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7月29日星期六

吶喊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留意到這則新聞,一則讓人聽到後會感到火冒三丈的新聞。

八打靈一間著名的華小六年級生懷疑遭男教師性侵犯,事發後:

● 小男生參加輔導班後鬧自殺,最後得救

● 男教師被調離他州,沒有行動對付

● 校方意圖掩蓋事實,只擔心影響校譽

一家華文報章的追蹤新聞有一段聳人聽聞的描述:

「校方曾為了學校名譽,試圖將此事掩飾下來,苦勸受害者家屬不要 此宗杏壇醜聞張揚出去。

最後受害者家屬接受校方的建議,並沒有向警方報案,只是攜帶受害者給醫生檢驗。

消息說,醫生為受害者檢驗後,發現他的肛門有受損跡象,因而對其傷勢起疑,在醫生的追問下,家屬最後唯有說出真相。

消息指出,醫生懷疑受害者遭受性侵犯後,決定報案,並為受害者進行深入檢驗,受害者的醫藥報告預料在本週出爐。」

如果這件性侵害是屬實的話,一個只有12歲的男生,被雞姦後承受不了壓力自殺,我真的難以想像這男生以後的生活會是怎樣?他的心智是受到怎麼樣的創傷?

最可恨的是,這間據說是以P為字首的著名華小,竟然為了保存著校譽,沒有對付涉嫌的男教師,還將他調離其他州屬,這種自私的作法無疑是放虎歸山!

然而我想到,受害者日後會不會變成同志?

如果這名男教師真的是同志,要洩慾的話就去就去找判斷事非的成年人,為何要狎玩孩童呢?這些孌童者是最病態的一群!

但是最悲哀的是,許多人都將這些褻玩孌童的男人都標為同性戀,意味著我也是與這些魔鬼是同一夥人!



有時我會想到,變成同志的原因是否是童年的性侵害而改變人生。性傾向的轉變,後天因素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孩童時不懂得分辨是非,如果他遭一名男性長輩性侵害後,而改為喜歡男人迷戀男根,這根本是剝奪了他的性傾向的抉擇權利。或許他本來是可以在成年後成為異性戀,然後有「正常」的人生生活,為什麼他最後被宰制,被逼去做離經叛道的事情呢?

不過,或者有些人會認為,或者那位男生天生是同志,所以童年時即使沒有遭狎玩,他也會演變成同志云云。

但我始終不相信同志是天生的,我不相信我們是帶著XY的畸型基因來到這世界,一切在後天必有影響,即始是從嬰兒開始,這些影響力滲透我們的人格成長,以致最後我們會選擇同性。

我在去年曾經接到一名讀者的電郵說,他在孩童時與他的叔叔發生曖昧行為,當年他的叔叔為他口交。

我在電郵中問他,當時你的感受如何?

我記得他說,當時候只感到很「爽」。

這讀者告訴我他已經結婚了,可是還是一名同志。

後來我們斷絕聯絡了,我不知道他是否會讀到這篇文章。不過他看來已認同自己的身份。

不過,我一直相信,一個孩童在選擇和發展他的性傾向之前,他都應該擁有快樂無憂的童年,而不會遭成人世界裡肉慾所玷污。

幾年前我曾經接觸一名積極參與防止孩童性侵害的非政府組織負責人,她說該組織在進行巡迴演說,宣導群眾應如何防範悲劇發生時,在許多場座談會後往往會有人挺身而出對她們說,他們(不分男女)在小時曾受到長輩(叔父)等性侵害,以致渡過了最黑暗,但卻啞忍的人生。

「你無法想像有多少人活在這些陰影中。他們很多來自富有和良好背景的家庭,華人家庭也不少,因為華人都說家醜不宜外傳。」

我很記得這句話,我不知道冰山一角之下,孩童性侵害的形勢有多嚴重,就像冰山一樣,你永遠不知道其真正的體型有多大。

所以到現在,我除了會欣賞麥可傑遜的舞曲和月光舞以外,基本上我對他的孌童行為感到噁心、鄙視。



當然我有想過為什麼自己如何發展成為一名同志。這個問題到現在依然縈迴在我腦海中,當然我有一些發現,加上與不少朋友接觸了解,觀察後大概摸到一些線索(有待下文分享)

但是我幸慶的是,沒有在任何叔父狼爪伸入我的童年,我是自自然然地蛻變演化成為現在的我。

愿天下四海的同志,都曾經從快樂的童年走過來,然後走向美妙的同志世界。

14 口禁果:

Nishiki 說...

鄙視這些性侵犯小孩子的惡魔...

nicholes 說...

