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6月28日星期一

一場遊戲一場夢

~什麼是痒處

我一直逼自己記著這句話:性是心靈懶散時的產物。我這幾天都在想著這些事情,那種劇烈程度是似是一種突然其來的癮,你看不見,你撓不到的痒處。

即使是在上班、駕車途中,我也開著Grindr,這應用軟件已成為另一個意淫的瑪啡,讓我上了癮。但那是很危險的事情,試想想在紅燈前一邊打著字,一邊分心駕車。

所以我一直告誡自己:勿、勿、勿。就別去處理這種慾望。讓它像一個傷口一樣,繼續爛下去,又自己復元自癒。這種苦行僧似的壓抑,就視為修行。

那我就探討著到底為什麼我會一直想著這回事呢?我漸漸發覺過去幾年來,我都是藉著工作的忙碌,讓自己忙得心靈東歪西倒,那麼就沒有精力去處理了。

我想近期來,是我的靈慾與身軀間屆臨失衡狀態了。精神與心靈的滿足,會讓自己不懶散起來去思及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情。

而或許你會問:那麼,你在健身中心遇到那些艷事,不是都有著落嗎?

你知道嗎,那些像吃零食,讓你過過嘴饞癮。但,你還是會覺得一陣虛空,一浪又一浪地沖擊著你。



~什麼是標準?

所以我重新下海,進了Grindr,就寄情于它。但那種不愉快的經歷馬上重現,這也是為什麼我過去幾乎與網上聊天網站都絕緣了。

同志圈的通病是千古不變的吧!相片、身材,以及一個「hi」字。之後就沒剩下什麼了。

一個看起來是半隻乳牛的傢伙第一次撩我談天,但一問就說:「你要不要一起玩玩?」

我說:可以,看情況。然後我又給他標準答案:你有地方嗎?

「有啊。」他說。

接著他又問:你身高、體重多少?

不用說,全都在我的profile裡,為什麼不自己看呢?

他問:你高1xx cm?

我說:是啊。

他再說:而你重xx kg?

我說:是啊。

我沒有力氣再回應他,我僅從這幾句搭話,就知道這傢伙心裡想些什麼。我答「是啊」過後,他沒有回應了。而我也馬上將他打入黑名單內。為什麼要僅僅從一組數目字來論斷他人的善劣優壞呢?

「論斷」──就是毫無懸念、去到徹底的那種程度,其實是一種極端主義,因為說到白了、一句話就像來到崖壁,縱身一跳,完了,什麼也不必再多說。

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標準,標準的身高與體重比例到底是什麼?沒有可論斷。而從這傢伙的語氣看來,我是不標準的。是的,我的體重與身高不符比例,或許我過重,或許我過矮。

但我覺得奇怪的是,或許你不知道我的重量是由肌肉組成,而非脂肪?

而我這幅軀殼的總指揮中心,就是我的腦袋?為什麼不看看我的腦袋有多少斤兩?

這些數字組合勾勒出的形象,這種盲點仍然泛存著。而即使我推出一大堆撩人姿態的照片又怎樣?相片是否可以代表一個人的整體?(就形同一張遺照是否能代表一個已逝的靈魂?)

我早應該了解這些把戲、這些過程,這些人事的膚淺與傲慢,然而在慾念蒙蔽之下,又忘了。

(而正好五年前,這部落格第一篇文章,就是寫下這種感受,現在我是冥頑不靈,還是故態復萌?)

這就是為什麼我過去幾年來,如此厭倦四處流連在同志交友網站。這些push factor也讓我流連在健身中心的速食戰中,一切是速戰速決,沒牽掛、沒交代。

所以,這樣繼續下去,我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什麼是方便?

所以,椰漿飯過去對我的種種,會浮現出來,像不散的陰魂,縈迴在我的腦海中。

──是的,有人一起陪你看戲,看戲前還轟轟烈烈干一場。新年元旦時有人與你一起慶祝,還為你準備一大餐。在沖涼出來後,他用毛巾包裹著你的身體為你取暖。一切一切。

都是虛象。

那天椰漿飯對我說起那些話時,我確實有軟化了下來,就是了,我就是要這些溫暖與性愛的溫度。我以前就懷念的就是這些,現在垂手可得了,他要重見我,那麼我可以直奔去他的家投懷送抱。我們要的就是性愛,一起慰藉,互相發洩。沒有什麼相濡以沫,就只是機械式地干。

然而,到最後是什麼的結果?到最後可能我自己也迷惑著,我們是否「驚動」愛情了?我們是否要以男朋友互稱?然後他又炮製那些荒唐故事來打發我走?

又或者,他又扮演那種受害者的角色,來控訴著他的悲慘故事?

我想起吉爾。他那時苦苦哀求著我原諒他,因為回教徒臨終前必須無留恨于世上的。而那天椰漿飯那種請求寬恕的口吻,赫然讓我感到疑惑。

為什麼要請求原諒和原諒呢?都無關痛痒了。即使原諒了,我只保留著他帶給我的一些甜美回憶。像捧著一個亡魂的骨灰一樣,那只是用來緬懷。

然而,其他的,都灰飛煙滅了。



ps:這是無題的一篇文,然而就那麼老土地想起了這首歌名,點一點這篇題。

25 口禁果:

阿惟 說...

