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3月8日星期二

放空

今晚突然想起我做過的一件錯事,一件讓我覺得很遺憾的事情,其實不是什麼大損失,是幾年前的一筆錢財,因為我花了一筆無謂的錢去購買一件貴重品,一件我認為是我需要的必需品,而且,部份還是向母親籌資的。

但因為一些因素,如今並沒有真正地派用上場。如果以投資角度來說,這是一宗失敗的投資。

錢就這樣花了,然而我恨的是自己為何如此草率?為何自己沒做出精明的判斷?



另一件事情是我發覺我的另一張相片遺失了。剛才找遍電腦裡的檔案、抄進光碟存檔也不翼而飛。電腦經過一輪又一輪的當機,一些資料也被洗去,我的印象依稀地記得處于某某角落,但數碼化後的存庫是一個無極限的宇宙,近萬張的相片,怎樣可以海底撈針?

然後我就翻著舊相簿,看著當年傻氣的自己,稚嫩得像一張白紙,平淡無奇。看著當年的人與事,一些過眼雲煙的工作搭檔、一些工作上認識的團友,都沒有名字了。

我討厭這種墜入時光隧道的感覺,現在看起來自己更加迷失,因為相片中的不是自己,彷如是一個陌生人。

這也是為什麼每次我拍完照後,就這樣白晾著相片,我不愿意動手去調整色澤,嫌太麻煩,也不想一直沉浸在過去式裡的緬懷。所以有時我在想:為什麼出遊要拍照?

現在太多人喜歡拍照了,留住那一刻──氛圍、感受,但即使是濃彩重色,也是視覺的斑斕反射,記錄不到當時的心情溫度。

數碼相機的先進,不必底片了,連心情也沒有底片似的,因為當時拍照時可以反覆地拍許多遍,讓自己都看到乏味,拍得不好也馬上洗掉,一乾二淨,那一刻是不值錢的,因為犧牲不大,資源也無限(當然是在相機電池充足的前提下),喀嚓喀嚓地,直至笑容透支。

所以拍照變成一種跟風時尚,卻變成是一種必然的儀式,每個人都要留住最美好的一面,卻是經過粉飾與重建的假象,也是空洞與寂寞的反映──到最後自拍了留下自己在一個方格裡,回味著那笑容,卻感應不到那心情。

所以我看回這些舊照時,油然而生地只感到空寂。到最後只是說:啊,原來我來過這地方。僅此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我的攝影技術停滯不前的原因。我想如果我用心去學的話,我該可以學到較好,只是我燃不起內心的那把火,我只有靠我的文字,一筆一筆地將嵌在心田裡的影像描繪出來。

這也是為何我只是偶爾儀式性地拿起相機走走拍拍,我沒有鏡頭的觸覺,反正拍了也只是成為數碼編壓下的符號而已,難道放在面子書上收集「讚」?但是這種隨意地拍拍,其實到最後就如同今天的這麼一個晚上,突如其來地很想擁有,卻滄桑地掘出了塵封往事,然後愣著,有不堪回首的狼狽。



不過看到這堆相片中時,我發覺真正的打擊是:原來我長肉長得如此夸張了。肌肉發達得不明顯,卻彰顯在腰際與下腹。

而且這只是一年里的變化。

我再回首這一年來的自己,身體狀況確實不如前,各種小病的好朋友皆找上門來,工作繁重了,去健身院的時間不頻密;即使抽空前往,也沒甚用心去鍛鍊。過去已破戒吃咖喱等的高脂高鹽食物,連過去不沾唇的汽水也咕嚕咕嚕地吞了下去。咖啡一天也喝幾杯。我並非像在幾年前如此清苦地守著食戒,我就抱著及時行樂的那種心態:就馬上享受著食慾時,然後安慰著自己:就明天才開始戒吧!

我恨一個如此無紀律的自己。我要找回掉失已久的毅力。

卻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要該如何放空自己的煩憂?我依然在苦思著。

7 口禁果:

阿惟 說...

其实,你自己已经给自己明确的答案了。

阿凯 說...

不去想!我是这样做,当然也是逃避的一种!

追梦者 說...

过去的就不想了.
看看未来吧..

Matt.Tey 說...

春曉苦短哪!

Terence 說...

Hezt,

在某些方面你對自己太嚴苛了。學著原諒曾經犯過的糊塗,人不是每時每刻都能保持理性、精明的。

Hezt 說...

terence:給你看透了。有些像裸身的感覺。:)

Simon Jim 說...

很常覺得文人似乎都不太能駕馭攝影這門圖像藝術。我猜想,可能是因為文字藝術家需要沉澱,發酵,再抒發,而攝影師則需要依靠最敏捷的視覺,當下就要下決定捕捉畫面。
我是這麼看的,畫家和作家是舊時代的記錄者,所以在建構記錄時,是慢慢的把作品雕琢到最完美,而攝影和錄像拍攝這是較現代的藝術形態,拍攝中其實是在收集可用素材的階段。往往一個畫面一個鏡頭,攝影師需要拍個十來張,甚至同一個當下,調個角度,光圈,又來個是來張,最終成品往往只是那幾十張素材中,挑選出來的那麼一幅。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