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1月29日星期三

深海深深….


吉爾Part 2


吉爾確實遲到了,他誤會了我所提及的油站地點。不知是他的英文不好還是他太心急,以致沒有好好地讀清楚我所指示的相約地點。

他從一輛外國舶來品車子走下來,他的樣子與聊天室的圖片有一些不同,對著我微笑說,「你跟著我的車吧!」

他的真人比相片更好看。我松了一口氣,他到底還是出現了。但是我們沒有下一句的交流。

吉爾的車子就駛在我的前頭。夜更深了,特別是在沒人的公路上,更顯得夜色的沉寂。他到底住在哪兒?我的車子尾隨著他駛了約十五分鐘,途中他sms我說,他需要在7-11便利店停下買東西,更問我是否需要買什麼?

(他是怎樣一邊駕駛一邊可以按鍵發短訊的呢?)

路程過了很久很久,他真的在一間7-11便利店停下車來。我也好奇他到底要買什麼?不是去買安全套吧?!

我也停下車子與他一起進去便利店,那店員好奇地看著我倆,但吉爾卻裝作與我沒有交集的樣子自顧地選購物品。

我在想,如果他真的是買安全套,那店員應該馬上會有瓜田李下的聯想吧?所以,我逕自又走了出去,在便利店門外等著他,更在玻璃窗前偷瞄他是否有買安全套。

吉爾只是買了一瓶汽水。

在兜兜轉轉及攀爬山坡后,我才抵達目的地。吉爾竟然住在一個如此偏遠的花園住宅區。

費亞椰漿飯一樣。他們都是城中的中產階級,擁有自己的房產。

是的,吉爾也是馬來人,但他比費亞和椰漿飯都年輕…為什麼我與馬來人特別有緣?



「歡迎到我的家。」吉爾打開了他的家門后,非常公關式地迎賓。我瞧一瞧客廳,那是一個簡約美而時髦的裝潢,幾張美式沙發,還有一張寬闊的茶几,茶几上只有一盆盛著圓石的裝飾──我知道,吉爾並是非一般的馬來人。

只是從這些家居裝潢來看,他是完全沒有馬來人慣有的美感品味。他有些靦腆,他的聲音與電話不同,他的舉動也與他在聊天室裡的猴急饑渴不一樣。

他倒了一杯水給我,就叫我上樓了。那是一間三房式的雙層排屋,地板是纖塵不染的,他領著我進他的睡房裡,舉目一望,竟然如此清雅潔淨,電視機、音響、電腦、衣櫥等的位置編排與傢俱,明顯地看出是經過特別佈局與打點。

還有一張床。我最后坐在床上。吉爾扭開了電視機,未幾又取出了一張光碟出來播放,我一看到片頭寫著「Belami Present」,就會心一笑了。

電視機上是滿園春色,我只看到肉色的一片在眼前晃動。Belami五級片裡的演員全都是水仙花,美得不能讓人接受。熒幕底下,我們也成為另一場戲的演員,當然我們都不是水仙花。

手遊離到褲腰間,就來到了「繳械」的時刻。吉爾已經舉槍了,我隔著一塊布料感受著他的鼓漲。我循著那起伏的質感,像遊雲一般環繞在一座山脈,然后再用手去拓印這把槍的形狀。

然后我伸手進去他的褲襠裡,摸索著,像走進山脈中黑暗隧道裡的迷失者。我只能以指端的感官來判斷前路,我觸動到了這座山脈的真正肌理了,探著、掏著,我才知道那是彎彎曲曲的管子。

這時我棄之不理,又伏在他的上半身用舌頭去遊走他的身體。

吉爾已堅硬得如此狂妄起來,最后他讓我剝盡他的下半身。不知盧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以局外人再看眼前這座本是隱藏在布料后的山脈時,才發覺什麼是左看成嶺右成峰。

而事實上,那是一把鐮刀,我不禁哇了一聲出來。吉爾淘氣地向我莞爾,有一些意淫。我望一望吉爾的孩子氣身材與娃娃臉,再看看他的老二,那是完全不吻合的搭配。

上天怎麼會有這樣的基因分配?



