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7月5日星期日

一半

一個人有多少張臉孔?

有時我們分不清楚,但是,你可以感覺到他有很多張臉孔。

在健身中心裡我碰到許多長得俊俏的男生,你可以近距離地看著他們在你的身旁寬衣解帶,到最後一絲不掛地出現在你的眼前,讓你看到他們最私密的性器官,然而,這種體認,不比看到一個人的多張臉孔來得更有發掘驚奇。

老實說,我發現到許多乍眼下是英俊的小生,但再望多第二眼,第三眼過後,你就不會再想去望他下一眼。

因為,他的五官雖然配搭起來很出色,但是再細看之下,你會看到他們的五官結合起來後其實並不順眼。當你局部地,或是抽取他們五官中的一個來看時,你會發覺他們的缺陷。

只是當有缺陷的東西拚湊在一起時,卻另有一種特色。

但教我最生疑的是,一些人的臉孔會讓你意識到很多感覺,你會發覺到那臉相有一種邪氣,或是讓你覺得寒悚、不自在的感覺。

那可能是嘴角的一彎笑意、眉梢間的狡詐、眼珠轉動時的心計、笑顏堆起來時的那抹笑紋凹痕,只要你仔細地看,會發覺那是另一個訊息。

我覺得最典型的例子是香港電視藝人鄭嘉穎的那種臉相,你可以說他是帥,但事實上我覺得他讓人看起來很不順眼。

還有許多香港一些做慣奸角的甘草演員,其實他們長得不差,然而一張臉帥起來,就失去了一種讓人親和的氣質。

特別是,一張臉劈成兩邊時,那不相稱的臉相,你可以說那是一張不尋常的漂亮臉蛋。





我確是有這樣的一種經歷。

那一天在健身的沖涼間,花灑花啦啦地淋透著我的身體。我瞧見我對岸的間格,半掩著簾幕。

裡邊躲藏著一具長得相當碩長的肉體,肉色乍隱乍現地,我先看見他的手肘,一看就知道是高架子。要檢視他是否是一頭乳牛,可以看看他的二頭肌是否練得渾圓,那就可以先打第一環節的分數。

但我看到的只是那麼一片削平的臂肌,我知道這是一個精瘦型的傢伙。

然後,他開始像LUX香皂的男版模特兒一樣,在他的公仔箱裡表演著他的沐浴鏡頭。簾幕進一步拉開,他裸出他的下半身下來。

我看到一具驚人的陽具。

那不能說是偉岸,但相當地impressive。因為他的個子高,當一個高的人只6吋時,你會覺得那6吋永遠都不夠,因為在視覺上的比例是不相稱的。

然而,他的下半身,與他的大腿的長度相對之下,是相稱的比例,而且還是綽綽有餘的比例。因此你可以想像那是如此地讓人春心晃盪。

況且,他不是那種柳枝條般地迎擺,但遠眺就像健身中心的外頭懸掛著的沙包,那柱體狀是如此地渾然天成地精壯,你看見就想狠狠地給他一個hit。

所以,這傢伙其實是擁有一幅他可以引以為榮的工具,我再端祥他的身體,肌肉的長成都蠻平均,那不是乳牛型,也並非排骨精,其實只要他稍微努力,他的肌肉就可以泵大了。

再加上他有的是那樣皮囊工具,該是可以笑傲江湖了。

他開始對我升起禮來讓我敬禮,那是半降旗狀態,但也似舉重若輕了。

打量了他最隱秘的地方,當然現在是認人時刻了。

我抬頭一望這人,我那到他側臉的一個笑意,看起來是和藹可親的,不是帥,但是沒有傲氣。

水色在他的身體上溶溶漾漾地化開來,像一層膜般,將他包裹了起來,淋漓著,瞬間又干起來後,他似是光潔般的神聖。

但那張簾幕只能讓我看清楚一半。這時候,就成了一張魔術氈一樣,我突然間看見他轉過臉來,露出了另一半的臉孔。

那似是另一個眼睛,另一個笑容,因為這隻眼是沒有雙眼皮的──我開始覺得詫異。難道沖涼間格裡藏著兩個人?

