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3年1月10日星期四

走不出的房間5.3:春回大雁歸

接前文:
走不出的房間-5.2:煙幕

重吉像一個牛市一樣,作了V型反彈。我咀嚼著他帶給我的一絲絲甜味,那是避孕套,opps,打錯了,我們不是來洞房避孕的,而是來開炮尋歡的,應該稱之為安全套遺留下來的安全味道嗎?我不知道。我擰著他的兩枚蛋蛋,掣肘著他,他就屬於我的了。

在床上的佔有是性愛,在床外的佔有是愛情,那只是床裡床外的兩回事,但其實是相通的,因你都是掌握著對方最脆弱的地方。這些把柄是對方甘以如飴授之以柄的。

正如重吉一樣。

我端視著剛走過我身體的肉棒子,樸愣樸愣的,像一隻已非小鶵,剛離巢欲振翅高飛的巨鵰,溫婉卻凜冽。

它像性愛祭祀上的聖杯。如果每個女人或零號,在愛著男人那根勃起的性器官就等於接受了他的一切,世界就會簡單得多,也不會有戰爭了。但有些東西是拿來愛,有些東西是拿來用,這個男人的屌,是拿來用還是拿來愛?

重吉已不是童子雞了。他蠢蠢欲操的小鵰,在多少具男體裡鵬程萬里過?利劍閃著血光,才是殺敵的證據, 但眼前這根傲氣神風的利器,戰過多少場沙場?

重吉仍然火紅滾燙,而我持續濕潤,兩具焚身的軀殼,火速黏合在一起。我惜條如金,為他吹著蕭子,為他奏的一闕調子還未完畢,重吉經不起我的調戲,就讓我蕭離口唇。反身再壓倒我,他腆著臉問我:「我可以再操你嗎?」有一種化作春泥更護花的情調。

既然梅開二度,接下來就是春回大雁歸了。可以,可以──只要這一刻你只要我!我發騷放浪的我心裡呼應著他我別過臉,卻迎還拒,但我的手是抓著他熱騰騰的棒子不放,我是典型的心口不一。

於是我們重覆著之前的程序。剛才只是「廣告時間」,稍後再回。現在他又拉著我上台了。他架起炮來時,只是稍微調整,我寵著他,絲毫沒有勉強,馬上迎棒納棍了。

他「柳暗」,我「花明」,山重水複疑無路,因為他已鑽了進來,他感應到我給他的內有乾坤,別有洞天,我聽到他輕輕地「啊」一聲,長歎著,一重又一重嘆,我一重一重浪。

我逼豁了。豁了,也寬待著他了。讓重吉穿梭得更從容。但重吉喜歡壓力,他壓下我兩條晃動的腳,我的肉身搐了一下,又像被擰起的毛巾絞著他,他感受到一股壓力,嗷嗷地操著。

奇怪,人們總不喜寬待,而要自虐著著自己, 糟蹋別人才迎來快感。

這時重吉先以「傳教士姿勢」(天蓋地,一上一下)的傳統體位,總之我兩腿一開,是敵人、是重棍、是萬箭、或是逃兵我都放進來,有進沒出,休想擅離!

但可能他不甘囚困,他旋即改為狗仔式,躲在我身後來襲。這姿勢可是我的罩門,但依然得豎高後關卡來圍攻,但他還是破了我的長城。我瓦解了,伏在床上,重吉又是趴體式,似是要像保鮮膜一樣地密不透風包裹著我。

他耍出了「反正鍋貼」一招,反面與正面一起來貼著。回想起來其實很難明白這種男人的心,他們在操著你時,千方百計要將身體的每一吋都無限擴大塞在你的身體裡,但其實當時他已定了錨,已無須「操之過急」了,因為他只是輕輕一靠,女人…啊不我不是女人,但我感應到女人的心零號都會微顫的。

他伏蓋在我背部時,我一邊諦聽著他的喘息聲,氣吁吁的節奏,伴著他的心跳聲,即使在床頂上的電視聲響如此地巨大,但我還是感受著他的生理脈搏的振動,感受著那一顆耐操的心臟啊!

在短短時間內,干了兩回,而且姿勢百變,沒有章法,卻產生驚人的混搭效應。我不知道重吉是否還有什麼招數變幻出來,他實干,我也耐操,他精湛,我也是老江湖,但我覺得他的技巧純熟,怎麼一個年輕人如何變成性愛達人?

