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無動于衷亦是一種驕縱

固執是怎麼詮釋的?我想我應該先介紹這樣的一個人出場。

一切就從一個手機開始談起。



她用的手機,還是黑白狹窄熒幕、單音鈴聲的那種。每次她的手機響起來時,我總以為我第一隻手機在響著:因為那是我在10年前用的第一台諾基亞手機、當時我使用的鈴聲就是這款相同旋律的單音鈴聲。

那手機已破爛到可用「傷痕累累」來形容了,因為那手機過于老式了,已無法在手機店買到合適的護套,她就用一些塑膠袋包裹起來,我看了後怪叫:「你真丟臉啊!你與我出街時,不要拿你的手機出來。」

那手機的鍵盤按碼也糊掉了,還是那種塑料式的按碼。我也忘了這是什麼款式的手機,只是我肯定那是諾基亞的入門式的手機。

然後,那手機的聽筒部位的蓋子已掉落了,所以露出整個內在的聽筒零件出來,我不知道她是怎樣接聽電話的,因為那種接觸感覺就像你與一個露出內臟的兔子說話。

她的手機是不能收看中文字的。我記得兩年前我在國外發了一個手機短訊給她,就是要查詢一種藥品名稱,當時我是用中文輸入寄短訊,她才告訴我:她的手機是無法看到中文的。在情急之下,我又得用英文再輸入重新寄發。

我很好奇到底她是怎樣用手機?

今天她在寄了一個手機短訊給我,詢問我如何翻譯一個英文詞。我回答了,她的電話馬上來,然後就說:我讀不到你的短訊。

我在電話裡馬上質問,而且這是我過去很久很久已提出的疑問:為什麼你不換手機?

我忘了補充的是,這台手機不是她自己買的,而是她一名換手機後過剩的廢棄手機,而轉贈到她手上,之前她的手機留在廁所裡忘了取走,就暫時暫時借用他人的手機。

算算迄今該手機也用上至少三年了吧!

而每次她就是捧著手機談電話,就像揣懷著情人一樣,對著這樣的親密近身物,她的要求過于簡單,但有時她在放下手機後就喃喃自語說:我的手機真是很燙手。

我就是那一句:當然啊,你的手機那麼舊,散熱功能也不好啊。



那我之前用過什麼方式脅逼她換手機?我試用過激將法:「人家外勞的手機還先進過你的。」

然後我又說:「你這樣包裹手機,像不像在雪櫃那種冷藏品?」

到最後她近來耳朵發炎了,聽力有些受影響,我看到她那手機裸露的聽筒時,我實在忍不住了,因為剝蓋的聽筒可能會影響音質的輸出,對聽力更是影響的。我取出我在使用iPhone之前的一台舊手機給她,那台手機還是可操作,只是熒幕出現問題,若拿去修理,該是可以使用的。

她說「謝謝」,然後就說:「我會換手機的,我會的。」

但到現在,她依然沒有動靜,我那台手機仍然棄在那兒。

剛才我再問她:到底你幾時要換手機?因為我想到今午被她那一封收不到中文字的手機短訊給惹怒了。

我的意思是:你不換手機就罷了,但當你需做一些事情,自己又沒有好工具,之後又麻煩到別人(我是在工作百忙中接她的電話),就不是一件應該的事情了。

她說:快了快了,我快要換手機了。

然後她說:但我肯定不會買iPhone等之類的電話。

我問:那其他類型的智能手機呢?

她斬釘截鐵地說:不,我只會買那些馬幣300、400令吉的索尼艾立信手機,我不用上網的。

我問:你怎麼知道你不需要上網?

她:我回家可以上網啊。

我:那你是否知道智能手機是一種未來趨勢?

她:知道啊。可是影響不到我。

我:可是你買那些幾百塊的手機,什麼功能也沒有,真的很不值啊。

她:我就是要手機來打電話。而且,我最大的考量是我的收入不定,我不想花太多錢去供一個手機與電話費。

我:你現在要換工,打算跑業務,就應有一台體面一些的手機去見人,否則人家會看不起你這種寒酸味的。

她:就是因為我要換工了,收入來源受影響…除非我收入好一些…

我一聽,腦裡就浮現了這樣的答案:

(我:你上回也是用這種環環相扣的理由:那時你說你失業、身體又有毛病,我叫你去看健身中心做運動活動筋骨。你說你要先找到工,有收入才有錢給會員費,再調理身體。但你的身體有毛病,你又找不到工作,因為你要常請病假。

所以,那時我就說不如你一邊找工、一邊調理身體養好良好生活習慣,這些事情都可以同時進行,然後一起收效。而你就逐一逐一地來推搪。


現在你的身體還是老樣子,你找到的工作不到半年又不想做了,到現在你也沒有加入健身院啊或是去跑步的。而如今到換手機了,你又說要等到有好的工作,才來買優秀的、昂貴的手機……)


後來,我就覺得再談下去也沒意思,也沒有意義了。因為對她而言,除了她的主張以外,都是廢話。

或許她真的是吝嗇,而不捨得花1000令吉來買一台iPhone等的智能手機,可是目前市面的手機全近乎破千,那些入門式手機選擇已不多,未幾就會全盤淘汰,何不多付一兩百令吉來買一些較耐流行的手機?

