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2月20日星期二

魔幻的

我與他一起吃著午飯。他是公司裡新來的一位同事。這是我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一起用膳聊天。

聊著生活,聊著過去。他背著光坐在我對面,在逆光中我看不清他的樣子,不過我知道他長著一對相當漂亮的雙眼皮。

然后我聽到他說,「我們生活在一個魔幻的世界裡。」

「魔幻?」這是我第一次如此詮釋生活與世界的字眼。

在那一刻,我突然想將他的衣服扒光,即使他是一個挺著肚腩的中年發福漢子,不過我想知道他在衣物下的肌膚紋理的色澤,我要對照一下他的肢體比例,我想知道他是否是一個毛髮茸茸的男人,我想用舌頭測量他的尺吋…然后我想坐在他身上,用腿搭在他的肩膀上。

這個念頭和一系列的動作在我的腦中上演著,我竟然可以將親近一個人的好感化為慾念,我竟然可以在自己的世界中扮演著獸性動物的角色。

我才知道,原來魔幻也可以如此演繹的。

所以,我不得不承認,有時慾念與人生也是很魔幻的。

2 口禁果:

IceAce 說...

哈哈,不要以为男人的性幻想那么的神气,其实女人的性幻想比男人更加的频密与夸张呢!
其实我有时候看到一些一点都不是自己类型的男人也有夸张的性幻想,还记得我告诉你我的"性奋期"吗?那时候我连一个倒垃圾的人都想搞呢。
有时候我们连自己的脑想要什么都不懂呢。

Hezt 說...

深淵:哇,我可不知道女人的性幻想夸張到什麼程度──你有姐妹淘與你一起分享嗎?

我真的不記得你對垃圾工友都有「性趣」,哇,你真的很狂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