很多東西都是應物而施的。他像駕著一艘泰坦尼號,運斤轉移時未免遲緩,更要親手操著駕駛盤才能定位。

而我就得將自己想像成一片深海,在每一口呼吸吐息中,要忘記自己,要將自己拓得最深層,才能讓這麼一艘巨船停泊。但是我忘不了他在我身上撞擊后激起的那一番滔天浪花。

幾番曲徑徘徊,吉爾又將我變成了磨硯,用下半身在划著圓圈,也像跳著一場華爾滋舞步般,腳步輕盈又繁複。

接著他又乍淺乍深地跳著舞,然后又使上「九淺一深,」就是行跡迤邐地在磨蹭著,像穿梭織柳之鶯。

在這一刻,小溪裡有一條魚動作迅捷地游動著,轉眼間,又有一艘要停靠的輪船,定下錨來凝止不動,旋即又有一台潛水艇,躦進了深海處的最底層。忽爾間他又給了我一顆深水炸彈,給了我一場海嘯般的湧襲。

我給他攪得意象紛呈,到最后竟然有堤崩蟻穴的感覺,那種痒麻感爬滿全身。我在大叫起來時,他就湊過頭來叫我放低聲浪。在夜色中,他的神情那般內歛,他還在我耳邊非常輕微地問,有些氣若遊絲,「你喜歡嗎?」

后來他走下床,叫我也一併走進去廁所裡。他除去了安全套,站在我面前。這時候我才看到他那把鐮刀的剎氣,在明晃晃的燈光下,我被那一側剪影嚇得有些驚魂,那是不成比例的視覺沖擊,是吉爾整體過于瘦小,還是他身懷巨物?

然后我們在廁所裡完成了全疊打。他最后像一條被點燃的鞭炮般亂騰亂跳,更弄得我的髮鬢間都沾滿了精液。他將他的濕水鞭炮擱在我的肩膀上時,我以為自己被一條滑溜溜的鰻鱺給纏上了。隻手無法掌握,我頭一側,竟然可以夾住他的命根子。

然后我就當這條鰻鱺當成一根羽毛筆,在我胸膛上寫著字。我轉頭一想,發覺這情景很像A片。我竟成了A片主角。

我們后來一起拿著喉管與花灑來沖洗著身上所有不該留下的痕跡,我像鑑賞玩物一樣盯著他的下體。片刻后我們躺在床上,他還是一絲不掛,戰雲已散,但他的兵氣未消。

怎麼你長得那樣大?不只七吋吧?

應該有超過吧…18厘米。

天啊,你可真恐怖。你該去拍A片。

有啊,我有考慮過。你沒見過怎樣的尺吋的?咭咭…華人通常都不會這樣子吧。

我腦海裡閃起了九厘米先生。但那已是腦海中的記憶而已,我現在竟然掌握著十八厘米──吉爾是兩個九厘米先生。

我又想起了椰漿飯。我說,是啊,馬來人的基因比較好吧。

認識了他的身體,我們開始以正式的語言交談起來了。



(待續)

17 口禁果:

nicholes 說...

我最近常流連在tt1069那里看短片
那些外國人的size真的長得驚人
不是出于妒嫉,而是對我來說
真的有點惡心和恐怖,這樣長,一點都不好看,
尤其是彎的,更恐怖,也不曉得他是怎樣“靠岸”的?
而且也沒性致了吧,都給嚇壞了@@"

匿名 說...

ermm..wanna a try.
hezt, may b v can hv a 3some one day. Haha!

深渊 說...

发现很多大的人都很自傲,以为他那一条就可以让全部人拜倒在"弟"下,就不需要付出努力了,所以我对有大弟的人都没有什么好感。

stevie 說...

Hi,

You are actively doing it again, or it's more like actively doing it & writing it. Perhaps you love to live a life style this way, as long as you're happy, pal. Another thing is, play safe, okay?

徘徊 說...

任何人都需要心灵的慰籍,爱上寂寞是很难的事。注意安全,保护自己。但最好还是找一个能一起生活的伴侣,而不是一切为了性。
祝你幸运,幸福、快乐。

Hezt 說...

Nicholes:有時真實與想像是不同,有時平面的圖面與具體的「巨體」也不一樣。那些貼圖區很多是特別效果或是取角造成的視覺效果。所以,走回到現實時是別有一番的體悟的。:)

你以為標準型的就很ok嗎?這也得看那些人怎樣應物而施,如果是沒心沒誠意只要發洩的,他們可以像小石頭一樣刺人。

像深淵所提起的那些人,的確是令人感到討厭的。但是不是大小的問題而已,有些自以為是巨男的人也會狂妄自大的,而這些男人多得是。

匿名者:你不留下聯絡方法,我們怎樣成事?:)

Stevie及徘徊:謝謝提醒。我希望你可以在字里行間讀到我要傳達的訊息,還有請看我的續篇,這是一個未完的故事。

nicholes 說...

