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9年7月3日星期五

你是我的無名氏

致「你」,

(你說:謝謝你在部落格提起我,你的感覺我不甚明白,因為很抱歉,當時是你來找弄我的,我可沒先弄你。)

幾年前,在一個臨近深夜的歸家途中,我強撐著眼睛專心駕車,但趁著亮紅燈時,打開你寄來的手機短訊閱讀,大意如此:「我x月x日得空。你可以來我的家。但我家的安全套用完了,你自己帶一個來。」

那時我心如鹿撞。我很猶豫是否可以去到你的家,那時我還在盤算著到底去哪兒買安全套呢?

安全套是否有適合你的尺碼呢?

但為什麼是我買安全套呢?你一直說要進入我的身體,但為什麼我要奉上安全套呢?

情況就等于你欲在雨中出門,你擔心淋濕,那就請自備雨傘,為何要別人為你攜傘,還有替你撐傘呢?

但我很興奮,我不介意。我期待著我能擁有你。那時我該是有回你另一封短訊吧!

那一個晚上,我在沖涼時發覺我身體冒出了一個小泡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之後我就開始出水痘。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場水痘。我有發了一個短訊給你,告訴你:我出水痘了,我在短期內不能與你見面。

然而,你就開始沉默了。連一封慰問的短訊也沒回。

我在養病期間在想啊,怎麼你不會發個短訊來問候呢?怎麼樣說大家都是同事一場

更何況那時第一晚我們肉帛相見時,你是如此地醉迷?你說,我要進入你。我要進入你…

問候一聲也是對常人起惻隱之心的另一種關懷吧!更何況,我與你不是一般的常人關係?除非,你當我是。

但是,你.沒.有.回.應。

所以很抱歉,我沒有為你買過一個安全套。

在一個星期後,我披著一片斑駁的身軀回去上班。你若無其事再邀約我,我說,「我身上很多水痘的疤痕。」我羞于將我這幅狼藉的軀殼再橫陳在你眼前。

但你說,不用緊。

你要的是什麼?即使我的身上那麼多零星斑點般的疤痕你也會視而不見,因為你要的一場發洩而已?

但你不知道,你在那時開始,已給了我一道疤痕。



那一天在車上,你駕著車子載著我兜圈子。你在尋找著一個隱蔽的地方讓我們暗渡陳倉。我不知道你是否是慾念焚身,但你操著駕駛盤的眼神是那樣地恍惚。我那時又驚又喜,那是一種快要進迷宮冒險前恓恓惶惶的心情。

但你的車子輾過了馬路上的一張硬厚紙皮,覆蓋著你的車盤底磨擦著路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你說,「你下車將那張硬紙皮拿出來。」

我遵守下車,蹲下身體俯身探向你的車盤像探著你陰暗的另一面,使勁一拉,將那硬紙皮拉了出來。

上車,你的車子不再怪響,順利地駛去了一個目的地。我用你車上儀表板上擱著的紙巾,將我骯髒的手拭擦干淨,就是不想玷辱到你那光潔的身體。

然後,你將你的褲襠解開來,捧著你的幾厘米血肉對著我,我用那隻佣人般齷齪過的雙手扶持著你,捧著你在掌心。用唇片感受著你的溫度。

我再度俯下身來,像個丫環服侍著你。

在你射精前,你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在我汲汲營營下仍照談不誤,你用手捂住我的後腦勺,一邊探視著車外的情況來把風。在你射精後,你將你的襯衫也給沾濕了,我記得你嘟著嘴心疼樣狀似的,然後用紙巾擦著你那一抹自私的慾望痕跡。

但是你的動作與種種,是抹擦不掉的污漬。



後來再有一次,你拉了我進公司廁所間格裡,扒下了褲子,你將裸著下半身的我轉過來背對著你。你從錢包的夾層裡抽出一個安全套。

你說,要隨身攜帶安全套,這樣才方便。

你終于帶著安全套了,不必再使喚我去為你購買了。

然後你套上。

我那條滑落到腳踝的西褲像腳鐐般地鎖住了我,我記得我很擔心那我西褲會沾濕到地面上的水跡,若沾濕了我怎樣見人?

