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千帆並舉1.4:狎鵰記(中)

前文:狎鵰記(上)

我是如此地珍而視之,心裡的想法是,如果給我漫漫長日在這屹立不倒的崇山峻岭流連,消磨,我會甘之如飴,我可以天長地久地留駐探尋著其堂奧。

玩賞著時就這樣吞吐有芳,張弛有致,我守著本份,就憑著自己三寸不爛之舌好好地侍奉著,也順道勤練口藝。

後來,我們來個首尾相接,巨鵰先生竄上落下地埋頭為我尋幽探祕,那種無竅不入的快感滋生全身,那種快意像水滔滔,流進我的脈管中,如浪滾滾,湧到我的心頭去,我不得不用兩腿鉤纏著他,一邊守著他的基業。

巨鵰先生的吻功也一流,他可以捧著我的胸部一邊咂著乳頭,像一個我見猶憐的饑民,又如一個口腔期的孩童,然後發出啜啜聲響出來。裡裡外外我開始暗潮洶湧起來。

我們的69之勢,開始互通款曲了,然而未知是否已精力透支,巨鵰先生時爾舉火燎原般地熊熊地燃起來,不一回會卻氣若遊絲消散而去,我知道我要加倍地努力為他喚回失去的精魂,就像那黃梅調那種十八相送的戀戀不舍之情,叼、含、放、擒,再舔,無一不盡其是。

慢慢地,我感受到一種生根發芽的生機了,不需要扶持著他的根部,他已暴跳起來,箭在弓弦,只是引而不發。

我脫嘴一看,天啊,愚若樁柱,這是傲視群倫的龐然巨物啊。他已超標準,我覺得超現實。

這時他回到原狀,坐了下來,就讓我擺弄著他,他是任搓拰扁的。我與巨鵰齊翔共舞未多久,他就轉過身子覆蓋著我,撅起我的後臀,作俯沖狀似地把那根光禿禿的陽物,像船槳一樣地在我後庭峰起溝落之處划過。

我起初會擔心他赫然滑入,那可是打真軍上陣啊,這不符合我的遊戲規則

後來我想他如此肥碩,若是槍刀劍戟,駕馭起來肯定是橫掃入境而無法鬼祟偷襲,必會是驚心動魄的叩關,我不會如此輕易掉以輕心,所以就放心地感受著那種滑擦而過、泛舟淺遊般的快意。

這時候,我望向斗室一面的鏡子,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他,兩個相疊的肉體,息息相關,他用臂力依偎著我,我側頭枕著,看著鏡子裡的他腰胯之下,與我融合無間似地。

可是,我不認識他,我也彷如不認識自己了──這是誰?為什麼他臉會露出如此癡醉的淫蕩表情?

在鏡子的剪影下,巨鵰先生的蜿蜒背部在起伏浮動,腰馬有力,如同一隻灑脫的奔馬,曲線酣暢、氣勢沉雄,動作卻狂狷。我禁不住墜入一片魔術式的幻覺裡面,就像馴順了座騎般,隨著他的裝腔作態,發出呻鳴出來。

然後,我聽見咚咚咚似的聲響,回頭一望,發覺巨鵰先生竟用著他的彈簧似的陽具,一彈一跳地敲在我的臀頰上,如同打鼓,其實是示意著他的雄糾糾。本來我感覺到自己像被魚肉,反之我覺得他才是一隻活蹦亂跳的鮮魚。

一切俱備後,巨鵰先生等著他的東風,頃刻,他越過我的身子,俯身拿下我前端架上的安全套,我知道他要幹起活兒來了,休兵狀態後如今戰火再燃,他就不容錯失良機,他一披甲,舉槍就戰。

我誠惶誠恐地迎戰,如此XXL的巨物,我會否壯烈地犧牲?我會否被叉破得魂飛魄散。

我只是伏臥在地,讓巨鵰先生宰制著。他先跨騎在我兩臀之間,剖開他眼前的蘋果臀,徐徐地匍匐推進,一厘米一厘米地,之後一吋,直至變成了得寸進尺,每一前進,我都覺得自己被剝了一層皮來,輕盈了起來,我放開了自己,感受著巨鵰先生滾雪球般的發勁。

像歷經一場奇跡,我靈魂卻像迎風的風箏,一放手,馬上隨風揚長,驚恐的一剎那,恍神的一陣痛,之後釋放了自己。

他就這樣躋身入內了,而給予我的痛感,說得有些怪異,就如同擠了一粒蘊釀已久的暗瘡,爆開來的刺痛,之後是一種淋漓盡致的舒爽感。

(待續:千帆並舉1.4:狎鵰記(下)

2 口禁果:

匿名 說...

wonderful!!

Simon Jim 說...

我也想喊一聲 wonderful. 炳燦太解氣了! :P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