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4月5日星期二

灰色週末晚

那一天是星期六。上著班,天氣炙熱,我在公司的廁所裡小歇,那是唯一可以讓自己避難、暫時「退役」的空間。我開著iPhone的Grindr,就有一個傢伙摸上門來了。

他用了非常有意思的問候語,而非一般的「嗨」一字而已。他第一句就讓我留下印象,這是與眾不同的人。

接著我們展開了對談,他的英語水平還不錯,至少用詞、語法都是正統的,說話不是狎鬧無厘頭的,我就躲在廁所裡,竟然與他對談了十多分鐘。

通常我不會用Grindr如此奢侈地玩文字遊戲,第一是通常沒有可以聊天的對象,第二是非常耗電,第三則是這會耗去我僅有限的data plan,而我簽署的配套只有每月500MB可用,所以我都是省著來使用上網。

可是為了這傢伙,我豁了出去。我回到座位上時,與他陸續交談了近一小時。

他說他來自東馬,趁週末期間來首都渡假,然後暗示性地要求我去酒店找他,那種調情式的口吻,從文字就可以嗅出來。

我說我不行,當晚我約了一位朋友在武吉免登,需要轉交他人的物品,而恰巧這傢伙也是住在武吉免登區的一家酒店。

後來交換相片了,他顯然還是有意思,又問我是否是大馬人。我驕傲地說,「當然是啊」,我就問他:「那你真是的馬來人?」

他也說,是啊,為什麼?

我就向他坦承,在這裡鮮少遇到像你英文這樣好的馬來人。(這是我的觀察)

他說,可能他愛閱讀。

我知道,閱讀足以改變一個人的思維與表達能力。我覺得我們恰恰好就像SYNC在一起那樣,有些通電的感覺了。

他央求著我在見完朋友後,是否可以相約再見。但那時我的身體狀態不佳,就先拒絕了。



週六的下半場,就是在晚上時去武吉免登轉交物品給那位朋友的朋友,我就簡稱他叫小眉子吧。

當然,我與小眉子都是一夥,許多年前已久仰大名,但沒有真正認識,後來通過介紹後才見面一次,而此次見面,也與上回一樣,都是朋友託交物品而已。

真正的交集並沒有太多,或許是因為我們都知道生活不同,性格也不一樣,只是大家一樣:都是喜歡男人而已。

為什麼稱他為小眉子,當然另有隱喻。他是一個時尚女王,平時喜于追求名牌,品味獨特,舉手投足都是風情萬種,最厲害的一招一揚眉,就是煙視媚行、橫掃全場的冷艷。

當然我是尊重這種特質,這是個複雜的浮華世界,同志需要強悍一些來捍衛著自己的弱勢,小眉子有一種俠義之風,與他聊天時卻十分投契,你可知道花旦的另一面就是纖細的心思,往往會適時傾聽、作反應,是非常好的談天對象。

小眉子看起來有些轉變了,我在2年後重遇他,他說他要收歛,不再揮霍,因為他要置業,覺得是時候塵埃落定了。到底是什麼導致他改變呢?是因為我們眼角的一道皺紋,還是因為夜半時在孤枕醒來?

我們相約前,在電話中並沒有道明彼此的行程。他說他剛從國外返隆,而下週又要飛出國了,所以大家就速速相見。我以為至少可以與他餐敘一兩個小時,然後回家,就這樣渡過週末晚上。但我們見到面後,他才說,原來他約了男友一起看戲。

而他的男友會隨後加入。電影開場時間,就在半小時後。

換言之,我們注定要吃一頓速戰速決的晚餐。坐下來後,我們匆匆地吃著晚餐,即使我接下來是沒有任何節目的,但也敬陪速食。

未幾,小眉子的男朋友就來到了,坐下來,彼此介紹認識後,兩人就黏得不可分離似地,檯面下兩人的手已搭在一起,其男友用兩個手摩娑著小眉子的小手。

而小眉子就單手進食,一邊與我聊著天,由于其男友是典型的香蕉人,無法搭話,當時他就專心地摸索著小眉子的手。兩人渾然不覺得如此自然調情,就像在熟朋友面前般。

過後,輪到小眉子的手放在其男友的膝蓋上,撫著撫著,全都是在檯底下進行,他若無其事地與我閒聊著,可是我知道他的心思都飛走了,是因為那一場即將開映的電影,還是因與男友久別重逢的迷戀?

我暗暗打量著他的男友,練就了一身還可以捏一捏的肌肉,但即使怎樣陽剛,一對溜轉得快的眼珠就出賣了內心的纖弱與複雜,那種媚態如何掩藏?

這樣的外型與肌肉,是否是速食對象?啊我真的多想了。

我可以感覺到他們還是愛得火熱,即使我知道兩人在一起已超過兩年了。

到底怎樣可以在一段日子相處後,還保持著這種相依相偎的熱情親密動作?是真正的情投意合,還是肉體上的相契相合以致密不可分?