而且人是移動的,上網就是求資訊,資訊就是一個人的資產:至少你迷路時你可以查看地圖你身在何方,至少你在塞車時查看一下四週是否有封路,這一切都是隨時可上網,隨時都可以發掘到的驚喜與用處。怎麼如此篤定地唱反調說「我不用上網,我就是可以回家上。」

況且若是現在要跑業務,要會見客戶,就該要一台智能手機來做記事本,一些簡單卻瑣碎的自我行政工作,智能手機就可以扮演這種工具利器的角色。若是客戶要求業務員電郵一份文件過目,她是否要跑到網咖或回家上網?又或是只是用手機來對談文件內容?

她是否發覺到在現代生活裡,當我們要更上層樓時,生活面就是更為複雜,人與事就是功能區隔化?為何她覺得自己可以對抗主流?為什麼不花多一些錢讓自己活得順暢一些?

有時我們需要從善如流,你可以擁有自己的價值觀,但必須去變通去調適整個外圍境。冥頑不靈,如此自我地杵在那兒做砥柱,你是否能對抗整個時代洪流?你只以自己的認知與學識去認識這世界,但世界在變化時,你又是否感應到那微毫變化?為什麼如此短淺地看著自己雙手緊握的東西,而不嘗試遠眺放手去擁抱呢?



從一台手機談起,可以談到無窮無盡的許多人生道理。當然這只是視角不同,或許我不是全對,只是我覺得連一台手機也如此看不開,你還能與她談更多的意見嗎?

有時我發覺,一個人老是無動于衷,也是一種驕縱。

除了固執,我真的不知如何形容她了。而她永遠都不會在我的生活退場,因為她就是我的姐姐。

20 口禁果:

匿名 說...

Sorry...my comm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r new article.
I remember you mentioned that you would like to write an article about middle-east people....I have been waiting and waiting...until now I tak boleh tahan already hahaha...by the way, I find they are quite good looking hehehe...

Hezt 說...

●匿名者:天啊怎麼你這麼記得?

我自己反而是忘得一乾二淨,而且不知是指哪一個了。哈哈哈。

匿名 說...

Hi Hezt, if not mistaken, on one article about gym, you stated that you will write about them "next time"...but your "next time" never come.
So, I have to jump out to remind you, hahaha...hope you remember lah.

Cookies Monster

pojaya 說...

I agree that when the phone is falling to pieces, then it really is time to change.

About six months ago, I changed from one of those Nokia candybar - maybe 3-4 years old, to a "smartphone". However, I did not find that my life was in any way enhanced by this little new possession. Quite the contrary, I need to remember to charge the new phone every day, whereas previously, I only needed to charge every few days.

Yes, I can go on the net, but I can count the number of times I needed to do that on one hand over the six month ownership. I am connected at work and at home, and honestly, I do not feel I need to be connected 24 hours a day.

What is a bit sad is that some people are spending money which they can ill afford on "fashionable" accessories, simply to keep up with the Joneses. Having an iphone does not make the person any better! However, your friend's case is somewhat extreme though!

justin net 說...

只要你肯到手機店走一趟,幾百元的手機是還有的,我在iphone 3Gs 推出那期間也買了手機,但是是SE G705,500馬幣而已。我是很喜歡iphone,但是我不喜歡它的size所以遲遲都沒追上時代。

匿名 說...

你的文章真的来的是时候,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朋友,
真的就像你所说的一样,
真的就只是只有自己觉得的是对的,
而且不管我们所了多少,
总是以她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别人的行为,
总是会造成偏见,
最后我们大家都放弃了,
罢手不管了。
真的,生活中的小事都已经放不开了,
真的很难再进一步去谈了。

香蕉人 說...

你姐姐的例子屡见不鲜,就好像我公司有一个人,明明有个画板给他,他不用,他要用滑鼠在那里慢慢画,有个苹果魔术滑鼠给他,他不要用,他用会以前普通功用--也就是不好用的滑鼠来用。
有时候我们还真的不明白为何这些人会那么固执,而且是没有理由的固执。劝也劝不动。
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去理会他们,反正是他们自己碰钉。不关我们的事。
人啊。。不真正碰到硬的,受伤了才知道自己走错路的,尤其是已经到达一个年纪的人。

Hezt 說...

