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1年1月31日星期日

那一年

找回舊日記,才發現自己有那麼多本日記。從小就開始寫,從不大會寫字到如今都懶得用鍵盤打字了,我的日記有好多本。

當中有一本在日前無意中找到,那是入職場工作後的第五年開始書寫的。裡面記錄著的工作點滴、出國遊行與出差、炮友炮緣、對直佬的單思、家人的沖突、與工作同事的交集等等。 

每一篇都是以工作為主的內容,我將工作的哀與愁,還有工作日程,或是一些非常瑣碎的事情都記錄在案,這可真匪夷所思。

日記中出現頻率最多的,竟然是同事。那些我已不再聯絡的舊同事,他們說過的話,他們與吃過哪一頓午餐,有誰恰好一起加入飯局等流水賬似的記錄,在近二十年後翻開來看時,猶如在昨日發生般歷歷在目。

那一年幾乎每一頁除了工作相關佔了一頁篇幅的70%,偶爾會提到椰漿飯、九厘米先生、小白、費亞、還有巴克等等,都是情慾對象,還有炮友關係,這批人早已斷絕聯絡。

那時剛認識椰漿飯,我將我對他的初始印象與評價都記錄在日記裡,讀起來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地接受他,所以在開始時我還嫌他死纏爛打地撥電話給我或是留言sms等的。但我沒有真正地記下我對他的感受---

至於九厘米先生,那時已是我們的齷齪遊戲的尾聲了,事隔這麼多年,我也終於明白為何當年還是燃不起來,因為他根本就是一個偽零號而硬要反串成一號。

我們是撞號了。

我是輸在太誠實及太坦率,而他是可恨在太虛偽與矯情,就是對著你,只會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他成為我日後在職場上或是情慾場上大炮仙的化身。每次遇到這種大炮仙人物時,我總會這樣想:「又是另一個九厘米先生了」

即連我與姐姐吵架的小事情,我也記載在日記當中,吵架的原因是:我沒有洗碗碟而被罵得狗血淋頭,以當年的我,被罵時一定是會破口反擊,就這樣掀起罵戰。

那一年我是幾歲?該是28歲的成年人吧,都快30歲人了,被罵的原因竟然是沒洗碗碟的小事。我不記得為什麼我沒有洗碗,或許那時真的太投入工作而太忙(那時還可享有加班費,所以我常加班),又或許是我存心偷懶,但是不論什麼原因,沒人可以飽受他人不斷地指摘,即使是家人。 

為何那一年的我,還像活得像一個初中生般的因一場小事被狂罵而不開心,而需將事情記錄在日記裡?重點是,為什麼那時已是一個成年人了,還得因沒做到家務而被訓斥?我這樣一想,倒是覺得這樣被痛罵,其實真的很委屈。

我終於想起那段時期與姐姐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的情緒,這種高頻率的吵,我們都互不讓步而會陷入冷戰,直至哪一天誰被逼要開口跟對方說話,就算是投降,或者罵架告一段落,當作從未發生過。

我們就這樣種下了心結,因為我們將情緒掃入地毯下視而不見,就以為了結了事情。

可是,我們不會理智地去解決問題,我現在回想,如果是因沒有洗碗碟而佔用了姐姐的時間與功夫來處理的話,那麼就我就應該提出規定,如果是側重於一人做家務是不公平,那就輪值去值勤,而我倆應該要去遵守及信守規定,在無法值勤時則應酌情,而且不能動不動就破口罵人。

又或許,那時我應該被激發到早就應該搬出來自己置業的動機,那麼,我喜歡飯後馬上洗碗或是盛在洗碗槽裡過一晚,也是我的選項,無需聽命或按別人的意思來過活。

讀著讀著,當年快要三十歲的人,其實也是生活與情商的低能者,對很多重要而不緊急的事情,我沒有真正地對症下藥,一切依著自己的情緒行走,加上荷爾蒙大爆發,更是以為要結交個男朋友過世界過生活,會如願如期地發生與降臨。

事實上這些就叫做一廂情願。

為什麼不去想單身生活也不會太差啊!

後來我也讀到其中一頁我是對升職充滿了憧憬,包括看到公司有刊登招聘廣告時,我內心戚戚然地覺得為何不是內部提升?然後我也記下了我那時與競爭同事的心情與感受等,對方受到的讚美,我的上司不合情理的挖苦,我也怏怏不樂。

這些職場上的拚鬥與人事周旋,都是那時候的人生頭等大事,牽動著我的心情,而我的願望,原來如此卑微。

後來的後來,我也終於獲得那個職位,過後還接連升級,得到更高的職位,我如願所償,但其實不是因為我出色的業務能力,而是那企業裡出現嚴重的內鬥而致有人被鬥垮了,騰出了空缺,權力架構得以洗牌,而將我捲進去了。

當然我也不是玩這種遊戲的人,沒多幾年,我也離開了那企業。

這一直讓我想起一則近日來重新提起的舊新聞:10年前中國有位少年為了想買一台新面市的iPhone,而不惜割腎賺錢,豈料導致終身殘疾,還得臥病在床。

當年我為了如此卑微的心願,圖的就只是一份虛榮嗎?還是一種自我的認同?我為此付出那麼巨大的努力,而這種受到外來因素宰制(公司始終會倒下,權力架構更是十分脆弱的),如此不可控的目標,不應該是生活重心。 

那時我是否有想想自己。想想自己應該需要的是什麼?

我也沒勇氣與能力,去描繪十年後的自己,如果我知道我要變成怎麼樣的自己,那麼那時就應該去謀求對自己有利的養份,以及培育出的條件。 

職場上升遷,並沒有帶來我多大的財富增幅,畢竟在企業內內部擢升,加薪幅度肯定比不上跳槽來得快。 反而在升職後,我歷經了一場場的小人之暗算,到最後我終於拂袖而去了。

我不想回頭,只是那一天在收拾舊雜物堆時看到這一本日記而止不住翻讀,沉浸下去又像走回來時路。不論是職場、愛情、親情、財富,我迄今乍看是好像沒有太大的收獲,那一年的心情起伏與不快樂,其實一點都不值得,不應該沖擊到我的人生。 

那本日記其實只有半本寫滿,下半年就空白頁了。

後來我才想起,原來那一年7月,我就創立了「亞當的禁果」部落格,將我所有的哀愁淫樂都記錄下來,直到現在。 

而我所收獲的,或許就是這一畝默默耕耘而逐漸荒廢的文字田吧。

2 口禁果:

匿名 說...

希望你新的一年能够事事顺利,生活能更加的开心如意。

匿名 說...

早安,当先生,多少年前也是因为读了你的曼谷乐记,才懂比较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