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7年5月13日星期日

萬里行走


今天是母親節。可是我們沒有外出用餐或慶祝。母親是經我的提醒下,才知道這屬于她的節日就是今天。她問我,去年此時我們去哪裡用餐啊?

我說,我們是去某某餐館吃料理。我還記得去年此時,我的內心與表情是經歷了暗流起伏的沖擊。因為母親節的前一天,我接到了椰漿飯的一個莫名電話,他說他要與我分手。

接電話那天是5月13日。而就是這一天開始,我們之間出現裂痕。

昨天又重看英文電視台重播的《金剛》,看著怪獸與美人,還有在與暴龍驚心動魄地在搏鬥。我很仔細地看著那隻金剛的表情。

還有金剛不理睬美女的那個樣子。是嘟著嘴、啍著氣,轉個身子,頭是甩去另一邊的──非常擬人化,在電腦的匠心巧運之下。

椰漿飯說過,我與金剛有點相像,特別是我不理睬他的那個樣子。我記得當時聽到他這樣說我,我還搥了他幾下。

《金剛》是我與他唯一一場電影,踏進電影院一起觀賞的電影。那時在開場前,在他家裡我倆還經歷了一場很棒的性愛,戀戀不捨地結束后就趕著去看戲。歡愉的盡頭,幾乎是遲到進場,后來我倆還是氣吁吁地趕去票房箱領預訂的戲票。

然后就一起在電影院中挨了三小時。他在看完這齣戲后對我說,我與這隻模擬出來的怪獸如何相像。

昨晚在電視機看著這套戲,從大銀幕到格子箱,從戲院台下的兩人相偎到孤身一人,「物是人非」是最佳的寫照。

然而,這一直提醒著我:戲早已散場了,人群早已散盡,緣份早已散盡。

今天是5月13日。我一直提醒著自己,除了是母親節以外,我還記得去年的這時刻,從一個電話開始,我們出現了漸行漸遠的歧路。

我在健身完畢后,驅車回家時添油。我習慣每次添油時會記下里程表和日期,記在一本記事簿中。我很好奇去年的5月13日是否有添油呢?

將記事本往前翻,日子就在指掌間倒退。2006年5月13日,真的是有添油,那麼地恰巧。

我看看一年前,一年后,我的車子的哩程進位了多少,將年前年后的里程對減,才發覺,原來只是多走了9993公里。

快及一萬公里了。轉了365天,還欠七公里就到一萬公里的里程記錄。看來我用車並不是太過度,然而這不是一段短距離。

但是我的車子在高齡化,它的生命週期是隨著一年一萬公里或更多的里程來縮減,它並沒有因我一成不變的心情與情緒而停滯下來,它跑動了近一萬公里來為我奔馳到目的地,那是一直累積,進位增加的里程表。

可是,有時人的記憶,卻像一個不會進位的里程表,時時刻刻都記錄著某一個時刻的狀態。

而我的生活,就像一輛沒有里程的汽車,往前奔,只是規律性地、落寞地運轉。行走了萬里,下個萬里又是幾時?我自己一人可以走多遠?

我的CD集錦裡還是放著那張Fort Minor的CD。我還是很喜歡聽那首第九首的歌曲──Where you’d go。

歌曲中的女聲所唱的chorus歌詞一直在腦海裡的唱機裡播放著:

I miss you so,

Seems like it's been forever,

That you've been gone.

Where'd you go?

I miss you so,

Seems like it's been forever,

That you've been gone....

今天我在車子裡哼唱著時,就這樣想起了椰漿飯──你現在在哪裡呢?儘管我每天驅車上班時都會經過你居住的那一區,可是我已經沒有力氣駕車行止,停在你家門前了。

因為,與其相見,不如懷念。

只是覺得生命裡有很多的巧合,巧合是因為兩個人相逢了,又或者兩個人擦身而過了。

又或者,在一個普通的日子降臨時,會有很多事情將這日子賦予新的詮釋意義,然后串連起來讓你想起很多沉埋深層的往事。

然后,我們會一年復一年地,每年日歷上出現這個日期時,會去記念與懷念。












7 口禁果:

天平座 說...

陈奕迅 不如不见

.....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
中间隔着那十年
我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
不懂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还未抽烟
不知你怎么变迁
似等了一百年忽已明白
即使再见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见

//thinking of thsi song when looking at this post.

Stevie 說...

May be I'm older in term of being a pop music listener, my mind was playing Na Ying's 相見不如懷念 while enjoying your post.

Hezt 說...

沒想到這篇文章給讀者帶來了兩首不同的聽歌意境。好像點播機一樣。

可是,我似乎對陳奕迅與那英的這兩首歌都沒有印象。歌名也只是掠風而過的感覺而已。我真的很久沒有聽中文歌了。

我有印象的,只是自己記憶畫面與當時的一些感覺。我有我自己的旋律…

Stevie 說...

Nasi Lemak oohh Nasi Lemak, you are always on this heartful guy - Hezt's mind. How could you broke his heart & called him King Kong? :b

Hezt 說...

stevie:ok,下一篇會寫其他題裁。我會暫時將椰漿飯丟在一旁…

只是一直沒有時間寫。

~Keric 盶祎 說...

hezt,

你通常在那里健身? 健美第一,真健美?

Hezt 說...

Keric:或許你可以找回我之前的文章來讀。

ps:你現在搞清楚為何我對某某人有某某稱號了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