我想到的是另一首歌:
人生如夢夢如煙 歡笑悲傷留不住
春夏秋冬來來又去去 往事誰嘆息

人生如夢夢如煙 日子一天天過下去
管它愛情來來又去去 留戀又何必

啊~淚由它流 心由它碎
啊~淚由它流 人由它去
啊~淚由它流 愛會再來
啊~淚由它流 夢會留住

人生如夢夢如煙 酸甜苦辣無所謂
人生不過來來又去去 笑笑別在意

人生如夢夢如煙 半睡半醒似幻似真
夢裡夢外來來又去去 去去又來來

啊~淚由它流 心由它碎
啊~淚由它流 人由它去
啊~淚由它流 愛會再來
啊~淚由它流 夢會留住

夢如煙 夢如煙

nicholes 說...

你的故事让我想起这一首歌


我絕對不說我愛你 - 許茹蕓

詞:許常德 曲:陳小霞

我 絕對不說我愛你
話說太過沒意義
感情已滿溢怎會沒有痕跡
我不愿是你眼中的一顆沙粒

我怎么去說我愛你
說是愚蠢的勇氣
聽見你可能的一句對不起
我不知我能拿什么瀟灑抗拒

每一次見面吸不到空氣
我懷疑你有令人窒息的武器
一委屈一任性又一妒嫉
只能恨你怪你愛你混淆自己

我 絕對不說我愛你
這是我們僅剩的默契
我相信那是人和人最善良的距離
愛不了你又何苦為難你

我 絕對不說我愛你
我連眼淚都埋在眼底
我訝異我可以也愿意保住謎底
讓你感覺我是如此神秘

每一次見面吸不到空氣
我懷疑你有令人窒息的武器
一委屈一任性又一妒嫉
只能恨你怪你愛你混淆自己

我對誰都是孩子氣
唯獨對你最理智
生命有好多的道理沒道理
看不見的未來我只好选择不在意

Hezt 說...

哎,有沒有英文歌詞?這些歌聽都沒聽過。

scott 說...

Desperado 亡命之徒。
總覺得追逐真愛的我們,都像亡命之徒,等待著上岸,停歇在愛的避風港。。。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You been out ridin' fences for so long now
Oh, you're a hard one but I know that you got your reasons
These things that are pleasin' you can hurt you somehow

Don't you draw the queen of diamonds boy
She'll beat you if she's able
You know the queen of hearts is always your best bet

Now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Desperado, oh you ain't gettin' no younger
Your pain and your hunger, they're drivin' you home
And freedom, oh freedom, well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
Your prison is walkin'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Don't your feet get cold in the winter time?
The sky won't snow and the sun won't shine
It's hard to tell the night time from the day
You're losin' all your highs and lows
Ain't it funny how the feelin' goes away?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Come down from your fences, open the gate
It may be rainin' but there's a rainbow ab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Let somebody love you)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before it's too late

Hezt 說...

●各位:哎,所以昨天為這篇文取名時,我在想是否要拿這樣廣為人知的歌名,因為我總是擔心會引起離題解讀。

但我是想到這題目的表面字義與我的心境吻合,就取了下來。

沒想到,還是挑起一蜂窩的歌名堆砌寄留言過來。

但這裡不是jukebox點唱機。

我在這裡也要離題一下,為什麼現代的讀者只會聽歌看戲少閱讀?為什麼都是用歌詞、歌名來抒發心聲?這些要點我都在以前的文章提過了。http://appleonlyforadam.blogspot.com/2010/01/love-potion-no9-end.html?showComment=1264611313933#c3353386479480000399

那情況很荒謬,好像有朋友對你談著心事時,你們突然間就哼唱歌曲來,自娛自爽。試問你們會這樣對朋友嗎?

我突然間覺得在這裡寫這麼多,抒發那麼多的思絮,變得很無謂。

或許,下次我繼續寫還有一大堆未記載的艷情故事了。

justin.net 說...

和艷情故事比起來,我更喜歡這些心情記載。看來你曾經很愛很愛他,現在卻處於愛恨之間,很痛苦吧?願你早點解開這人的枷鎖。

一龄虫 說...

我觉得,在同志交友网站出现的,大多数都是想找个痛快的吧。想要找个能继续交往的,还是要靠运气。
在网站上呈现出来的是外在的身材样貌,外在对了,内在呢?要两者都对,需要很多很多的运气吧。

至于原谅不原谅,如果说原谅了,对方会好过些,我倒觉得无妨。如果原谅以后还要些什么,那就免了吧,无谓让历史重演。

匿名 說...

How about 'Cry Me a River'?

'Now you say you're sorry
For being so untrue
Well, you can cry me a river,
cry me a river
I cried a river over you'

You drove me, nearly out of my head
While you never shed a tear
Remember, I remembered all that you said
You told me love was too plebeian
Told me you were through with me

Now you say you love me
Well, just to prove that you do
Come on and cry me a river
Cry me a river
I cried a river over you.......

Nice and powerful song!

Or if you stll have a soft sport for NL. Try 'Lover undercover' by Melody Gardot!

Red X

安东尼刘 說...

如果大部分同志会用脑想而不是用下体想,那很多同志的感情关系应该可以很丰盛和精彩,而不只是性性性。。。空虚很多时候就是从速食性爱中产生的。
我们都应该接受自己是寂寞的个体。从内在出发,而不是从下体出发。
希望同志朋友们都可以明白。
抱。

香蕉人 說...

