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1月15日星期日

我與外國人的速食



美國人.阿拉伯裔和印度的混血兒.健身發燒友。

以上這三個特徵,讓我對桑恩最初始的認識。他是在聊天室裡主動叩應我聊天。當時他說,他剛好要來大馬出差,問我是否有空出來見面。

在聊天室裡的桑恩,英文書寫流利自如,但不會太有貴氣,語調看起來蠻隨和及友善的。我過後有問他的身高體重等,相當標準的體格,在健身的脂肪燃燒下,應該不會太離譜。

後來桑恩將他的facelink寄給我,我記得照片的效果並非是100%的清晰,不過看得出他是一個粗眉大眼的外國人輪廓,非常深刻的五官。

(他是外國人哩!我第一次去會見白種人,而且還是混血兒!)

我的心怦怦地跳,直至幾天後他在週日真的撥電給我,說他已抵達隆市的一間酒店,問我是否有興趣出來見面。當時我發覺他的口音捲快得讓我有相當的陌生感與隔閡感。

(但沒辦法,我這些本土人,極少與外國人接觸,是需要時間適應的。)

桑恩叫我去他的酒店找他,還給了我房間號碼。

我記得那天是非常炎熱的週日下午。我驅車前往這家非常熟悉的酒店。為什麼熟悉?因為就坐落在M記附近,每次若要到M記必須經過這間三星級的酒店的。

我泊好了車子,心裡盤算著停車場的費率是很驚人的昂貴。可是也沒有辦法。為了一個試驗,我要試驗一個白種人。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摸上酒店去找炮友,我在按著電梯按鈕時,心裡有忐忑與亢奮著。我覺得自己很卑微寒酸,可是我又覺得自己有一種超然,那是一種十分矛盾的心情。

當時有一堆婦女與我一起等候升降機,她們七嘴八舌地高談闊論著,似是本地人,可是她們的聒噪讓整個酒店的氛圍完全降格了,成為一個菜市的是非地。我驀地覺得自己有些狼狽和尷尬。

後來升降機終于將我送到該抵達的那層樓了。我按壓了一陣門鈴,迎面出來的就是桑恩了。

我望一望他,視線是平行的,甚至要以10度向下鈄的角度來俯首。原來,桑恩是比我矮,但比我壯。

他當時穿著一件深色的緊身背心,穿著是十分明顯地有妖味。我看到他手臂間迸發的二頭肌,稍微顯現出線條,而且看起來是有形體,但就是十分隱約而已。

他望著我笑了,我們打著招呼。我再看清楚他的樣子,後來再留意地端視:他長得像印度人,那些bollywood白色人種般的輪廓。但怎樣形容他的樣貌呢?

你望他第一眼,會想再望第二眼,但第二眼之後你不會再望他第三眼,因為你已忘記了他的五官長相。

他的樣貌並不大像典型的中東人。可是偏向于印度白種人。

桑恩就是這樣的人。但是,他至少符合了我心目中最初始的認識,他是屬于白種人的。

我們當時並沒有進房,他說要外出吃午餐。我只好答應,可是心中確是想不起到底附近有什麼容易泊車、食物又不太難吃、價格不會太離譜的餐館。

但是,沒有。

反而是桑恩對我說,他向我推薦一個地方,步行就可以抵達的。真慚愧,我竟然不知道,虧我還是一個本地人,一個不地道的吉隆坡人。

後來我們就步行到他所介紹的地方去。在陽光下,我打量著這個長得比我矮小的「白種人」。他擁有發達的荷爾蒙毛線,我看到一叢叢體髮從他那身窄小的背心裡迸裂而出,還是棕褐色的。

後來抵達他要到的地方。原來是一間印度小食中心,工廠般的高聳鐵瓦下揚旋著風扇。

老實說,我真的沒有來過這些印度式的小食中心,嘛嘛檔則是例外。可是這是室內的飲食地方。我覺得前所未有的陌生,儘管印裔友族對我而言並不陌生。

我聽見四處都是說著印度語的友族同胞,然後我們就排隊去取食物了。那是自由取菜的飯檔。在炎熱的天氣下,一眼望去只有印度的咖喱食物,我別無他選。

後來大家就在這樣的飯局下聊起來。我才知道他在這兒有一些印裔表兄弟等,他來馬後也拜訪他們了。

他把一碟咖喱飯吃得津津有味,樣勢十分地道,看來他是好咖喱的食客,還是這是他自小的膳食?

他後來對我說,其實他是在日本居住了十多年,他是拿了美國籍後被委派到日本東京工作。

原來,他並不是真正在美國居住的公民。再一次推翻我「設定」下來的條件需求。

後來,我們又一起回酒店了。我記得那天的陽光熱得讓人汗淋淋的,那種黏稠感,讓我覺得我整身不應該長出來的脂肪都融解起來,十分不舒服。

可是進到他的房間後,我才稍微感到舒服一些。


後來我們就開始了,在咖喱餐之後的另一場熱辣。

我終于解開了他的衣服。到後來他整個人赤裸在我的眼前。

我的手指遊巡在他的身軀上時,顯得有些侷促和舉棋不定。那是一幅像氈子般的胸膛和腹肌,那體毛就滾卷圈圈地鋪滿著,有些凌亂和荒蕪。但是將手掌放在其上時,那肌膚感覺上還是蠻滑手溜溜的。

這是我第一次觸撫大熊叔叔。我回想起以前看到飾演007的Sean Connery時,我會覺得很性感。可是,我見到眼前這幅「毛毛軀殼」時,卻是有一些疑慮,那絕對不是性感的詮釋。

我當時還認為,他的雪白下是否會散發著一股腥味?

