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8月15日星期二

炮製

剛才,我將椰漿飯的電話號碼,還有他寄給我的所有存檔短訊都刪除了。

我幾乎是毫不猶豫,而且還是平靜地按著鈕逐一刪除,我才發覺自己存了他寄給我的那樣多手機短訊,裡頭有情話,還有不少轉寄短訊,都存放在我的手機裡年多了。



我和椰漿飯還有相見,上週我還去找他。可是他看起來神不守舍,欲言而休,也問了我很怪的問題。

我們本來約好明晚見面。他近來已很少撥電話給我了,但剛才我接到他的電話,已覺得有些不尋常。他在電話中說起自己很壓力等,然後我隨口問他,我怎樣可以幫到你?

他說,你最好明天別來我的家。

「為什麼?」這是我當然要問的問題。

在一問一答中,他對我說起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故事是怎樣的呢?

他說的版本是這樣的:

他的一個前炮友朋友上週來找他,詎料來到他家前,被三個人擄走了,連人帶車被擄走,然後在車上,這位前炮友被兩個人輪流上陣雞姦了。

後來這名受害者還是找回他的車子,他很傷心,也很氣憤,因為他在椰漿飯家前遭遇到如此不幸的事件,他也要去報復,可是不知道那批人是誰…

椰漿飯說,他勸請他的不幸朋友去報警,但對方不愿意。更甚的是,這名受害者在過後還接到行兇者撥來的騷擾電話。

椰漿飯覺得責任落在他身上,因為無巧不成書的,他的前男友這幾天接到幾通神秘電話,內容都是在詛咒椰漿飯和作出危脅性的話語。所以椰漿飯認為,這批兇徒可能是要對付他,可是卻對付前來造訪他的朋友。

他說,他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但他猜測他可能認識這批人。

所以,椰漿飯叫我,應冷靜一段時間,讓大家不要再見面,因為他說,「如果你發生什麼事情,我永遠都不會原諒我自己。」

「所以你還是不要來找我好了,你是華人,來找我的話會太引人注目。」

後來,我追問下去。

「你的朋友有受傷嗎?(有)」

「你有去看他嗎?(有)」

「你的朋友知道這些人嗎?(不認識)」

「你的朋友被侵犯是否是他自己惹來的,為什麼你會覺得和你有關?(因為我前男友已接到電話了)」

「上週你說是你接到神秘電話,怎麼現在是你的前男友接到電話呢?(那時我以為是搞亂的電話,所以沒有理會)」

然後我建議,不如我去你的家前,你來接我不是很好嗎?那麼我就沒有什麼風險了。

他半開玩笑地說,「我是一個有腰骨痛的保鑣啊。」

然後我說,不如我們外出見面吧。他答:「你那麼夜才放工……不過如果你不怕,你可以來找我的。」

他在述說著他的朋友的故事時,我電話裡傳來嘴唇咀嚼的聲音。我問他:你在吃著東西?他答是。

後來,我記得後天椰漿飯的前男友也會造訪他,這也造成我們必須在週二時見面。我問椰漿飯:「那你還讓你的前男友拜訪你嗎?」

「會。」

「為什麼?你不擔心他的安危嗎?」

「他從檳城來到吉隆坡後,24小時都會黏著我的,即使我走進廁所裡,他也會監督著。所以基本上沒有事情。」

這時的我,心裡頭已有一張譜了。

「好吧。那麼我們暫時不要再見面了。」我的語氣開始變成嚴峻起來。

「我尊重你的決定。」

我說,「我被逼作出這樣的決定,你炮製了這樣的故事出來,我們怎樣還可以再見面?」

他停頓了片刻,「Up to you lor。」

「好,晚安。」我將電話按熄了。

然後,將我手機中刪除所有有關椰漿飯的東西。



那一刻,我除了憤怒,我想,我是前所未有的如此厭惡過。

為什麼要這樣炮製?為什麼椰漿飯要捏造一長篇的故事來唬我,然後撇開我?

我起初對他敘述著他朋友的不幸遭遇時,還一度信以為真,這是一個難以想像的事情──被人雞姦哪!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怎麼辦?

