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8年8月6日星期一

BBC來了!③

(接前文:BBC來了!②

接著我覺得我的圈口變形了,像漣漪般擴散,霎那間我就感覺到黑人的龜頭塞了進去,而榕樹頭之前一夜已撐滿了我,挫操得似劈開我兩半似的,而當下黑人的那種撐勁更強,我的後門疼痛再次來襲。

當黑人的肉柱子從「入木三分」到入木七分時,我如同被貫串了起來,逼不得已,慘呼起來。因為除了痛,最讓我感覺到奧妙的是自己好像被扭轉得變形了起來,那一種擴張感是橫向的,不是縱深的直刺,這證明黑人的粗大是我前所未有的體驗。

我的生理機制自覺性地下閘,將肉柱子往外推出去了,黑人再持棍敲關,我還是因疼痛過劇,一邊尖叫著,一邊請他慢下來。

然後我一直說,「你真的很大,慢些、小心些。」

但是,我還是將他推了出來。那種膨脹的感覺實在太異樣了,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A片裡的那些男優或女優在接黑棒時,可以如何承受和消受,而在鏡頭前是如此的享受。

真的怪那榕樹頭「預支」了我的享受,我的肉體變得過於敏感,特別是這位難得一吃的黑人時,就覺得難熬了。

但黑人當時的格鬥意識很強,我稍轉頭望一望他的活動,他這次伏身匍匐,扶柱進場。

我一邊叫,一邊用英文呢喃著,「I feel so tight...」

「Yeah」他說。

然後我想起A片裡常有的一招,就是自己兩手掰開臀肉,如同撬掀自己,讓他更容易摸到「門路」,其實也是要讓自己,在引蛇入洞時,不會太過「高深莫測」。

這時我就感覺到被頂了進來。

然後我說,「I'm stretching myself out…」話未說完,黑人的龜頭就掉了出來,真是夠戲劇化。

天,我真的太難被「刺探」了。或許,我真的僵而不靈,固若沉鉛了,我做不到的是松靜。

接下來,黑人該是覺得我們該用另一個招式了。所以他將我轉過身體來,我仰臥著。

這時候他再度俯壓上來,他的那根肉棒時真是硬得像剛摘下來的玉米了,我最脆弱之處再度暴露在他的肉柱子之下,如同險關。

黑人只是輕輕一擺,我剎那間就感到傲骨擎天,先是鶯叫,不自由主輕扣著他起來。

這傢伙仗著自己巍然挺立,不需要扶棒引路,就是輕輕一壓地,如同箭在弦上馬上飛射,我們兩個再度合體。

他整個人壓在我身上,但我倆是已被拴綁了起來,我還是感覺著他異於正常的漲大,飽肥豐腴。

但當我知道我是含蓄著一根粗肥飽漲的肉棒時,其實是有些虛榮感的。特別是,他伏身直刺,盡根到底時,我完全收歛著,感受著他的神氣鼓蕩。那種合體的神妙,只能意會。

一挺一挫,我就忽緊忽放,我和這陌生黑人相繫相隨,但還是按捺不住的緊張,他就將我的兩腿架得開開的,只求通關暢通。

我的兩腿環夾著他的粗腰, 他身上的濕意更濃了,如同清晨之露,就這樣結晶著,而且開始在他的背肌淌流下來。

黑人的骨骼較密,所以皮膚也更為緊湊滑溜,這是早前聽說的,但沒料到有此親密接觸,方知事實。

而如今這位黑人汗水交雜橫流,膚質更如同結冰湖面般的順滑,只是他全身是溫暖的,像個暖包。

真的,抱著這樣油水夠的半肥叉燒,會好抱過那些排骨…我們為什麼要歧視叉燒?

我還是痛疼著,但那種疼是輕過剛才的狗仔式,傳教士姿勢果然還是我的最愛。

我從鶯聲蕩叫,漸漸地化成了有節奏的沉吼呼嘯,隨著他的每一回抽送的節拍浪叫著。

而這黑人,似乎是又饞又渴,是否是我是他到場的第一位對手?他彷如完全釋放自己,毫無保留。

他的節奏開始加快,又給了我一陣驚濤裂岸,真的每一撞都讓我銷魂蝕骨。我慘情的苦叫是否讓他誤會了以為我是在欲迎還拒?

