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7月19日星期三

灰色(二)

世界盃決賽前的那一個禮拜天,椰漿飯早上時撥電話給我,可是我來不及接聽,之後他留了一則手機短訊給我,說他很傷心,因為他又失去了一個表弟。

我收到短訊後馬上撥電話給他。可是,手機不停地響,他卻沒有接聽。我大概猜得到發生什麼一回事。

因為他的前男友在之前的星期四已來到了吉隆坡,因此椰漿飯說週四晚至週日,我們都不能見面。我沒有異議,當時我對自己說,我們只是炮友。時間不合,我何必強人所難?

所以,我也沒有去打擾。直至世杯賽真正地閉幕後的週一,他撥電話來了。

他解釋當時他的前男友在場…無法接聽電話云云,同樣的論調,我也沒有什麼在意了,就只是在傾聽說他的表弟是怎樣突如其來地過世,然後我只是一般地閒聊著。

我說我很想去看《超人回歸》,椰漿飯說,那是一齣不大好看的電影,很沉悶。

然後他說,他是與前男友一起看的。

「為什麼你不與我一起看?」我怪叫,我一直都找不到一個人和我看這齣戲,身邊的朋友或同事小博等都看了。但我多麼地渴求地能結伴去看這齣戲。

「他逼我陪他一起看。」

我又談到世界盃決賽時挨了一個通宵,他也申訴著同樣的事情:「我也只是睡一個小時!」

「為什麼?」

「他也夜半時也摸黑起來看,然後一直在叫嚷。」

聽到他說這句話時,我起了莫名的震怒。我覺得我像是一個邊緣人一樣,我連看一齣經典重拍的電影和看一場四年一次的球賽,都是自己獨個兒進行,但是椰漿飯卻與他的前男友渡過。為什麼?為什麼我突然間失去了這些二人時光?

我也馬上轉念想像到那個畫面,我與椰漿飯在床上看電視的畫面,通常我睡在右邊,他睡在左邊;可是畫面一轉,我的位置被他的前男友霸佔著,他們一起看電視轉播,一想到那種倆相伴的依偎,我的怒氣更火了。

我也覺得與這名沒有見過面的男人一起共用同一張床褥,同一個枕頭和被單,有一種難以接受的突兀!

即使椰漿飯與他還保持著肉體關係,而我與這名男人共享著椰漿飯的身體時,我卻覺得共用同一張床磨擦在同一張纖維物料上,那種污穢感更加強烈。為什麼?為什麼我的潔癖是發作在一張床上?

為什麼我更在乎的是床上的床具,而非椰漿飯呢?

「為什麼我不能和你共渡更多的時間,為什麼我要讓給他霸佔這些場合呢!」我在手機裡對著椰漿飯恕怒吼。

後來電話中斷了。他再重撥過來時我又不接聽,我轉為非常地情緒化跑去睡午覺。

之後椰漿飯一直有寄發短訊給我。我們又開始相同論調的爭執,我幾乎快要不打自招地拆穿他:我看了你的薪水單,但我還是對他說,「你不要再欺騙我說你和你的前男友還出現財務糾紛。你沒有證據證明。」

我也使用苛責的口吻來控訴他:「你不要再欺騙,請你尊重我和尊重你自己,這麼久以來你非常被動,你做為一個成人受控于你的前男友是難以叫人置信的,你不要一直對我道歉,不要再欺騙我好嗎?」

他回的短訊是:「你一直要我舉證,我感到很累了,這交由你決定你的未來,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因為你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好人了。」

到最後我在短訊中逼問他:「到底我們要不要分手,你只能答:要或不要。」

他的答覆是:「我現在胃痛著,很壓力……你要我做什麼角色都可以,你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人,沙央。」

到最後,我再也說不出什麼話來。我們的爭執已成為惡性循環,也已淪為沒有意義的捉迷藏了。

即使我捉到椰漿飯的心又怎樣?他還是會溜走的。可是,椰漿飯在我面前,還是要躲藏起來。他躲在他的前男友後面,躲在他的謊言裡面。

我在冷靜下來時,才想到:即然我已打算和他一起回到炮友階段,就停留在身體知音的了解範圍吧!又何必強求成為生活知己呢?

