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5月12日星期五

加州巡禮

我已從原有的健身中心轉戰到另一塊土地上,加州。但只是暫時性一個月的免費加入,除了要考慮轉會來撙節,另外當然要見識加州健身中心「聞名」的另一面。

首先,先聽聽這些開場白>>

在一個親戚餐聚上,我的堂姐夫對我說,「你一定會在加州健身中心看到很多東西?」

堂姐夫與堂姐是加州會員。當時家人親戚全都聚在一堂,他們洗耳恭聽堂姐夫開始以獵奇性地口吻說,「有很多大隻佬會去哪兒,肌肉練到很美…」

「…有一些根本是赤條條地從沖涼間走出來,即使有毛巾,也是掛在肩上而已。哇,好核突啊!」

那就是乳牛了,但也是孔雀的乳牛。你以為我沒有見過孔雀和乳牛嗎?連他們的家族寶貝我也鑑賞過呢!

堂姐夫一直強調加州是基佬幫,然後他補充,「不過你沒有機會看這幫人,他們都是在傍晚五、六時就出現在沖涼間裡。你平日那麼晚下班,就錯過啦!」

是嗎?他們是否一柱偉岸或是擎天巨物?是華人還是友族多?

堂姐也插嘴,轉述老公所描繪的另一些情景,「那兒還有很多黑人呢,也是這樣赤裸裸的。ERR…多keli(疙瘩)。」

「不過,那些很多都很娘娘腔!」是囉他們就叫花旦啦

然後我的姐姐問堂姐夫,「那有沒有人騷擾你?」

我心裡在暗笑,天啊,堂姐夫這樣的外型…怎會…除非各花入各眼。

堂姐夫說,他有認識到兩個PLU,(口吻像一個獵人在展示著獵物般)不過他是開宗明義說自己是攜帶著妻子到來的,所以對方沒有機會。

我轉頭對堂姐說,「小心你要與另一個男人爭老公啊!」

堂姐哈哈大笑,她摟著那身如泰山的丈夫,十分幸福地小鳥依人著。



所以我就來到鬧市金三角的加州健身中心了。去到那兒的更衣室時,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先從週遭的硬體設備談起,特別是更衣室和更衣櫃格,完全是情慾溫床的格局。

與FF不同,加州非常善用空間,包括更衣櫃格都是以U字型一列緊挨一列,就省下了空間,然後人們就在狹隘型的走廊裡擠在一起更衣。

我想起曼谷的Babylon南端島國的毛巾俱樂部也是這般排陣。即使是鏡子台上的設備,與一般的sauna別無二致──吹風筒、棉花棒、美容棉花、髮膠與護膚乳。咦,潤滑油和安全套呢?

許多來來回回的孔雀或是平庸之輩就擦身而過,有些明目張膽地在打量、含蓄地眺望、或是鬼祟地偷瞄著。

沖涼間格裡更是明顯,全都是以簾幕方式來作掩戶,簾幕肩部以上部份是半透明的,只有下半是不透明的塑膠質料,所以就是隱隱若若地,十分情挑。

如果看到垂簾旁懸著毛巾,就可知道裡頭有人佔用。由于垂簾的下半部往往因沾了水而黏貼摺疊起來,就會流洩出幾個棱角般的小小空間,若是逼近去看,可以看清裡頭在花灑下沖涼的裸身。

而沖涼間格的燈火明亮,一切是無可遁形的張揚著,春光乍跳。

(在FF只有Manulife的分店是以垂簾方式來設計沖涼間格,不過燈光暗淡,索然無味)

