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

今夕何夕


21-3-2008


剛剛收到一封信。那是一封叫我別再寄望什麼的通知信。突然間很想聽許冠傑的《浪子心聲》,我想我哼著「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這句歌詞時,我會忍不住掉淚。

不過放了一個句號後,又是另一個段落的開始了。人生總是有很多逗號,還有省略號。我們是將省略號放在記憶裡的。



原來也已經是兩年。我想起今年是椰漿飯的生日。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日期。我才憶起原來我們已斷絕聯絡兩年了──逾600天的時間。

這陣子我一直想著他。不是那種思念,而是那種想知道最近他過得怎樣的好奇,想撥個電話去說一聲「生日快樂」。我有想到要撥電話給他。但是手機號碼已刪除了。若是要找回他的手機號碼的話,我需要翻箱倒篋找回之前的舊電話帳單,那就會有記錄了。

那只是10個字的組合的電話號碼,當然比生日日期還難記得。

但是都是灰飛煙滅了。



我在兩個月前,又與家人發生了一場口角。我與那位「親愛」的姐姐吵得不可開交,那次我沒有與她發生肢體沖突,不過就忍住了一口氣,開了家門,逃了出去。

那時是夜半了,我駕著車子沖了出去,無處可逃,在深夜的街道上奔馳,你不會害怕冷清,因為遊魂野鬼就是冷清的,而你自己就是遊魂野鬼。

車子的哩數增加著,我的眼淚則在眼眶裡打轉的,可是卻滴不出淚水來,我想我天生不是一個苦旦。而且,我也很久沒有真正地流過眼淚了。

我那時駕著車,就往著椰漿飯住家去了。那麼熟悉的道路,路邊的攤口依然存在,路燈依然是飄搖零星。我回到了那個曾經密不可分的疆域,我有一股沖動想衝到他家門,崩潰下來告訴他:這些日子來我並沒有過得很好,我沒有好好地生活來報復你,你終于贏了…

然後,我們就可以相擁而哭,然後上床,接著一起大幹一場來慰籍我這受傷的靈魂嗎?之後我們可以一起患難相依?

但是,我在車子裡,抬頭望著他居住的那個單位,一片漆黑,萬家燈火已捻熄了,我知道這一場想像中的劇本要喊「卡」。我是實實在在地生活著,我們已分開成兩個空間了。

椰漿飯那時可能已在睡夢裡,懷裡卻是他的前男友,或是另一個剛相好的青春靈魂?我想起他那一次讓我無法再容忍的謊言:有朋友來找他,卻在他家樓下被洗劫雞姦,然後叫我們暫時不要見面…而我那時就處于他家樓下,如果這時候真的有狂徒沖上來的話,那是不是證明他沒有說謊?

啊,天真又天真,我怎樣能相信這種話呢?我的心一酸,眼睛就蒙濕了,我知道身在車內的我,是處于最迷茫的時刻,而我驅車來到這裡,就是因為填補我心裡缺失一塊拼圖。

我將我靈魂最黯淡的一面,寄生在椰漿飯身上兩年。他是我心底裡一口萬丈深的井,我像是要投身縱身一跳,就看不見了自己,因為我沉淪在我們交織在一起的慾望之中,越墮落越快樂。

或許那時我們是用性來解決彼此間對愛的期望。我們只是一味地、定期地上床做愛,但愛就做不出來。

然後我就驅車離開了他的家,我就捫心自問,難道我是因為童年一直以來都缺乏的父愛,所以當椰漿飯以父輩的身份出現在我的生活裡時,我像一個撒嬌的小孩一樣地,以另一種方式來追討回我失落的父愛。

後來那一晚,我獨自一人去到一家快餐店去喝咖啡,再看著快餐店打烊,在快餐店門外靜坐了兩個小時,看著高架天橋上稀疏的流光溢彩。然後才一片蚊子叮咬下,被驅趕回家、睡覺生活。

而那時開始,我知道我與我的姐姐一起生活,是為了不讓我母親失望。我們現在對我姐姐還是有一種無以言狀的芥蒂。我過去兩年與椰漿飯一起胡天胡帝,也是為了逃避我姐姐那種多管閒事狂。



但是,我總是有一種感覺,椰漿飯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去世了?或許車禍,或許病重,這是一種荒謬而惡毒的想法,可是這種無常的命理想像,卻一直縈迴在我腦海裡,因為他發生什麼事情的話,對我來說,等于掉入大海裡的針。

因為,我們彼此缺席這樣久了。




本來不想再寫椰漿飯,在過去的日子裡,我都按捺著自己別在這裡塗鴉著一些讓人厭倦的事情。

那一天我看著電視播放的《World Trade Center》,戲裡的Nicholas Cage被壓在巨石下與死神交戰時想起與妻子共渡的時光。他在床上將酣睡在另一頭的妻子,一個勁兒就摟了過來擁在懷裡,妻子嘴角漾起一絲彎線,然後兩個人相擁而睡。

看到這一幕時,我的心就抽搐了一下。如果說人生如戲,那麼我真的演過這場戲了。我的記憶就像缺堤的洪水般,但隨即我也見到了那一道已貼上膠布的疤痕。



只是,有誰不會有疤痕呢?我們常說:重新出發吧!明天會更好等…云云。但是,心底裡知道那是自欺欺人的。

最近身體上覺得自己滄老了,工作讓自己保持著最高峰的理性,連情緒也收藏起來後,在心底裡只是日益地滄桑,因為要逼自己去豁達,看得通透,不能隨心所欲地放縱情緒或是揮霍時間…

可是當我想起昔日種種,像今晚此時此刻,又自嘲著自己那樣地多愁善感,原來青春還未離我而去,我還是懂得吟風誦月。

我也想起以前那些熟背起來為了應考的名句精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我現在寫了一大篇東西,就是因為要說愁,也詞窮了。








6 口禁果:

特特 說...

有被感动到。。。

回去找他,当不了情人,朋友也好、炮友也好。。。要不然,椰浆饭的影子将会跟你一辈子。

匿名 說...

好马不吃回头草,不要忘了他当年要撇你时对你说的慌言,做gay也要当个有尊严的gay。

抬起头,向前走!!

anthony

sheali 說...

erm...

祝福你,一定会有更好的啦!

IceAce 說...

你可以找回他,作回他一辈子的玩偶,被他欺骗一辈子,但是你可以得到几小时的欢愉。
反之,你可以做的就是找新的另一个。

n73 說...

From what I read, I understand that you still like him, I suppose if he contact you again, you will agree to continue.

It depend on how you weight this "尊严", if I were you, I will find him again, either sex or love, as long as I got him back, I'm satisfy.

Someone might said this is cheating yourself and it is very cheap. Why care so much how ppl said, as long as you happy, just go ahead, you are not actor, no need to care how ppl look at you, it is your life, it is your decision how to walk the road.

I feel very down when reading your blog, I can feel how unhappy your are. Family not complete with a sister who not pampering a brother; working with a bad boss.

For the job, I will suggest to change your job, may be you have your conderation or some other thing that tighten you, trust me, when you change your environment, it is a new challenge for you and a good chance for you to know a new batch of colleagues.

May be I talk too much today, hehe.... although it have been some time I didn't do posting, but I visit your blog everyweek, I still supporting you as a reader at the back. If you remember that I do some post to your blog before. Happy together.... :)

Stevie 說...

Hi Hezt,

Time would be the best cure to the pain that you're unable to put it in words to others. Give it a shot. Do not give in so easily.

Stevi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