离题一下:还好没有人在我博客放歌词,最讨厌就是放这些东西,自以为浪漫,说实在是给你写意见,其实是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陶醉。听歌简单,只是那么几分钟,大概似懂非懂就行了,但是看书可就不一样了,那花好几天,消化不来,容易放弃。

我也是最近开始用GRindr,和其它网站一样的,每个人都不聊天,就是连最基本的回答都没有。大家只是要找好身材好样子的辣男,看到照片好看的就问方便出来见面与否,也许可以说“我很好看,我不需要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也或许大家都只是方便找外国人,本地圈子太小,太明显。
大家都是卖肉的,一天你不像艳星穿比基尼出来,你一天都不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至于愿不原谅,其实这不是最主要问题,而是为何还要去重蹈覆辙多一次,然后再讨厌自己多一次?别去留恋以前的人,把机会留给下一个。你原谅了他,不代表你可以给他多一次机会去伤害你,如此反复到最后只是没有结果。

原谅那个人,但不可以原谅那行为。

阿惟 說...

我想,由於我是第一個,我需要對我留下一首歌詞辯解,否則我好像變成沒有頭腦,自以為浪漫的人。

首先,我在讀這篇文章的時候,心頭浮起了這首「人生如夢、夢如煙」的這段歌詞。

所以,在凌晨接近1點將要去睡覺之前讀到這篇文章,想要留言,卻覺得心中有好多話想說,問題是太夜了,也太累了,想說先貼上歌詞,得空再補充點文字吧!

怎麼知道隔天一看,天啊,這麼多的歌詞。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會貼歌詞,但對我來說,每首歌的背後都有不同的意義,在這些歌曲流行或當時在聽歌時所發生的任何事及遇到的人,與歌曲密不可分,完全無法割舍。

比如聽張艾嘉的《最愛》,會想起鍾曉陽的《哀歌》這本小說,當然還有與歌同名的詩。

比如聽我貼上的陳淑樺的這首歌,我想起當年的初戀,情人離開時我心灰意冷,人如槁木要、心如死灰的情景。

當然,還有許許多多同樣的故事;過去許多的人與事,與當時的音樂與歌曲,完完全全的結合起來。

我聽歌的時候,可以想起人、想起一本小說、一首詩、一件事、另一首歌、分手離別的場景、開心的晚餐、下雨的夜晚、陽光燦爛的午後,....

像夏宇的詩:「一切,不如不說,不如不說。」

開心的、難過的、怚喪的、快樂的、悲喜交集的,一切事物涌上心頭。

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書、雜誌和音樂,還有電影陪同(主要還是文學類的書),我甚至不上甚至聊天室之類的。

別把貼首歌詞就標籤為不讀書(Hezt的話我還能接受,我欣賞文字的作者嘛!),其他人跟風,未免過於武斷與草率。

聽歌簡單嗎?有些歌還用一輩子才能體會它的好,有些歌沒有人生練歷,恐怕一輩子也無法體會當中的慟與悲。

一些老歌,年輕時聽會覺得老土,比如《情人的眼淚》、《三年》等,等到發生了事情,突然聽到這些歌,卻教我們驚覺,這些歌詞直接表達心聲的歌,簡直是唱起我們的靈魂。

像有些小說,年少時讀一遍,覺得好,但問起好在哪里,卻永遠說不出,較大時再讀一遍,又有新的體會,後來再讀,可能又懂了作者的文字背後的另一層含義。

像鍾曉陽的《哀歌》,我讀了N次,每次都想哭,眼淚未必掉得出來。

我抄了幾段給你讀讀:「你握著我的手,如此為我的生存擔憂。我胸中忽然充滿了一種悲壯之感。我覺得自己甚至可以屹立於末日的餘灰之中,安安靜靜,沒有眼淚。 你答應我,無論你在什麼地方,你都會立刻趕來;我們若失散了,你就沿著海岸到南方尋我。那時我們就在海邊相遇上。我也答應你,假如我沒有了你的消息,我便獨自駕舟,飄揚出海,到天涯海角去尋你。這就是我們之間末日的盟約。 那天我們在海邊,在二十世紀末期的大風中,說著不著邊際的夢話,將災難變成美麗的神蹟。或者你急於答應我一些什麼。不然,為何你忘了提醒我,這一切不過是一場空,說過之後就算了?而我總是以為,所謂盟約,原是天長地久的。 與你在一起的最後一段日子,我所感到的絕望與無奈,使我甚至渴望災難的降臨。天崩地裂,水沸山騰,毀滅你的漁港。你的漁船,你所愛的一切,把你交還給我。 我竟不知道,我當時所渴望毀滅的,竟然就是你。 如今,讓我在心中,把你交還給大海,把你的漁船,交給我看不見的遠方;讓如飛的歲月,帶你走遍千萬水。 來日大難,也許我和你都化成了灰。」

還有更多更多,這些文字與我聽歌時的心情,當時發生的事與人,就像是在海邊淋雨、流著淚,感覺到的鹽味,到底是因為海邊的空氣,還是淚水的味道,無論如何都分不清楚。

書還有一段:「我在你父母的墳前靜立,何妨就是一棵轉世托生的大樹,生長於天地之間,讓你臨終來我樹下棲息。我吸取由你屍骨所化成的養料,起長起高。你在我體內流動,我因為你,把枝葉伸向天空。我們所看到的世界,沒有言語可以形容。 那時我們真正地成為一體。」

愛過方知情濃。這樣的愛情,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是否曾經歷?或者是擁有過類似的感覺。

你要我如何將歌與書、與生活、與過去的記憶分開、隔開、切開、割開、拋開、丟開......

