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11年5月8日星期日

如果我是遊子,會否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光?

但肯定會比現狀更好。我們一家相當少時間聚在一起聊天了,因為各自回家用餐的時間不一致,往往餐桌上都是獨自一人在用膳,電視機則是母親的寡占權,我們都是在各自的房裡上網。

有一次我就號召家庭餐敘,就是上館子用晚餐。姐姐恰好午間相約舊同學,晚間時就趕回來赴家庭餐敘之約。然而她還是遲到回家了。

之前她已有撥電回來聲稱路上塞車,因此無法依時赴晚上7時的餐敘時間。那麼我們其他人就忙著自己的事情了,我在園圃裡忙著,母親在房裡化妝。

後來姐姐到家,我恰好在沐浴著,姐姐見到客廳空無一人,就拔起嗓子高嘶:我──回──來──了!

然後她見無人回應,再高喊:我───回───來───了───!!!

當時我已累壞,而在沐浴時趁機小歇,若我要回應她,我也得開腔高喊應答。她如此發瘋似地高喊後,我也忍不住鬼叫:「你干嘛吵到整間屋子都震起來?」

我當時很好奇:為什麼姐姐如此大動作要高聲尖叫,破壞一間屋子的寧靜?

可是她從未察覺她的舉動,往往具有一種侵略性。她往往不知道當一個人從另一點走到另一點時,都應保持一種寧謐、不干擾的心態。這是一種禮儀,也是一種基本的處世心態。

即使是回家,家不是讓你舒洩一切的場所,因為你有家人,除非你一個人在房裡與自己相處。

當我下班回家時,母親等往往在觀看著電視節目,我往往不會聲張去干擾母親在全情投入看戲的狀態,而母親也往往會給我一個眼神照會,然後就繼續盯著電視機,我覺得這是一種很良好的默契,無需聲張,無聲勝有聲。畢竟每個人在每個時光,都有自己當下的心情,無需如此喧嘩的干擾。

可是姐姐完全不諳這種相處之道。她還像小女孩一樣,那種蹦蹦跳跳的情況。



後來我們上了館子,姐姐就亢奮莫名地分享著其同學會的所見所聞,我們聽得面面相覷,有些茫然──姐姐敘事方式往往是鉅細靡遺的,她可以將兩個人的對話,照本宣科地表演出來。

可是那些課題對我們這些局外人而言,是不相干,也沒有引起共鳴的,聽這樣的說話,會叫我打呵久。例如她會說起她朋友的女兒多麼地可愛,多麼地精靈活潑。

(我心想,現在的孩子,哪個不精靈的?)

她又轉述著其友人在機場搭廉航機時因行李超磅,加上沒有預先購買行李重量,以致現場拆卸行李,到最後許多紀念品都留在機場。我聽到中途時禁不住反問:搭廉航機都知道不能超磅行李,為什麼不先購買重量?這是基本常識啊!

她不許我插話,然後繼續說著那些她聽回來的故事。到最後她終于收聲後,我按捺不住地置評:「你那位朋友就是笨!」

所以我才要在此時此刻聽這樣的蠢故事來消磨時間。

可是姐姐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這就是話家常吧──循環著其他人的故事,消費著聽回來的故事,都是別人的事情,都是與我們無相關沒掛鉤的鎖事。為什麼要在我們難得的家庭餐敘中騎劫了整個飯局相互交流的機會?為什麼我們要聽這些無聊的故事?

但姐姐不察覺有什麼不妥,她只覺得若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沒有話說確實是一種難耐的冷場,而她就得扮演主動積極的角色,來打破這種冷場。

特別是她在亢奮期間,她就將自己所獲得的資訊,一一分享出來,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洩滿全場。

後來我想,姐姐至今仍是雲英未嫁是可惜,如果她有一名人生伴侶,或許對方樂意與她分享這種細碎的話題,結婚或找尋配偶,也就是要分享人生的一切吧!可是我總覺得,即使她找到配偶,但是否有男生愿意聽這些黃臉婆的課題?如果她真的有對象,那這男生一定要是一名非常善解人意的好男人。

所以我那一刻覺得很悲哀,姐姐注定是不出閣的。怪不得別人,而是她自己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



後來,姐姐又故態复萌,她說她不要上班了。她現在要當一名推銷員,就是要做一個自由身的上班族。

在過去十年里,姐姐並沒有長期地上班,她都是斷斷續續地做上班族,原因很多,包括忍受不了嘈雜的傳真機。

她向我請教如何與別人對話之道,包括撥電技巧。我說了一些小貼士後,我就順道說,「有時你要知道怎樣與談話對象『和』起來。」

怎麼「和」?姐姐問。

我說,就是說你要「順應」對方的話題,「順」就是別逆對方的意思,「應」就是有反應、回應,不論是肢體反應,或是口頭反應,表示著你在體會著對方的談話,這樣才能製造共鳴,打造一種默契。

