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3月10日星期四

滅鴉記

當一個人的容忍來到眉睫時,那一口氣就是吞咽不下去了。

谷中城Celebrity健身院的舉重區時,本是一片寧靜,除了撼動脈博的強勁音樂傳來以外,那是一片淨土。我專心地在舉著重時,漸漸地樓梯傳來一陣喧囂聲,我心想:壞事了,瘟神駕到!

那是一批華裔阿炳,其中一人讓我印象最深刻,因為他長得特別醜。我沒見過如此醜陋的男人:稜角眼、哨牙嘴,簡直就是一幅鼠相,他唯一可取之處是胳臂練得稍微好,但整幅狀貌就是一種惡形惡相。

他與那一幫朋友常在同一時段造訪,就是下班後的六時許傍晚始,有乳牛,也有排骨精,總之是龍蛇混雜的一窩蛇鼠。

這批瘟神我見碰面好多次,這麼多年來我都會迴避三尺。他們除了會纏繞在舉重鐵架外,也會侵佔長凳,霸佔著聊天,肆虐了僅有而狹窄的舉重區,接著是啞鈴會散跌一地,狼狽不堪,如同大規模殺傷力武器過境一般,是毀滅性地將一幅和諧之景完全破壞。

由于這批人會從舉重鐵架開始練,三五成群會輪流上陣像輪姦一樣地坐在板凳上,該些在輪候地就會高聲喧嘩起來,聊天,包括像在打氣加油般,嘶叫吶喊,催谷著同伴舉重,有時說著惡俗笑話時群起狂笑,但嘴巴沒有一刻停止,只會不斷地吆喝著高談闊論。

之後他們像蝗蟲般地殺到長凳上,又是幾人坐在長登舉啞鈴,同樣的戲碼,像嗑藥了一般操著那種粗俗口吻的粵語,夾雜著自以為耍酷的廣東話經典的「撚、屌、柒」等字眼,順暢地構詞,像吐了一口濃痰般罵著粗口。

我聽不見他們到底在說著什麼,因為群起嘶喊斗大聲,此一浪掩過另一浪,拚了奶命舉重外,還要運氣地似嘶喝般地聊天。

舉重區的天花板已屬低沉,空間不大已形同壓縮的火柴盒,加上音樂強勁,讓那股聲浪像一粒滾大的雪球般迴盪著,沖撞入我的耳膜裡,如同鼓擂,越發轟響。

那時我蓄意走遠到較遠的地帶做著背部肌肉鍛鍊,然而他們那種流氓式的呼叫,放浪形骸,簡直是像開著私人派對,又或是在草場上觀球賽般呼呼喝喝,我幾乎被他們轟炸得支離破碎了。

我環視週遭的其他人群,都是默默地作著運動,一些是塞入耳機聽著歌,已是與世隔絕,然而只有我與寥寥數人承受著這一股強大的聒噪沖擊。 他們是否敢怒不敢言?我無從所知。彷如只有我一人在啞忍。

有一位健身教練在教導著另一名女性做著腿部運動,但無動于衷。當人群都視若無睹,坐視不理時,就助長這批惡棍的火燄。那時我心裡默想著:如果我有一把槍的話,我肯定會開槍掃射他們讓他們吞子彈!最好像射殺烏鴉般地讓它們一一落地。

那種困頓之感爆發出一種非常巨大的憤恨:為什麼我付錢來做運動卻要承受他們這批烏鴉的噪音?

後來我強忍著自己的怒氣,因為那時我確有一股沖動要趨前,喝止著他們了。但理智壓抑著自己:面對這批流氓,日後被點相後,就難搞了,難保他們會否在我舉重時故意撞我破壞?

我再細想下,就前往毗連的電話接線處,對其中一名接線女工作人員投訴。她說:「那兒是否有健身教練?」

我說有,然後再投訴著時,她就敷衍似地說,「我明白。」然後轉身離開,不當作一回事。

我只有步上樓梯上樓,再做其他身體部份的運動,十多分鐘後我再下樓時,發現那群烏鴉仍然在噪鬧不已時,我知道我一定要做些什麼了。

我再跑去門口的接待處,對其中一名接待小姐說:「我要見經理。」

她問:「關于什麼事?」

「就是有一些意見。」

「你是要投訴是嗎?」

「是的。」我篤定地說。

她安排我到沙發區先坐坐。一分鐘、兩分鐘,到最後十分鐘過去了,那小姐說:我們的經理不得空,你請你的投訴寫在這兒好嗎?

我看看那表格,比post-it般大小的尺碼,真是侮辱了我的智慧吧!用一張爛紙就想打發我?

