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3月6日星期二

一通遙遠的電話


「你知道那天我接到誰的電話嗎?」母親問。

「誰?」我不得不做出一個非常好奇的表情,因為母親亢奮的神情是需要配合一下的。

「你的舊同學玲玲,她的媽媽撥電話給我!」

玲玲──那是一個很久很久都沒有出現在腦海中的名字。她在我腦海中只剩下一個燈籠般的輪廓。

「干什麼呢?」

「她母親看中你啦!要你做她的女婿!」母親越說越興奮,「她問我,你是否有抽煙喝酒,我說我家的Hezt才沒這樣做呢!然后她又問你是否有女朋友?」

「那你怎樣答?」

「我說你還是單身囉!我在電話中問她:玲玲媽媽,你問這些是要『對襯家』嗎?」

我哈哈哈地乾笑著,母親繼續說,「…她就答是,因為她家的玲玲到現在還是沒有人要,而玲玲太文靜了,每天只是上班與下班,沒有活動,沒有去社交聯誼…」

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吧!我在母親的詢問之下,才醒覺玲玲竟然是我中學三年的同窗,而且,我們以前還是乘搭同一校車上學回家的。

她是長成什麼樣子的呢?

──黝黑、內歛、寡言;功課很好。樣子和身裁都很一般的女生,由于當年她與一個男仔頭的女生很要好,我甚至懷疑她也是一個蕾絲邊!當然這想法我完全不對母親披露。

以前每次我陪著母親去巴剎時,她都會亮相在其小販母親的攤位上幫忙,即使是在中學畢業后碰著她,她依然是木納地站在她那位精明狡黠的小販母親旁,十分巨大的落差,我想她那靈敏的數學才干就是從這些零售生意中鍛鍊回來的吧!

但是,母親卻是她家零售生意的顧客。兩個女人在巴剎的交集與談話,可能比起我與她所交談的話更多。

后來在大學畢業后,她又獲得了獎學金到新加坡深造工作,成為一個理科的專業人士,但至今仍守在深閨。

玲玲可能像現在社會中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儷人一樣,每天只是上班回家,以她這般文靜的個性來說,在沉悶的島國生活中應該非常適合她;當然島國的整個社會機制不會虧待這些勤奮守本份的上班族,在物質上可以獎酬她,她可以獲得優渥的生活。

所以母親在電話中對她的母親說,「可是我的兒子賺的錢不夠你的女兒多啊!」

玲玲媽媽說,「不用緊,哎,我這個女兒到現在男朋友都沒有一個,很令人擔心啊!」

兩個母親在早上的電話中談論著自己兒女的婚嫁大事,我沒有想到玲玲母親會祭出這一招──速配來撮合自己的女兒終身大事。

到后來我聽著聽著,不禁緊張著母親到底如何收尾,難不成要來一場相親?

母親問我:你與玲玲以前真的沒有可能?

我想起以前曾經有一次,在踏入職場后,我接到玲玲撥來的電話,我們有聊了一陣子,內容是什麼我完全不記得了;那是一個非常突兀的經歷──一個中學女同學在過去六年同窗時期不曾互通電話,在畢業后是敘舊般地通了一個電話。

姐姐聽到后說,「玲玲可能那時已對你有興趣了,你要知道,一個文靜的女生要主動打電話給男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呢!」

母親又補充,「玲玲的媽媽說,玲玲時時都會問起你呢!而玲玲媽媽每次見到我,都會問起你的近況…」

「因為你常光顧她家的小販生意,所以可能她要製造一些小話題吧!」我說。

「不是啦,我想,她母親對你都有好感的,現在你們這樣的年齡,要找一個單身,又沒有不良嗜好的男孩子也不多了…」

我聽了心裡捂嘴偷笑。

當然囉,所有這般年齡還堅持外表的男人都是同志啦!

我得要截斷母親滔滔不絕的談話,所以速速要求她做一個總結:「那你最后怎樣對玲玲媽媽說?」

「我說:年輕人的事,就讓年輕去做,這些要看緣份的,而且我說我家的Hezt還有計劃要繼續深造,所以就順其自然啦!」

我才松了一口氣,可是這始終不是真正的答案,這不是我要給母親最真切的答案。我想我當時眉宇間一定是深鎖著,母親問我:「怎麼這樣說不對嗎?」

「不,這樣說最好了。」

「你好像沒有什麼反應似的,你聽到自己被別人家的女兒相中,沒有什麼高興嗎?」

「唔…」我在想著措辭,來怎樣避免自己會對母親做出一些如「我會找一個好媳婦給你」類的承諾時,也要掩飾著自己的忐忑不安,母親的神色卻飛揚著。

我轉移焦點問她:「那你很高興嗎?」

「當然啊!這樣才顯得我的兒子吃香,有價值!有女孩也會喜歡我的兒子…」母親像小孩子一樣地說著,笑著,笑得非常開懷忘我,我望著她的笑容時,我知道這不是老懷安慰的詮釋。

姐姐當時也很自豪地說,「原來我的弟弟也長大啦!」

你不知道霎那間我的意念所旋轉的速度有多快,我想起含著勃起的肉棒子,我想起我伏在一爿強壯的胸廓上…我想起…但我想不起自己拖過一個女生的小手,也不敢想像。

我看著母親的那一刻,覺得我自己很孝順,因為一通電話,我給了母親短暫又亢奮的情緒,可是,你要怎樣告訴一個買彩票的人別再發夢會中獎一百萬?