我再舉例,有時說話時不必事事都要爭拗,也不必一味唱反調,反正一些話題是無傷大雅的,就不必動輒就想開擂台般地好斗好辯。

其實我是在暗示著她,不必事事針對著母親,因為她通常面對母親時,總會以一種好斗的心態來應對,總喜歡糾正著母親的看法、知識等。

但姐姐仍無法悟出我的話中話,到最後我無法不開宗明義,我說,「其實有時好像你對母親時,不必一直在『反』她的意思。她說這樣就這樣,除非是很嚴重謬誤。」



母親曾對我說過,有一次她與姐姐一起觀看電視節目時,母親說容祖兒越來越漂亮,整容得相當成功;而姐姐馬上跳起來否決這種說法,辯稱容祖兒是化妝出來的奇跡效果,所以沒有整容的。

當時母親轉述這段對話後對我說:「我們都不知道容祖兒是否有整容,即使是有,也不出奇,即使沒有,我們也不知道實情,但一般明星都有整容過,容祖兒是其中之一,也很理所當然。為何要拗?」

後來母親再問我姐姐:你是否有證據說明容祖兒沒整容過?

姐姐反擊說,那你是否有證據說容祖兒整過容?

母親就說:報章的相片一大堆,看過就是證據了。

對我而言,我就覺得肯定有整容,我倒不相信化妝可以點石成金如此神奇。一些輪廓、牙肉等的外露情況,化妝怎麼可以修補?

就是類似的話題,她們兩個就在辯。雖然是閒聊課題,其實即使你辯贏了,那又如何?豈不是傷了和氣?而到最後一個明星整不整容,也關我們什麼事呢?

可是母親在較後痛心疾首地對我說:就是這話題,她與姐姐辯了起來,想起來心也揪了一下。

我想不是話題的嚴肅性,而是姐姐那種辯駁、挑釁的態度,往往叫人沉不住氣,因為我領教過。



我再繼續向姐姐曉以大義時,姐姐終于反擊了,她說:「是否母親對你說過我的不是?」

我沒有答話,但已默認。

她開始她的道理來駁斥了。她說,她是故意要這麼做的,因為她認為,當她聽到母親道出一些謬誤事情時,她不容許母親有錯誤的觀念,一錯再錯地想下去。

她說:「如果是外人,我才不理呢 !因為是自己的母親,她又沒有什麼外出交際,她吸收的資訊不一定准確,所以我有必要去糾正她。」

我瞠目結舌地望著她:心想,到底你是誰來判斷這資訊是正確還是錯誤?

姐姐繼續陳詞:「我對外人是另一幅面孔的,對于親近的人,如家人等,我會以我率真的面目來應對,我不想這麼虛假。」

我說:不是說虛假不虛假,但有時怎樣說話得體,運用在家人或外界朋友身上時都用得著的,放諸四海皆准──因為不要冒犯別人啊!

姐姐當時顯然地已壓抑著她的情緒,但她的嘴唇已緊抿了起來,示意著她的否定態度,她的臉蒙上一層寒霜來抵抗著我的說話。

她說,你自己也好不了多少,哎,我也不要說下去。總之我與母親有一套自己相處的方式,你也是一樣吧。

我當下就知道,她最厲害的反擊方式就是互相抹泥的方針──她最喜歡用那種「五十步笑百步」,就以disqualify你的方式來抵禦自己,離不開是:你也好不了多少,你沒資格批評我。

我馬上接口:那我壞到什麼程度?

我知道當時會爆發一場舌戰了,但這情況之前發生過無數次,姐姐就說:我不會說。也不必說。

我後來說:我道出你的一切,只是希望我的耳根清淨一些,因為你用著你的相處方式對著母親時,你在傷害著她。

姐姐聽我如此說後臉色更沉重。她說,「總之我覺得我有我的一套,你有你的一套。」

我覺得再談下去就沒有意思了,因之前所說的「順應」、「和而不同」的原則,她都聽不進耳裡去,顯然的我們之前的對談已沒有唱和,也沒有順應了。我最後只說,

「那換個角度來說,剛才我所說的都是技巧,到最後是要討好談話對象,因為你應對的是顧客,你要做他們的生意,讓他們感到歡喜。而你可以想想:如果這樣的說話方式可讓人歡喜,為何不用在家人身上。這不關乎虛偽與否。」

姐姐就用英文回應我:「Ok, I'll think about it。」

我就離座了。

當下的我覺得,與姐姐說話是完全沒有意思的,因為她根本沒有不恥下問的虛懷,她心裡總覺得輪不到一個遲她出生幾年的弟弟來教誨她,而她認為她的立場總是對的。

我更認為,以她那種無遮攔的方式,她真的會扮演雙面臉孔嗎?她對外人時真的是可以扮到順應他人、小綿羊的角色嗎?那為何她的交際圈子越來越小,以致只將母親鎖定為傾訴對象?