要命的是,他的肉樁真的太黏了,就是他一邊送棍施壓時,就是緊黏連貫,沒根到底後,就是輕攪擺旋,使得撐勁加倍,我覺得自己本是灌了鉛似偏鋼,都被他的虛實鑿得絲絲裂開。

慢慢地,我覺得自己的下半身被操得不像屬於自己的了,我開始痙攣起來,覺得有些麻,而我開始感覺到自己開始收縮。

但黑人還是繼續地操著我,上下翻動,前後起伏,我望向側鏡,看著自己被一個巨碩的深色肉體壓在底下,只看到他身如蛟龍,彷如在騰雲駕霧。

黑人絲毫不鬆懈地抽插,我一邊抵擋著他的沖擊力,特別是那種橫向撕裂的撐飽感,讓我被拴得輾轉難耐。

他開始用絞剪腳從斜劈過來,採用Pretzel體姿,就是說,他將我一條大腿屈膝橫跨平面壓著,另一條腿則高抬猛舉著,他肩抗著我的單腿。而我的後門就這樣被提起,暴露在一柱黑棍之前。

這種角度相當狠的,因為大腿巳被不自然地抬起,而插棍角度就會觸到不同的面向。譬如本來是傳教士時是斜角正面而入,但他兩腿箝著我時,他的斜角切入點是擺了一側,歪向一邊。

這時我可真覺得要命,因為黑人換了角度來奔馳時,我本來是康莊大道,卻突然像成了幽深的羊腸小徑被一架四輪驅動車開了進來,那簡直是橫行輾平的摧折。

當時我感受到這BBC的粗肥,每一擊,都彷如寺廟古鐘般被用力撞擊般,悠遠,回音不斷,讓我不自由主地全身震抖,「slow down…slow down, please.... be gentle…」我開始有些像求饒地呻吟著。

即使我是含蓄著他的沖勁,但是那種四竄而散的撞擊力,無微不至,無隙不鑽,我體驗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但也是承受著一種異樣、陌生的不適,我不知道自己被開拓了多深、多遠,但彷如內壁都被他著黏着,即使我不斷地開合,但是他植埋得太深的內嵌,都是攻著我最脆弱的一點。

就在我一浪又一浪地尖呼著時,我反抗不了,我一直覺得我像一個鼓漲的氣球,飽滿,但被針頭不斷地猛刺,只需一個小孔,我就會一敗塗地,但我還未被戳破,只是我覺得我這一具皮囊,皮韌得不行,而這隻巨鵰化身為一隻啄木鳥,就是不停地戳和啄,我則彷如一塊鼓蕩著的皮革,被啄得凹了,復又鼓漲拉平了。

在這種情勢之下,我的兩手兩抓,趾爪齊舞,是掙扎也是輾轉,我只知道我不忘捻著他的乳頭、推搡著他的胸肌,又不時握著他強大的前臂,總之就是無力的抵擋著。

就是因為一根big black cock,將我和他綁架在一起了。

我守護著自己沒被戳破,像一條鯉魚擺尾搖曳。我的震顫是生理反應,但我對於這種未曾試過的體驗是驚恐的心理反應,我是否還有更深的谷底?
他是否有更霸道的侵佔?
我到底有多曲折?
怎麼我被他拉拔撕扯得如此,我還是如此地虛懷若谷?

這就是當我被這樣粗的一條陽具肛交時,對於一種無知所得到的感受。

但亢奮感已四散流竄,我的四肢百骸都麻了似的,我的神智飄蕩,但我覺得自己的下半身也好像升騰了起來,因為我覺得自己身體以南如在暴風中搖晃的旗桿。

過了三分鐘左右,這時候黑人就抽根而出,全身敗退。我的疼感頓時消失,而那種排空感特別強烈。

他拔掉了安全套,我聽見他嘶喊著,如同月夜下變身在即的狼人,他本是從人變成獸,此刻眼前的他,則是從一隻獸幻化成為人。

我感覺到我的大腿內側濕了,津液淋漓,是汗水嗎?還是他的子子孫孫…但我感覺到有一絲絲的燙意。

他完了。

(待續)


接前文:
BBC來了!①
BBC來了!②
BBC來了!③
BBC來了!④





2 口禁果:

匿名 說...

越看越痛。噢。。。
1号角色

Sim chanchun 說...

好痛,我會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