讀書,也要看讀什麼書,深雪等人的流行小說或勵志類的,你來跟我說,我還嫌你浮淺呢?!

我是有點激動。

沒關係,不用理我啦!我發泄一下就好。會繼續去讀我的書、聽我的歌、看我的電影、玩我的相機(這些新歡舊愛,大概就是陪我一輩子的最好伴侶了)。

祝大家晚安。

阿惟 說...

好像打了很多錯字。不好意思。原諒我吧!

Hezt 說...

●各位:謝謝你們的獻歌。我想從正面的角度去看言,這則文章的反應如此熱切,是一件好事。只是我的用心變成了「點唱機」,觸發到的是各位對你們各自喜愛的歌曲,變成抄歌詞大會,這是成功還是失敗?成功的是我挑起大家的心境,失敗的是,我們原來不同頻道。

而阿惟,由于你是第一位感性留言的,或許說你的留言是一種「傳染病原」,以致大家紛紛受感染而留下自己的歌。

你們的做法卻讓我想起我母親的時代,他們是交換歌詞簿來傳情達意的。在那個時代,都是用那些流行曲、點歌方式來表達對對方的情意,我是看到我母親仍保存著那幾本歌簿時,才訝于那個時代的作法。

但現在是2010年了,我母親的年代是50年前。

那麼,我開始講講我對歌詞留言的感受。

現在的流行曲,其實是商業加工品,從歌手的歌路與市場定位,到唱片公司的預算(包括給什麼樣的填詞費等),都是經過精心的計算。一首歌曲的誕生,是經過市場考量與精心策劃的,所以即使一首歌曲唱得傷悲春秋、唱愛情唱到海枯石爛,都是不真實,以及是加加減減後的商業運作。當你被感動到時,那是經過填詞人、監制、唱片文案的字詞等等層層包裝下,所受到的情緒觸發。

而這些歌曲的歌詞,在現代中文流行歌曲來看,我個人覺得並沒有太高的文學造詣,可以一聽,但不至于去鑑賞。即使觸動到你的情緒。

為什麼這樣說?第一,中文歌情情愛愛主題氾濫成災,主題貧乏(請看那些賑災節目的歌星演唱時,唱來唱去都沒有什麼大愛的歌,而是小我、小格局的愛情歌)。

第二,可能現今的填詞人來去都是那幾位,之前一鳴驚人的,在商業化後靈思枯竭。

第三,填詞的格局。

填詞需要遷就其旋律來塞字粒。中文歌的歌詞在近年來的斷句非常嚴重,特別是林夕的歌詞,(我知道可能這想法會引起歌迷的狂飆)。

這種斷句的後果是詞不達理、文不及義,語法不通,為了要填塞每顆音符,組串成旋律,還要遷就押韻等,在選詞時顯得生硬造作。更嚴重的是,自造新詞匯,污染了一些約定俗成的語文規則。

很多時候如果你沒聽過那首歌,只是看歌詞,你很難明白這些歌詞到底在表達著什麼。

這樣的斷句歌詞,與塗鴉沒有差別。以前每次我去卡拉ok時,看到這些歌詞時,我的下巴都掉了下來,到後來我就不去卡拉ok了。

另外一種是很膚淺、庸俗的棒棒糖歌曲,例如那位蔡依霖的什麼72變,我沒聽過,但一聽那歌名時我就有作嘔的感覺了。而光良的那首「童話」,我也沒聽過,我有偶爾瞥過那歌詞,也是很普通。

粵語歌曲的填詞破敗情況最嚴重,我知道粵語歌非常難填,因為一些字唸起來時沒問題,但碰著特定的音高時,唱起來就走了味道。

我印象中的80年代黃霑等的歌詞還好,但在90年代後的香港流行曲的歌詞很糟糕,簡直是砌字。

例如王菲的歌曲。對不起,她的歌不論是唱腔、歌詞等,都不是我那杯茶。我只能說是「不知所謂」。

至于台灣的歌詞,或許文字功夫高一些,表達內心時會細膩一些,但流于煽情。

而方文山為周傑倫作詞時那種「旁徵博引」的寫詞法,是偽古典,是將古詞等大炒燴一樣地摻雜起來。

這只是中文歌曲的填詞部份,也是當中讓我拒絕聽中文歌的原因之一。另一個情況是作曲、曲風等一成不變,沒創意。那需要另行撰文再寫了。

所以,我覺得你可以當一個歌迷,但至少保持一種距離感,不必全情投入、以致連思考問題都都嵌上歌詞來表達,連行文都用歌詞的金句來填補空缺,又或者在談吐時,句句都是流行歌詞來表達時髦感,那只會流于俗艷。

我覺得滿腦子是歌詞的話,那是一種思考力貧乏、語理蒼白的表現,而這根本是扼殺了你造字、書寫與批判能力。

如果要感歎人生命理無常,佛經有美麗的句子可以抄;若要傷悲春秋或風花雪月,可看一些元曲宋詞。我覺得自古至今什麼題裁、什麼心情感受都有金句寫過了,僅僅是唐詩都已到了文學的高峰,只是看你是否有讀過,是否記得。但為什麼現代人只會引用流行歌曲的歌詞來抒發心聲呢?