椰漿飯說的故事是否真的?如果真的有一位男子在黑暗中被人性侵犯,那麼我真的很同情和sorry,我也想挺身而出去幫他,盡所能來幫他渡過難關。

可是,我聽到椰漿飯在電話中一邊咬嚼食物著的聲音時,我納罕怎麼「你在陳述著一個人的慘事,你還會吃著東西呢?」

他製造出如此局面出來,一來可震懾我,讓我心生抗拒感不再去見他,他也可以作個順水推舟的好人,將自己塑造成一個體貼的人。

二來,如果我堅持去見他,他則可以不必負責任何事情,因為他已警告我這些風險。

而如果我主動提出不見面,那麼他也達成目的,因為他就是不要親口甩脫我,他找到了自己安心好過的下台階時,但同時間我也成為一個貪生怕死的人。

但到最後,提到他的前男友時,他卻露出了馬腳。為什麼他愿意讓他的前男友摸上門留宿,為什麼我要他外出接我卻這樣多的推搪?

在整個交談過程中,椰漿飯的敘述紊亂,我越問下去,漏洞就被戮得更大。

我真的不明白,若是椰漿飯真的不想再見我,不要我再去找他,為什麼不直接坦白:「Look,我不想再見你了。」為什麼要費周章說一大堆籍口來推辭?

為什麼椰漿飯要低估我的智力?為什麼椰漿飯要將我的真情如此荒廢?為什麼他要撕毀我對他的人格評估與信任?

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摧毀我們之間過去兩年的一切?

為什麼要這樣反智的手段來分手?

如果椰漿飯在電話裡所說的都是真話,那我以動怒的語氣收場,也表白我不想再見他,顯得我不近人情和自私自利。

如果他所說的是假話,那麼,他是最自私自利的人。

但,我希望他所說的都是謊話,這樣就沒有人被雞姦。

但,是的,我相信他所說的都是謊話,而真的有一個人被創傷了。

12 口禁果:

iCalv 說...

Up to this stage, I would only suggest you to let go of him, and start anew...

Whatever and however your relationship will be, either bf or sex buddy... will only drag you into a deeper dead end...

It won't have lights anymore, just walk away...

匿名 說...

Sometimes i can't understood why you still look for this NASI LEMAK... The rice sudah busuk why you still what ti eat it...a lot good man outside waiting for you,,, seriously

基不擇食 說...

他简直就在侮辱着你的智商
不管你的身体还是你的灵魂
其实早就被这个人奸污了一文不值了
可悲的是你到现在才看清楚他的为人
难道爱上一个人就等同典当掉自己的智慧吗?
好好振作起来吧,只有你对他真正的死心,
才是代表着你真正的复活。

Nishiki 說...

總覺得他說的故事有點離譜....

匿名 說...

It's not too late to know you are stupid to be manipulated by him, move on !

Matthew

阿凯 說...

虽然你刪除了所有的短訊和電話號碼,但是你不能够刪除你对他的记忆。有时候不是说放下就真的能够做的到。希望你能够给自己放一个长假,好好的和努力的忘记他吧!

ryuwo_79 說...

when love becomes hate, nothing can be done de le.

匿名 說...

dump him,
i said DUMMMMMMMMMMMMMMMMMMMMMMMP HIM !!!!

Qinox 說...

为什么一直挽留呢?很久以前就要你忘记他了。

它只不过是骗子。

Hezt 說...

各位: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在掌摑著自己的心靈,我已在拷問著自己的靈魂……

無論如何,謝謝。

深渊 說...

哈!如果那么"特别"的谎话都说得出的人,我想,是"那种人"特别喜欢做的事 - 就是自己骗自己,有信仰有什么用?偏偏他们就是喜欢用各种理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人。
从这一点相当肯定的是,他EX没有疯,他的EX也不是他的EX,而是现在的男友(也是他作所有理由来骗你,或骗其他人的盾,我不相信象他那么怕事的人还去不躲避他的EX,反而还迎接他,还吃VIGRA来与他享受更长时间的性爱!),可怜他的男朋友可能还不懂发生什么事,他可能单纯以为NL在外面找吃,而不知道其实他的名字已经给NL讲臭了。
其实他的谎话很可笑,他就不能做更好的理由吗??如果那些人真的针对NL而对其炮友做出行动,为什么不干脆干掉NL更为爽快?
你应该庆幸自己没有成为他的男友,那怕在他时常在外面找吃之余,可能你还被他对他的炮友说你疯了之类的谎言,那时候才警觉自己爱错了人已经太迟了。起码你现在懂了他的为人,及时退出,才不会误了你更长的时间在他身上。
PS:老实说,社会真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就连PLU这么小的圈子都可以出那么多类型的人,真的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匿名 說...

恭喜你!老天还是相当眷顾你的,因为让你看到真相,你是幸运的!恭喜!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