●pojaya:文中所說的是我的姐姐,非我的朋友。

其實也是怎樣用手機也是因人而異,我是想點出說即然已有這麼多理由去讓她換一台新手機,就無需再拖泥帶水而無限期「擱置」。

另外是我覺得智能手機是未來趨勢,放遠來看好過放近來看。如果500令吉或600令吉也可以上網等的稍微複雜些的功能,她喜歡就可以。我始終認為工具在手,始終有用得著的地方,只是看個人如何花心思去使用。

Hezt 說...

●justin net:我現在與手機市場脫節,確是不知是否有平靚正的智能手機上市了。不過當時(13個月前吧!)當時所有的手機若是500令吉以下,不是相機像素低,就是走機時走得慢等。

我當時的想法,就如同俗語所說的,即然已有錢買隻雞,為何沒錢去買樽醬油?

我現在想起她另一個拒絕購買「昂貴」手機的理由是:她自稱是一個粗心的人,常常摔破電話。

我想,連這樣的藉口也說得出來,那麼也不用吃飯了,因為也有可能會哽死,而且她可以一世人都不用手機了。

Hezt 說...

●匿名者與香蕉人:認同你們的話。
其實有時真的不想去管,畢竟就是她個人,一個成年人的事情。

只是當你不去理她,而她就去「理」你:譬如我所舉例的收讀不到中文手機短訊的例子,那就是煩擾到他人啊。

而她一邊投訴著耳朵有問題時,在同一屋檐下訴苦著自己的身體抱恙時,沒有惻隱之心,也是很辦得到。況且我還是她弟弟?

但說到回頭,都是個人的角度不一樣,她有權利來讓捍衛自己的主張。

匿名 說...

有时,确实是有点烦,
因为总是不接受我们的意见,
但却又来抱怨,
可是能怎么样呢?
到底还是朋友一场,
我们尽力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使用她的权利了,
xD

Matt.Tey 說...

你不要逼她啦~

其實我覺得啊,這些喜歡用舊物的人觀念和別人不一樣,有一種不一樣的浪漫感覺呢!

Jeffrey04 說...

你遇到的,是IT人最不想遇到的case——对新科技感到抗拒的人

不过你对手机的依赖和评价也有点太极端了一点,很难想象如果那一天你没了手机会怎么生存下去(我也没有比你好很多though)

Jeffrey04 說...

btw,怎么你姐在你的键盘下变得犹如风中残烛一般?

Hezt 說...

●matt:若說這是一種浪漫的話,可真有些悲壯吧。

Hezt 說...

●Jefferey04:哈,可能你沒有察覺到現代人與手機、上網那種唇亡齒寒的關係,因為你是局內人。

或許我挑的例子過于主觀吧。如果沒有手機,還是可以過活,最重要是可不可以不上網。現在手機予我,都是用來上網。我試過在家因電話公司提供的router壞了,我罵到去那公司,每晚都撥電,寫了長信,到最後他們每天都打來向我跟進最新的情況。

因為你不覺得上網獲得資訊,是empowerment嗎?

我上網也可不是玩遊戲的,只是寫文章與讀文章,求資訊。

Hezt 說...

●jeffrey04:我也不想這樣下筆,希望這並非事實,但的確如此…

Matt.Tey 說...

是啊

有些浪漫就也同時是這麼地悲哀!

Jeffrey04 說...

@Hezt 我最近因为搬了出来时间多了一些,可是这堆时间都拿去用来看点书了(因为工作的关系一整天对着电脑开始有点厌倦)。其实一离开网络还是有一种焦虑感的,前阵子因一些事情我老半天手机没有线整个人坐立不安(其实这很病态不是吗?)。现代人其实是不是真的需要无时无刻都在网上我是有点不以为然啦,光是电视电台报章杂志资讯已经开始有点泛滥(information overload),多了网络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也只是让这个现象更严重,虽然information = power,但是当过多的时候是不是值得去花时间filter(不依赖网络的人虽然很脱节,但是他们有权力选择耳根清净的)?更不用提现在人都几乎成为社交网站(facebook/twitter/plurk/foursquare)的奴隶⋯⋯

希望你姐⋯⋯怎么说呢,早日觉醒?还是应该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整个很毒的样子)。祝她早日恢复健康啦

Hezt 說...

●jeffrey04:的確有一種「超載」的感覺,對著電腦時,有時我也在學習著如何抽身而退。但也很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