第二回會,已過了半炷香時間,後來再是一炷香時間,我的心理時鐘已失靈,失算了。他此次是長跑, 而不是像第一次的短跑了。我不知時間過了幾久,但我後來想該是有至少半小時以上──換言之就是他在我身上舞弄了半小時、1800分鐘,而以他當時若每分鐘平均有40下的抽插與蠕動的頻率,等於就有7萬2000次的抽插。我想一齣A片演員都不會這樣能干耐操。

我真的遇著千里馬了。

或許重吉是迷失的孤舟,他在我的海洋裡撐船。我溫柔地想像著他的抽插,但其實他是處處殺著,彷如他每一前進,就是將我的痛與快的感官大開殺戒。當他狠下了勁,賣了命地撲殺。我在他的身子下,墮落地快樂著,看著他憋著氣,鼓漲著臉,是一種情趣。但看著他下半身不計後果的聳動與運送,我置疑著我倆是否是冤仇深的冤家,所以他才深入虎穴,鏗鏘左右開弓,迎風射十丈。

他口中吐出骨碌碌般的轟雷,但我下半身感受著撲簌簌的風雨,有些涼的感覺,可能他抽插得過於急速,竟造成一種扇動的空曠。

我在他底下,乍看是淒苦地啼叫著,但其實是心是自由自在的。我兩手架在他肩上,雙腳又七零八落地在他腰際上摩擦著,騰跳著, 身體卻像波瀾一樣蕩漾著,一圈一圈,讓他像陷入流沙般消失了自己。

是的,他有招術,我則有段數。

當他在身邊再一次倒下時,我又看看他拋出來的安全套,也是一朵收聚成的雲霧,但含著他的生命精華,也是我風雨狂花後的明證。但我舒坦極了,卻有一絲絲我不願承認的不捨。

這時,我們都已像吃了KFC全家桶,有油膩飽漲的感覺,但我們享受著咬嚼著彼此的脆弱,回味著噴香鮮辣的刺激。

他緊緊地摟著我。要一個男人在事後摟抱著你,會易於有一種過人世,一起倒數迎末日的感覺。或許,這是逼近死亡的經歷嗎?──我們就叫它為欲仙欲死。

我們開始聊起來。我問重吉,「你到底幾歲?」

「24歲。」真的?他真的是24歲?他有著比24歲早熟、卻更似提及老化的軀體,還有技術。

「你幾時出道的?」這問題是我從與他肉體接觸的第二分鐘始就想問他了。

「唔…20歲吧。」重吉一邊喘著氣。

「你真的很有經驗。」

「我有過20多個男朋友。」

我再算術一下,4年來20多個男朋友,那不是一年五個?以這樣的比例,極可能是全民博愛慈善家。我問:「是男朋友,還是炮友?」

「男朋友…真正的數目都記不清了。」

年輕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就像一棵春天裡的樹,不會有人在意共長了多少片葉子,但秋天的樹,還剩多少葉子掛枝頭,卻可一數。

真的,他可能是床上才華橫溢,就可能是後天打拼得來一身真本領,「入行」4年,已精湛到家,未來四年他還會嬗變嗎?

這時重吉突然間半坐起身體,往茶几伸探他的手機。我其實那時是伏在他的胸懷裡,他卻高舉著他的智能手機,我稍微抬眼一看,原來他在查看著面子書的newsfeed…啊,24歲!我在24歲時做完愛後哪有這樣的床邊行為冒現出來?──就在性愛退潮時再投身跳入另一個虛擬世界中?

我不知道他為何如此緊張面子書的動態。我們兩個人的世界都已垮倒了,他的神思還寄託在另一個世界裡。當下重要還是摸不著的感官世界重要?他向下捲著觸屏式的智能手機,之後放下手機。安靜著。

或許他在看著他的一大票男朋友是否有留言給他?

重吉隨即愣愣瞌瞌地,看起來真的是累垮了,不消一分鐘,他倒在我的懷裡睡著了。但我們四腳相纏,我們的姿勢扭曲得怪異極了,我的一條腳繞過他的腰,被他壓著,他的一條腿穿過我的胯下,又搭到我身側。難怪以前那些色情言情小說裡常說:「打開門看到兩條肉蟲…」但肉蟲也可包括兩個干完後的肉體的交纏怪象。

但這是最親密的扭曲。肉體上的扭曲,只帶有生理上的不適,但在睡意正酣時你會不在意,之後麻木了。兩個人在一起生活時,也會互相扭曲彼此來適應,到最後也是會麻木。

(待續:連中三炮

37 口禁果:

匿名 說...

