏包塗抺自己。

黑人要我伏臥,我乖乖聽從。

但是我個人是相當不慣這姿勢的,因為這一關讓我很沒有安全感,我看不見對方,而且我的關卡會自然而然地鎖得更緊。

我確定黑人是真的有帶套上陣,揸了一把,粗肥滑溜,這可真是我沒有試驗過的粗度吶!我是否受得起?我是否經得起這樣的入棍?

可是我的姿勢,都已是嗷嗷待操了。

我感覺到他攀爬了上來。接著兩腿間感覺到有硬物頂觸。我的圈口彷如抖了一下,因為這徘徊的硬物,像一個追殺到門前的獸,伺機而入。

(待續:BBC來了!③

全系列
BBC來了!①
BBC來了!②
BBC來了!③
BBC來了!④

2 口禁果:

wywywayne 說...

很想知道后续

Sim chanchun 說...

期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