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2月28日星期三

傷逝的河流



怎樣解釋以下這段文字?首先,你要屏息,按照著節奏來朗讀:

“…..Gradually the river grows wider, the bank recede, the waters flow more quitely, and in the end, without any visible break, they become merged in the sea…”

這是出自一個哲學家的手筆。要解釋,首先要去詮釋,去想像意境。我品味這段清麗、淺顯的文字很久,想像著那是一道溪水潺潺的河流,接著是洶湧滾騰,或許沿河奔流時會撞擊出一些水花,但到最后,一切流入大海時,河流的生命終結了。

河流,真的是一個很巧妙的喻體。你可以用河流來形容生命,你可以用河流來形容歷程,又或者譬喻著一個開始與一個結束。



那天在健身中心裡,我跨置著兩臂在椅架上,握住槓鈴,一邊曲臂上舉,一邊望著鏡子的自己,才發覺自己舉著的槓鈴重量似乎都沒有增加過,我也望不見自己所慾求的一彎壯臂,甭說是做一頭名符其實的乳牛。

我赫然間想起椰漿飯,因為他說的他的手臂受傷過,無法舉得起過重的槓鈴。不知他是否找到新的男朋友了嗎?……我為什麼會對他念念不忘?……又為什麼我會對這樣個性的人會投以好感?……我是否自己自小都缺乏父愛,以致現在只要一個像長輩般的投影?……我渴求的只是一個父輩般的疼愛與愛撫?……我自己是否因童年時的失去,而要在成年后用一生來追求一幅幅男體?……我是否真的愿意離開他,還是因為其他人的批評?

瞟向身旁那一堆花旦姐兒,我是否可以接受他們鼓漲著一身銅皮鐵骨,在開腔舉手投足時卻是那般的柔媚?我是否可以結交這樣的一種男朋友,與這樣的一種男人上床片刻溫存,長相廝守?──就是因為比女人更女人的同志類型是舉目可見,伸手可及?如果可以親近這種男生,為什麼我不會選擇真正的女生來渡過平凡的一生?

我可以嗎?

我聽見一把聲音在左側傳來,他盡情投入地將時間花在一架手機上,用聲音來為我們做運動,他的廣東話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嫵媚感,半嗔半怒地說話,提及了說話對象的女兒,又說「你啊,你呢個人…你住甲洞來這裡太遠了…我幫你買啦!」斷斷續續,隱隱若若地的聲量與語腔,描繪出一個柔情似水小鳥依人的姿態。

我望他一眼,他是一個精瘦的筋皮男啊,穿著緊身背心,翹著二郎腿。一個小時后我在更衣室再端詳著他,他半裸著一副倒三角型的銅體在鏡子前吹頭髮,樣子帶著自憐,眼神望著自己的身體時含著自喜,目光飄向其他半裸男子時卻是暗喜。

這就是典型的流行,經典的同志了。我就是要搜尋這樣的典型的同志?還是要求現在流行這種男人來作伴?

我的記憶在霎那間在交織在不同的時空,將我帶到椰漿飯在清晨時的懷抱,又延伸到他午夜時那把鼻鼾聲,接著記憶將我飛向我小時,我捂著耳朵看著父親在睡午覺時發出轟隆的鼻鼾聲,那樣的熟悉,然后一切在驀然間失去了。

像甦醒,又像在沈睡中。現在我又在房裡寫著這些文字,我點燃著電子蚊香,無形卻又隱約的味道圍繞著我,我在半夜醒來時推醒椰漿飯說:你家很多蚊子。后來我又在另一個晚上安枕無憂后,醒來時才發覺椰漿飯裝置了電子蚊香。那天我獨自一人揉著眼睛在打蚊子時,才想起彼時是深夜,才想起我可以像以前椰漿飯一樣去超級市場買一個電子蚊香回來驅蚊。

喔,都是以前了。


今夕何夕,一切都索然了。


后來,我愣住了很久,我在健身中心只做了一套曲臂上舉,就停頓了。我沒有試過那樣惆悵過。
昨天聽到我的姐姐在「問神」回來后又轉告我們一家未來一年的新運程。姐姐說,「神明說你今年沒有姻緣!」

我又怔了一怔,反正我已決定將一生的「姻」緣,刪去一個女字,改為「因緣」的際遇,反正我也不會有婚姻,反正人生只有昏沉。反正不會有婚配,只有找配偶,姻緣與我無關啊。可是,我不知道神明要轉告給我的訊息是否是:你今年不會找到男朋友了。



“…..Gradually the river grows wider, the bank recede, the waters flow more quitely, and in the end, without any visible break, they become merged in the sea…”


后來,我為這段落找到了這樣的翻譯:

「…隨后河面逐漸展寬,河岸漸漸隱沒,水流也更為平緩,最終融入大海,難分彼此…」

又有人說,愛情之于兩人,猶如水系不同的河流奔赴大海。

然而,愛情在于一人,是不是一段平緩的河流?我是否已離岸了?我是否自己一個人順著地勢在奔流?我會不會再與另一支流交匯?

