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2年11月18日星期日

禁果遊台北:Aniki!


久仰大名,可用在Aniki三溫暖身上。聽說過、也被推荐過。我查過了地圖,就在林森北路。我才想起數年前首次訪台時見到這條路名,那麼湊巧我的部落格裡也出現過一個林森

我並非從雙連捷運站或中山國小捷運站步行去,而是恰巧在台北車站附近,而一邊北上,按圖索驥走著去,這種看著地圖,再舉目四望探索的精神,彷如讓自己成為探險家,但其實手機電池快耗盡,腳力也浪費不少。

這回到去年訪香港時,逐間尋找三溫暖的情境,明明就在你左右,但你就是找不到其現身處,其實三溫暖就像鋼筋森林裡躲藏在某一旮旯的小花,你需要用心用力,放大眼力地尋找。可惜的是,我是被證實的方向痴,這種事情更難倒我。

但這種沿街尋訪的好處就是,我可以重拾逛街的樂趣,重新體會什麼是「大街小巷」,小巷裡的市井風光之外,還有居民商家在汲汲為營地在某一角落擺攤謀生計。

在馬來西亞,特別是城市地區,我們極少逛街,因為街道已逐一消失,被車子佔侵了,街道成了馬路,只是駁接到一座座租金貴、千遍一律的廣場而已。

這是我去曼谷、香港與台灣,即使是新加坡時所發現的副產品樂趣。你用腳去看人家的國家,看街景,大概就對當地社會的民情有一種最初的了解。這是你用車子旅行飛馳千里時會錯過的情況。



所以我還是迷路了,彷如有宿命一般。明明是在附近,但還是千轉百迴到。早前已聽說這裡出現人山人海的盛況;而這天去時,已有兩位花旦在巷口興奮地拍照,我越過互舉相機的兩人,走入約20公尺的小巷,比他們先行一步抵達。

依循著Aniki的招牌往內走,踏上花園式的台階時,我看到一道木門,沒有押掣,更沒有任何開門器,我還傻呼呼地往木門摸索看有何機關;不料才知機關就是自動感應器。

門開了,百聞不如一見的Aniki Men's Sauna Club就在眼前。500元新台幣的入門費(非假日時段)是我光顧過最貴的三溫暖,若在假日時段更是800元!這已遠遠超越曼谷頂級的三溫暖Babylon。

我一邊脫下鞋子,一邊放入已自設好的置鞋袋子,再看背後是一幅書法壁紙,打量這接待廳的環境,實在看不出價格如此貴,裡面的人與事是否物超所值?

門打開後,就見到讓人清新的格局,特別是儲物格的色調運用,是鋁制的深淺灰色相間於一列4格,看起來有一種不踏實的太空艙感覺,是太前衛了吧。太過潔亮,像冰一樣──說是太冷,又覺得不合格調,難道來者可自詡為玉潔冰清嗎?

但我就是要來這裡做一塊要融掉自己的冰塊。

這些儲物格的色調是猶勝另一間台北老牌的三溫暖──公司會館,那兒用的盡是拉著人家心裡溺下去的深褐色,盡如神主牌位,莊重又沉重。

寬大的儲物格,足夠置放我那該是已應有盡有的大包包。之後我在研究著儲物格的鑰匙,那是一個電話捲線般的手腕套圈,怎麼沒有鑰匙?原來是嵌在那寫著儲物格號碼的夾層裡,只有稍為一掀夾層,鑰匙就會掉出來。

我心裡不禁為這樣的設計喝采!因為往往套著腕圈的鑰匙,皆因其棱角會磨擦到他人的肌膚,有者更會是匡郎匡郎地發出金屬敲擊的聲響,十分礙事。如此算盡精致的慾望收納機關,讓我暗地為Aniki加分。

後來,就先去沖涼,看到三個偌大的澡池,對著一排橫排打通的花灑蓮蓬,上方是藍幽幽的藍光照射,有些魅惑似地,美其名的沐浴區,其實就是眾傢伙的遛鳥處,會照得若隱若現。

沐浴區外還有淋浴間,不過只有4個蓮蓬,較為隱密。而沐浴區也是連著烤箱、蒸汽室一體,烤箱更有別有心思的設計,只要坐在內,即可對外透視澡池裡的人影,互相對照。

Aniki只有一層樓,即悉數設在地下室,如同情慾的堡壘。我迫不及待在沖完涼後,就跑去隔鄰的炮房區。炮房區的廊道相當寬闊,可容三人並排行走,我想這可不是最有利的設計啊,因為人群流動時就會躲躲閃閃,無法發生「肢體沖撞」來擦出火花了。

這讓我遙想起遠在曼谷的Mania,炮房區間的廊道是狹而長,如同羊腸小徑,你可以有充足的理由去與人擦身而過,讓身體先對話。 但曼谷新設的「天谷」亦犯上這種寬大廊道任你行的大忌,因為彼此距離太遠,當一個人有意思的趨進,另一個人可以彈得遠遠的,形同打著彈球遊戲。

這種局面最無癮。

那時巡視炮房區時,已見到幾隻可以擒與願意啃的乳牛,都是怨怨地顧盼著四週,我心裡暗喜,心想不必呆太久即可有斬獲了。

但到三溫暖,真的不能相信必然,而且要一萬次告訴自己:眼前所見並非事實的全部。

我這場教訓是來自於我在炮房區兜團兜了近一小時,仍是兩手空空。我不斷地攬鏡自照,自己的肌肉沒有愛?身高不夠高?

