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10月21日星期日

溜冰在遠方

我在前幾天時作了一個夢,在夢與現實的邊際,我發覺我是在溜冰──那種滑翔的感覺,我卻得自己是雪地裡的一根羽毛。

事實上我是不懂得溜冰的,我在那時突然想起,曾經那麼一次,我在溜冰場上跌倒后險些掛彩,后來只是搀扶著溜冰場的邊欄才能行走。

就那麼一次,我此后都沒有再去溜冰了。就是擔心跌倒。

我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間時,我赫然浮起另一個人對我說過的話。他說,他是喜歡溜冰的,而且打算繼續學更高層次的溜冰。

我說:那真的很高難度!

他當時說:「當你懂得溜冰后,你一定會想學更多花招,這是必然的過程。什麼事也都是這樣的。你不會滿足你目前所擁有的。」

我現在已想不起這個男生的英文名字,他交付予我的,只是一個平凡的偽造洋名。他也說了這麼一句普通不過的話,卻嵌印在我的腦海這麼多年,忽焉在耳,是因為我們常都忘了怎樣詮釋「不進則退」,或是勇往直前。

他當時只給我一個名字,還有一組電話號碼,然后我們就相約在蕉賴的班登英達嘛嘛檔見面。

我還記得他戴著一頂鴨舌帽,是一個35歲左右的男人,然而整個人是近乎85%滿意程度的配套。

當時,我也是剛肯定自己要走的前路,而且就在網上聊天室裡約別人出來見面,而這似乎是我唯一的出路。我在高峰時期時幾乎是隔幾天就約別人出來相聚,但不致于一見面就上床。

當時的我,還以為見面是以做朋友,做情人的前提來去赴約,到后來我漸漸醒悟,你永遠是別人的過客,你要不就上車,要不就是停駐下車。許多人相約網友只是要找炮友,而不是要去相親。

而那時這男人是眾多赴約者中,質素是比較全面與「正常」的,至少五官端正、不會挺著一個過份的肚腩、至少沒有溢出一絲絲的花旦媚氣、至少有一把武生般的動聽嗓子。而他是plu市場上賣少見少,卻是如假包換的SASA男人

最重要的是,我是找到那種無形的思想水平的化學火花,閃爍著。

我們那晚聊了很多東西,但是印象鮮明的是他透露出自己喜歡溜冰,而溜冰對我而言是如此地艱困,當然一種仰慕之情油然而生。

而聽到他說要更上一層樓去學更精深的溜冰技巧時,我就看到那股可貴的上進精神。

后來我們都是止乎于禮,我也不想保持著那麼急切渴望的神態,就那麼一次見面后,我們仍然保持著聯絡。

不過,每次都是我自動聯絡他聊天。問一些無關痛痒的東西,閒聊閒聊。我感覺到他並不會討厭我或拒絕我,但似乎就是對我沒有什麼意思。否則,不是每一次都是我撥電給他吧!?

在保持著自己的矜持時,我與他之間只是通過電話,乍近還遠。

到后來,我們要相約第二次見面一直都不成。是忙?是時間無法配合?我也記不清了。

我記得有一次我還在下班后,徘徊在辦公室外找一個僻靜的角落撥電話給他,在燈光下孑然一身的身影、左顧右盼時的鬼祟,然后我聽到他對我說起他家中的煩惱。

他說,他唯一的弟弟惹上了大麻煩,因為拖欠大耳窿(高利貸)的金錢而逃難,而他被逼要為他的弟弟償還,他更打算遠走高飛去避債,然而又放不下雙親,總之是處于兩難的局面。

我恍惚記得他有說過,他在短期內都無法與我再見面,因為不想拖累我,而且他本身也不方便。

但是,我迄今印象仍深刻的是,他的煩惱是要為他的弟弟揹黑鍋,而我又無能為力。

然而我就說,大家就保持聯絡吧!他說:好。

我沒有記下我久等他的電話有多久,是一個月?還是半年?總之,他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總之,我們沒有第二次再見面了。他可能真的忙著他的家事,也可能沒有。

我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下激發我,以致有一次我在越想越氣的情況下,將他的手機號碼都給刪除了。就是因為一張保持聯絡的空頭支票,或是一個明昧不清的愿望,或是察覺他根本是在對我胡扯。

我連紙張或是電話帳單的記錄也沒有,在一個按鈕之間,這個男人從此就蒸發,然后淡出我的生活與人生。

可是后來,有時我想起時會覺得自己太沖動了,為何要極端地除至一個不留?為什麼我不要留下他的電話號碼?在兩三年后、在五六年后再撥電話給他,問他過得好不好?畢竟,我印象中的他,是一個好人。

