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1月30日星期四

吉爾 Part 3

吉爾Part 3

「你不要沖涼嗎?」我問吉爾。他躺在床上對著電視機。

吉爾將兩手枕在腦勺后,我帶著滿身香皂氣靠攏過去,一隻手搭在他的胸膛上,他用另一隻手把玩著我的手指,作著彈琴狀,那是一種很童真的動作,他沉靜了片刻,我也沉淫在記憶裡。為什麼他的動作與椰漿飯這樣相似?

我們從他的家開始聊起,他問我要不要在他家過夜。

可是我臨出門前對母親訛稱我是出來喝茶的,我沒有打算要到外頭過夜,否則母親夜半醒來時不見我的人影,她可能會嚇倒。我也太久沒有在外頭過夜了

「你還與母親住在一起啊。」吉爾說。

「你啊,永遠是Mummy’s boy。」我想起椰漿飯在我耳邊叨叨地說著的語氣。

吉爾說,他已對母親出櫃了,在三年前的事情。他的母親竟然接受了,只是其父還不知道真相。

后來,我們繼續聊到家人、之前的戀情。他問我有過幾個男朋友。我說只有一個。「那為什麼分手呢?」他問。

「因為他問到前男友的身邊了。」我說。儘管椰漿飯不肯承認我們的過去是什麼樣的關係,但在某一個程度上,我曾經將他擺放在BF的位置上。

吉爾后來索性從實招來,他說,他不是之前所自稱的執行人員,他是一名空中少爺。我不驚訝,我也是對別人胡謅我的職業。

「為什麼你早前不對我說你的真正職業?」我問。

「我不想,在聊天室裡自稱是空中少爺,會招來很多負面的評語,人人都將空服員當成是SLUT。」

「這種觀感可能是前幾年馬航空中少爺的色情光碟流洩出去后,才讓人家有這樣的刻板印象吧?」

他接著聊到他的工作範圍,還有一些苦差。最后吉爾也對我說起他的成長背景──孩童時在英國住了十多年后才回來大馬,因為當時他隨著深造的母親一起生活。

「那麼你不會說馬來文了?」

「會…我會的。」他囁嚅著。

「在外國生活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吧?」

「不,你永遠不知道那些痛苦。」

「當然,我從未嘗試過在外國生活。怎麼樣的痛苦?」

「對亞洲人的目光不同,甚至到了歧視程度。」

顯然的,這是種族主義了。我問:「可是,洋人國家不是講求平等的嗎?」

「那時是80年代,這種平等概念還不流行。」

然而諷刺的是,在大馬豈不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吉爾在英國自覺是被歧視的一群,他回到來大馬后又成為這裡的土皇帝,在一份優差下他可以買到了一間洋房和一架舶來品轎車,在這裡真正被歧視的又是誰呢?

不過,吉爾選擇了飛,他每個月逗留在這片國土的時間只有10天。

「那你一定交過洋人男朋友了。」

「唔…我不大喜歡洋人。」不過,他又補充他的其中一個男朋友是華裔歐裔的混血兒。

他是握著我的手一邊談天的,那是一種肉體契合后的親密感,偏向于精神層次的。

我們靜了下來,吉爾露出昏昏欲睡的樣子。他說,「其實我是有些頭痛。」

「所以剛才我們做時你也一直在頭痛著?」

「唔。不過沒有關係。」

「那我剛才是否吵得你頭更痛?所以你叫我別那樣大聲?」

「不,因為我的鄰居可以聽到的。」

「你家該有隔音設備吧。你又怎樣知道你的鄰居聽得見我們在做什麼?」

「聽到的。因為我曾經聽見他們做愛時的叫床聲。」他說著時,我又笑了起來。

那麼以后就應該放音樂。我又想起了費亞椰漿飯裸身跑去開收音機的背影。

后來,他看起來想休息了。他問我是否還愿意留下來。「你不怕與一個陌生人共渡晚上嗎?」我問。

「我不介意…因為我會去隔壁房睡。」

「那我得溜開了。」我說。

「開玩笑的…不過若是你要留下來睡,我一定要開著電視機才能睡覺的,這是習慣。」

是不是孤枕特別難眠?所以需要靠公仔箱的聲音來給自己的睡眠生活一絲絲的生氣?

