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2月5日星期一

眷戀的流連


很久,很久都沒有一起與九厘米先生一起吃飯了。大家同享一張桌子,然后要在一張桌子的範圍裡,一起呼吸和一起說話。要促成一起用餐的互動,在工作上你需要合適的時機,如果從命理來說,同桌吃飯也是一種緣份──哪怕只是與一個陌生人一起搭桌吃飯,似乎也是冥冥中的緣份安排。

不過今天我與他,是夾在一堆人之間一起去吃飯。

正如之前我所說過很多次,我們完全已失去了互動,極少眼神交流,沒有言語上的搭訕,即使是有,也是公式化的應對,工作上的言語交流。

他也不屑會與我討論工作上的事情,而我也儘量避免在公事上對他發號施令。對于這樣的相處模式,我感到很自在。至少九厘米先生缺席,消失在我的眼前,我會覺得心頭上的陰影頓時消散

而像這一頓午飯,我們就像搭桌吃飯的食客而已,各不相干。他沒有主動邀請我用餐,我也是尾隨著其他同事一起踏進茶餐室裡,揀桌子,就拉椅子坐下,大家的動作很瀟灑。

在飯局中大家都有說話,而他是不會對我的話題搭腔,他在說話時我也是靜靜地聆聽著

到了某一個時段,我恰好在說著話,談著一些閒雜事情,當然大部份的同事都是在聆聽著我的談話。

然后我就察覺到九厘米先生在我的眼角範圍裡東張西望的模樣,然后他悄聲地對隔鄰的女同事在竊竊細語。這樣的舉動,分明是在告訴你:我根本沒有興趣聽你說話,因為有其他比你更具吸引力的東西出現了。

女同事也與九厘米先生在交談著。這樣的感覺就等于站在講台上時,台下人各忙各的。

當然我不是在開講,我也非出色的演說家。我只有循著九厘米先生張望的方向瞟過去時,看到了另一名男同事。

那些女生說,喲,他好帥啊。

我知道那是一個帥哥男同事。可是,就像我承認金城武的帥氣一樣,這樣的帥不是我心目中的一杯茶。

所以整桌人的焦點轉移到這位帥哥同事身上了。我這時抬眼看著九厘米先生。

那是一種既熟悉又睽違的眼神,還有那種神采──九厘米先生遠眺著遠方的方向時,他的嘴角是揚起一彎笑容,他的目光是閃著渴慕的瑩光,他口裡念著那男同事的名字,想要對方望這兒來打一個招呼和示意,但因顧及茶餐室四週是公眾,而刻意壓抑著聲量喚叫著這位帥哥同事的名字。

旋即那帥哥聽見了呼喚聲,由于在座的看來只有九厘米先生與他較為熟絡,他朝著我們這桌望一眼,只是對九厘米先生示意微笑。

我可以說,原來那帥哥笑起來時那樣地動人。這是我從來沒有察覺到的。

我在同時間再瞄向九厘米先生時,瞅著他時,才也發現他笑得是真情流露的。我的視角當時是看到他的側臉,他挺著一管L形的鼻子,他的眼睫毛翹捲地在閃著,從他張闔低垂的眨眼動作下,他是閃閃爍爍地將目光流連在對方身上,那是怎樣的流連?你會在一秒鐘裡發覺九厘米先生的目光是帶著癡纏的,緊盯著不放。

當然,九厘米先生完全沒有察覺到我在觀察著他,因為他根本不會放我在眼裡。

然后大家在談論起這位帥哥同事。九厘米先生說,這同事已經有女朋友,聽說女朋友是外界女生。其他在座女同事聽聞后,有些黯然神傷。

九厘米先生說著說著,他神采奕奕,談論著一個看來與他互動頗深的男生。我不知道其他在座女生是否會感應到,九厘米先生好像少女情懷般在談論著自己的暗戀對象,但事實上聽在我耳裡,簡直是曖昧。

是的,九厘米先生,你這個偽裝的同性戀者!你為什麼不做完全套戲來裝腔作態,為什麼你要在我面前出賣你自己的愛與慾?