他又側過身來撫弄著他巨碩的陽具,這時我又回到之前的那個觀察角度,但我還是看到他的半臉相而已。

那又是一張善良的臉──那隻眼睛似是在說話,連那泓笑意也是善良的。

但怎麼他另一半的臉孔如此猙獰?

顯然地,這傢伙的左臉與右臉的差異非常大,他一個轉眼,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時,就如易了裝披上了另一層臉譜來上陣。

我雖然懷疑裡面藏有兩個人,但是我也盯住他的下體不放,如彈簧般地仍在彈跳著,說明確實沖涼間格裡只是一個人。

後來我再定睛地注視著他,他以為我的注意力只放在他的下體上,于是他運著血氣,像他的下半身搞成一個翹翹板,彈啊彈啊地,他以為他為了塑造了一個肉體樂園。

但他的臉相讓我覺得很不自在。我不知道這個人的全相到底是怎樣,因為還是將那張臉躲在簾幕後,神秘又鬼祟地。

這傢伙是我平時沒有見過的一張臉,我一直在追索著到底他穿上衣服時是哪一個人,但始終沒有印象。

後來,我放棄做他的獨家觀眾,我將我自己包裹起來,離開了沖涼間格。



其實只要我躦個頭進去,我就可以看到他的全貌了。不過我沒有。男人的頭腦與下半身都是切割開來的物體,但這個人頭袋貼著一個分割為二的臉孔,讓我深感不適。

我是在想,是否是我過于拘泥了?可是,我開始憑著自己的意識來作抉擇。

幾天前我在健身中心重遇他。那時我在做著運動,我感覺到這人的臉孔與身段有些熟悉,所以仔細打量,拼湊著殘餘的影像時,才發覺就是那天的半邊臉。

像重新認識一個人一樣,他披上了衣冠,那是鶴身勁裝地T恤與及膝半截褲,顯然地他不是來作運動,而是來找朋友。我看著他與他的朋友說著話,再打量一下他的褲襠。唔,我作過你的觀眾呢! 他的身裁並不bodylicious,是那種毫無選擇下,只是聊勝于無的肉色。

然而,他兩個半邊臉合起來時,卻是普普通通的模樣了,我沒有感覺到那股裹藏住的邪惡之氣。只是我奇怪為何一個人的臉掰開兩邊時,竟會釋放出那樣讓人混淆的訊息出來。

4 口禁果:

nicholes 說...

看着看着你这篇【一半】
我还真的以为在看诡异的恐怖小说
你形容得也未免太离奇了吧

Stevie 說...

有时候,别看得太仔细,有点距离,带点朦胧,才美。

Chris 說...

要耐看才好看..

Hezt 說...

Nicholes與其他讀者:

其實看一個人的左右臉並不是什麼詭異之事。或許你們有讀過吳清忠的一本書《人體修複手冊》,其中一章有提到「人可以貌相」。他是指出用Photoshop等之類的軟體,將一個人頭照切成左右兩半,再組合起來,就可以對比左右臉的差異。

書裡說人的左右臉的氣質都有些不同,一邊較順眼,一如一些人總會選擇性地以較漂亮的一張臉去面對他人(你們想起大馬曝光率過高的厚唇妹AMBER CHIA嗎?她總是那個側臉姿勢)

我再節錄幾段作者的話:「如果差異很大時,最多只會感覺這個人的臉好像不太正,看不出其氣質的差異。通常這種差異會隨著年齡的日漸增長而愈來愈明顯…而差異愈大的人,其內心世界和外在表現差異就愈大。大多數男人左臉與女人的右臉,都是比較不開心的。」

我認同作者所說的,左右臉的氣質有時可顯現出一個人顯性或隱性的性格──即是一張是意識的臉,另一張是潛意識的臉。

我現在就是靠這樣的觀察來看看身邊人的臉相。然後想起一些人,如XXX先生等,真的是有一張左右兩側都很大差別的臉孔。(SHIT,我又想起他了,但這是反面教材的用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