不過一切都安好。

後來,我的探勘一直來到最下方。他已受到完全的生理刺激了。

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嗎?有時會。外國人的那話兒特別粗嗎?這則不一定。很多事情不一定是「醬」的。

桑恩只是非常一般的尺碼,他堅硬著放在我的手裡時,我以掌心和指套間揮動著他的重量,感受到一股奇妙沉重感,還有他的拉扯力…

我是有一絲震顫:原來是這樣的感覺。我終于試驗到外國人的質感了,但與你、我、他的沒甚分別。

但事實上都是一樣。這是一場洗禮式的體會。可是對方看起來懶洋洋地不甚有移動。雖然我四肢和上下出動了,但桑恩看似都較為被動。

面對著這樣的「死魚」,我在DIY下出其不意地完事了。我喘著氣時,覺得特別吃力,因為一直都是我在「個人秀」。

桑恩十分歉然地說,他感到有些疲倦,來解釋著他扮死魚的模樣。

原因:他昨晚剛屌了一位同裔的青年。

(然而這是否是謊言?我不會知道,可能他只是在躺著當作是對我的一種酬酢

但拜托,要敷衍和應酬也應該專業,或是干脆俐落一些,要就要,不要就不要。

後來我們回歸了理智。我倆又正經八百地坐起來。他向我借電話來撥給其友人,以便安排他下一個行程。

我將手機遞給了他。他一連撥了幾個電話。到後來,他還問我是否有經過某某地方,可以順便載他一程。

但是我已是隨時做好準備要離去了。我有一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當衣服回到我的身上時,我就回愎一種掩蔽的意識型態,這是否是典型的同志歡愛心態?

桑恩在之前已做了一條「死魚」,他還要將我壓變成一條「水魚」嗎?我驀然覺得自己成了一個徹底的Service Provider。

我對他撒了一個謊,說我們不同道。後來,我就離開了。

「歡迎再來大馬。」我臨行前他說。可是,我對他說的「Good Bye」是完全不真心的。因為我再也不想見他了。

我覺得自己經歷了很荒唐無稽的一場揭盅儀式。事實上,其實是我自己的膚淺和單極化的思維讓我出了一次醜。Technically,我那次的速食目標,都是自己看不到的幻象。

當真相露出餡底時,我們才知道自己跌入了蒙昧的陷井裡。

難道:健身發燒友就一定是運動家的身材嗎?

混血兒一定是俊男美女嗎?

洋人就一定是XL碼嗎?

外國人一定是高大威猛的嗎?

美國人一定就是白種洋人嗎?

.......


答案都是否定的,但無可否認的,我們都被好萊塢電影或西洋文化等徹頭徹腦地洗禮編織成一場美夢。

12 口禁果:

Nishiki 說...

我總是覺得奇怪,洋人和我們一樣也是血肉之軀,也有七情六慾,為什麼就是有人偏好洋人呢?

記得一次孤身在曼谷某地認識了個在韓國工作的美國白人,他自稱是100%的rice queen,之前所有的男友都是亞洲黃皮膚的人。我也覺得有趣,為什麼就是有洋人偏好亞洲人呢?

無論如何,我們除了在他居住的旅館的餐館聊天,什麼事情也沒做過。聊天的內容也就只是曼谷有什麼地方好玩、他在韓國的經歷、國際大事和到了最後大家一起罵布什。

匿名 說...

Hertz, your is not pure white, of course, not so big loh....
you said he is indian + arab, so he is not white in race. anyway, your encounter is not a good one.
I hope you find another "burger" in the future.
eh, you haven't told me which chat room you use normally leh.

Matthew.

p/s Nishiki, you got your own blog?

Nishiki 說...

Matthew:
我沒有部落格…

Hezt 說...

Matthew:首先想對你提起很久了,我叫Hezt,不是Hertz。

這只是我其中一次的外國人經驗,我還有其他的「乳酪」故事,如果有機會和心情的話,或許會再寫下來。:)

你要到聊天室找嗎?在這裡,或是電郵裡也可以聊啊。如果你有去讀我最早的文章,你就不會問我兩次了。:) 

Nishiki:
至今你有沒有一種「錯過」的感觸?應該不會有吧。有時精神對話比肉體交流讓人更為深刻。:)

Nishiki 說...

絲毫沒有什麼【錯過】的感觸,他完全不是我喜歡的對象,而且他的年齡足夠做我父親了。

現在偶爾還有和他互通電郵,他才從中國回來不久。

你好像很少使用電郵哦?

n70 說...

Em...I did met a BURGER in mirage before. He is about 40, he is white and in fact, he did have a long, big but soft dick. We did't make love, just let him suck in the open area toilet, obviosly, that's a show for other tooo......

Hezr, i think yours is not burger, dun be upset. heh....Kam Ba Teh!!

Hezt 說...

Nishiki: 我有收到你的電郵。還來不及回呢!謝謝你的照片。

那麼你對白種人是否有特別的情意結?

n70:我反而很有興趣你的「乳酪」故事,你是否有部落格來與大家分享你的豔史,以你的文字給大家作一場熱辣辣的show? :)

Nishiki 說...

我對白人,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意結,沒有所謂的特別喜愛或厭惡。

白人也好,黑人也好,黃皮膚的人也好,都是包著七情六慾的血肉之軀…

Hezt 說...

Nishiki:
這樣「博愛」也好。你是屬于大同世界的,而你大千國度裡的多種選擇。:)

n70 說...

Heheh....No Blog, my writing skill is not good. Pai Seh la...

Hezt 說...

N70:那你就開創一個以圖為主的部落格,張貼出你的故事經歷來吧。:)

Nishiki:之前那句留言有typo,我要說的應該是「而你在大千國度裡有多種選擇。:) 」。

Nishiki 說...

在這大千國度里卻沒有人選擇我...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