唉唉
也許是我小見多怪吧,當然也沒你那麼講究
總言之,能在性欲過后尋覓到兩情相悅的真愛
不管在生活上的理念,性欲上的契合,還是個性上的融合
是很多男同的一大期望,可這目標偏偏卻又是那麼艱辛
無奈啊!

Hezt 說...

Nicholes:

其實這是要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你出去約一個人見面,下半身的尺碼並不是你的pririoty,因為那時你們是看樣貌與身材來取捨的,下半身長得怎樣是第二層次的問題。
如果你們「情投意合」發展到肉帛相見的地步時,那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你得接受他的尺碼與任何與天俱來的形狀。

而若你是看平面貼圖、小電影等看到巨屌壯男時,那充其量只是只能看不能動,而且你是根本沒有機會去進一步的接觸的。

除非你是去到赤裸相對的性狂歡派對、或是商業黃色架步中,你有權棄選超型巨男。所以不必懼怕什麼。因為最重要的是,現實中你是否有機會接觸到這樣尺碼的人?

話說回頭,如果有一天你真的遇到一個你百份百完美的男生時,情慾爆炸時卻在床上驚覺對方是巨屌男,難道你會覺得噁心和抗拒嗎?難道你就因內在的恐懼而錯過嘗試的機會?

或許從今天開始,你應該去嘗試主動接觸(見面甚至進一步發展)非華裔的網友。或許你可以知道什麼才是真實!

nicholes 說...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我連華裔都沒信任
更甭說非華裔的
我并不抗拒下半身大的男生
也許我在乎的,是我們彼此間的交集
彼此間在心態上如何定位吧
若純粹是炮友,當然無需考慮那麼多
可若是情侶的話,不管是心理還是生理
還是需要有某層度上的配合和共鳴吧
當然如果差距并非太大的話,作出恰當的協調和妥協也是應該的

匿名 說...

hi, like to see who is the lucky guy, plz contact brian_fool@yahoo.com.

Thanks Hezt

匿名 說...

yeah, Malay's gene definitely..I hv sex with few malays before and usually their tool is standard malay size which the standard is greater than chinese..Probably "yellow skin" ppl's gene grow on is not on the bottom back but on head... such as the japanese and korean... hehe

Hezt 說...

brian_fool@yahoo.com:這地址是什麼意思?唔…不明白。你是之前那個要玩3some的匿名者?

如果是的話,歡迎其他有興趣的網友聯絡你吧。我愿做「觀眾」。:)

另一名無名氏:哈。你前半段的statement有些道理,因為我有同感。:p 但這非以偏概全。至于后半段你說:「Probably "yellow skin" ppl's gene grow on is not on the bottom back but on head... such as the japanese and korean」就有些種族主義啦,我也碰過上半身或下半身都有智慧的友族同胞哦。


Nicholes:
「還是需要有某層度上的配合和共鳴吧
當然如果差距并非太大的話,作出恰當的協調和妥協」

那你就做出更包容性的開放吧──不論是肉體上或心靈上。:p

徘徊 說...

其实所有的人都有需要的,不要太执着尺寸的大小,最重要的是合适。我赞成hezt的讲法,第一印象肯定是樣貌與身材,到了有进一步发展的时候才轮到下半身。
哈哈,期待下文。

Grant 說...

Nicholes也是有些矛盾,他之前說“真的有點惡心和恐怖,這樣長,一點都不好看,尤其是彎的,更恐怖,也不曉得他是怎樣“靠岸”的?而且也沒性致了吧,都給嚇壞了@@" ”,

接著又說:“我并不抗拒下半身大的男生”

到底他要什麼?

匿名 說...

我遇过巨棒型的华人啊,还好多个呢!所以,先别对华人市场失望吧!呵呵!

nicholes 說...

我也不知道我要什麼
我不敢把話說得太絕對
因為如果對方每一方面都符合我的要求
總不能就因為他的大弟弟而否決他吧﹖
可是﹐在我還沒遇到這個男人之前
我沒辦法理清自己要什麼的頭緒
畢竟你選人人選你﹐我也沒這種好條件
足以讓別人來青睞阿

匿名 說...

听了你的描述,在这么多男人中,我最
喜欢的就是吉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