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月23日星期二

And, the end

有時我覺得聊天室真的像一個宇宙。每個宇宙都獨立成行,都有自己的星系,在浩渺的銀行裡還有星球與軌道。

每個人都是一個星球,又或是一顆散落的碎石漂浮無處,然后闖入一個陌生的軌道裡,繞著一個星球繞轉成為了一顆行星,甚至,最后是分崩離析的隕石。

當你自己是一個星球時,你不知道最靠近你的另一顆星球是在何方,即是你是知道他是存在的,而這個星河太大了。



我很久沒有見到吉爾了。他說他一個月內只有十天留在大馬,因為其他日子都是在空中上飛。所以我是設定他是一個生活忙碌的人。

后來,有一次我在聊天室裡見到他。

我們的交談語氣很友善,他不像前一兩次那般醉狂及語無倫次地在聊天室裡與我交談。你可以知道當一個人很horny下的獸性是如此地癲狂,然而做回正常人或下半身沒有充血時,一切都是如此地有條有紊。

然而我已感覺到我們之間聯繫,已經不同了,因為他的談吐間盡顯出他有些拘謹。

即使大家曾經一度交換著體溫。可是,彼此還是無法交換思想。

我先問他有沒有收到我們在事后第二天,我寄發給他的手機短訊。他說沒有收到。

于是我馬上再轉寄同樣內容的短訊給他。

吉爾在線上回應說,他收到了。不過,他現在人不在大馬,而身在荷蘭。

他說,他在下週回馬后,會給我撥一個電話。

一個星期,再一個星期…已經一個月后,我在聊天室裡再度重遇吉爾。

吉爾開始時又忘記了我是誰。我重新介紹自己,覺得自己有些荒唐──那只是兩個月前的事情,可是你會被人忘得一干二淨,然后要重頭來過。

吉爾如夢初醒后,他說,我們以后出來只能喝一杯茶。因為,他已經有了男朋友。

「恭喜你!很快啊,你就找到了男朋友。」我是由衷地說,雖然我明白在這個圈子裡滄海是在霎眼間變桑田的。

「是的,遇到了一個人,一見鐘情。」他答。

「所以,我們不能再見面了?」

「是,請你諒解。我得對我的伴侶忠貞。」他的答案很簡短。

不一會兒,吉爾說,

「Perhaps we keep in touch, ok. Take care of urself.

Bye.

N.」

我對那個N字很好奇。我道了晚安后,我問他,「N是什麼意思?」

我以為,那是and,那他應該還有話要補充。

吉爾說:「n means end」

這就是我們的結局嗎?這是THE END?

后來我還在聊天室裡逗留近兩個小時,但是我與吉爾沒有繼續交談。我在臨走前還見到吉爾在聊天室裡面,2個小時前他不是說快要下線了嗎?



我當然不知道吉爾所說的話是否正確。事后第二次在聊天室碰上他時,他說他人在荷蘭。他真的人在荷蘭嗎?我在后來的電話帳單中查悉,我並沒有傳出任何國際短訊。

至于他是否已找到真愛,那也無關痛痒了。不過,我倒是覺得我自己的直覺還蠻準確,至少我記得他在送別我時的那種笑容──專業又溫暖的笑顏地說「再見」。

兩顆寂寞的星球,在銀河裡相撞后,可以迸然發出火花,又或者反彈分開,甚至是玉石俱焚。
之后,就是結束了。

吉爾所告訴我的是,他已有了一顆行星,他們有自己的軌道在運轉,不必別人干擾。

當然,吉爾是否可在短時間內找到真愛,而要為對方守身如玉,可能只是他拒絕我,和讓彼此好下台的一個台階而已──你為了愛人不再外頭鬼混,是多麼崇高可貴的行為啊!你也可以讓其他人知難而退。

是的,如果已遇上一個身體知音和生活知己,我們又何必在外做街邊的「遊魂野鬼」呢?

我又想起了椰漿飯。為什麼他與我在一起時,還可以堂皇地拈花惹草?為什麼我可以接受他如此放浪的鬼混性生活?

到最后,他竟然回到了前男友的身邊,還用了如此破敗粗糙的鬼扯謊話來打發我走…

我有時在檢討著自己,是否對這段感情沒有做出適當的努力,作出合理的犧牲──比如多撥時間來陪伴他?為什麼我又會外出找速食?

