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10月23日星期日

收留



星期六晚上在特別加班時刻後,是一個人渡過,原來如此多重轉折的心境。

我告訴自己,在解決晚餐時,一定要去那間很想光顧、卻很靜幽的星巴克去坐坐。如此多年來,今日第一次付諸於行。

因為無人相約。

但我覺得OK,沒問題的。我先去SUBWAY吃了最喜歡的三文治,才去光臨星巴克。先瞧瞧星巴克的打烊時間,也OK,因為週六是營業至凌晨十二時。

這間星巴克當時只有寥寥的三名顧客。如此環境,多麼難得!我一邊喝著「飛砂走奶」的齋啡,一邊拿著我的iPhone──瘋狂地找著聊天對象。

包括那些前炮友。然而人人皆有約,有些看著電視機,有些根本沒回應,有些則在陪著家人,沒回應者,該是在猛屌著吧。

有一種被遺棄的感覺

在吉隆坡可享有如此靜謐、寬大的星巴克,這份在咖啡座的死寂,是一種奢侈品,特別是從香港回來後,你可知道這些空間,這些氛圍,在香港是無法廉價的買到下來。

所以我覺得這一晚,我孤單得很合理,寂寞得很值得,因為我值得擁有當下那一刻。

隨後來再開車回去公司辦完餘務,以在週日可輕鬆渡日。

非常意外地,我見到阿活還在公司裡,也是趁下班後輕鬆地,上網看著寬頻電視。那一刻我有些怦然心動,他穿著非常貼身的工作襯衫,儘管是明顯發福了,然而依然矯健,他見到我也有些措手不及,但臉上的表情是歡悅的。

他說:咦,你怎麼回來公司來了?

他那時是坐在旋轉椅上,兩手放在頸後,遠距地看著熒幕,身軀幾乎是懶洋洋地袒著,西褲緊貼下半身,再望襠部緊裹著那一串曾經成為我倆話題的家傳之寶…他的長袖襯衫則包裹著那兩爿雄厚胸肌,還曾經在公司廁所裡寬衣解脫讓我撫觸的帶著細碎體毛的乳頭…

阿活就這樣地坐著。

我返回工作崗位,打開電腦,捨不得離開。然後看著他那幅寬肩的背影,還有聽著他看寬頻電視時被逗笑的爽郎笑聲。

那一刻我想像到在一個溫暖的家裡,一個你有好感的人,例如阿活,就以這樣的坐姿坐在沙發上,那麼我會依偎過去,投懷送抱地枕在他的臂下,而他會放下一臂,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畫面,但手臂搭在我的肩上摟著我。然後我會微笑著一起與他看著電視,聞著他的身體的氣息,感應著他胖胖的身體帶來的體溫。

我想,那時的畫面是兩張臉孔皆映照著流光溢彩的電視畫面,但其中一張臉孔是臉帶笑容的。

最刻骨銘心的愛情不是那種驚天動地的月台送別眷戀不捨,而是在日常生活中,一起分享最日常的一刻,消磨著時光、一起看著電視

我的腦袋那時真的像一架電視機,自動播映這些畫面。而那一刻,我真是很想很想另外拉一張旋轉椅靠近著阿活,然後在他身旁

但我沒有。

因為我們不是同路人。而且自上回他如此迷信地苛責我,宣稱同性戀縱慾下地獄時 會遭火焚後,我知道一切一切的想像,都是如幻如電如露。

 我那刻意識到,原來要找一個收留我的臂彎,原來如此遙遠、艱難。



回家途中,不慎走入夜店區、修路段以及酒店散席的歸家人潮,加上尋歡作樂的市民盡興回家,沿途四個路段皆塞車,在星期六晚上十二時前。

車裡恰好播著Adele的《Someone Like You》 ,聽著那繁複琴音與幽怨歌聲,我突然雞皮疙瘩起來,或許因為我突然察覺,原來收留我的,只有是在這種奔馳、過驛站的路程。我飄如浮塵,什麼也不是。

那一刻,覺得一種很孤單的寒意起來了。





3 口禁果:

yong 說...

好认同你写的:疯狂的想找个聊天对象。。。
和我现在的心境好像哦!

匿名 說...

回看链接当年阿活的剥脱,已是零五年的事。
不知不觉,我偷吃禁果六年了。
只是静静地品尝…

《久违的一个过客,没有离开》

Simon Jim 說...

很多讀者都這樣一路走來,算是看著你的文字在長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