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

千帆並舉2.0:舉鼎

Action!

總覺得這字眼很有型──那是導演在場記板「卡」一聲剪下來後,就會喊出的指令。那麼,在三溫暖喊Action,是否真的有什麼動作?

確實是有,而且還是physical action。

去香港銅鑼灣時,為了先找到Action三溫暖,我吃了不少苦頭──這才是我赴港的第二天,對於香港的所謂大廈有了新的認知,原來行人行走起來時,只有一個單身人影可穿越、攀爬的門戶,那就是一幢大廈。

那感覺詭異得像走進一根筷子裡。

因為香港一條街,每幢樓宇都相連,就像一排筷子般直豎而立,沒有抬頭望,都不察覺那是萬丈拔地而起的樓宇,因為我只看到的是門口。

加上一條街看起來只有幾百公尺長,可是走在其中時就等於越過百多個門戶,就錯過了很多幢大廈。

為了在最快時間知道怎樣去銅鑼灣的Action 三溫暖,我先去了解地勢,因為我知道我需要在晚上七時許相約一位香港朋友在銅鑼灣見面,為了不想遲到,我必定要先摸熟情況。

但從銅鑼灣地鐵站出來後,依著最靠近的出口,我按圖索驥──還是找了近半小時才看到那所謂的大廈。覺得自己是霉運的開始,因為時間不多,而且也快錯過了中環等一帶上班族下班後的黃金時間。

然後,就沖了上去,把握時間一起來action。



但那時人潮不見得洶湧。Action三溫暖的迷宮,是掀開我對香港三溫暖的首個認識──怎麼可以在這麼小的空間搞得如此複雜呢?後來才發覺下幾間所光臨的都如出一轍。(下回待解)

然而有行動,但沒有動作,在之前的一個小時內,我想我成為行腳動物,只是在遊魂般蕩漾。至今我記不起有任何讓我有印象的男人或乳牛。

所以就扮演起名符其實的觀光客角色,我去參觀每一間廂房的設施,都是大同小異內置安全套、潤滑劑及廁所卷的設施,只是當中有一間房有一個皮革寬凳面的凳子,凳柱可旋轉。唔,我想這是一幅愛奴的裝置,該是很有趣。然後另一面牆已鑲了明鏡,鏡可鑑人,我看著自己孤單地站在鏡前,像一個下野的研究員在作著研究。



走啊走啊的,像行了萬里路。在驀地間,在凳子室裡冒現了一個魁梧的身影。

一看,原來是一名外籍人士──單憑他下半身硬挺的肉柱子,就是一個明確的答案。我之前沒有看見他,他就像一株野生的水仙,不知何時萌芽,卻茁壯得一枝獨秀起來。他站在鏡子前,右手拄著那青筋暴漲的肉根子猛地搓著,像搖著一瓶香檳,對著鏡子,相當自戀地愛撫著自己的乳頭

我趨前一看,原來他是拉丁裔,是南美洲或是西班牙等的就分不清了,昂藏六尺,如一匹野馬披著一頭棕竭色的鬃毛。他是如此地高大,寬肩但腰身收窄,身材是渾然天成的一種質樸感,像那種學院生,沒有健身院精心雕塑的肌肉,也沒有嚴謹飲食的那種自虐感覺,因為還是可看見腰部有一些贅肉,臂肌也是渾然天成的線條感,然而整體上他是處於一個緊繃狀態。

緊繃得如一根弓弦,似乎一彈就可射發萬箭了──我瞧著那根朝天起昂的肉棒子時,像觀摹一幅墨寶一樣,嘗試描摹出那形體出來,怎麼如此龐巨?