那一刻我對我自己立誓:以後不需與她談起什麼大課題。我們最好是討論霸級市場裡的牛奶是否有起價,就已足夠了。



和,是一個學問,也是一種智慧。

民主是人人都有自由去參與、去發言。但要看情況,看處境,看形勢。你可以逆流而上,但是否有這個本事?你可以有異議,但要看表達方式。你要「順和」形勢,不代表你喪失自己。

但沒有虛懷若谷,只一味自以為是,沒頂的是自己。

我和我的姐姐,永遠都沒「和」這個字。

12 口禁果:

十六 說...

看了你這篇文章後
發覺你姐姐的性格跟我房間的兩個室友都很像
結果搞得我房間長期都在冷戰中
我也想搬出去住
可惜外面一個小房間的租金每個月都是從RM900起跳
只好忍下來了

小安 說...

要是有一个像你的哥哥教我如何说话就好,身为长子却又不会说话交际,有时对外人真是失礼。既然是你姐姐,就不要埋怨了,家人始终是最亲的人

沉默天使 說...

顺和 这个沟通方式我仍在学习中,当中确实有许多说话的奥妙技巧。

Jeffrey04 說...

感觉你已经对令姐的反感已经到了那种不能忍受的地步,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其中一人不选择搬出去住(看起来是你比较有可能这样做)?与其每天在家互看对方不顺眼,那么不如搬出来少点见面少点冲突。

至于观点上不同的人也不用花心思说服他们的,我有个朋友恰恰是这种人,明明自己已经有了想法却还要去问人家的意见,问了又不要听,也不知道问来干嘛?!

最后,我发觉你们还是有一点点的共通点的,就是那种很容易把压力包揽上身的样子(c'mon,传真机有那么不能忍受吗,除非她撒谎?)。当然我并没有很了解你(们),只是从你的文字中有这样的感觉。

Hezt 說...

●小安:啊,不用說什麼哥哥或什麼的,有個哥哥也不意味著會有好的榜樣。

我自己也沒有哥哥,自己也是進了江湖後自己摸索如何與人得體交談的,人情世故皆學問,而且我是遇到許多比我世故很多的年輕人,我往往都是訝著──怎麼他們在人際間遊刃有餘?

Hezt 說...

●沉默天使:對啊,當中有許多微妙之處。人情世故,察言觀色,廣東人說「挑通眼眉」,都是細微的情緒訊號。

我以為女性會較為纖細,但從我姐姐那兒觀察,則是粗枝大葉了。

我也是在學習著…

Hezt 說...

●jeffrey04:你說的話,其實很早很早之前已有網友對我建議過。

不過…不過。

你總明白當中有難言之隱。

我只是在這裡抒洩一番,謝謝大家的聆聽,而且我覺得學習如何順和,是值得分享的。

Hezt 說...

●十六:台北的房租確是夸張哦。
快快畢業回國,然後自己置業就擁有一片天地啦!

allan6628 說...

Women is complicated-always,my sister,my God ma,my colleague,my buddy gf(she fr.H.K),they really can drive you crazy over a small issue ! Really MKF( Ma Kao Fun)But what to do,life goes on.just need to learn to avoid n reduce conflict with them...

Matt.Tey 說...

看起来姐姐似乎有很倔强的性格啊,可能相处起来确实有会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吧…

可是话说回来,我倒觉得一个家庭里应该要更有生气一些。如果大部分时间都面面相覷没有交流的话题,会好像很冷冰冰的感觉。家人是应该热络一些的…

毕竟大家都过着各自的生活,聚在一起的时候分享各自所见所闻也不是不好啊。像洋片里家人晚餐的时候,不是都会互相聊聊在学校在工作里遇到的事情吗?

我觉得分享很重要,尤其是家人之间。如果真要怪,可能就怪她没有更好地处理或挑选她的题材吧,可能也还要怪她在说话的当儿忍不住要顶撞吧。

可她是你姐姐啊,可能她用她的方式去爱这个家庭;只是你不受用而已…


不如尝试跳脱出来吧,就像重新认识一个人这样给她一个机会吧~

单行道上的跳蚤 說...

你姐姐大概也就是那种自以为把握最高真理,给予家人最高洁最珍贵的感情的人吧。这种事很多啊,也许我们无意间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这种人。反正各自造化,就当做给大家机会和时间学习吧。不要为了这样的事而无意间成了这样的人,那就好。身教啊。

沉默天使 說...

Matt. Tey 说的也有道理。也许她本身也没什么好题材可以和你们分享,才取其朋友的故事来发挥。换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有一天你姐姐回到家就一直静静地不出声,只专注于自己的事,你应该会开心吧?若她持续一段日子都保持静态的话,我相信你会开始担心她是否有病或被人下降等忧虑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