然后──海在哪裡?


重讀:預支

15 口禁果:

匿名 說...

机缘,
缘分,
希望,
会来的始终会来。
要走的,留也留不住。
人,是无助的。
我们只能够,望。
看出去,
发现自己的天空。
原来,幸福很简单。
只要自己不要旋转得太快,
笑一笑,
也一样的,能够满足。
我相信你。。。


Surewin

IceAce 說...

偏偏就是男人不坏,女人男人都不爱,哎。。。
不要看小那些瘦小型的花旦哦,他们分分种都可以取到那些猛男。
很多时候那些人的择偶条件都是欢迎瘦的,壮的,不欢迎任何身上多出一块肥肉的家伙,瘦的人的确是占优势很多,可能比起肥的男人,瘦的人还有基本的轮廓吧!(不过老实说,很多美男都有过肥胖的经验,证明只要你努力,一定有回报的)

Nishiki 說...

現在透過MSN和一個以前參加過hottest hunks的聊天,他中學時期可是個大胖子,現在還不是能成為猛男一個...

stevie 說...

Hezt,

Since yesterday, my emotion have been quite seriously down. A friend of mine is diagnosed to HIV+. Another friend (name him A)spread the news to me & I'm feeling down since then.

The friend of mine (let's name him B) isn't/wasn't a sleeping carpet, but he didn't practice safe sex with his partner for several times & guess what is the worst part, his partner knew himself had got HIV & didn't tell B of it & yet practiced bareback sex with B.

I was so upset with B's boyfriend, how could one be so selfish & self-centered, I have simply one word to describe him, "BASTARD".

I have no clue if B is still with his boyfriend, last night A brought some porridge to B & I was in the car as we were not very close to each other & since he had not told me of his condition, so I must pretend i did not know of it.

A & I are going to get tested next week, just to get peace of mind & I called up my boyfriend & told him about the news (anonymously), I suggest him to get tested as well.

Whoever is reading this, play safe, no matter who your counter-part is/are, you can't never be too sure.

Stay strong,
Stevie

Hezt 說...

忘了補充,希望能與Snuffy分享這篇文章,他的故事讓我聯想到很多,所以就寫下這些感想出來。

深淵:我從來不敢輕視那些瘦小型的花旦。相反的,我很重視「她」們,因為分分鐘她們是我的競爭對手。她們佔優勢,我則不敢討她們的便宜。

Nishiki:以前我也曾經做過胖子。希望你常提及的那位猛男的奮斗故事能刺激我,找到一些奮斗目標。然而,我的奮斗目標可不是要上台襯襯場,擠擠肌肉來當乳牛喔。

Stevie:讀了你的留言,無疑是讓我傷感+沉重。希望B的情況OK…方便私下繼續詳談嗎?我沒有你的電郵。

Hezt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IceAce 說...

其实我觉得就算是男朋友也应该戴套,我不敢去相信男友不会出去外面混,为了自己的安全,也是为了男友的安全,毕竟不只是AIDS的问题,还有B型肝炎之类的疾病也可通过性传染。

匿名 說...

唉!有时我很混淆,什么是爱?更何况是同志的爱。怎么不能长久?

我早已接受了事实,也无法逃脱事实的摆布。只有放得开,伤的就不会是自己。这就是人的自私。

Wois

Nishiki 說...

Hezt:
哈哈,昨天和他webcam聊天的時候,看到他在吃零食了,他說他沒有那麼注意身材了,不過還是可以看得成他的身材還是不錯的。

Wois:
有時,愛真的是最容易給予,也是最難得到的東西...

匿名 說...

想问B型肝炎带菌者如何有性行为
带套就能避免感染吗?口交?接吻?
是否也构成传染的途径?

Hezt 說...

Nishiki:你的身材也應該不錯吧,否則不會那麼多人找你做模特兒了。:)

讓大家一起為「乳牛」奮斗!

匿名者:唔。我想這些資訊只要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到了。

Nishiki 說...

不會啦﹗在攝影那天那個攝影師是從來沒有見過我的真人,而且那算是我第一次當模特兒啦,何來‘那麼多人’呢﹖

匿名 說...

Hetz 兄,

小弟一時技癢, 在此班門弄斧, 請見諒.

慢慢的
河流漸展 漸闊
河岸漸退 淹沒
河水漸流 漸靜

河面若鏡 悄悄的 與海相會
靜靜的 融匯其中

yF, the itchy anonymous.

Wois 說...

Nishiki:

真爱容易给吗?

爱,难给也难得。很矛盾!

Hezt 說...

yF:你的譯句也蠻有韻味啊!看似有對比的修辭手法。

還有,我的年齡不至于讓你稱我為「兄」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