我嘗試過在聊天室內,去尋找他是否有重新上網,對于他的帳號名字,我也依稀記得而已。還有幾次我更誤認其他人就是他。

那陣子總是覺得惘然,愁上心頭,對身邊的朋友提過這個人,暗地裡覺得自己在錯過了一些可能性,也在懊惱著自己的一不做二不休。

有時太過痛快,之后才知道什麼是痛。

我又在腦海裡翻箱倒篋,找尋他當時登記帳號時所顯現的那張圖片,那只是拍攝他穿著緊身衣的半身照,沒有人頭,只有一副皮囊。

可是,我真的沒有再見過他了。他真的像穿上溜冰鞋,在我的回憶場域裡,轉一個圈,嗖一聲地溜走了。

未幾,我就在聊天室遇到椰漿飯了,我記得椰漿飯也是用上一張雷似的照片登上網,然后給我起了一股熟悉感,我們才在網上聊起天、見面、上床…

到現在,終于──孤枕冷衾。

在一個倦眼惺忪的侵晨時分,在夢中見到自己竟然懂得溜冰了,那是一種多麼美好的感覺。然而也在夢中想起了一個似過度曝光的底片男人時,我不懂是在夢中,還是在生活中,這種不期而許的記憶,只是一口的悠然嘆氣,就飄過了。

當然這不是傷逝,我眷戀凝視著,不是因為他留下一個淺淺淡淡的軌跡,而是因為現在的我,對生命與寄望的能力已漸漸衰竭。

我希望這個已經沒有名字的過客,現在真的可以在渺渺人間的溜冰場上曼妙地舞著。

5 口禁果:

nicholes 說...

我也常常因為一時沖動而刪除了網友的手機號碼
過後的懊惱終究無法彌補一切。
也許我們都太敏感了吧
總覺得自己老是主動就是把自己的熱臉拿來貼別人的冷屁股,自討沒趣之余也好沒尊嚴,
為什麼我們總是那個滿心期待主動出擊的那個?
為什麼我們總是要那麼在乎而被注定對方吃得死死的?

Jeffrey04 說...

心有点被触动到
写得很好呢

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如果对方有心要见你,早就联络上你了,只能说你们之间的缘薄吧,或许……时机未到?

你的交友圈子还真的是很广的说

IceAce 說...

你不冲动,而且这做法是聪明的,因为他对你完全没有意思,甚至连做朋友的意思都没有。几年后你CALL他也是一样的结果,除非你变成一个HOT GUY,HOT到他忘记第一次看到你的感觉,不然的话就不需要自寻耻辱了。(相信我,我经历太多了。)
想想看,当一个人喜欢你,他会看起来很的空,整天CALL你(就算是打着文件也会CALL你),一旦不喜欢你,就突然很忙,说很多事情要干(很多外面男人等着他干才对),很神气吧?
那个说自己家庭有问题而不能见你是假的,对你没有意思才是真的,如果他对你有意思他早就时常见你然后倾诉他的心事了。
建议你去看"HE JUST NOT THAT INTO U"这本书,得益良多,我喜欢这本书,因为我经历太多里面的东西了。

j_s16 說...

有一段时期, 我长作夢在溜冰,如你说的──那種滑翔的感覺..., 很舒服, 没有约束的,很欢愉的的感覺.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读了一扁解梦的文章...它说在天空或冰上滑翔的感覺,是你对性的幻想与需求.

However, the following implies something else:

Ice Skating :

To dream that you or others are ice skating, suggests that you need to trust in yourself and your actions. The dream may also indicate that you need to proceed carefully into some situation or relationship.

:-)

Hezt 說...

Jeffrey04:緣淺也好,緣盡也好,我現在真的與他是「對面相逢不相識」了。這樣的擦身而過,只是惘然又是淡然。

iceace:唔,很值得回味的話,保持著你一貫辣而直率的風格。:) 你提的那本書在哪兒有的出售?而且作者是誰?這樣較容易查。

其實寫這段往事出來,是有些傷感,或許是落寞下覺得自己依然尋尋覓覓──始終不是別人要的那杯茶。我也是知道這名過客對我沒有什麼樣的感覺,所以還是有些自我猶憐吧。


j_s16 :唔,你提的要點很有意思。我沒有想到溜冰會扯到性的聯想。:) 我的確太久沒有性高潮。哈哈。

但另一方面,那可能真的寓示著我需要多信任自己吧。近來也有太多不確定因素。

nicholes:讓我們繼續為刪除電話號碼的行動乾杯!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