再說聽歌是非常個人、非常小我的事情,每個人的情感、特定時候心境與成長背景、經歷等都不一樣,沒有一首歌可以唱完所有人的心聲。而當一首歌可以唱完所有人的心聲時,那是一首太過general的歌曲了。

所以我看到一首又一首的愛情歌歌詞都貼上來時,我覺得奇怪了。怎麼我在書寫、整理我的思路、釐清我的處境難題時,你們想到的只是用歌詞來體悟?

另外,阿惟,不好意思地也要補充,我不看鍾曉陽的書了。自中一看了幾本後,我覺得這女作家過于自我耽溺在文字裡,我覺得太過火。或許現在有些蒼老後重看另有滋味,但再看你抄出來的那幾句,我覺得當年13歲的我,做對了決定。

●一齡蟲、安東尼、香蕉人:謝謝你們的用心留言與解析。特別是香蕉人,我覺得你的話恰恰好說到我心坎裡,你好像替我補白了一般。

你寫:『至于愿不原谅,其实这不是最主要问题,而是为何还要去重蹈覆辙多一次,然后再讨厌自己多一次?别去留恋以前的人,把机会留给下一个。你原谅了他,不代表你可以给他多一次机会去伤害你,如此反复到最后只是没有结果。原谅那个人,但不可以原谅那行为。』

謝謝你,因為我覺得恍如醍醐灌頂,愿大家共勉之。

阿惟 說...

關於鍾曉陽,你說的對,我昨天會抄了下來,如今想起,其實是一種對過去的緬懷,但她的文風,其實近年也有些改變。

作家的文風如果沒有隨著歲月的增長而改變,代表他沒有進步。比如說村上,從聽風的歌到最新的1Q84,文字的氣氛變化也很大(哈,也可能是譯者賴明珠的變化)。

亦舒的變化也很大,但我看不下去了。

詩人夏宇的詩風,從最初的《備忘錄》、《腹語術》到有點不可思議,簡直讀不懂的《摩擦.不可名狀》,再到後來的《SALSA》等,總算又恢復「正常」。

以上你所提到的歌手,對不起,都不是我心中那杯茶,不敢說從來沒有聽過,但至少是聽不進耳,許多流行歌手(尤其是組合)我幾乎是分辨不出到底是誰打誰。

廣東歌更慘,我幾乎是不聽的,哼來哼去,好像就是當年的那幾首。

不過,無需一竹竿打翻全船人,現在的流行歌手爛是事實,就像當年唱土歌的林淑容類的歌手一樣。

還是有好歌手的,比如雷光夏、比如陳綺貞、陳升、許景淳、黃大煒、張懸、陳珊妮......(其實很主觀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轻重要如何区分呢?有些重,对许多人来说没什么,有些轻,却教人一辈子也无法快乐起来。)

不想再寫下去了,任何事都沒有對錯,有的只是從哪個角度來看,今天的傷春,明天的懷念。

文末,與你共享夏宇的《失明前想記得的47件事》,想想,如果是我們,我們想記得的光影,是哪些呢?(再次原諒我吧!如果我的貼文引起閱讀或思考上的任何不愉快或是什麼的,我沒有任何用意,只是直覺式的留下當下的一點點想法和感受。天啊!我N年沒有如此激動與感慨。)

夏宇:失明前想記得的47件事

我想記得夏天午後的暴雨/雨的形狀
我想記得黃昏的光/光裏的灰塵在飛揚
我想記得愛人如何親吻如何擁抱

我想記得你煩躁不耐的模樣
我會想念10歲時我看到的那隻象/象的死亡
我會想念卡夫卡/照片裡他那麼倔強
我會想念所有讀過的書認得的字
我會記得時間像旋轉木馬消失

對半切開的奇異的奇異果以及一個蘋果吃到最後剩下的蘋果核
一條發光的公路兩邊都是梧桐樹
地圖上打過記號的城市和一顆淚般清澈的湖

睡覺以前瞥見的那隻蟑螂以及早上睜開眼睛就看到的那張蜘蛛網
七歲時的照片第一次迷路穿的鞋
還有到底是誰隨手關掉整座星空讓我流下眼淚

我必須全部記得
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會大聲質問我
對著我看不見的眼睛
我會輕輕地說我看不見
但是我全部記得。

啊是誰把那悲傷變做聲音和顏色
所有我所愛的都在我左右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面對燦爛的星空感覺卻那麼寂寞
因為遙遠星光會將我穿透
是誰把那美麗的幻覺植入我心中
以為華麗的宴會無始無終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是誰隨手關掉整座星空讓我流下眼淚
我必須全部記得
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會大聲質問我
對著我看不見的眼睛
我會輕輕地說我看不見
但是我全部記得。

是誰把那美麗的幻覺植入我心中
以為華麗的宴會無始無終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counting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陳綺貞唱的同名歌曲,由夏宇(她也是作词人,多年来写了很多好词,用李格弟这个名字)本身改成歌詞,收在幾米的地下鐵 音樂劇原聲帶內]

nicholes 說...

hezt

这世上活着
本来就有太多不一样的人种
这才显得精彩绝伦
我们可以不认同彼此的看法或心态
但起码还要学懂“尊重”
尊重万事万物都有存在的价值
有他们值得鉴赏的美
自我原则固然很重要
但过分对生活品质的批判
与苛刻的规范要求
也许会流失更多活着的乐趣
在部落格书写,抒发心事
本来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迎接各个读者不一样的角度和观点
有共鸣自然是乐见其成
但只一味求取频率相通
那也未免太一言堂了吧
交流本来就会产生不一样的火花
若有哪方觉得这样的火花没有意义
那也没有继续交流的需要了

坦白说
我只是搞不懂为什么只是单纯贴个歌词
纯粹分享自己的心思
会引起那么大的情绪反应
也许你只针对我们几个不期而遇
“默契十足”的贴歌词才引起你的反感?
觉得是一种不尊重

很抱歉我事前也没预测到会有如此发展的趋势
也许我说我不是“跟风”或“自以为浪漫”
也会成了一种“解释就是掩饰”的批判!