当初听到这个新闻,心里也极其震惊
我办公室内的同事都异口同声的说同志是变态
仿佛他们早已把这种乱恋童癖与同志画上等号
我无言以对,可是还是无法认同校方粉饰太平的做法,这样轻易的饶恕了对方,等同放虎归山,日后也不晓得他还会不会对下一个目标动手!以前我记得我只是轻轻的吻一下我一个很可爱的男学生的脸蛋,也被校长提醒,怕被告性侵犯,当然她也了解我不是这种人,只是有时候,我觉得人很奇怪,小事情就只会小题大做,反而严重的事故却拼命要掩盖隐瞒。哎,好悲哀。

Hezt 說...

NiCholes:如果我看到一個老師吻他的學生的臉蛋時,我也會像你的女校長一樣有同樣的想法。

慾望,有時讓你忘了自己。大事就是從小題發生的,所以不得不小題大作的…

nicholes 說...

我知道啊
所以我沒怪校長的提醒
雖然我的那個吻也是一般成年長輩
看到可愛小孩的“肢體動作”
可是我也不想就因這一吻讓我紅遍整個新村
所以我不得不收吻
再說那時候他才7歲,現在已經11歲了
長大了就不可能再有親昵的肢體動作了
即使我還是那么地疼愛他

耶穌 說...

其實大家介意的是一個“大男生”性侵犯小學生還是“老師”性侵犯小學生呢?

以前有個朋友和他的朋友在某小學校任教
後來一次跟他們出去喝茶閒聊
他們的談話真得令我不敢恭維,汗顔

A:我今天看到一個小帥哥
B:應該帶回家把他奸了
C:我們明天一起約去某廁所格抽煙,不要給校長發現吖
A:好吖!不知道那個小學生是不是GAY的。。。

我在旁邊傻眼。。之後就沒有跟他們聯絡了
真的上樑不正下樑歪。。。

後來我想應該是“老師”這身份
大家才會那麽憤怒吧,老師這個身份真得很崇高耶
nicholes,加油哦

Hezt 說...

耶穌:
我要傳達的訊息是:小男生不應該被性侵犯,不論侵害者是長輩,或是師長,許多強姦等的性侵害案是侵害者使用權威、地位來誘迫受害者才發生(最近刑事法典修正法案其中一個爭論點:上司與下屬發生性行為屬強姦就是圍繞這一點),但孩童性侵害案件是更加嚴重,因為孩童還不懂得怎樣反抗。他們比成年人更加無辜。

所以你說「其實大家介意的是一個“大男生”性侵犯小學生還是“老師”性侵犯小學生呢?」時,答案是大家都應該介意和著重小學生性侵害,不論施害者是什麼人、什麼情況發生。

不過,你的那2位朋友的對白可真恐怖,希望你下次有機會「警告」他們一番,講一講「耶穌」,別沉默不語和坐視不理。

耶穌 說...

嗯,真得很不應該
其實小時候也曾被一個大哥哥帶到一件房間“狎玩”
現在想起來印象還是很深刻的
其實那天不知道怎麽傻傻給他綁起手腳
後來覺得不對勁就被嚇哭了
他似乎還是無動於衷,上下其手醬
後來被掙脫了就趕快跑
還跑到幼兒園向老師訴苦(忘了有沒有跟他說那個情況)
好像只是告訴她有人跟蹤我
那個死王八蛋後來還真得跟上來
還用那種婬賤的笑容對着我
後來他應該知難而退走掉了
雖然已經過了那麽多年,可是那種烙印還是深深地在心理某處

現在給我認出來就要閻了他!

********************************

那些所謂的“老師”已經沒有聯絡了

Xavier 說...

i am lucky to have had a "normal" childhood.

but i do know quite a few where were tainted when they were young, maybe that did divert their path toward gay...

anyway, paedophile SHOULD ALL GO BURN IN HELL!

Hezt 說...

耶穌:天啊,原來你也是受害者之一。希望這不會對你留下太大的陰影。

ryuwo_79 說...

i totally agree with hetz. not matter it is an adult or a teacher or a lecturer or watever, children should be given the right to live their life as normal as it should be. those who prey on them are just animals who should be shot dead. the same goes to all the stupid serial rapists that took so many young lives in recent years.


GRRRRRRRRRR!!!!!!!!!!!!

耶穌 說...

嗯,我想不是因爲醬造成我是同性戀者啦
還好我不是個記性好的人

我們不是不正常,我們只是不平凡

基不擇食 說...

耶蘇

謝謝你的鼓勵
你說得對
不是我們不正常,
我們只是太不平凡了。

Francis Kong 說...

這些被性侵犯的經歷, 讓我看了很心痛. 再被一種無助的感覺籠罩, 頓時感到心也實了. 說不出話來.

在這樣的心情下,我選去畫了一幅畫
- 畫裏面有如眼淚的雨點灑在地上,一棵嫩綠的幼苗, 穿過泥土和鋪滿枯葉的土面長出來. 他就是長在一朵淡黃色有刺的大花旁.)

francis

Hezt 說...

Francis:很意外在一年后,還有讀者會閱讀到這篇文章和留言。你想像的畫面並不是很抽像,不過應可以反映出你過去的黑暗經歷。希望你現在活得很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