不過,我還是決定回家。我穿好衣服要離開。我不想讓母親擔心。而且,我一直覺得他讓我留宿有一種勉為其難的神色。

但我實在記不得來時路,那是許多相同的十字路口和街道而已,所以吉爾不得不駕著車子,領我走出這個花園住宅區,重返大道。

我們一起步上自己的車子前,我對他說,看來下次我還是不會再來你的家。

「不用緊,我們約在同一個地方見面。」吉爾說。

我們最后在一個十字路口前分手,他絞下車鏡說,「你越過前面的交通燈,攀上天橋后直走,就可以走到大路了。Thanks for coming。」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我還是問。

「一定會。保持聯絡。」吉爾對我揮一揮手,他的回望眼神帶著笑容,讓我很熟悉。我不知道那是否是他的職業病的關係──空服員在乘客下機艙前不是會站立著微笑送客:「再見。再見。」

可是,對于少乘飛機的人如我,是極少機會會再見到同一個空服員兩次的。即使重遇,也已經忘記了。

這種空服員笑容只是一霎那,你會知道那是裝飾出來的歡顏,那是友善的,但不一定有誠意。

我突然覺得,我與吉爾可能會在很久很久以后才再見面,甚至沒有第二次的見面。

在遙遠的回途上,我一個人在空蕩的公路上奔馳。那時已是深夜了。我突然覺得自己挖空了一般,這種感覺並不陌生。

我第二天時給吉爾發了一封手機短訊,到現在還沒有收到他的回覆。

13 口禁果:

匿名 說...

finally part 3 is uploaded. u wanna wait till he reply only write it, is it? be patient. maybe he is at oversea now? hope u can have a new relation with someone good.

andy@singapore.

email: notebookagent@yahoo.com

匿名 說...

Part 1 和 Part 2,是Hezt一贯所写的故事。。。

Part 3,尤其是尾端的部分,我看见了那一丝的无奈。。。

那一种没有了欲念,却多了一份空虚的感觉,驾在空荡的大道上,特别令人落寞难受。。。

欲念,可以将我们的行为扭曲成一个我们完全不认识的人呵。。。

匿名 說...

真心的人總是難假意
雖然知道只是no string fun
可真要做到靈肉分離
總是難
還記得第一次和白人one night stand
完事之後
我想摟著他睡覺
對方婉拒了
他說...this is getting too personal
我初是詫異
爾後無言
剛剛還在翻騰覆雨
現在已經恍若陌路

真的很不可思議

Hezt 說...

Andy:我想應該不會發展成什麼。從眼神、動作都可以感覺到的。我沒有寄以什麼樣的厚望。我寄發那短訊給他時,只是要求證我所想的是否正確。

Snuff:啊,你的故事讓我悵然…讓我想起了很多壓在心底的往事。

十:其實你知道嗎?那時我駕著車子時,我一直有望著倒后鏡,那時是夜深了,我深怕什麼魍魎會「搭順風車」,是不是看太多鬼戲了…

只有在清醒時才會有種種恐懼感。

匿名 說...

深怕什麼魍魎會「搭順風車」﹖

說不定你在翻雲覆雨的時候﹐他們也在看着呢﹗哈哈﹗

匿名 說...

hmmm... do u guys really feel that those EYES are starring at you when u r making love or having sex? Scary man... maybe i can direct a scary porn gay movie...hehe

Anyway, this is the real life.. ONS only leave serenity and pain ... I have the same experience, fall in love with an ONS guy. Similarly he is better looking, i mean much better than his photo...some ppl just dun photogenic..like me too... but what to do? ONS is ONS... dun try too much...

Hezt, if u dun sms, maybe he will text or contact u for second round... but u will definitely die again..n and this time is really u yrself commit suicide..

curryhead 說...

同志的性爱就像往湖里丢下一粒石头。虽然性爱的过程是波涛汹涌,彼此难弃难舍,但是高潮过后,彼此犹如陌生人。很多时候你想要有继续发展的机会,但是对方的那颗石头已经沉到湖底了,永没消息。对方的一句“保持联络”带给你一丝的期望,你期待他的回音,但是你却是只有失望与失落而已。然后你再继续寻找另一粒石头,再往湖里丢下。我们就是这样地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何时才能找到一颗不会沉的石头呢?

匿名 說...

hertz, don't give up and keep yrself in the best condition to welcome a new relation. as for yr NL, i agree that malay always love to use "sayang" and "someone special". sayang to them is lover but someone special is a FB that tend to be upgraded to BF. these terms are so universal that even the malay in Spore are using it like that. Me, same like u, got a niche in malay market, strange too!

andy@singapore

匿名 說...

Hezt, I think u dun want love but just lust... dun u?

so stop to pretend to be High class by seeking love... eventually u just like Big tool on u...

IceAce 說...

3个小时的性爱就只给你3个小时爱的感觉,过了12点后,魔法就消失,你与他恢复单身,没有玻璃鞋,没有童话,更没有第二次见面。
你知道他只有什么情形才与你见面第二次吗?只有当没有人出席他的宴会的时候,他才想起你的洞。

匿名 說...

我很好奇现在你和他怎样了。他看似位不错的情人。

Hezt 說...

●匿名者:歡迎新加入。你可能錯過了一切有關吉爾的故事,這裡是目錄。http://www.diigo.com/user/hezt_kl/%E5%90%89%E7%88%BE
而你要知道最終結局如何,就在這裡:
http://appleonlyforadam.blogspot.com/2008/03/blog-post_29.html

閱讀愉快!

匿名 說...

我发表了,才看完你其余的文章。不好意思。阅读你的文章是件很享受的事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