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21年3月16日星期二

一體和連體

說真的,我脫離了我身邊那些直佬朋友,拒絕出席那些不相往來只有新春才相聚的舊同學聚會,就是因為要擺脫那些攜眷出席聚會的場合。我不止要面對他們的丈夫或妻子,還得逗那些小孩子玩。

我即連這些直佬朋友的臉書動態都不愛看了,是因為我認為,我認識你,我與你交朋友,我與你曾是同事/同窗/同行/同路人帶一起走過一段日子,然後想繼續保持下去,是因為你與我投緣。我對你述說你的身邊人、愛人或是生活經歷,甚至是你的貓貓狗狗寵物,是有興趣去了解與聆聽,因為是由你來述說與分享。

然而,當一個人帶著他的配偶與子女來與你面對面時,我就覺得很沒有意思。我聽過最荒唐的一個聚會是有個單身與成功的職場女子,帶著她的狗狗出席前同事集會,全場變成要看她與那隻狗的互動與說人話。

非常噁心及讓人覺得不理解。

所以,這情況就形同,為什麼當有什麼敘舊會等的,有人都一直要攜著他的同伴(不論是合法配偶還是男女朋友出來會面),這對男女或是男男,就這樣互相介紹彼此的朋友圈子認識了。

在十年前我還是卅字頭時,還得常受邀參加同輩人的婚宴等,遇到的很多就是夫妻或男女朋友陪伴前來赴宴。更早之前赴喜宴的情況更尷尬,因為自己落單赴宴時除了會被問到是否有女朋友時,那時手機上網還不盛行,一時半刻閒下來時自己形單隻影,真的會讓人覺得是天下可憐人。

我有一位表哥,他表示他是帶著他的妻子去參與他哥兒們的餐聚,並定時約在一起旅行,而每人都是成雙成對地攜女友或妻子出行。

我不知道這種操作背後是怎樣實現的,換作是我,我有另一半,我是不會讓他每次出席我與朋  友或是什麼social friend或是商業夥伴的聚會等的,除非情勢所逼,除非是必要的。

我記得有一次,好久好久以前,椰漿飯說要攜帶我去見見他的好朋友,是一位他相交逾二十年的同志朋友。他說他在這位好朋友面前常提起我與誇獎我,覺得我倆該要見見面。

但我拒絕了。那時我還是覺得我沒有必要融入他的社交生活圈,而且我們都一直沒有確認關係。後來,有一次我椰漿飯與這位華裔朋友接通了電話,我就與他的老友在電話裡聊了幾句。我還記得那是一個英語很流利的香蕉人,他在電話中跟我說椰漿飯常在他面前提起我什麼的。

或許,這些舉動就是一種非正式的確認關係吧?但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當時我就是天真的要人家溢於言表地說那三個字。

但事實上,或許我就是這樣有自主意識的人。我覺得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不論是什麼形式結合(戀愛、同居、或是婚姻),這種union不一定是要合體成連體嬰來示眾,UNION是一種精神的契合,不是外在的。而且,即使是生活伴侶,各自該有自己的空間,社交圈子,不能如此串在一起行走,這太怪物了。

即使在床上,你怎樣被抽插,對方如何賣力的廝殺,一場性合,淺白來說就是肉體結合。而交媾的快感是出自於瞬間摩擦與結合而來的,而不是長時間的捆綁plug在一起──請想像兩人射精後,一號通常不會再插入,零號也開始自動閉關,這種生理機制是順應自然的。

人與人之間在社會的對外形象也是如此。你們是一體,但別做成長時間連體,一體與連體是不一樣的。

所以昨天我寫起一段埋藏了十年的友誼黑故事,我是很懼怕事情會重演──就是閨密有了新男友了,硬生生地帶進一個人,來加入你的生活圈,改變了我的生活質量。對他而言是一種乍看是自然不過,想讓他的新男友融入他的生活圈,參與他的生活的每一部份。

但我對這些有陰影創傷的人來說,我寧可搞小圈子,我寧可建築一個我覺得安心的朋友圈堡壘,都不想加入一些外來元素進去。

所以,當我一位閨密突然脫單後,每次我的邀約都會是「請一送二」的那種,本來以為是閨密獨行赴約,最後一分鐘就會來一句「我叫了另一半來」,然後現場看著閨密為了照應另一半,全程就是客客氣氣地與我說些客套話,然後分心照料著對方(如夾菜給對方等,問對方覺得如何等的),之後兩人總會匆忙赴約趕著下一場的二人世界時,我隱約預期到歷史在重演。

老實說,我與你相熟,但與你的男友不相熟。有些像併桌的感覺,我為了表達友善,而硬硬地找小話題與這位「併桌者」說話,但對方其實也不想與我熟,所以對我的提問反饋也不熱衷的,然後看著兩人卿卿我我似的,我就覺得很無趣。

重點是,我約閨密出來是談心事,談生活,或是聽對方給予的一些金玉良言等。即使對方有興趣聽,但他未參與我的故事,我又得敘述自己,岔開了聚會的用意。

說到底,我是一個很private的人,並不是那種socialable的開屏孔雀,我只有在自己相熟的圈子才會放飛起來──是的,連娘娘腔或諧角都可以拈來演上身,披一套戲服來為娛興,即使那不是我的本色。

但是,脫單閨密顯然不理解其實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所以我覺得當兩個人走在一起,生活上是有時是疊合,有時是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譬如一起聊天時,會不經意提起那個他怎樣怎樣,因為他就在你的心底裡,人家的話題有談到與他關聯的事情時,你就脫口提出來說「是的,我的老公/我的老婆/我的愛人就是這樣的」,這樣就夠了。

但何必攜帶著你心中掂掛的那位本尊,來赴你生活每場社交圈子的約呢?同時冀望人人都接受你新創設的連體寶貝的形象呢?

1 口禁果:

匿名 說...

人生的小圈圈就是這樣,有的時候小圈圈會因為新人加入而擴大;有時候卻因此小圈圈就破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