呵呵,只是想说,你根本没有跟他争做1号。
以我的经验来说,应该可以把他征服的。

为什么?因为他对自己没有信心。如你所说
"難怪之前他在短訊交流時說, 「我又肥,又黑。」
重吉望著我說,「So, how?」"

我立刻就会回他个眼神,(你做0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呵呵)。 在心里的战术上,他已经输得很惨了。

我遇到的凶1,他的眼神就好像要吃掉我那么样。他对自己的的体型和样貌有百分百的信心。我自然会回个眼神,(呵呵,谁怕谁,等着瞧)。

嘿嘿 說...

不是说酒店只有两个小时咩?嘎嘎嘎嘎嘎~~~~~

喜欢!

Hezt 說...

●愛反串被干卻知恥的匿名者:唔,我該怎樣稱呼你才對呢哈哈哈。但你一留言我就知道是你了。

做一號與否來征服,其實是兩面看。是讓一號走進了你,還是你容進了一號?當我被征服,也是佔領了那個男人──所以我們稱「套干」,套著他來干,來操。這時的一號只是嗷嗷待操的生物而已。:p

Hezt 說...

●嘿嘿:你要看完這兩小時啊──現在故事還未到兩小時。:) 正如我文中提著的手機,還在充著電,故事仍在充著血…:)

匿名 說...

喔,HEZT,我也遇过如你所说的凶0号。

可是就不AM我的胃口。最怕被他按倒,然后他观音坐莲用他的洞来FUCK我。我一旦失去主动权,立刻就做不了1号。我的肉棒还是硬的但是我没有那个兴奋的感觉因为我的心理要对他动粗才能够感觉刺激。我就是不可以被动。我总是要抓住0的肉体来冲撞。

反过来说,我做0一定要被动,被1号动粗我才能够进入做0的心态然后才会放弃要抓住0的肉体来冲撞的自然反应。

所以你说我“愛反串被干卻知恥”其实有点不对。不错,我愛反串被干但是我又不能自然地做0,要被对方激发出来才行。我自己也知道很矛盾但是这矛盾也是一种刺激。唉,我的文法比你差远,都不知道你们明不明白我的心态。

没有了那个刺激感我根本不想做1号下去。把他推开走人。

Simon Jim 說...

這峰迴路轉,一浪接一浪的激情,很浪:但讀你靜下來的溫存,也很浪 漫。。。
看來這是篇一場充實的馬來餐 :)

nilaomei 說...

我无法忍受做零号的痛苦,可能我太紧张,菊花没办法舒展开来,我会立刻失去兴致,所以只能勉为其难做一号,但是我又要做一个很被动式的一号,观音坐莲的姿态最适合我,只需要光躺着,让零号很主动地伺候我,我需要很大的被迷恋被需要被对方渴望的感觉来豢养我期待成为万人迷的虚荣心和自信心,才能维持硬度进入他人,但帅哥一般是无法满足我因为他们都很高傲认为允许我碰他们已经是恩赐,但若是大叔就比较有这种技巧性,好矛盾,期待帅哥但他们又像死鱼,大叔叔我不爱但他们技巧好让我欲仙欲死,唉!

Hezt 說...

●匿名者:我可以總結你是愛犯賤。哈哈。你要看對象做賤婊子,同樣地你也要人家做你的賤婊。:)

Hezt 說...

●nilaomei:你別這樣貪要兩全啦!現實一些,想想你要帥哥要的是他的什麼?他賞賜你他的菊花,你還要他們繼續在你身上花枝招展?
讀了我這麼多文章,你可知道在床上,在黑暗中,大叔其實不可怕,也不惹人厭。你的身體要的是觸摸,你的眼球要的只是片刻的視覺享受而已,就順了你身體的意願吧!

Hezt 說...

●simon:可惜這樣的馬來餐不是常營業的自助餐。:)

nilaomei 說...