我在想,小眉子當然有姿色啊,而且還是幾近中性的那種特質比花旦有過之而無不及 或者他還有更多床上絕招,可以駕馭得其男友服服貼貼。為何會有男生喜歡山寨版的「柔情似水」?

而為何兩人可以找到彼此?而我,卻只是在此時做陪客?

後來晚餐就解決了,曲終人散的時刻,我們分道揚鑣。那時只是晚上九時半,我流落在全吉隆坡最火旺的鬧區,伶仃一人。

我走在已名存實亡的星光大道,看著迎面而來的紅男綠女,在這十里洋場的街頭,逆流而上,人潮一浪浪地拍過來,我心裡的那束靈魂快似抵擋不了,到底我要去哪兒?

心底那種何去何從的感覺如此強烈,就是因為那股莫知所終的感覺凌駕著我的理智了。

難道要回家嗎?又太早。難道去呼朋喚友來相聚?眾知己們需早約,不宜即興沖動相約。難道去書店消磨時間?我又沒有買書的沖動。去服裝店嗎?我捨不得花錢。我找不到目的地,而且,我那一刻沒有目的。

再過半小時,各廣場商店也陸陸續續地打烊了,只會留下滿城的派對動物,流連咖啡茶座,或是為下半場的迪斯可做前奏。而我,難道要一個人去喝咖啡?

後來,我自個兒溜到飛輪海88廣場,拿起我的iPhone一邊遊逛著,就碰到了下午時聊天的那傢伙了。他也在線上,而且,還在對面的柏威年廣場裡頭。

我突然想到有人陪我喝咖啡。我甚至有一種畏懼單獨一人的感覺,所以,我就留了言給那傢伙,一邊走著路,一邊捧著我摯愛的iPhone,期盼他可以回我一句話說,那麼他就拯救我了。

我一個人,孤立在街頭,等著一個陌生人的回電。

我還留下了我的手機號碼給他,而他,始終沒有回應。



後來,我回到家了,姐姐看到我如此早歸,有些訝異。我沒多說就想回房了。姐姐說,「咦,你新買的卡其褲?灰色的?」

「是,那次到優衣庫買的,還是折扣價。」

「很好看。」

「是的,那時沒想到多買一兩條。沒想到如此稱身。」

「但灰色的褲子很難襯衣服。」姐姐說。

我想想也是,要獨一無二,就注定要絕配,而且可能要無窮無盡地等候絕配的一刻降臨。

我覺得那一晚,最後拯救我的,原來是一條灰色卡其褲。至少我還擁有稱心如意的褲子。

12 口禁果:

匿名 說...

I can see you really love your Iphone。 The word 'Iphone' has appeared so frequently in your articles recently.

Matt.Tey 說...

除了那一條褲子,不要忘了當晚還要姐姐在家陪你呀!

阿惟 說...

人生就是这个样子, 在對與不對之間的選擇中做出決定,選擇后沒得后悔。

唉!許多事,总是注定错身而过。

justin net 說...

如果我們是近鄰,我可以陪你喝咖啡。

小安 說...

我對他的問候語很感興趣...哈

Hezt 說...

●匿名者:是的。我覺得現在唯一可以陪伴我的,只有捧在掌心的手機了。連停電的剎那間,也會摸著iphone來摸路。

或許,它已成為我的生命線了。

所以接下來你會看到更多iphone的文章。

又或者,我們來談談時事課題或政治?哈哈。

Hezt 說...

●matt they:我就是不要我的姐姐老是「陪」著我,我才要離家出走一下啊。

Hezt 說...

●阿惟:唔,那時候的心情像是感性掩蓋了理性。可能是相對的境況下激發出來的吧。

Hezt 說...

●justin net:哈,那我們就在這裡當近鄰啜咖啡談心吧。

Hezt 說...

●小安:他的問候語是:你的相片很好看,這是一種誘惑,或是你是非常discreet?

這是我上grindr以來,較為可讀的開場白。

你可知道每個人都是「嗨」時,非常沉悶,簡直不想再聊下去了。因為你都會知道那個人接下來會說些什麼話。

衰仔 說...

我也曾經遇到過相見恨晚的談友,但終究那種互相取悅互相遷就的態度會在兩個人逐漸熟絡的過程中很快褪去。真正深交後,就會覺得一開始的相見恨晚,跟之後的關係發展其實並無什麼特別的關係。所以,錯過就錯過了,心情灰色一下就好,第二天還是要放晴才好。
反而很遺憾的是今天的章節裡面,雖然可以見到HEZT的勃勃興趣(先後是談友、香蕉人、談友),卻沒有實質性的情節發生。這種灰色,相信好多朋友都時常感同身受吧?哈哈。

小安 說...

我也有用过这样的开场白,但是都不了了之,没引起别人的兴趣。看样子我应该对你说了,虽然没看过你,:)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