「不,我就是要見經理。」

「到底是什麼問題?」

「如果你不能解決我的問題,我不想重覆第二次的故事。」我說。

她又訕然離去。後來真的喚了另一個不同制服,身穿灰衣的女士到來。我開始述說著整個情況,「我加入這裡逾五年,這裡的氣氛越來越惡劣,但一些會員胡亂搗亂,一點禮儀也不懂,將你們的健身院完全降格。」

她疑惑地望著我:什麼事情?

我就簡述著那種吆喝、喧譁擾人的情況。「我知道舉重發出聲音是無可避免,這也是靠個人紀律與修養,但總不能看到這些人每天都在吵鬧。這麼多年來我在下班時間的高峰時段來這裡運動,都見到這批人大喊大叫,可是你們的健身教練什麼也沒有做。」

「他們不是在舉重時發出那些喘氣聲,而是當開著私人派對一樣在吵鬧著!」

「但有沒有想想我們付錢來這裡是減壓,而不是來這兒承受噪音污染!」

我再投訴著:「為什麼你們的健身教練在場沒有做些什麼事情?難道你們有不干預政策?還是你們的健身教練只是顧著賺錢招收學員,而不為其他會員著想一下?」

她馬上回應:「我們會處理,下次我們會叫我們的健身教練提點他們一下。」

然後我再建議:不如你們就放一些指示牌,有效地提點一下會員別高聲喧嘩。

「不不不,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現在力求要減少置放指示牌了。」

「但我覺得放一個指示牌是有效的提醒,那為何你們要貼那些『請重新堆放啞鈴』的告示牌?」

我的嘮叨只是單方面地在說著,她只是點頭示意表示認同,到最後說會向管理層反映,下達指示云云。

但那時抒發了心裡的一股怨氣,只是覺得稍微舒服些了。然而我有預感,這位女經理只是在應酬與打發著我,我猜想她該是不會做出任何舉動。

因為務實地一想:即使健身院會下達指示要求健身教練「提點」一下,但當人多勢眾時,這些熊腰虎背的流氓式gym炳的氣勢如此囂張,旁人也怯弱而豈敢插手?而且,這些健身教練也是要靠人脈搞關係,哪會有人愿當醜臉當「巡察員」般去指示他們「肅靜」?

我覺得我的抗議與投訴該是石沉大海。

後來我想到要致正式公函投訴,但我預料該是會有官腔答覆,類似「謝謝你的提問,我們會關注」等的句式出現。

那我應該怎麼辦?

所以,我想若是讀著這篇文章的你,正是谷中城Celebrity健身院,或是其他健身院的會員,也身受噪音所害,就一起與我挺身而出向健身院管理層投訴,一起滅鴉,還健身院一個清靜!

因為一個人的聲音可能只是悶響,但當匯聚各方的聲音時,就有一把強大的呼聲,而不只是一、兩個人的問題了。至少多些人挺身而出時,證明是事態嚴重,健身院會也關切注意到這等劣根性的健身歪風,我們豈能縱容姑息這種噪音失序情況一再發生?

我呼籲:該是時候群起封住這群烏鴉,別讓它們吱呱鬼叫了!

15 口禁果:

Matt.Tey 說...

對方人多,我想即便是健身院的工作人員也不好出手吧。在想出一個萬全的方法之前,千萬不要衝動啊…

justin net 說...

還有,啞鈴直接扔在地上,我疑惑為甚麼要大塊肌卻不捨得給出兩滴奶力把工具輕放,也不把工具放回原位,須知做這些不起眼的這幾秒也有練到啊。

上他們網站投訴,讓更大粒的知道。

匿名 說...

粗俗的人多人很,我都稱呼他們是sakai,越是管制他們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更讓他們變本加厲,更多樣化的行為一一出現,面對這些低俗的人,我都會視而不見,免得讓自己動氣。而且我的目的堅決,我來這是讓自己更好。。。所以我都與世隔絕,享受耳機的音樂...

Hezt 說...

●Matt與justin,還有匿名者:所以我說在健身院裡也是看到非常劣根的人性與污染的人心。最壞的是在大馬多數的健身院會員都是同志為主,彷如就讓我們與這批昏鴉劃上了等號──他們沒有文明,沒有教養,自以為是。

我不知道其他華人社會如台灣、香港或新加坡的健身院是否會有這樣的情況。但我知道當每個人都不遵守秩序,例如將啞鈴亂拋,都喧譁鬼叫時,那麼其他人也會依樣畫葫蘆了。

所以我才有這樣的「宏愿」,希望大家能一起投訴──即使我知道這可能淪為一種奢想。

justin,其實上回有一次我有致函投訴過健身院的管理層(針對另一件事情),然而都是被草草打發掉。

其實如果大家都坐視不理,其實我們都是非常passive地去接受這樣的局面而已,例如逃離那喧囂的環境,又或是選擇非高峰時間造訪健身院。

衰仔 說...