对啊!所以以后去三温暖就找大叔算了,反正关了灯也不都是只为射精,只是你可以忽视视觉,但触觉却铁一般的事实在告诉你,你还是吃不到帅哥,只有一想到这一点,我就硬不起来了,可能是执着了,我就是贪婪的想帅气与技巧兼收,视觉与触觉享受全都要,试想想那六块腹肌摸起来的满足感是非墨笔所能形容的,那结实的双峰胸肌在你饥渴激情的舔吸下是何等的亢奋,帅哥被我伺候得欲仙欲死,只要一想到他当下的勃起是为了我就够高兴了,哪怕明白我们事后不会有任何发展,最怕的还是帅哥把我当试验品,让我伺候他可到最后他还是硬不起来,我第一个想法不会认为他性无能,或我技巧不好,或我们的性癖好不一样难以配合,而是我长得丑他哪怕想勉为其难也吃不下我,我试过花大钱找一个按摩年轻帅哥按摩我,结果在进行性服务时几乎是我主动伺候他为他口交鞠躬尽瘁结果他还是硬不起来,我当下也软啪啪觉得射不出来就难堪收场了。我需要很多帅哥的肯定来豢养自信,也因为这样的虚荣,疯狂地期待自己可以晋升帅哥型男行列,但健身似乎又是我的死穴,我拗不过那种辛苦,我怕运动,抗拒规律生活,我苦苦挣扎,我承认自己懒惰拼命自找借口安慰,我也无法阻止他人歧视我不思上进只会抱怨,但十根手指有长短你总不能要求每个男人都健硕迷人,谁不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主流派系的万人迷,但若事实不如人愿只能寄望自己也有非主流派系的市场,关键在于你这个非主流派系市场里有你要求的对象吗?两情相悦谈何容易,我曾亲眼目睹在新加坡三温暖一个年轻健美帅哥和一个老到皮都皱巴巴的叔叔进了黑房,那种感觉超级不好受,我竟然输给一个叔叔,但悉心想想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我一直安慰自己那个帅哥大概是收了那个叔叔的钱,但若有这种特殊癖好的帅哥也算是众其貌不扬者的佳音吧!起码哪天我老人家了也许会得到他们的恩赐,虽然明知道机会不高,我也明白很不实际,记得上次遇到一个网络帅哥,他不介意和我出来约见聊天,但我也明白他不会看上我,只求让自己多一个遇见奇迹的机会,结果还是不会有奇迹,他对我完全没有性致,我也不要花太多时间用热脸贴他的冷屁股,请他喝茶完敷衍闲聊了片刻就各自离开,但他的一席话却让我很感慨,他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爱情对象的权利,你可以要求你的另一半一定要帅气健美,哪怕你是丑八怪怪叔叔,那又怎样,谁规定帅哥一定要搭配帅哥,虽然很不常见丑男帅哥配,不是为钱财的那种关系,若能傻傻坚持信念也是一种幸福,我不知道我会坚持多久,但其实我也很清醒,起码不会花痴到让人生讨厌或造成困扰,最起码尊重是我唯一的资产必须捍卫了,当你没有爱情的眷顾时,只有你自己才能让你自己活得像个人样

匿名 說...

Hezt,
我自己已经是大叔级了。但是还是有样貌和身材。虽然不是万人迷,但是找男人也太过容易,那么我就比较挑。大家都知道这个同志圈很现实。样貌和身材是MARKET VALUE。大家都知道什麽MARKET VALUE 就陪衬相同的。

那么我就等人送上门被我干。反过来我遇到我喜欢的,就去追求,多数也要送上门被他干做賤婊子。其实我在曼谷也是做賤婊子,被人问候过我做0的价钱。门都没有,呵呵

匿名 說...

我的年紀也不小了(不過也不是老啦),可以直接的說:俊臉和胸肌都是所謂“icing on the cake”,真正有用的還是實幹能力,俊臉和胸肌只能看爽,真要解決心底的慾望,能幹的大叔比甚麼都好。

沒有俊臉和胸肌不要緊,其實男子氣更能挑起我要被幹的慾望,男子氣不等於俊臉和胸肌。兩個人在房裡,或是要跟另一個佬發展(長期)戀情/關係,就知道俊臉和胸肌其實不重要了。

共勉之。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匿名者:市價,是會貶值的。而且是相對,並非絕對。咭咭。不過你越自越讓我好奇你是長得什麼樣。或許你在外貌與造型與身型給人會看起來一種威武不能淫的感覺,連你自己也相信了這感覺,但偏偏這不是一個顛樸不破的定律,因為當你在床上翹臀獻花時,就完全不是眼中與他人眼中自己了。是嗎?

但我覺得你蠻享受這樣的落差的,不是嗎?因為一人身兼兩角。或許你真的可以試試找一趟三人行,做人肉三文治,嘗試前攻後受的滋味,哈,那可讓你爽歪歪了。

Hezt 說...