至今我還沒有遇上任何完全沒掩簾的情形。不過,這樣的簾幕肯定不能讓人在裡頭鬼混,容不下大動作,那只是一個偷渡春光的設計。

也是足以讓目光作慾念遊擊的格局。

我發覺很多人都是挑對面有人沖涼的間格走進去,即使其他間格都是空蕩蕩,這樣就可以有意無意地,看看對面是否有任何可觀性的裸體。

然後,垂簾只是虛張聲勢地半掩著。裡頭人影綽綽地,一切只等待你是否會去主動出擊巡訪。



蒸氣房裡,是肉慾橫流的釀造地,在一片氤氳蒸騰中,連蒸氣房裡的設計都是典型一般sauna裡所見的滑板式設計,而非如FF般地用小磚塊砌成石椅,而且空間也十分寬敞。

許多人都是屹立著,然後東張西望,可是燈光還是微微地暈開來,不像一般三溫暖般乍隱乍現地,只能靠形體、觸覺來去感受對方的存在。

所以,每個進到蒸氣房裡的人,都可以端視彼此。

他們像遊魂一般地在巡弋著,開門,伸頭張望看看有沒有們任何人選,然後又關門,轉一個圈子後,再回來,帶著一種朝聖的痴頑,寧愿相信裡頭有拈手可得的食物。

一些坐著享受蒸氣浴的,老僧入定,然後半開著大腿,技巧地挪一挪毛巾,一撮撮的體毛就走出來了。

肉與汗、呼吸複合蒸發,我在運用著想像完成一場肉慾苟合的創造。可是,畢竟這是健身中心的蒸氣房,你根本無法即場就去肉體去試鍊另一具肉體。



當然,最重要的是主人翁,到底是否有乳牛和孔雀?我還找不到真正運動家般的「水牛」,全都是「擠奶」的乳牛而已。當然有一些讓人噴鼻血的「尤物」。

但是這些乳牛除了身材理想,肌肉發達外,很多人的樣貌和五官都不出眾。健身中心出現的同志幫,往往是失衡的一群,不是四肢發達,就是五官抱歉的品種,我也是其中一個吧!很少兩者兼得。

但肯定的是,我並沒有見到太多的BigMac。在加州我見到更多年輕飛揚的臉孔,而非像FF各大分行般,都成了樂齡人士的「養老院」或是長舌婦聚集的「菜市」。

我還重遇許多舊臉孔,他們都是FF的原有會員,然而紛紛轉呔而跑來加入加州了。當然,這些以精瘦為大多數的花旦派或姐姐們相聚在一起時,只是嘴舌運動和交流口水,只要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就能呼朋喚友搭台唱戲了。

我在第一次到訪運動後,在沖涼時就見到對面沖涼格裡有一名BigMac對我露寶。

當時這粒巨無霸漢堡包半掩著帷幕,我就掀開帷幕看看到底是誰,然後就見到他幽怨地拋了一個「媚眼」過來,一隻手就在搓撚著下體。

在他的大肚腩下,我見不到什麼誘人東西。那像是一條沾了墨汁的兔子尾巴,十分滑稽。

後來,我馬上就將自己的帷幕拉上來,繼續清洗我的身體,也要沖走剛才的視覺所見。

只是第一次到訪就會碰到這樣野性張狂的表現,加州應該還有更多活色生香的畫面。

我在事後對椰漿飯說起這一幕,他馬上問:「那人長得是否很好看?」

「太醜了!我馬上拉上我的帷簾。」

「那麼如果他長得很好看,你會不會繼續看到手淫?」

「唔,那也無妨。」我說。



椰漿飯也有去過加州健身中心。所以我問他到底有看到什麼。他說,他看到有人在蒸氣房裡口交。

這樣公然地鬼混?我也不是試過嗎?我與椰漿飯還輪流把風呢!

椰漿飯說,當時整個蒸氣房裡只有他與另兩個人,然後這兩人就開始行動起來,更趨近椰漿飯,上下其手。

椰漿飯說他不為所動,我不得不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然後他憶述,這兩人就在他的面前口交起來了。「其中一個人的身材都蠻發達的。」他說他當時只是觀看兩人在騷浪地進行吮咂儀式。

「哇,那是什麼時候?」我問。

椰漿飯說那是放工時間前的繁忙時刻。但是,沒有清潔工人發現到嗎?這真的是不可思議的。

我初始時有些大驚小怪,然後再細想一下,就有些淡然無味了,因為,這種戲碼只是換了其他人來擔綱主演,我只成為聽眾。

當然如果有兩人在我面前做「公演」,我將會怎樣做呢?

6 口禁果:

深渊 說...

那时候,就是理性与感性的交战时候,做还是不做,还有就是第六感。。。怕有人看见呀!

Nishiki 說...

So will you switch to California after the trial?

Hezt 說...

深淵:我的第六感抓得不準,所以就依靠對方的第六感吧!:)


Nishiki:如果我轉會,你會來加州找我嗎?:p

Nishiki 說...

I was thinking to get a free trial of California when I first get my job in KL...but I quickly decided not to do so. Since I do not have a car, it would be very incovenient for me to take a bus to Midvalley and back; even if I do own a car, the horrible traffics should be part of my considerations. So...now I just have to be satisfied with my far more convenient shop house gym...hehe...

As a friend of my once said, sometimes instead of California and Fitness First, the best looking 'milk cows' or 'buffalos' can be found in these small gyms, since they are those who truly want to build up their bodies instead of just 'socializing'. (This friend of mine was once a swimwear model, so you can guest his built - and he trains in these kind of shop house gyms too). But of course, I suppose there are more than sufficient supplies of 'milk cows' in Cali and FF...hehe...

Hezt 說...

Nishiki:加州的地理位置、環境和有限的outlet確實讓人感到很頭痛。這也是其缺陷。

我覺得哪裡都有乳牛和水牛的,當然在加州等大規模的gym會有更高的機率來碰到吧。

當然,希望自己日後也是被行注目禮的對象。:)

Nishiki 說...

Hehehe....so do I...Let's train harder! :)

So you are joining the Standard Charter outlet, not Midvalley?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