请放心我不是来为自己的知识水平高尚或低劣
来做出什么控诉或澄清

因为这是你的部落格
当然还是以你的情绪反应为主轴
既然那歌词让你觉得反感
尽管要删除我不敢有任何意见
我尊重你的决定
我只是想重申一点
我确实只单纯为了针对你的故事而发表
这样的歌词
也许你会认为我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离题了
或许吧
当人一时感慨时
会不自觉地坠入自己的迷思里
当时听到这一首歌就有着这样的情绪反应
我从不否认这一点
但我是因为衷心把你当成是朋友
才愿意选择在这里以歌词的贴切来分享我当下的心情
若这样真的造成你的情绪困扰
我只能再一次表示抱歉

祝安好

阿惟 說...

我始終覺得,分享是個愉快的過程,不管是音樂、小說、詩歌、電影、心情、天氣、生病、家人、路過的貓、飛過的蝙蝠、愛過的人.....

嗯!不要人身攻擊就好。

版主的想法沒有錯,可能他預期的是其他形式的回應,沒料到突然出現幾首歌詞,情緒上會有意外的衝擊或矛盾,是正常的。

佛經與古典詩詞是美的,但我在讀文時沒有聯想啊!可能下一篇會,到時會貼上「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什麼的也說不定,希望到時不會引起爭議(嘻,我如今情緒沉澱下來,樂觀看待)。


英語歌我也是聽的,但不要問我時下最流行的歌手是誰。

我聽Leolard Cohen、蘇珊維嘉、史汀、Frank Zappa、Paramore、Marianne Faithfull、 Miles Davis、Shirley Horn、Tom Waits、Jennifer Warnes、Revolverheld、Zazie和其他等(好像是數不完,爵士、流行、古典、搖滾、歌劇、抒情、世界、拉丁......)。

大家放輕鬆,聽聽歌、跳跳舞、看看戲、讀讀書、跑跑步,就好。

人生在世,時日無多,總括一句:人生苦短。

另煩惱了,讓自己快樂一些比較重要。

匿名 說...

不知为什么,可能看多了情色故事,其他的故事都惹不起我的“性”趣,唯有每次看你的故事才让我兴致勃勃。

你的忠实读者,石头。

Hezt 說...

●Nicholes:如果我真的是要「一言堂」,我大可拒絕你們的留言刊登出來。但我尊重言論自由與火花,我也相信這裡是「異言堂」,所以我才離題(而且離得那麼遠)地討論到歌詞,這種火花夠異樣了吧!

而我認為所謂的頻道,就是話要投機。話不投機半句多,更何況你們是在這裡吟吟唱唱,而不是來對話?

你說:「但我是因为衷心把你当成是朋友,才愿意选择在这里以歌词的贴切来分享我当下的心情」,那麼下次你試試對著你的朋友,面對面聆聽他的苦惱時,你大可以說:「好,我就獻一首歌給你。你不會唱?我唱給你聽。你不知道歌詞?好,我剪貼給你。」

夠滑稽吧!

這,就是我的情緒困擾。

●阿惟:下次留言不需要怎樣地旁徵博引。用心說出來就可以了。人生如夢如煙等地都是這樣的了,不用再唱問世間情為何物。我要另外補充的是,即使你找到古文古詩詞等來表白心跡,但也別落于俗套、流于形式,那些風花雪月的詩詞很多人都吟到氾濫了,但用心去寫、去創作的話,那才是屬于自己的句子。

無論如何,祝你聽歌愉快。

●石頭:是我的情色故事,還是其他人的情色故事?

nicholes 說...

hezt
其实你公开读者的留言刊登和是否个人心量上的一言堂的作风似乎是两码子的事
你既然选择了以“筛选”方式来决定读者留言的去留
当然肯定有你自身的考量,也许是担忧故意人身攻击者肆意的捣蛋
但就这一件事来说你不会觉得自己过分拘泥于这些小细节的事情上吗
就只是单纯的歌词转贴而已竟然可以引起你那么大的困绕
可想而知对于生活细节上的宽容与谅解大概也极需要一定的成长空间吧
(这是我个人看法,你可以不认同)
确实,在事后的检讨上
我个人认为这样一连串的吟吟唱唱虽看起来不太好,但也无伤大雅
最主要还是看转贴者的心态是什么。
可是你事前的留言还在询问有没有你所熟悉的英文歌曲
才会招来之后scott和redx的英文歌词的转贴
那时候根本没有人会猜透你怎么会在未来的几个小时
忽然来个180度的转变
抗拒起转贴歌词这样的举止来的

我不敢代表其他读者的来意发言
我本身的动机就很纯粹
只是一种“分享”
而且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以前未曾试过这样吧?)
却被你扭曲成“自我沉醉且强人所难”的滑稽行为
这就有点冤了

你所谓我们彼此话不投契半句多我老早就知道了
这并不是今天才恍然大悟的事实
无论是在审美观和生活品位上
我们确实不是属于投契的倾谈对象
但我为啥还选择留在这里
那还是因为我选择把你当成是朋友
是很“不一样”的朋友
虽然我们只透过网络交流