●bottomhh:認同你的話。對於俊臉,其實我真的有些抗拒感──僅看相片,一張俊臉通常會有一股不自由主的擺款流露出來,那是凌駕萬人之上的優越感,通常我會特別防備。當然,我也遇過人長得俊俏人品與談吐皆佳之士。

不過,若細細回想過去的一些難忘的獵艷對象,或許說,我真的記不起有多少是掛著一張漂亮臉蛋或是絕佳身材。我很知足。所以絕對附議你的說法。倒在床上時,小胖子也可以變魔術。化學作用很奇妙,在一對partner之間是旁人無法理解的。

匿名 說...

喔,Hezt, 3p 是不可能的。我做0就会很温驯地服从1的摆布。没有了做1的雄性了。

最接近就是有一次有一只小熊用屁股来撞我。然后走去暗房区。我当然不放过他。追到里面,他停在个有那个EXIT灯的角落。蛮亮的。他妈的骚货,不怕羞呢。

我把他抱着,开始前戏。披套从他的背后插。他用手向后抓我的屁股把我的两瓣分开。忽然我感到温湿湿的舌头钻我的洞。喔,siok.。

向后看,竟然是只大熊在后。我想把他推开因为我不想做0。谁知道那只小熊紧紧把我抱着,那大熊就很顺利地进入。

他妈的,我就立刻软掉了。自然从小熊的穴滑出来了。干到我已经温驯,他们就把我拉进房慢慢玩。其实那不是3p。小熊是负责把我抱着反倒,屁股向上,大熊就干到我头昏脑胀。然后其他的姿势都是小熊把我的腿跟屁股大分开以近距离观赏大熊进我洞。还会帮忙添加润滑剂。

有了下帮凶,大熊就用他的重量冲撞。妈呀,我的屁股开花了。好彩小熊很充足的加润滑剂,痛加爽,叫到我哎呀哎哎。。。也不管小熊在那边笑。

当大熊累了,肖微停一下子,小熊就替他检查我的穴会不会脏,用纸抹干净然后又倒润滑剂进去。大熊再干我的时候,那润滑剂溢出,流满我屁股和全身。小熊就利用那来替我按摩。加上我的汗水,我全身都滑溜溜的,大熊觉得很性感,骂我是骚货,干得更加起劲。那啪啪啪声音响篇整间三温暖。

引来一堆人在外面猜那个骚货被交配,被拆祠堂,被性虐待,小熊在那大笑,大熊大吼,我淫吟。。。。妈呀,天塌下来我都不管了,好像我跟大熊存在而已。他望我,我以最女人的眼光回他我愿意,我是你的人了,怎么干我都给你

Hezt 說...

●匿名者:所以你這場也是3p了吧!只是另一個人是助興作「協調員」。:)
讀到你說「我是你的人了」時,我狂笑。真想看你屈服的樣子。(雖然你不屈服的樣子或是什麼樣子我都不知道)

Hezt 說...

●匿名者:其實我很想聽你被人輪上操翻的故事。我想你該會有。(心裡唸著:你這婊子。哈哈)

匿名 說...

喂,Hezt, 不要以五十步笑百步喔,你也有写过,
"我都是他的人了。他要幾時射,我都順了他。。。。",你心里怎么想,眼神就会表露出来。

最屈服当然是被他骑在背后的狗式咯。简直是如电视记录片那样拍的动物交配。喔以前见到野狗那么样交配,看到那公狗的阴茎那么红,拼命插那母狗,会丢石头看他们如何狼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那么做被人拼命地插。难怪有人说以前这种交配是犯法的,实在太过像动物了。

其实那个小熊也整天在那里取笑我。要不是那个大熊把我收服,我真的想干死这个人来威风回来。我认为他们只是炮友而已。有些人喜欢玩多P。

喔,我从来都不玩轮奸的。呵呵还不敢玩的那么颠狂。一个1号已经可以收服了我,几个人我一定惨过做慰安妇了。现在想想只会怕不会兴奋。一旦玩过头可能会上瘾。怕怕。

Hezt 說...

●匿名者:哈哈,我當然知道我哪些文字是我寫的,因為這些牙慧都是有娘的。咭咭。只是因為你是大叔級,所以更想看你放浪狂浪的淫相嘛,會否前頭揮劍後端搖鼓般地壯觀,再加上你那聲聲呻吟。

那你有輪姦過別人嗎?:)

匿名 說...