你不知道我脫下褲子時,是在想著穿回褲子後的事情。

而你只是知道怎樣為自己脫褲與穿褲而已。

我不敢呼叫,我全身緊繃,我生怕外頭的同事會發覺這間暗鎖的廁所另有乾坤。但是,你卻要闖進來了。

我們的結合以失敗告終。你狠狠地將那廢棄的安全套扔掉。但我記得你那龜頭上沾著塑膠袋的味道,猶如柴油味。因為,你將那味道放在我口裡咀嚼。



我現在仍在咀嚼著你至稀爛。一切你帶給我的種種記憶。

到底是誰先弄誰呢?

從若干年前第一次開始,到最近發生的事情。我一直在問著自己。

那個迷離的夜晚你彈跳著一根沒有人性的東西上床,房中只有我與你。為何你要充血裝撐著自己呢?你側著裸露的身體面對著我,你將應該掩蓋的部位坦露出來。

你說:…你要寫些甚麼想些甚麼,我不能也無法主宰,更不願控制。

是的,你無法主宰自己,我也不願控制自己,所以,不該發生的事情一再地發生了。



你終于來過了。(我說得沒錯,你回來我的生命了

以前的香港恐怖電影會描上這樣的一幕──一個遊魂在亡後頭七時會回來,而撒上白米的地面,就會刻印出那一步步的腳印。顯現出來的卻是看不到的亡魂,摸不著的形體。

而你的留言,就是這樣的一種給人惶恐的腳印。

這麼久以來,有許多人曾經問我:「你寫的東西是否是真實的?」現在你對號入座來號稱自己,那麼我不需贅言。

你,的確存在過。

那天讀到你的留言是我很震驚。怎麼會你會闖了進來?我在4年前書寫時曾預設過這樣的一種情況──你會讀到你自己。

但那時是依著我對你的理解對你做出了假設。第一,你不會閱讀我這類的文體,因為你是個沒有耐性的人。

第二,你還未到那個境界,假設你偶然間闖入我這秘密花園,你可能只瞄一兩眼就會離開,因為你理解不到,因此你是不會發覺那就是我。

當然,在茫茫網海中,我這樣的書寫,就等于向海心擲了一個瓶中信,就任由它漂浮荒廢的盪漾,我不曾寄望瓶子裡有被打開的一天。我不打算讓你發現。我是要將自己無窮內縮,進入自己的世界。

(你說:你寫些甚麼不必再通知我,因為我早就看開很多這類事情了。但仍感謝你的通知,讓我再次感受到你的文采的確很好。)

就是因為你,我才需要寫下這麼多的文字來救贖悔不當初的自己,這是一份悲吟自負的懺悔錄。為什麼你要像當年那樣闖進來?我何必要通知你?

在2005年7月18日 星期一,我寫:

致xxx先生,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再讀到這封信。看來,我不會再像過去一樣,寄電郵給你發出很多問號,我知道你不會認真地回信給我。你充其量會像過去一樣,草草地寫幾個字回答我…

沒有想到,四年後你竟然讀到我了。這是一封沉浮多年的瓶中信,給你閱讀到,不是奇跡,是意外,一如讓我的生命碰觸到你。

寫過那麼多封的告白信給你,你竟然沒有發覺我的「文采的確很好」,我以為我曾經以我的文字感動過你,現在我再次恥笑著自己。

沒料到在這裡聽見你客客氣氣地夸獎一番,我受寵若驚。當然,這是否一句真心話,也不重要了。



正如若干年前,你說過,在家鄉有一個人為你自殺過,這經歷影響著你選擇這條路,與我相遇。

這是否也是真心話?我不知道你說的話的真偽,你對我說過太多虛幻真實不定的話,或是故作玄虛的話。只是我不明白為何你由始至終,都要扮演一隻刺蝟角色。

或是,像遊在海裡的烏賊。陌生物一走近,馬上噴出一團烏黑自保,落惶而逃。

我希望有朝一日,你會跳出你自己深鎖住自己的桎梏。你無法對自己誠實,別人永遠感到你的虛偽。



末了,我想起我很喜歡鄭淵潔說兩句話,

第一句是:「孩子把玩具當朋友。成人把朋友當玩具。」

四年前的我還是像一個孩子,愚昧單純,所以,我當了你是陪伴著我快樂的朋友。

那時,你已是如此世故懂事,你說你要帶我看清楚這個同志世界,那時你儼然是一個成人了!那麼謝謝你把我當玩具。

幾年前你說過不再當我是朋友了,我的玩具角色更顯著了。

不過,不論是玩具還是朋友,鄭淵潔的另一句語錄是:

不會搖尾巴的狗在這個世界上是無法生存的,除非你不當狗。」

(你當別人是什麼是你的事情了,但我了解到你怎樣生存的方法了)

(完)


這是「你」的最後一篇。此後,你是我的一個無名氏過客。

10 口禁果:

木子 說...

