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5年9月26日星期六

GYM的蠢材及自私精


健身院裡的惡行,其實日日鮮也數不盡。很多時候除了見到他們極盡蹂躪以外,還有許多醜行,確切而言是說「愚蠢之行」。

例如,有一次見到一肥一瘦在健身院舉重區。那時是非顛峰的早上上班時刻,我是得抽出非常寶貴的空檔去,豈料空間不大的舉重區有這一肥一瘦的年輕人在那兒舉重。

由於他倆是使用了最中間的位置,是對於鏡牆,我被逼塞到一個角落去。

瘦的那位彷如是導師,可是他的身材太精瘦了,我想只有50公斤,根本沒線條,沒肌肉;他就教導著那肥(我想超過90公斤)作胸部啞鈴推舉。

可是那肥的是沒有這樣的臂力來舉撐起那麼重的啞鈴,他當時是舉著一個35公斤的啞鈴。兩邊舉的話就等於有70公斤!

他一邊舉,一邊發出痛苦的呻吟,而那瘦的充當Spotter來協助他。每一套完成後,肥的就會將兩手的啞鈴拋到地上,那啞鈴就連滾帶跳地彈起來,那可不是一粒乒乓球,而是一個35公斤的啞鈴!你可以想像如果這啞鈴砸到旁人會是什麼後果嗎?

而我就是旁人。即使我已將凳子拉遠些了,但視線範圍內見到那飛彈的啞鈴時,如同感受到武器砸過來。

許多做啞鈴推舉的怪獸就有這樣的陋習,除了會發出可惡的呻吟以外,就會丟啞鈴。

有一次那位當過全球鴨仔兼拍過同志A片的大馬混血巨乳牛Julian就在我身邊舉重而這樣丟啞鈴,我怒目相瞪,管他是什麼「明星」,如果這樣傷到我或是砸死人了,這是殺人。後來那巨乳牛像隻小綿羊般說sorry。

而這一肥一瘦的臭傢伙如此「不識抬舉」來舉重,瘦的不知道那肥的已經無法承受及抬舉如此超重的重量了。

我正想開口教訓他們,「曉以大義」時,豈料這時我聽到那肥的一聲慘叫,而他的啞鈴滾彈到我的凳子邊,因為他的啞鈴是拋落下來的,重重地就這樣彈跳起來。

我轉頭一看,只見那瘦的高呼「what the fuck? 」,而那肥的端著指頭給他看,這時我才看到肥的指頭流了兩三柱血。

那瘦的還跑去找那些健身教練,而肥的就呆坐在那邊,不一會兒才離去敷藥;看來是一陣兵荒馬亂的,因為不少健身教練皆跑去問候。

我想他是弄傷了指甲。然而只是舉重,怎麼會弄傷指甲?這反映出他確實是超重來舉重了,硬硬來就是傷己。

我樂得享有自己獨霸一方空間,我以為他倆會打退堂鼓。詎料,在半小時後,我看見他倆在stretching area那兒又嬉鬧似的,那肥的指頭紮了沾血紅色的白紗布。他們還在做健身!

我心中就只是搖頭。

另一次是也是在相同的健身院分院,有對男女霸佔了一個凳子逾半小時了,男的將至少4套8個啞鈴都取下來放在凳子旁,全是重型的,而那女的則有三套6個,加起來就有14個啞鈴亂七八糟地堆放在他們的身邊。

那男的該是教導女的來做啞鈴推舉,然後自己也來做,交替使用著啞鈴。但更多時候那男的是坐在倒立的啞鈴上與女的聊天。

那時我也是趕著時間,但往往可以調度的斜背凳子就物以稀為貴,而這對男女霸著不走不用緊,連啞鈴也侵佔如此之多。

當我需要用到的其中一套就在地上時,我撿起來欲使用,也禮貌地示意對方我會使用。

哪料那位男的說,「我們要用的。」

「可是你用著這麼多,怎麼可以用得完?」

「我們現在就要用。」他堅持。「她要使用的。」

我一氣之下,將那啞鈴重新放在地上,怎麼會如此霸道獨佔?而且,他們怎麼可能一直使用同一套啞鈴?

那男的還特意馬上接過那套啞鈴,然後還作狀用

後來我唯有讓步,另選不適合我的舉的啞鈴來使用。直至我做完了之後的另半小時,這對男女還在相同的地方,那些啞鈴還是亂堆,他們依然如此猖狂地霸佔。如果我等待他們,我哪會還有時間?

這時我真的忍不住了,我投訴到其中一個女健身教練道明情況。

還好我選中的是華人健身教練,通常華人會較為有反應。該健身教練趨前說了幾句話後,我遠遠觀看著那男的在解釋著,之後才乖乖地將地上的啞鈴收拾起來重新上架。然後也攜著女伴移步到其他地點。

我真的不明白這些人為何如此自私、橫行霸道,侵佔公用物還會振振有詞,最可恥的是他們沒有羞恥心,意識到這是錯誤的態度。

然而這些人的惡行真的太多了。我想下次看到這些行為時,一定要對准他們手機拍照,並對他們說,「來,望鏡頭這裡,等下我放上臉書全世界都看到你。」


還有更多:

2 口禁果:

Unknown 說...

who is Julian??

Bryan L 說...

this julian ? http://www.xvideos.com/video10553520/malaysian_fucked_by_a_muscled_canadian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