当然没有轮奸别人咯。我不喜欢跟别人挣0号喔。人人都要喝第一头汤。没有人喜欢喝别人的口水。

喔,说到喝别人的口水,我记起来,有一次在三温暖很好彩,被个凶1开着灯干到我头昏脑胀(他们也像你那么样,喜欢看大叔的先痛后爽的表情)。出来的时候忽然对黑暗不适,只好扶着墙等一等。谁知道,后面就被人把手指插进来。

他妈的,那正是我的0号的心态还没有退热。没有反抗地任由他把我拖进房间。被推倒在地上,叉开我的腿,提起来了,他开灯要看看我。我的天喔,竟然是60岁的胖伯伯。我立刻摇摇手。他气得骂我,"你已经被男人玩过了,骄傲什么哦。阿伯我只是喝别人的口水而已。"

哇,你猜他做什么呢?他竟然用舌头钻进来要替我舔吮吸那个男人把我干到屁股开花的湿漉漉的残留物。天喔,siok ,那暖暖的舌头按摩我那酸痛的穴肉立刻就解除我的不适。

他停一停,也是用他的的眼神问我要不要?我的眼神是要。。。还是喘气地点头。。。但是忽然想起,这种服务的下一步就是要以穴相许给他玩屁股的。没有免费的餐得。他妈的,我的0号心态就是贱,就算是要被干也愿意。

哗,果然他把我弄到爽YY的时候,竟然没有戴套就要插进来。那个时候我是以狗式被他服务着,所以没有发现。可是好彩他的肉棒不硬喔,插不进。他妈的,我反过来看看他在做什么,才发现他的肉棒没有戴套。喔没有硬的肉棒也不可能戴套。他就以为既然我的穴已经弄大了也松弛了,应该可以试一试用半硬的肉棒干我。结果没有成功。我跟他说,呵呵,门都没有。拉上毛巾就走人。

谁知道,当我洗澡,换了衣服出去,竟然也是见到他驾的是新又大的马赛地,很威风的老板样。难怪他对我那么有威严。 我还很厚脸皮故意在他的面前走过想要钓回他。可惜,他的旁边已经有个帅哥。喔,后悔,这条大鱼应该是我的。想起来我真的够贱卖。

Hezt 說...

●匿名者:你好像分享越來越多你被干的故事。是否是當零號多於當一號?:) 但看你吃到這樣猛,希望我們有緣同台較勁時,大家不會同室相殘來搶食!哈哈。

匿名 說...

喂,你也好像其他人那么样喜欢看到我做0喔。

其实我是被你的精彩0的描述勾起我对0的心态有所共鸣罢了。说实在的,做0比做1爽,被人干是全身爽,从头到尾。我也知道我的穴是比别人的敏感,被干的时候,我的胸部会特别敏感和膨胀。

我玩过女人,当然知道这是女人的生理反应。我是害怕还是羞耻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有一个凶1才能逼我抛开我的男人尊严,享受做女人的生理反应的乐趣。

我本身也做1,我也喜欢把MAN的男人压在下面来干。不信啊? 呵呵。好吧,说说我做1的威风法给你听听。

你去过曼谷的HEAVEN三温暖吗?那靠近唐人街。最多华人。我有一次去那里玩。走了一圈,没有我的菜。但是喜欢我的是一个很MAN的40+泰国佬和一个40+的华人UNCLE。

泰国佬样子不错,高高大大,可惜有个小肚皮。呵呵好像有钱人,他用手机给我看他的屋子,好美哦。可是他竟然说他不会带男人回去住的。他妈的他竟然能够猜到我那时候正心里着想去他的家住多好。

我就试试看可以引诱到他吗,还暗示他我可以做0。他也暗示不可以去住。最后我故意走开以为吊起来卖。谁知道他竟然没有追上来。

正在发闷的时候,那个华人UNCLE坐在我的旁边,摸摸我的大腿。我没有拒绝他。他就拉我的手要去房间。我不肯。他就很生气走掉。

我感到无聊就去GYM 看看。那些人身型不错。这种人多数很骄傲。我就进去玩玩。看他们做 inclined SIT UP几下就喘气,我就故意很轻松地做了二十下。从眼角我看到几个对我有兴趣了。

我就故意慢慢地走上楼上的房间区。有两个人跟上来。我停在一间比较亮的房门口等人上钓。他们绕来绕去,我慢慢地等。我的摆阵站法就是说明,愿者必须被我干。

终于有一个人趁他的对手绕过后面,他就闪进来。我得意地关门。我们对视,交流眼神。因为是他走进我的摆阵所以我的眼神把他比下去,他的眼光慢慢地向下,低头认输了。我们的身形差不多。