不过有点我必须强调的是
你之前所谓的“面對面聆聽朋友的苦惱時,要不要也转贴歌词?”
我个人认为这做法当然夠滑稽啊!
事实上真实的面对面也用不着这样做吧
除非对方喜欢
可我们现在并不是面对面
我们是透过网络
仅能用文字
文字的范围也很广阔
歌词也是以文字呈现情感的一部分
我也不是你肚里的蛔虫
事前根本不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反应
加上网络上的交流似乎比现实生活中欠缺了一种“肢体上”的接触
就是无法第一时间从彼此的眼神和肢体语言中察觉对方的第一反应
而且我们都只能透过字里行间做出交流而已
也许我的思绪比较迟缓不够敏锐
所以才没察觉到你之所谓的困扰

反正不管怎样都好
我有我的坚持
你也有你的原则
彼此尊重就好
我只是不太喜欢自己原本很单纯的初衷
被曲解而已

毕竟个人有个人不一样的表达方式
就好像某人不喜欢你过于“尖锐批判”的书写风格
但也必须尊重这就是你的风格
也不会针对这一点多发言品轮些什么
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了
我只能说我这次的表达方式并不适合你的心意
就这样而已
其实我再多说什么下去的话
会否又被贴上一个“到别人blog找碴”的标签
这也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局面
也不是我的初衷和本意
Anyway还是谢谢你诚实地告诉我你心里所想的
对于你这次所忌讳的
“也仅是别再剪貼你不熟悉也不想看到的歌词
尽管离题讨论其他的歌词也是你阁下才可享有的权利
因为这是你的部落各”
我会记住的

Hezt 說...

●Nicholes:我覺得你越說越糊塗了。我篩選的刊登留言,主要是要起一種建設性的批判氛圍,讓大家表述看法與立場,而不是謾罵、無的放矢。

但你扯到我「過分拘泥于這些小細節的事情」,我無法理解,這不是小細節的東西,而是影響到我的讀者的閱讀快感與啟發性──到底他們來這裡希望讀到什麼,能為他們帶來什麼訊息。而這些留言者不負責任的張貼文字,若有煽動成份,我可被控罪,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所以怎能不拘泥慎守?

你又說:「你說可想而知對于生活細節上的寬容與諒解大概也極需要一定的成長空間吧」,無疑地,這是一句拐了個彎子來罵人的話,儘管我尊重你有批斗我的權利。那什麼是成長空間?那有誰能評斷怎麼樣的寬容度與諒解度水平才足夠?

again,如果我真的抗拒你們貼歌詞來留言,我早就可以選擇不要刊登了,何必在這裡囉裡囉嗦?所以當你與阿惟貼上那些風花雪月的歌曲後,我的詢問,正吻合了我的立場:我沒有刻意去阻撓大家用這樣的方式留言。

但我覺得至少做為版主,我有當moderator的義務吧!

你說用歌詞來留言,因為「歌詞也是文字呈現情感的一部份」。對,你說得沒錯,但一如我之前所說的,那是商業加工後製成品,那是填詞人、唱片公司後為你撰寫後的文字呈現,嚴格而言,你只是用一件商品替你說話,為你代言,就形同那些使用名牌的無知人士一樣「瞧,我是用名牌貨的人」,而以為自己就是名牌。

但這首歌詞而不是你自己的情感,也無法非常針對性地作為一篇讀物的讀後感。這也顯示出你在閱讀一篇讀物時,你的閱後感受只是依附在一件商品上,失去了自我的真正感受。

這就是我所說的:思考力貧乏、語理蒼白。

還有,我建議你在寫文章時多用標點符號,不用分段式地斷句,這不是填歌詞。這種行文方式也影響到你在表達思路時的清晰度,因為欠缺了標點符號來加重語氣、整理文理,讓自己的思維能邏輯一些,將散亂的想法串聯起來,這也可避免讓你一直陷入糾纏不清的自我吟哦狀態。

again,這只是我的建議。我套用回你的那句話:(这是我个人看法,你可以不认同)

nicholes 說...

第一, 你决定以筛选留言的方式经营你的部落格,一如我之前所言,有着你本身的权利和考量,我无权过问,也不是我要讨论的主题。也许你还考量到歌词版权的问题,你的顾虑我完全可以理解,也没指责你“抗拒”我们转贴歌词的意图。

第二, 对于你所说的“而這些留言者不負責任的張貼文字,若有煽動成份,你可被控罪,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我也很赞同你的谨慎顾虑,但是我希望我没必要对号入座成为你所规类的,所谓的那种“不负责任张贴文字”的留言者,毕竟我本身的动机并无恶意,我自认一向对自己的言论都很负责,包括这些歌词转贴的事件,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再一次道歉的必要。你真的可以删除那段歌词,我完全不会有任何异议,这是真的。

第三, 对于你觉得我拐弯抹角骂你的那一夕话,我必须承认那确实是我最真心的感受,不管你认不认同都好,实事上我们谁活在世上所经历的遭遇都是代表着我们成长里程碑里某个阶段,也许个中都会有遇到某些无法解开的“盲点和忌讳”的绊脚石,需要努力自我反省来突破重围和增进成长的空间,至于要我针对性的在这里明说什么人有哪些盲点什么需要改进,我自认没有这样的资格明言,就此打住吧!之前我的语气上也许有渗透出不友善的气味,若造成你心里上的不舒服,我抱歉。