他知道我走過來,刻意將身體轉過來迎向我,讓身體的武器朝著我,但手上仍在套弄著。我感受到逼人的殺氣。我先從他零星佈散的胸毛撫遊起來,直至下盤位置,然後用手一握,我覺得我像握著一條加溫的塑膠陽具。

那種結實精純的感覺,若不是它的溫度,你會以為那是一根標本,因為形體上已是如斯誇張,而且圓徑大,放在虎口時手感如此充盈,幾乎是一掌難捂。他的開放姿態就如同在舞台上飆舞的泰國阿哥哥男孩,只是那些阿哥哥男孩捧著的是假屌,而他懷著的是硬肉幹。

攥緊著那根充血陽物,我懷疑著那是否是一團已僵死的血肉,然而火燙的溫度告訴我,那還是鮮活的。拉丁男刻意騰跳了一兩下,讓我感受著他奔騰跳躍之氣象,我呼了一聲,再抬眼望一望他。

近距離下,看到的是一幅非常年輕的男生樣子,七除八扣這些拉丁人早熟的生理狀態,我估算他該只有廿五歲吧!因為他臉上平滑的沒甚風霜感覺,只是成熟男子那種棱線條已顯現了,只是他的眼睛非常漆黑,那種眼白少於眼珠的情況,加上眼窩深陷,他的眼睛幾乎是沒有眨動的,定著睛就像一種洋娃娃、無邪的感覺,我讀不透他的想法,因為他只是怔怔地望著我,眼部沒有感覺,下盤卻讓我有知覺。

他旋即坐在那寬面皮革凳子上,挺著一根直翹,微帶彎角的武器,兵氣濃重。可卻是惹人犯罪的聖物。我湊前去時,卻一嚐咬甘蔗的滋味時,拉丁男卻推開我。

到底他要干什麼?

原來,他從安全套格取出一個安全套,無言,就遞送過來,示意要我為他戴上。我抬眼再瞧一瞧他,又是那木然的眼神,沒有笑意,也沒有敵意,就是很平靜地看著我。

我撕開那安全套,然後為他套上。我起初擔心那安全套的尺碼難以收覆他那暴虐之物,然而翻捲套挼後,一一網羅其中,成為一個亮光閃人的塑膠硬體。

那時,假屌的意味更強烈了。

拉丁男就壓著我的頭,請我吃一根塑膠甘蔗。

我猶豫片刻,那是一個化學品,怎麼可讓化學品放在口腔中?然而,味蕾在體嚐著牙膏時,也不是與化學品來接觸嗎?


(待續:千帆並舉2.1:扛鼎千帆並舉2.2:洋炮


8 口禁果:

阿石 說...

白痴兼低能!
不如叫讵包实自己唔好出街仲好,超低能劲低B!

匿名 說...

我之前在mandi manda也遇過一個中國男人,他也是只允許戴套才進行口交,我不知道是他過於謹慎還是真的應當如此,不過我還是不放過這個機會去幫他服務了,因爲當下他是我的首選。我還加了他的msn,結果從來都沒看過他上綫,我就知道又被耍了。他壓根兒就是不想保持聯係。

nilaomei

阿石 說...

nilaomei
喺呢D地方认真,简直天方夜谭。。。算吧啦

Hezt 說...

●nilaomei:我認同阿石的看法。就是算了吧,只是逢場作戲一場,就不必覺得被耍啦。

匿名 說...

是我太天真了,本來一直堅信自己不會那麽幸運遇到奇跡的信念,如今更加印證了我之前的想法是正確的,不能過於天真,只是要經歷過痛苦的試驗才會頓悟過來,希望以後在哪裏都不要那麽認真,天真近乎白痴,男人如果喜歡你不管在哪裏都會認真,如果不愛你哪怕是一般正常世交也不會認真。

謝謝你們(hezt,阿石)的提醒。^_^

nilaomei

Simon Jim 說...

忘了是哪個專家提出的(懶得google) HIV也會通過口交傳染。

余重立 說...

沒錯呀,口交也是會,尤其是有傷口時,不過倒也是真的微乎其微啦,而是個人心態所致,也有人因為要加強防禦效能,還說戴兩個套子更保險,你說呢?!還有古云:酒逢知己千杯少,相識滿天下,知音能幾人,不畏說正常交往如此,何況是在那闇黑界所識交的,真有知己知音吧,想也是在當下那一時段,就如同hezt千帆並舉1.5那末段云云,足供借鏡,才得釋懷,共勉之!

匿名 說...

不過,我不能含一條包著套子的屌。試過一次,那個味道與質感弄得我想嘔!

When in the heat(中文怎講?),我就是喜歡那個肉的感覺,有時還有分泌物(前列腺液),真是太讚了!

bottomhh@hotmail.com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