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0年2月8日星期一

33℃

33℃。

我查了天氣預測,原來吉隆坡本週最高氣溫就是33℃。而本週,就是虎年的農曆新年的到來了。但我剛才對我母親說,「我覺得過聖誕節比過農曆新年來得開心。」

母親不解:難道過農曆新年真的不開心嗎?

不知為什麼,我每次都覺得過華人新年很折騰。我現在已開始喉嚨疼痛了,我看到新年餅乾都不想去吃,但是嘴饞起來時總會忘我,忘記顧慮,特別是定下的目標。

我每年農曆新年都告訴自己,我要減肥,我要減至31吋的腰圍了,我在大年初一還會去gym,然而年復一年,我還是如此的狀態。剛才我在健身中心的桑拿室裡看到一隻乳牛,是精練型的,而不是賁漲的肌肉,我很想告訴他:我很羨慕你的身材,真的是均勻有致,而且不會特別地夸張。

這就是我的目標。

這幾天身邊的人都問:買了新年衣服了嗎?我無動於衷,但心裡是慌著──怎麼辦,年初一時我要穿舊褲子嗎?我表面裝著毫不在乎,但內心裡卻屈服于過年的潮流而從眾。

下午時在猛烈的陽光下驅車去購物中心,母親坐上汽車,我知道我的轟炸時間就開始了。她這幾天已眉頭不展,我知道是什麼回事。

我的姐姐病情還是這樣,每個月的循環,將她的體內天翻地覆地逆轉了,她癱瘓在椅子上不能言語,我只覺得厭煩,為什麼會這樣?一個人生病總會有一些訊息是身體告訴你,你某些部位有些不妥,請關注一下。

然而她平日身體無礙時,還去吃炸雞、黑椒漢堡包與喝凍飲橙汁等,這些都是垃圾食物啊,而且凍橙汁是多麼蝕胃的飲料吶,但她就是屢勸不聽──一個中年人對自己不懂得負責任,叫別人如何幫你呢?

我母親今午一上車時,在白花花的陽光猛照下,我說,「你又煩什麼啊?」

「哎,就是你姐姐,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循環又循環。我發覺冷氣不夠冷,我的皮膚被陽光淋潑著像蝕骨一樣,如此地炙熱,而她在車上對我說著我每個月都在聽的怨言。

我打斷她的話:「你很煩啊!」

母親就噤聲了。接著她說,「好,我們說一些輕鬆的事情。」

然而,我什麼話也不想說了。我覺得我應該在每個月的月初都逃離這個家,那麼我不用見到我的姐姐癱瘓在椅子上,也不用聽見我母親的無助怨言。



近日在工作上也遇見很多怪獸,他們連猙獰的模樣也不介意曝露出來了。整間部門陷入一種末日人吃人的氛圍。我覺得我像zombie電影裡那種要逃生倖存者,我不想打怪獸,也做不了拯世英雄
,但我就在這些妖邪鬼怪中遊走。

只是我不知道一些人在做朋友時是這般模樣,當了同僚有交涉時卻面目可憎,將所有責任推卸得一干二淨。而且還堂而皇之讓你去扛責任。

現在我是看著《莊子》來淨化我的心,但是,我真的辦不到如此逍遙,諸事不理。



最後,希望大家都快樂。

8 口禁果:

匿名 說...

huh u mean y sister is period pain? OMG, how old is her? she still can't take care of herself? She think she still a young girl? what kind of lady is her? I will go insane if my sister like that..

Jason 說...

Hezt:嗨,好久没来留言。不过一直都在看。你的blog也算是我坚持最长时间的一个。已经有年头了吧。。。有时候忘记得一干二净,然后突然有一天想起,点进来看,还在,于是心里温暖的读,好像内容有些无所谓了。我们常人的生活,不管是直的弯的,都是一样,年复一年。自己不喜欢循规蹈矩,所以有时候会故意下意识的放弃一些事情,比如说三天两头的来看更新。于是就会在某一天想起来时会有温馨的感觉。人就是这样的怪物,表面平静,内心澎湃。期望总是如蛆虫般啃食我们那看起来强壮的心。于是我们前进,看到羡慕的人,羡慕的事情,也许对于固执而且追求完美的人是一种酷刑,到了一定自己想要的目标,于是看到更好的,就像街角偶遇,却潜意识知道对自己会打击很大,去崇拜,然后付诸实践,最后又绝望的发现还有更好的目标。如果顺利的话可以攀到高峰去独瞰风景,如果倒霉了就要一辈子如怨妇一样的唉声叹气。也许我是偏激的,不过自己倒是没有如此,只是有时候疲倦,然后颓然放弃。农历新年又偏偏和情人节凑到了一天,这样也好,可以推脱说去帮忙工作闪过别人对我感情的好奇。自己如同在旷野上茫然的跑,后面突然齐发万箭,躲得了一时,可是一世呢?也许有天会万箭穿心。也好,总比那万箭齐飞的惊惧场景来的痛快。所以,说到最后,只能用很微弱的声音鼓励自己,加油,又是新的一年。。。

Hezt 說...

●jason:

我壓根兒都忘了原來大年初一是情人節,難怪那天上班時被其中一個魔怪上司用一些很奇怪的話來「問候」,原來他在探問著我的感情生活。

工作的麻木讓我觸覺也麻痺了,不知道如何應對。

又或者是我已將感情一事都放在一旁了,情人節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商業節目。

我突然間想起那句歌詞:「孤單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單」。

望著男男女女在情人節上卿卿我我,而我一個人孑然一身走著時,其實我是孤單,也是自由的狂歡。而那芸芸眾生裡的戀人們,不知會否在人山人海的餐館或商場與大家一起共享「二人世界」來歡慶情人節時,會否有一刻是感到孤單呢?

最後,歡迎你重新留言。你隨時都可以分享心情感受的。

●匿名者:謝謝你的關心。我是中年人,我姐姐當然也是。

不過一個人的責任心,與年齡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哎,總之一言難盡。

我與她爭吵時瘋過幾次啦…不久以前。

单身汉 說...

各人有各人的烦,你别想太多,叹一口大大的气,把不开心的忘掉,对新年,我并没特别感觉,情人节更加没意义。还是要向你说声:
新年进步。

yong 說...

看来我是对你的部落格上瘾了。哈哈!
年年难过,年年过啊。。。新年快乐!

Stevie 說...

别把他人的不理智与难题往自己肩上背,会很累人。

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路得走,其他人充其量也只能够叮咛几句,吸取与否就看个人造化。

Stevie 說...

在炎热的下午,听着逢听必哭的“Daniel Bedingfield - If you're not the one”,想着上一个他,今晚必定得约几位好友去KTV疯唱一番。

他妈的情人节,还未到就已把俺搞得像疯子般!

Simon Jim 說...

是在2010年嗎,我家鄉的親戚都在追台灣婆媽劇娘家。猶記得我家大姨(60多歲人了)很興奮的其他姐妹們說著劇情,還說電視劇中的“他們也是在過年”(東馬都沒在看astro, 家家戶戶裝個大耳朵,看中國、台灣節目,英語節目欠奉,但看得到BBC和aljazerra)。
看著你過年,我都學我家大姨,和那個時空的你說一聲春節快樂,別讓不如意事壓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