第四, 我从没有“自以为是用名牌货的人”,当然我知道你也许不是在针对我或直接批评我,这大概只是一种比喻吧,但我想说的是,我从不去考虑歌唱者到底是不是名人,歌曲是否流行,或她背后的制作背景和班底是什么才听那些歌,我只在乎歌曲的旋律和词汇是否能感动到我,契合到我在某个时段某个人生阶段的某一个心境,这纯粹是很个人的看法。


第五, 若大家继续一味以歌词代言下去的话,也许会出现像你所说的这种“思考力貧乏、語理蒼白”的局面,但也不能完全说是必然性的现象。要看大家以后的“代言”是朝向何等的发展。若针对我本身的话,当然,我从不敢说自己的思考力有多丰富,文字造诣有多惊人,我只是就某个时段选择了我想要表达自我而你又无法苟同的一种文字方式而已。若你仍然要把这些转贴诠释为“贫乏苍白”,那我尊重这是你选择判断的权利。

第六, 你说凭以某段歌词抒发自己某一些心情,就是“只依附在一件商品上,失去了自我的真正感受”。其他人我不敢评论,起码我自认每次在你这里的留言不是经常性地全盘都以歌词寄意,不至于完全失去自己的文字风格。也许你又有另一层的诠释,恕我解读错误。不过anyway还是谢谢你的提醒,我以后会多注意的。

第七, 我是乖学生,这一点我听你的,我已经仔细的为我留言的句子分类了,也许还分得不够好,请再多指教。起码我很努力地没让它们继续“相亲相爱”下去,免得虐待了你的视线,以及混淆了你觉得我很闭塞的思路。

最后,我还是那一句话,互相“尊重”很重要。我们虽然不是“志趣相投”,但也不至于需要“恶言相向”,最起码我觉得我已经尽力地以最友善的方式来表达我最真实的感受,也许有些话看起来还是很尖锐,但也没办法,作为朋友,我是不会说太多客套话的,至于你要做怎样的看法,就你套用我说过的那一夕话:这纯粹是我很个人看法,你真的可以不去认同。

阿惟 說...

有時候想,年輕真好,勇往直前,什麼都不用顧慮,可以活得放肆一些。

容我解釋一些些。我並沒有故意要旁徵博引,只是我太容易聯想到很多東西,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比如說夏宇的詩,我不是因為要炫耀什麼才抄了下來,真的純粹是想要與大家分享一首好詩;我只是想,那些不認識夏宇的人,可能讀了會喜歡她的詩,會去找她的作品來聽或讀,是多麼美好的事(如果你看到夢如煙而去找陳淑樺的歌來聽,聽聽當年一代歌后[創下華語歌歌壇銷售最高紀錄的女歌手]的作品豈非也有美妙。我提到的其他歌手或作家的情況同樣如是)。

也不是說我不用心去寫,否則我不會認真讀你的文章,認真留言(嗯!可爭議的留言)

也請你放心,我只是因為你提到佛經與古文古詩詞等才順便道來,一般不會引用的,因為我的過去中許多事,很多與古文有關聯。

我聽我喜歡的歌,當然會很愉快,也請你保持愉快的心情看待我們這些留言,要不是與你的文章有點共鳴或分享了一些心情,我們恐怕也不會留言;比起讀了選擇不留言,有人留言總是比較好吧!

樂觀地看待悲觀,或許會快活一些。

沒有對錯啦!沒有必要落到這樣的"無言"局面。

我會選擇繼續留言(如果我認為有必要),只要Hezt認為可以過關說好,刪掉也沒關係啦!

無論怎樣,我們總是網絡上的朋友(不管你怎麼看,管我一廂情願與否)。

祝安。

阿惟 說...

要改正錯字:
第五段:很多與古文沒有關聯。
最後第三段:只要Hezt認為可以過關就好。


讓我們繼續分享,當代科技的許多新事物,比如面子書、部落格、Plurk與其他等,其實就是分享。

這比一切更重要。

匿名 說...

First of all, one assumed it was a request for alternative lyrics? The hasty feeling of Nicholes etc. is comprehensible.

Second, I would rather please to have my friend sing out loud, out of a sudden while I yapping on some sad sob story or may it be my great achievement etc. In my opinion, not noly this will light up the mode and make one realise someone else has echo the same experience and has recorded it in some form of literature.

There are different forms of intellectual, may it be book, lyric or ancient play …... If it is not your cup of tea, does not necessary mean it is less worthy.

Judgemental or snobbishness …… it is very thin fine line.

Red X

Simon Jim 說...

Grinder,放身體照的,很少是純聊天的,放風景卡通照的,可聊天的可能性想對強些。雖然也期待放身體照的可以聊天醞釀情感、情緒,但機會何其渺茫。
話雖如此,從grinder結交成伴侶關係的也大有人在。雖然,我的grinder屬於冷清,少人敲,而敲人也難有積極回應,但還是在其上發展了一段與高辯手律師的霧水情緣。話說回來,你和他的口才有幾許相似之處,讓人有時連就算有不同意見,卻也提不出實質論據去表達自己的觀點。
這不是貶義,至少我很懷念他在保護心愛的人時,會像個戰鬥武士般據理力爭,雖然我口邊說著算了,畢竟對方也是指責所在,只是處理得有欠圓滑,而心裡確實喜滋滋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