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3月4日星期五

棲身

健身院的孔雀,似乎都在循著「良禽擇木而棲」的道理,全都不見了。或許是Celebrity健身院的會員水准大降,還是真正的乳牛都轉會了,近月來幾乎都消失無蹤。甭說中等乳牛,即使是稍微中上水平身材者都所剩無幾,餘下的只是壼形肚的蛙人,或是滴油叉燒,又或是那些乍看是誤闖大觀園的GYM炳。

不是在歧視,而是與這些不長進的傢伙迎面相對或一起做運動幾年後,我會奇怪到底他們來健身院干嘛?他們只是努力地在做眼球運動,眼睛像獸般燐燐地閃起來獵巡獵物而已。你會覺得身處如此渾噩的環境做運動,是很不起勁的事情。

然而今早的沐浴間卻非常熱鬧,除了幾位陪襯品以外,還一連碰到兩個乳牛。這真是久違的景象──兩人看起來都是泳池動物,披了一身黃胴般的軀殼,膚色均勻。雖是擦身而過,然而巍然而立,已是鶴立雞群了。

後來我步入桑拿室時,其中一名乳牛已坐在裡邊,披著毛巾,還有一條小面巾。

我們斜方角度地坐著,之間的角度是九十度。我開始端祥著面前一尊菩薩般的男體:目光啣在眼簾,低垂著,沒有絲毫遊移的飄離,他只是專注地望著前方。

他的身材並非是顯然的倒V型,然而勝在胳臂有一種結實,剛韌中有一種豐腴的感覺,讓我有一種想鞣韌的慾望,暗想著到底是怎樣可以鍛鍊出如此粗壯的手臂?

然而我看到他的小腹中有一些贅肉,坐下來時並不會明顯地凸出,然而是瀕臨是贅肉的境界了,我猜想他可能是年紀關係,又或是肌肉過氣,而垮塌了下來。他的樣貌並不算特別帥氣,五官也沒甚精緻,然而有一種耍酷。或許只是側眼觀看而無法窺全貌,但或許有一股英氣吧。

馬來西亞的男人素質,還能怎樣寄望?在南洋地帶繁殖的雄性DNA普遍而言就是這般的模樣,沒健身的話就是矮墩、圓肩平胸凸腹滑臂,體態像兒童一樣稚拙,形態也像雌性一樣地陰柔。

但我覺得他該是卅五歲以上,因為只有這歲數的男人會散發出如此的氣質出來,不稚嫩,也不會垂老,體型之壯剛、拓然的氣質是恰恰好,妙在毫巔。

我調整著身體姿態,用毛巾抹抹臉,又或是拭擦著身體上沁出的水珠等,然而這位乳牛壓根兒都沒有瞟過來。

我覺得我像蒸發的空氣一樣。

未久,該到離去的時間了,我沐浴更衣,宣告放棄。

穿好衣服後,驀然見到這位乳牛與適才另一位,已坐在板凳上交流著。兩人之間隔著近30公分的距離,但聊得興起,我在幾尺以外觀看著兩隻乳牛──真是一種養眼的視覺畫面。

適才那位乳牛是兩臂後放坐著,但已袒露出胸膛,此等坐姿表示著當事人正處于一種開放的狀態,明示著他對對方是真誠在交流著。我遠觀著他笑顏中那泓非常含蓄的笑容,有一種刻意壓抑的媚氣裹在裡面,煙視般迷濛的眼神不斷地拋給對方。原來是一個SASA的花旦。

兩人的舉止明顯地就是互有好感。

如果他們這一刻才相識,我想,或許他們下一步就會交換電話,然後約會、一起做健身檢視彼此的成效,然後發展成那一對迄今仍在一起的壁人。然後…這就是同志在健身院迸發出來的戀曲。那是好萊塢式的電影版本吧。

看著這一幕,我在撰寫著自己的劇本。後來我想,劇本該怎樣收場?(上床後也是分手的吧!)

而我幾時才能擔當這種浪漫狂想曲的主角?除非你當上乳牛,才有另一個乳牛會自動黏上來。而即使你當上了乳牛,湊上來的都是身材差勁的肌肉迷戀者,他們喜愛的只是那一幅注入人工成品泵大的發達肌肉,又或者似在圓夢般在彌補著自己無法擁有的身軀,而將佔有慾望寄居在他人身上。

只是一幅臭皮囊而已啊,讓我們的靈魂棲身著,但沒人會看到幽深處的那束靈魂真實面貌。

算了吧。我非乳牛類,掉頭就走了。

2 口禁果:

Matt.Tey 說...

對呀,一副皮囊不管美醜都在扯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可是大家卻怎麼都要一副美麗的皮囊啊 :D

Simon Jim 說...

有時真的無法不順勢而流,看著同儕個個變成運動狂,不由自主就會意思意思跑跑步、遊遊泳、打打球、節節食。至少在別人進步的當兒,自己別更加退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