我也理解到我是因為寂寞時才發飆,因為欠缺一個人的相陪,因為曠世寂寥的失衡感讓我覺得椰漿飯欠了我什麼。

所以,我反覆不定地忽爾認為不在乎,忽爾覺得椰漿飯應儘一個男朋友的本份來陪伴我。

所以,我還是好好地處理自己的情緒,分配自己的時間,總好過向椰漿飯需索一場電影,一場賽事的全程相陪。我只能向他要求的是:在射精時爽快一些、在抽送時快動作一些、在摟抱時更用力一些,在呢喃時喊一聲「沙央」…

我與他,只剩下艷彩綺麗的春宮像,但在穿上衣服時,我們應該真的走出灰色地帶了。

11 口禁果:

stevie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tevie 說...

There is always a greyish area existing between you & NL.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since his ex-bf has contacted him. (vise versa)

You might be blindfolded by all the sweet poisoness lies that he's feeded you. Whatever it is, it's not too late late to wake up from the dream, the dream that's so sweet & tender that has nothing good like a marshmallow. Maybe what it (the dream) did to you was just made you happy for a very short while & made you thought you've found the ultimate happiness but only sunk deeper & deeper into the mud.

It's never too late. S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Christmas? Thanks giving?

Nishiki 說...

读了你的文章,我为你觉得心痛…

深渊 說...

很明显,你们现在搞着"三人行",只不过是当NL的EX用指甲爪着NL的被部时,NL边踢你出床外边跟你说"对不起,沙央,我不是故意的。"
老实说,如果NL一直骗你某些东西,那么,你应该要开始怀疑了,NL的EX是不是一个那么疯狂的人呢?还是NL在说骗话,从你的文章可以看得出他与他的EX相当快乐的在一起。
你要小心查证,如果你真的对NL还不死心。

iCalv 說...

Apparently, the one who is being "crazy" is not his ex, but probably is NL himself.

He's cheating you all the time, for sure, and he is avoiding answering you regardless of how you ask him.

Perhaps NL is like a drug, u take it and you get fanstastic feeling for a short moment. After all, you get addicted, and you would only sink deeper and deeper. The ultimate gain would only be suffer, not happiness.

Hezt, always remember, you have choices. Choose something that really beneficial to you. Get someone who truly loves you. After all, you will only be on this earth for another 50 years maybe?

No worth damaging your life, not by yourself, but someone who is being selfish to you...


ten

Hezt 說...

深淵:你的譬喻很具體,我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完全被你描述出來了。他現在有時是若無其事地說著他前男友的事情給我聽。

so…so what。我只是在聽而已。


ten或其他讀者:是否有更好的人選留給我?:)

nicholes 說...

好无奈哦
关于人选
关于缘分
关于爱与被爱
我们是不是都失去了自主权
因为我们没条件去筛选
好象就只能任人筛选似的
分手又寂寞难耐,继续纠缠也只图更多痛苦
结果还是终日烦恼着寻觅真爱不得要领
唉,真悲哀~!
我想,一个人的身价正好与古董相反
你越迟离开这个男人,
就会越难找到新的对象吧!

匿名 說...

dump nasi lemak, there are still many nice guys out there !!!!

n70 說...

wider your life circles, you will found someone. Dun put any hope on NL.

I know it is hard to do that, but do try, please...

Hezt 說...

看來各位給我了我很大的希望,真的會有鑽石王老五,或只是一條光棍而已?

可是要重回那種「相親」的過程,真的是好累人…對方索求的是什麼?大家也豈不過是要一夕之歡?

ryuwo_79 說...

nicholes is a gd man heh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