HETZ,在香港同樣有這樣的蛇鼠,中國人有一句話叫做“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只要人多的地方,一定會有各種類型,自然也包括這種不講公德的人。
我遇到的是另外一些不文明的行為,一開始也只能啞忍,同時心裡詫異為什麼其他人都如此虛懷若谷,只得我一個人心胸狹窄。但後來與GYM的人吹開水,原來才得知個個都有意見,只不過人人都在等第二位去投訴,屆時他們只負責做和音,在採集證據時才會出聲。
說實話我自己回想起來我也多數都是心裡憤憤不平而已,嚴格來說我自己也是這些只做和音者的一員。如此檢討之後我決定要做那個投訴的“第二位”。我是在口頭投訴無效之後寫了一封信給那間club,我打定主意如果再無效我就好像秋菊打官司一樣一路追上去,香港的報刊好像也好有興趣跟進顧客投訴,所以我覺得前景還比較光明。
結果是書面投訴非常有用,可能是白紙黑字令到他們無法敷衍吧。供你參考。

Hezt 說...

●衰仔:咦,原來你是香港人?我一直以為你是馬來西亞人呢!:) (你該是知道我是馬來西亞吉隆坡人吧!:))

ps:是否可私下電郵,有相關香港的問題想討教一下。會方便嗎?

Born this way 說...

台灣健身房很少看到成群結隊的人馬,
頂多就是二個人,說話也小小聲的,
就說話音量控制得宜這點,
台灣人做的還不錯。

即便有時候看到長的不錯的人,
想偷聽他和朋友在聊什麼,
故意走到他旁邊,也是什麼都聽不到!XD

亂拋啞鈴的人則是有的,
我能做的就是暫時遠離那一區,
反正健身房又不是只有一丁點大,
等他做完再回來囉。

我想,健身房不是圖書館,
無法規定大家只能運動不能喧嘩,
只能取決於個人的公德心和禮貌教育,
除了自己聽MP3減少噪音外,
就是儘量和他們錯開相遇的時間了,
唉,千萬不要當面告誡他們,
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
畢竟秀才遇到兵,有理是說不清的。

n97 說...

I workout in Singapore California. They may have this kind of people, but I never met before (I joined for 3.5 yrs already).

VenusC 說...

OK here is one option that me and my gym buddies used to complain to gym management.
1) get the GM email.
2)accumulate ur email friend list at Celebrity Fitness
3)write a complaint email and cc to all the members that u know

u definitely will get a solution very soon, try it! 万试万灵

P/S: Must put friend list (example: JohXXceleb.XX.com or merryceleb.xx.com)

匿名 說...

如果写信也无效的话,不妨采用偷录影的方式(假装在发短信,其实在录影),将那群不文明、公民意识低的人喧哗的情节拍下来,再放上youtube和facebook。并注明此情节是发生在吉隆坡谷中城的明星健身房。相信碍于信誉问题,management一定不会敷衍了事。

Hezt 說...

●Born this way:對,你說到台灣健身院的情況,讓我想起去年僅有一次到加洲時看到的景象,都是非常斯文,有兩個乳牛花旦都是秀秀氣氣地在說著話,根本無從所聽。

台灣真是一個有文明的社會!:)(除了在立法院打架時):x

Hezt 說...

●VenusC:這做法就有些聳動呵?可惜我就是沒有什麼加洲的朋友。或許唯一可做的是,在面子書開一個帳號一起anti!:)

Hezt 說...

●匿名者:對!其實我早前也有想到偷影,可是我覺得很搶眼,怕會被拆穿。如果真是錄影到起來,就會放上網,或放在這裡。

但其實近日來我都選擇在非繁忙時段才到訪,免得自己氣自己。

沉默天使 說...

根据匿名者的方法,要不抢眼的方法也有:就是假装听电话。这是我表哥以前在沙滩或泳池偷拍bikini美女时用的。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色的直接、明显。

方法很简单:启开video recording application, 把电话放在右耳(打个比喻你用右耳听电话),把头或身体转向左边,makesure那班乌鸦是在你的右边,然后嘴巴时不时做出没有声音的动。所以别人会以为你在讲电话,同时右边的乌鸦会被你右耳上的电话一一录影。试试看。我表哥的方法可是可靠的哟!

余重立 說...

版大hezt^0^,我們不敢說臺灣有多文明啦,而可預期地,是日愈見好的喔,就捷運來說吧,堪稱舉世讚賞的潔淨,尤教老外山姆大叔益顯汗顏,呵呵呵...其地鐵之髒亂也是尤盛世界,教其瞠目臺灣之難得品質,不知你上回來臺是否享受過,有機會重臨可別錯過噢!至於立院那幕,亦僅臺灣才獨有,其他只要誇稱民主議會的,焉無此現象呀,套句你本文末了那段話,多人發聲了才知事態嚴重啊,不是嗎?1不平則鳴,粉不平當然起波濤囉,而且還是汹湧得很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