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0月3日星期三

榮枯指頭尖

上週在一個短促的會議中,我接到了BigMac的電話。看到熒幕上展示他的名字時,是感到有些意外,因為已有至少一年沒有聯絡了。

可是我無法接聽。過后我撥電話給他。

他的聲音依然是那樣地迷幻,迷離得有一些神秘的吸引力。但奇怪的,我卻覺得他的聲音裡的音質,似乎有些改變,至少粗礪了起來,而且讓我想起另一個同事,阿活

BigMac問我當時是否得空。他說,他可以載我出來,然后我們一起玩4P。

我倒是嚇了一跳。4P?我還未試過。可是他說得若無其事,而且還是單刀直入般的。他繼說,他現在正在趕去載另一個0號。

「現在?怎麼行啊?」我望一望腕錶,那時是下午4時許!「我還在上班。」

他說,他的4P派對將在他的家裡進行,所以是一場名副其實的轟趴。我問,「你家裡沒有人嗎?」

「沒有,全都出去了。你要不要過來?」

「都說不行,你一年沒有打電話來,一打來就對我說這些不正經的邀請?為什麼你現在這樣得空?」

「我還在唸著書。」他答。

我才記得當年我認識他時,他還是一名學生,現在他仍然是一個大學生。可是,他已懂得玩4P了。是他一直在演化著,還是我沒有拓展自己?

「你常都有玩3P或4P的嗎?」

他說「有」,然后又再補問:「你要不要過來?」

我就隨口問還有誰會來呢?他就向我簡介派對人物了:一個高瘦技巧又好的1號,另一個是0號,還有他自己…

當時我聽到他的對話時,我就一直吃吃地笑著。在一個炎熱的午后,在一個局促不安的辦公室裡,電話的另一端卻像吃了迷幻藥般熱血奔騰,就等待舒發。

我像是一座橋樑,接通著一個虛幻的疆域與現實的世界。只看我的心念要走到哪一端去。一榮一枯,就在指頭尖。

我也不知道為何他會找上我來,難道我給BigMac的印象就是一個派對動物?

我在電話上一直懸浮著他的話題,我有興趣知道為何他搞上轟趴多于要赴約。

BigMac知道無法叫動我,到最后我們就掛線了。

我回到辦公桌上時,擰一擰后頸,又開始抖擻精神苦干起來。

突然才想起,他才是22歲的青年,讀著書的花樣年華,可以揮霍的不只是時間,還有青春與精力。所以,一年或更久沒有見他,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昨天的事情而已。

他在明年再撥電話來時,是不是又會叫我去轟趴?

然而,我只在理性中讓自己定錨。我想,在肉慾世界裡失足的話,不會到萬劫不復的境地,但至少也會讓我失控脫軌。似乎我已經不起如此狂野率性了。

但若是讓我回到22歲時,我會像他那般樣嗎?

我又想到,在一個炎熱與塞車的午后,有人在醉生夢死要及時行樂,有人汲汲營營在工作討生活,但隱然浮起一陣忘我的心態時,我們都有一個填不完的孤寂心靈。

不過,BigMac並沒有等到明年,他在第二天時就致電過來。我在辦公桌上接到電話時,我還是在忙著。

我想那時又是他在下課后的閒時,然后我對著手機如履薄冰地,像一個機械人在對答著。

我聽到他的聲音又有些不同了,這次我感覺到他似乎有些寂寞。

至今BigMac就沒有再撥電話來了。

7 口禁果:

杰爾1102 說...

年少的放縱。。。
瘋狂的試探。。。
如果時間能倒流,我想22歲的我。。
也會選擇走回現階段的路。。。
如果沒有當初的我,那有現在的他。。
我珍惜以往單純的自己。。。
適當的放縱會讓人找到剎那的快感。。
但情欲后,又會得到些什么呢?
空虛寂寞的無底洞永遠都填不滿。。。

肥仔 說...

我累了。對於同志間的愛,
你還有多少憧憬?

Hezt 說...

傑爾1102:看起來你的背后也是另有一番故事哦──「沒有當初的我,哪有現在的他…」成就一個人,也是一種自我的成就吧!

肥仔:為什麼你老是千言萬語欲語還休,或是歷經經滄桑啊。

累了,也是要走下去的吧。

只能過了今日,明日又忘記今日,明日又忘記明日。

Wilson 說...

I'm also 花樣年華, most people around these ages inclined to have lust to fulfill their sex desired rahter than love and affection...
As a student like me, LTR is just so not me, not only too overabundance but such a big burden to carry.. so why dont stay single and flirt around until we finally find our 'soul mate'.

IceAce 說...

告诉你吧,现在的人就是潮流轰趴,无论是16或40,或是情侣,而轰趴接下来就是迷药了。
kl最出名的那对情侣,听说每星期都有轰趴,有时候我很好奇,常常问那些参加轰趴的人,我发现差不多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就连那些我觉得很不起眼的人也参加无数的轰趴,甚至有人只要轰趴不要两人性爱。
然后我发现那些不喜欢吃药的人都说轰趴不好玩,而那些喜欢吃药的就差不多都喜欢轰趴。
除了这些,很多那些老的带年纪比他们小很多的男友参加轰趴,我很怀疑他们是不是正在利用他们的男友来吸引别人轰趴。好像那为印度中年人,最近他才告诉我他带他男友去bangkok参加4人轰趴来庆祝周年纪念,迟点等他男友成熟后就参加更多人的轰趴,我问他在轰趴里搞什么,他说他跟其他人一起搞他男友,我说为何你不让别人搞你后面,他说他不喜欢,哈!其他人搞他男友就可以,搞他就不可以。
听某人说他朋友在轰趴得到aids后,就不断参加轰趴去传染别人,还听说很多人因为吃药的关系而忘记带套,实在恐怖。

Hezt 說...

ICEACE:我不知道現在已有這種潮流了。但我相信這些轟趴一直都是存在著的。只是各有各圈子的故事。

至于你提及的那些種種故事,對我來說更是匪夷所思!那是一個我陌生的國度…不過,有興趣知道是哪對情侶?(咭咭,你可電郵告訴我。若是不方便的話。)

wilson:請繼續保持你這種可貴的價值觀。日后你將是非常值錢的…恐龍。:)

純粹玩笑。別見怪。

Name: Gary の 源味 說...

哪对情侣我知道,可是好奇的是那对印度与年轻华裔俊男,他们到底是谁?听太多了,可是不知是谁?谁能透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