And…



椰漿飯就像我記憶裡的一個隱形的星軌,我的生活與一舉一動中,其實還在繞著他打轉。比如我切黃瓜時、我用黑油塗亮著我的黑皮鞋時、我將頭枕在枕頭時、我在讀著柔佛大水災的新聞時,還有…連我自己也控制不了這些昔日的情景會一一在腦海浮掠而過

后來,我在聊天室裡又碰到椰漿飯了。

他給我獻來一聲遲來的生日快樂祝福,還說要請我吃一頓飯說。

他竟然還記得我的生日。

他說,如果我愿意,可以撥電話給他。

他說:「i feel bad, hope u forgive me。」

我說,你先找回我的電話號碼吧!(椰漿飯上回暗示,他的前男友已將我的電話從他手機中刪除了

椰漿飯又補充,他買了一份禮物給我,「你的電話是不是以78作結尾的?DEAR?」

「你問你的前男友吧!」

「我沒有與他再一起了…我得走了…我約了朋友吃飯。」

「Have Fun!」我說。

「No, it’s just dinner. Have been searching for u since early December。」椰漿飯留下了最后一句話,然后他下線了。

他真的要努力尋找我嗎?他是知道我的公司是在哪裡,他可以亮相在我公司前,又或者,他可以搜尋我在聊天室裡個人檔案中的電郵地址,然后寫一封電郵給我。

可是,都沒有。

兩年的繾綣纏綿,相濡以沫,到最后我們成為遙遙相隔,兀自轉動的兩顆星球,更何況只是在床上短短不到兩個小時的悱惻狂歡?

彼此之間是否真的很有聯繫在一起的and?

最終,也只是end而已,只胥視那將是怎樣的ending。

10 口禁果:

匿名 說...

Glad that u r back to normal and write yr blog...miss it so much....

u wont know whether he is at Netherland or not based on sms bill. u sent to a local number, so although he might be at oversea, it is considered a local sms. unless u sms to some foreign number like spore (+65xxxxxx) then it is global sms. if me, from spore roaming in KL, u sms me locally using (+65xxxxxx), it is considered oversea sms although i m in KL.

your sincere fan: andy@singapore

匿名 說...

可能他真的在荷兰,卖着咸鸭蛋。(黑色幽默,看出来吗?)

人来人往,究竟谁才是过客?身在此圈,学习及时放下,才是wise.

angel6

Snuffy 說...

看得心驚
多少纏綿
換得一個單字
而今自己在分手的邊緣
未來
曾經深愛的
將是
endless love
抑或
end on the spot
仍然
心驚

看你的文章
是一種享受
謝謝你啊..
是的
你有收到我之前的電郵嗎?

匿名 說...

If you sms his local number (maxis, digi or celcom), even he is roaming oversea, you're still considered sending an local sms and it won't reflect in your bill...

匿名 說...

Am glad that you did not quit on us.

Wish you well.

Max.

nicholes 說...

男人以"遗忘"来保护自己脆弱的心,
如果你到现在都还学不懂这个本能
那你也就会是注定受伤的那个!

匿名 說...

我在后來的電話帳單中查悉,我並沒有傳出任何國際短訊。

Unless u r sending to an oversea number, else it wont listed as oversea sms.. he is using local celphone roamed at holland is sms sent to local number.. he will pay roaming charges. So u cant determine if he is local or oversea. Unless u called his number and the ringing tone is not local tone, then he is at oversea.

匿名 說...

hey, dear sir,

u hv deleted all old posting? Luckily I hv saved it by months order..

yr truth reader

Ace 說...

哦哦哦,HEZT呀。。。我也遇过很多人是如此,突然出现,突然忘记你,突然说有BF,突然说不找性爱,突然说不见你。相信我,不要对他的答案认真,因为你很快又突然的看到他出现在聊天室内,你可以问问其他跟你朋友交谈的人,他肯定会告诉你"你的朋友?等一下他会来我家玩,我们计划会有3some和一些Drug,你要来吗?",然后你问你朋友有没有这会事情,他不是不会理财你,就是会答你"偶尔会这样做啦,兴奋嘛!"
总之就是说一句,对你有兴趣,什么都行,对你没有兴趣,那么你得到的,就是一大堆荒谬的慌话。
我在我的地区也有跟一个帅哥在聊天室交谈,他说见过我,对我有兴趣,结果?CALL 他时常不接,不是说太吵听不到,就是说电话在客厅,但是他就是永远不会CALL回给我。他就是当别人是笨蛋。
放弃他吧,你不跟他聊天他会更愉快。
你那个NASI LEMAK,又分手啦??那怕你跟他约会后,他又说要和他那个N个前BF在一起。然后你的历史故事在重演过。
一次慌话,已经很足够了。

Ace 說...

我太多这些经历了,甚至偶尔我会用这些伎俩。
那些温柔,眼神什么都是假像,他可以对任何人使出,你不是唯一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曾经有一个叫我去反省自己为什么去找ONS的MIX PLU,还不是有了BF还在厕所干了陌生人两次,亏他还说什么没有大床是做不了爱的,然后他还要尝试GROUP SEX,我问他为什么?他说"HORNY嘛,没有办法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