我 捕捉著他那一絲張 望的眼神,勾起了腦裡幾近沉澱觸底的畫面,九厘米先生在初始時也不是這種眼神凝視著我嗎?他當初需要一具為他服務的男體時,也不是這樣的眼神嗎?他在廁所 裡掏出他的東西站在我身旁佯裝小解時,也不是這樣地盯著我嗎?那是熱辣辣,攀燒著你的臉龐的能量,我當時也是看著他眨著明亮的眼睛,調皮地帶著輕浮的笑 意。

就是這樣的眼神,而讓我會錯意了──我以為我原來也是有魅力的。就是這樣的凝望,我相信他是真誠的。

真的是久違了,九厘米先生現在不會這樣凝望我,更加不會如此對我微笑。我想起在他房中他張掛著的日本俊男海報。他的心是傾向于帥氣哥兒的。

我看著九厘米先生在飯桌上的笑臉與眼神時,原來自己還是在眷戀著他。

我以為我自己淡忘了,這一切一切。然而我還是忘不了。我將聽著他談論著這位帥哥男同事時,我覺得自己像是一艘正在拋錨定位的船,要停駛了,可是錨像墜入了深淵一樣,掉失了,而我在往下沉…

原來我望見他對其他男生有好感時,還會感到心酸,還有悻悻然難道我對九厘米先生還有情意?看來,我真的無法否認自己對九厘米先生還是放不下。

因為無法擁有,所以才遺憾?因為曾經擁有,所以才更加怨恨?

同桌吃飯,各自修行。我無法在這裡繼續批判性地去審視九厘米先生的人格,更何況要揭穿他到底是怎樣的偽君子。

我覺得,下次我還是儘量少與九厘米先生一起吃飯了,這樣我會讓自己過得開懷一些,至少我不會感覺到,我已失去了很多東西,包括尊嚴。



7 口禁果:

Lifebook 說...

Just let it be.. it is all histories already.. hope you can move forward and not backward.

安傑的秘密日記 J's Closet 說...

非常誠實及真誠的坦白
有時候愛就這樣的令人傷感

給你拍拍手,非常仔細的自我檢視
一個值得為自己感到尊嚴的人

徘徊 說...

感情路上本来就崎岖,每当回忆往事,谁人又能完全没有感觉呢。除非他从来没有投入,只当是一场游戏。

stevie 說...

When love/lust leave you nothing but sad/sour memories, it's about time to let go. Bid farewell to Mr. 9cm. (There are many other Mr. 12cm, 15cm, 20cm await you. haha~!)

Iceace 說...

我的女同事知道我是PLU后,问我会不会对那些直的有兴趣然后去追他们,我是不会,要知道就算是PLU都大部分对我没有兴趣,何况是直的?我才不自掏苦吃。而对于那些假基,不要说什么追求,这些人我连朋友都不想交,因为他们通常是虚伪,不肯面对自己的人,跟他们在一起很辛苦的!
9厘米是对你没有兴趣才说他自己不是PLU,更可能在你纳闷的时候,Ba! 他与另外一个美男拍拖了。

Hezt 說...

各位:
我知道,總得要忘記。總得要將自己與他划清界線。我還想過若有一天看到他拖著一個男生的手時會主動祝福他:祝你快樂。

可是,當我看到他那種對著他人痴昧愛慕的眼神時,我就知道,我是說不出口了。

余重立 說...

怎地還對mr.9cm那麼留戀啊,是真對他動了真情啊,該不是吧!看了你一些舊作,提及交戰實敍,總覺你應較中意big long sizer even while it's still never uprising, and self feel very luck to accept one who wasn't quited at he's normal site.等到無魚蝦也好的狀況下,因難奈慾念勉為接邀媾,才發現它真的是不可貌相,而不枉一戰再戰,或不在其技,誠在其器使,則真有必要還對九先生醬介意嗎?!嘿嘿嘿....灑脫點吧,你的條件又不怎麼比人差呀!支持你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