12 口禁果:

stevie 說...

Hezt,

This is damn funny, thank goodness I shifted many times since I was young & whoever should get married among my school friends had got married.

By the way, I just broke up with my boy friend, just got his call & told me & at my end I was still planning a weekend outing with him & planned to cook something for him right before he told me the shocking news.

I was shocked, sad & disappointed on one hand, on the other hand, I kept telling myself to look at the bright side, ocean of cuties & hunks, here I come.

Wish me luck,
Stevie

匿名 說...

我偶尔也买彩票
这个新年期间买得特别凶
明知道中奖率奇渺
但依然买个希望
不买就连希望都没了

没有希望的人生是可怖的

朋友向母亲坦白了最真切的答案
若干日子以后
他的母亲依然有意无意的向他提起别的女孩

没有希望的人生是可怖的

〈曾经的熟客〉

Snuffy 說...

Hezt

我說阿...繼續深造是很好的藉口:)
所以你就不用驚碎你娘的百萬美夢
有時候我會暗自想
做娘的..可能或多或少都會知道吧
但是..那只是我的暗想
看來..你的行情也很不錯哦
哈哈哈

Stevie ...

I am sorry to hear that ....
There is nothing much we can do but just to support you ....its normal to feel what ever that you are going through at the moment ...and all i can offer is the thoughts of love and support...do take care my dear friend ...

Snuffy

Hezt 說...

其實,當時我在問我母親如何推搪時,我建議她說:「不如說我已經有了女朋友,這樣人家就知難而退」。當時母親臉有難色,她說繼續深造是最好的籍口,而當時她已給對方這樣的答覆。

當時我也想,我的母親真的有智慧呵。

唔,snuffy,看來英雄所見略同。

曾經的熟客:歡迎回來。
其實我不喜歡買彩票,而且我是不抱持任何希望的。

是務實,還是pragmatic?我也不知道。我想將幾塊錢用來買一杯咖啡來解口癮更好。

希望,有時會在枕頭上編織出來的。我只希望能有個美夢。

stevie: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對象。

不知道之前你們發生什麼事情,所以無法繼續給意見。不過很高興看到你是積極面對。

Nishiki 說...

夢是一把沾滿蜜糖的利劍,刺向人的心裡。有夢的時候是最幸福的,也是最痛苦的。

nicholes 說...

隨着年齡的增進,〖出柜〗的火焰就越逼在眉梢,似乎一刻都不能遲疑。尤其在新年期間,當你都老大不小了還厚着臉皮收紅包時,一連串〖什麼時候派紅包〗的問號就會當頭棒喝似的朝你身上砸。好象他們多給你紅包很吃虧似的。

所以,窮苦人避年是因為無法派很豐厚的紅包,我閉年是為了不想收了紅包還要被別人詢問什麼時候成家立室這樣的問題,可是我媽也已經開始按耐不住,對我試探找女朋友和結婚的事情,她是希望我能找個妻子來照顧我,因為我在她心里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從不懂得自我照顧,我很明白她的苦心,可是,我好想說,媽,我是不可能結婚的,因為我不喜歡女生。也許,我只能努力地希望讓她相信,我能照顧好自己。

Hezt 說...

Nishiki:你還是慣常的感傷與感嘆。我可沒有聯想到一個夢與一把利劍有什麼直接關係,這倒是太複雜了吧──而若是沾了蜜糖的利劍刺向心裡,心是沒有味蕾的,怎樣可以感受到甜蜜?

Nicholes:你也可以自動給幼輩紅包啊──特別是你喜歡的可愛小男孩。你可以一面捏著他們的臉蛋,一面派利是。:)

nicholes 說...

我比較喜歡抱着我疼愛的小男生,然後一個個吻他們滑嫩的臉蛋,以前那些一年級可愛的小男生都有被我吻過無數遍,現在都快長成少年朗了,也好久沒吻過他們了,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地吻一場,哈哈~!

傑爾 1102 說...

生兒育女是種投資嗎?
就如一張六合彩票等待着兌換的時候·~
我漸漸地長大了~父母口中天天都掛着同一句話·幾時帶個女朋友回來~給我們過目啊~我在納悶着~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對他們說~我〖出柜〗啦~他們會有什么反應~

我不想想臺多~一切就順其自然吧~

stevie 說...

Hezt & Snuffy,

Thanks a bundle for the supports, I indeed appreciate that. I think I'm ok, my immunity system did a good job, well, it's not like I never had a broken heart.

All,

I sooner or later will let my mom know about me being gay, but how do I pop the conversation, huh? Any suggestion?

By the way, I have begin to give out 'hong bao' to my younger siblings & young boys in the neighborhood, the boys are so cute to cuddle & my favorite move is to pinch their pinky, flawless face.

匿名 說...

昨晚
我竟然梦见自己中彩票
真的是枕头上的美梦

今天早上的咖啡
也变得特别美味

没有期盼,就不会失望
难得务实
值得向你学习

〈客〉

BJ 說...

當然囉,所有這般年齡還堅持外表的男人都是同志啦!

~~~此话的真实性有多高呢?愿闻其详...
(那么這般年齡的女生不是很可怜,暗恋没希望了,更甭想把自己嫁出去啦,哈~苦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