這種自怨自艾的心態非常危險,因為總會讓我失去鬥志──暗忖:「嘿,你已付了五百大元,就不能落空鎩羽而歸啊!」

那時的乳牛像浪汐一樣,會像突然湧了出來,但迴轉著走一圈,又退了下來。

唯有檢討天時地利人和,是因為時間尚早?是因為那天是週日?這些都是我無法控制的外圍因素吧。



這一小時的獨自巡弋,就只能當作考察了。炮房區與沐浴區以外,還有電影區、健身區,另外還有兩台蘋果電腦!(這是我首次光顧三溫暖而看到會設置較為昂貴的蘋果電腦)

但我皆沒久留,千里迢迢來到台北,是逾三千公里的里程,難道要獨守空闈在HBO電影?

我不心熄,決定再闖關,又再去炮房區碰運氣。

其實炮房區還有一個重點,即是一個約66平方公尺(約20坪)「暗黑部屋 」,是所謂真正的交誼區。燈光朦朧,但不是我喜愛的那一款。

到三溫暖我一向是極少涉足這些黑暗交誼區,我總覺得這是一個深不可測的深淵;里面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我只覺得我應該光明磊落、「光明」正大地在走廊地與對手交際、交會,之後再發展。

後來我無聊得很,就去看看炮房情況,內設潤滑液的dispenser。而安全套多得很,是置放在洗手盆旁或是炮房外的走廊上,十分方便。炮房內確實十分乾淨,垃圾不多,床墊上也沒有一片狼藉的景象。這種情況有兩種原因:工作人員收拾得太勤,另一個原因是我當天的敗象肇因:根本人潮不足。

炮房裡也設有鏡子,我超喜歡這種鏡面牆。若是論劍交戰,你看到的鏡像比你身體感受到的撫觸與碰撞的視覺沖擊更大,你有時會恍神看著鏡面肉搏著的自己:這陌生人是誰?

可惜,我成為上不了岸的遊舟,一直漂移在走廊外。

Aniki的炮房設計其實用的是拉門,我喜歡那深褐色木質門,設計簡約。我嘗試將自己鎖進房內,然後找門鎖。奇了,怎麼沒有門鎖,有門把供拖拉,但就欠了門扣,也沒有擋片式的門鎖,連門閂也沒有,到底機關何在?難道全都是不上鎖嗎?

我週而覆始地再從門外看,無異樣,又去檢查其他關起門來的門,但是緊鎖著的。後來,在房內再從頭到尾鑽研一番:原來,門閂就在伸手可及之處,不是設在門扉上,反之是裝置於門沿;只要一推那倒置過來的門閂,就會緊扣著門而上鎖了。

這樣的機關,也是一種佈局與巧思吧!

事實上,只要在門外,可以在門把之上的橢圓形葉門狀輕輕一撩,你就可以看到內有玄機,原來這是一個覆蓋式的仿造鑰匙孔,你撩開來那蓋片,就可窺看內部。當然這是費神費力的工作。而且我覺得那鑰匙孔未免真的太小了,要像幾年前在曼谷那樣透過鑰匙孔窺看精彩的戲,可遇不可求。

在這樣的小格局走遍了上百遍,我開始檢討Aniki。佈局有巧思、設計夠清雅;但最不週到的是:

不提供髮膏!

我是頂著一頭蓬鬆的頭髮四處巡遊,因為我不知道Aniki是沒有提供髮膏的,即使老沉如公司會館等都有。在暗影勾勒下,我想我的形象與一個獅子無異,這種對形象的打擊真大。

所以來Aniki,你可以免去帶潤滑劑或安全套等的安全措施,但一定要攜帶個人髮膏來塑造形象。

接著,我繼續的晃著,像沒人要的葉子,只能在飄蕩。有些悲愴,但這樣就是我2012年訪台、第一次訪Aniki的結局吧!後來,我找了一間炮房,關上了門,裸著身體睡覺,比街邊的流浪漢好,至少沒有可以看到一個疲倦的人影如此孤清冷寂地獨眠…



備注:原來已有部落客圖文並茂介紹Aniki,可按這裡


待續:狂野的寂寞*1


2 口禁果:

Simon Jim 說...

圖文並茂的鏈接讓人開了眼界。。。這家自開張起就享譽盛名了。。。當然無論設備多好,運氣背起來,還真是花了大洋食白果丫~ :P

Hezt 說...

●Simon:哈哈,即使它享譽國際,可是還是少了你這位客人啊。:) 是時候走出古墓了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