有时读完你的文章后会有种沉重和失落的感觉,尤其这篇 ...
人说只要勇敢的爱过,那也是一种幸福,虽然没有开花结果,也许留给你无形的伤痕,但有朝一日当你看回去时可能会感谢他,感谢他在你的丰富你的生命,让你成长。
既然已决定放下,就潇洒大步的往前走吧!祝福你.

CY 說...

一直徘徊于你的blog,等待是新的文章。读完以后,希望你会如你的利落文字般狠狠地把它给忘掉。我知道未必那么容易,至少我切实感觉到你的决心。

期待下一章是很‘阳光’的。:)

CY

willdavid 說...

當天我看到那個留言也讓我震驚。
看到你終于給了這樣一個徹底的回應,
讓人有點爽快,然而背后所推動的,
也許是多么讓人心痛的。

無論如何,他進來了,也會再走開。

我不懂他看到自己在你心中的那一面,
是如何面對,坦誠接受呢,還是大喊無聊。
但慶幸的是,他看到了這些文字和你的種種心情。

這次他走了,就不要讓他再進來了。

好。滾。

the happy go lucky one 說...

im kinda agree with 木子 thats he forced u to grow up faster, though can b quite hurt. anyway life goes on, hopefully u can meet the mr right soon :)

Beautiful Tonight 說...

forget him lah... u r just a service man... let think, who will resist if got free s**ker?

Jacky 說...

Im glad that you have finally put 'him' to rest. After following your blog for almost 3years, only now I realised your blog is named after his name. Anyhow, I have to agree with one of his comment : your 文采的確很好 - and this is true!

Cant help but want to relate Mr 9cm to a song by Lily Allen - "Not Fair". The lyrics kinda tell what kinda person he is - you may want to dedicate this song to him :)

Seng Leong 說...

究竟那个男人是谁呢?
怎么好像大家都心里有底酱
很想知道咯……

我常说,小 B 很容易就被男人征服
尤其是在男人猛壮的凶器下
只能俯首称臣,任由男人摆布
心淡的是,男人却不会因此而满足
一心一意的只想得到更多,征服更多的 B 仔
就像王菲的[棋子]:
"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将领,却是不起眼的小 B"

男人,就是难人

Hezt 說...

首先我要澄清的是:「亞當的禁果」絕不是為了這位xxx先生而命名的。那天他以ADAM之名來留言時我看到就火了。怎麼連這個名字也給騎劫了?

他不是叫adam。這是他的冒充名字。他的名字是什麼──我也不想提了。

他此後會變成我的禁忌。

我在這裡交代一下為何此部落格取名為「亞當的禁果」。

第一,亞當是泛指男性,每個人都有一顆自己偷吃的禁果,一些忌諱的性事初體驗。而男性喉咳也被稱為亞當的禁果,這也是一種隱喻吧:每個人都有咽不下的一些往事。

第二,在創立時剛好是Desperate housewives電視劇開播,我喜歡該劇的一切,包括片首時每個女主角手持著蘋果的那幕,給了我一些啟示。

沒想到該劇已播到第五季了,我也還在書寫下去。

至于他是我生命中的貴人之說,嗯我想,在若干年後,希望有人會覺得玩具也可以扮演貴人的角色吧!

Beautiful Tonight:對不起,我會抗拒免費的sucker。

Seng Leong: 唔,我唱不到王菲的歌曲。這是一首我還覺得ok的歌,不愿改編到如此物哀自憐來悲歎。:)

SilverAngel 說...

很喜欢你的文笔。。。写得很动容。。。
祝你快乐昂。。加油 =)

Kim 說...

看到这里,我的心一阵绞痛。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