既然他愿意了,我就不客气地进攻。简简单单做完了前戏,我立刻提起他的大腿,涂满润滑剂,戴了套,慢慢地进。

他的屁股的肉充满弹性,穴也紧,里外都把我包实实。爽。这样充满弹性的屁股最爽的玩法就是狗式,一边干,一边捏着他的那两样突出来的肉团。一样是肉肉的屁股,也可以轻轻地拍打看它弹性的震动。

二样是他下垂的胸肌,那堆肉团更加集中成“揸手”肉圆。(喔,对不起,这些是借用直佬玩女人的形容词)。我以搓汤圆的熟练手法,搓到他的胸肌衮来衮去。

当他的哀叫连连激起我的兽性,我就停止玩弄他而只顾及我自己的享受。一手抓住他的肩,一手按住他的背,我立刻加速冲击到噼噼啪啪声。有痛也有爽,可是他的雄性本能不想被我把他干到那么凶。他也本能地要反抗我。我按住他,他就死命地提起头要起来。他抗议地说痛,我不管他。慢慢地他发出痛爽的呻吟。

最终我达到射精,趴在他的背上。用只手搓他的胸肌,只手搓他的肉棒,很快他也射精。

我们一起倒在床上喘气。忽然间他匆匆地起来要走了。我也明白他的心态。赶快给他一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他回头很生气地瞪了我一眼。我就哈哈大笑。那一巴掌代表我留给他的记号。喂,我干过你了。

当我出去洗完后坐在外面的椅子,那个华人UNCLE又来勾我。我就跟他说,“你有两个选择,一呢我干死你,二呢,你可以在这里插我的腋窝的空间。” 因为我坐着,他站住,他的肉棒刚好到我的腋窝的下面。

哇,他竟然不怕羞,赶快狠狠地插我的腋窝,不一会就射了。然后用毛巾替我擦掉他的精液。其实这个华人UNCLE白白嫩嫩的,样子也是有点有钱人的骄傲。他说在唐人街开店的。

他欠了我的人情,改天我一定干死他。



匿名 說...

HEAVEN有沒有說哪天去會較多人?

匿名 說...

哇,這家Heaven的網頁只有泰文的,上面的匿名兄是如何發掘的?裡面都是泰人嗎?多外國人否?笑。

bottomhh@hotmail.com

Hezt 說...

●bottomhh:有沒有搞錯,我的曼谷之行最多Haeven的篇幅了。你竟然如同初相識?(跺腳…)
這裡是我寫過的系列文章,還有地址的呢!

Haevenly FatFest:主角:迷你漢堡包 http://bit.ly/hvlfest
飛鷹先生 http://bit.ly/HLqsU2
迪可 http://bit.ly/digger9

里面多的是滴油叉燒,但去年我吃到一隻矯健的飛鷹,欲仙欲死。哈哈。樓層面積非常寬敞,而且衛生,比Mania更優。咭咭。我相信你若造訪,會被操翻。

匿名 說...

喔,那是我的伯伯朋友告诉我的。那里没有地铁。他告诉我怎么搭巴士.

喔,怎么没有人问我会不会泰语,怎么样跟那些伯伯沟通呢? 呵呵

Hezt 說...

●匿名者:我還是喜歡聽你被人屌到飛起,操到翻的心情故事,讓人很澎湃。:)

但你說零號也會胸部特別敏感與膨脹,我倒是未曾所聞,怎麼你的女性荷爾蒙腺如此發達?:)

另外說到你其實在曼谷都有與當地人有很多的接觸(生理上以外),還有言語上,你懂得泰語的是嗎?

看起來你干滴油叉燒,也干得淋漓盡致,肉汁四濺!哈哈。

匿名 說...

喂,bottomhh, 你就只会看我的色情部份。前面的说有华人你忽略了。也有几个白人。
这些白人不是那种喜欢年轻瘦小的泰仔。那些只会去Babylon. 这些比较喜欢肉肉的,有年纪的。

我只去过Babylon 2 次,那些喜欢我的泰仔,我认为他们是MB。那些喜欢我的老白人,我认为他们是因为没有鱼,虾也好。

我的钱有限没有到处处的三温暖跑。把精液用来赚钱。
可是我必须去三温暖干男人,因为那些伯伯很喜欢听我讲述怎么干男人的经验。

我只去过2次,所以我不知道哪天比较多人。

Hezt 說...

●匿名者:其實去Haeven只需搭BTS到SURASAK就可以了,然後走約十分鐘即到。我上回還從那兒直接走路回Saladaeng,約廿分鐘。

(哇,寫到這裡突然好想念曼谷!)

你上回好像沒有寫你干到的是白人啊?

Babylon不去也罷。我覺得又貴,又弄到自己很饑餓,因為沒有東西好「獵食」。哈哈。

Alfred X 說...

Mania is my favourite, like the younger clientele there. The late hours in the weekend was surprisingly lively.

Babylon had the best facilities but it was not my choice, too many fat old Caucasians.

Men Factory was boring and not impressive. There was a free fxxking show, but the performers had no interaction with audiences, but covering their dicks mostly.

39 Underground was like a shack but frequented by local teens. The cruising place was small, and not sufficient rooms for privacy.

Chakran was classy, but the crowd was thin during my visit.

Mind's facilities are distributed in a 6-storey narrow building. Not classy, no air cond. During my visit, 3 slim tall Thai boys were performing. Started with dancing in full clothing, and removing piece by piece till naked. The best was that the boys came close and let the clients examining their tools personally. They all had unproportional long hard dark tools equiped!

Hezt 說...

●alfred x:哇,好齊全!:) 哈哈。你說的Men Factory和Mind都是阿哥哥boy秀場嗎?我可能去過,但就沒有去記名字。他們的深色長屌是假的啦。

匿名 說...

Mania我有去过一次。
可是大家都是站着好像石象在那里show身材喔。哈哈。

多数是gym的members。既然肌肉练得那么辛苦当然要跟别人比比身材咯。

整个走廊都是fit的人站在那里不是在找人玩的。那些房间很少人用。呵呵我也是喜欢show身材喔。就暗地里算算比我自己fit的人。哇,竟然有30%的人比我还要fit或壮。那么在这里我只是二等货色而已。

平时我不喜欢去暗区,因为我是认为样貌比身材重要。所以我是要看清楚人的样貌。不喜欢在黑暗中被人乱摸。可是在这里,看到很多人进去暗区,我就跟进去。哇,原来那些装作high class 的姐姐妹妹们在里面找对象。时而会有一堆人忽然发起orgy,但是也很快就散掉。要发姣又怕羞,呵呵好像跟我的心态一样。

其中也有几个fit年轻的白人。在这里不像在Babylon,白人没有优势。也不是很受欢迎。所以白人在暗区比较主动。我就被一个年轻fit的白人摸。他也抓住我的手要拉我出去。白人不是我的菜。而且在黑暗中,他可能以为皮肤滑就是年轻人。万一在亮的地方见到是个大叔,大家都不好意思。
所以我就摆脱他的手,躲进黑暗中。

其中也有那些次货,应该没人要的。可是他们躲在楼梯口的暗角落,竟然有时候有人愿意让他吃香蕉。呵呵原来他们凌源给次贷服务也不肯主动去钓人。死都要面子喔。因为要是主动向人招手,万一被推开,那是人人都见证的糗事。万万不可以冒险。尤其是那些自己自认很高级的,他们就以拒绝别人来提高自己的class。谁都不肯主动,就站在那里show身材。只有在暗区才敢趁黑暗大家一起拿下面具。

Alfred X 說...

Both Men Factory and Mind are saunas, they do provide free show during my visit. For their location and comments pls refer to
http://utopia-asia.com/bangsaun.htm

At Mind sauna, I did examine (hold and squeeze) the performers' dicks myself... it's REAL!

I didn't visit go-go bar for long...shows are more less the same. Any good recommendation?

Alfred X 說...

匿名者说:因为我是认为样貌比身材重要。
我个人觉得只要对方不过分丑的话,身材是首要吸引我的因素。
各有所好吧。。。呵呵。。。

匿名 說...

Alfred X,
那么你在Mania 有什么经历呢?
我所说的你认同吗?

其实我认为有些有身材的gym member皮肤粗。因为他们有吃药的副作用。论样貌多数是比普通还低吧,所以你说只要不过分丑是一种不自觉的回应。呵呵。

Alfred X 說...

匿名:我认同你对 Mania 的说法,说言非虚,你的观察洞悉力真强:)在如此环境,宁缺勿滥前提下我推了不少人,奈何也被不少人拒绝不觉得特别“面懵”。守株待“俊男”话可能有丁点希望,不如主动出击还有其成功率。

一部分的 gym member 的确有皮肤粗糙的困扰,与相貌没有个方程式的联系,俊美的定义视各人观点:)我有自知之明,不期望俊男撲身。平凡的人与心坦白的交流有时更有情趣。呵呵。。。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