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5月22日星期一

Lesson

記憶在生活裡有許多切入角度,然後滲透標印出來。

那天我在椰漿飯的家中赫然發現有一張Josh Groban的演唱會音樂特輯光碟後,才發覺那樣地巧合──剛剛在部落格裡寫起岳乒,就找回一些與他相關的東西。

那時我是與岳乒一起觀賞這張光碟,岳乒特別推介我看最後一首曲子,因為Josh會一邊歌唱「Fall」這首曲子,一邊爬上虛擬的階級,逐步浮昇後轟然墜下,十分駭人的特技效果。

可是那晚,同一張音樂光碟,與我一起觀賞的對象換了人。椰漿飯對我解釋他被前男友亮刀要脅的過程後,我們接下來就一起觀賞這張光碟。

我在椰漿飯身旁聽著Josh Groban與一名黑人女歌手唱著《Prayer》時,心有戚戚然──我依然記得那一天沒有日期的晚上,岳乒也是這樣捉著我的手來看這片光碟。

從這片音樂光碟的回憶談起,岳乒在我的敘述中浮現在椰漿飯的眼前,椰漿飯很用心地聽我訴說,因為我是罕有地會提起我陰暗的過去(包括九厘米先生),然後椰漿飯很小心奕奕地一直追問引導我的談話方向。

椰漿飯後來問我,「為什麼你不去聯絡他?」

「沒有用的。已經結束後,連朋友也不是。」我說。

我將岳乒的不誠實例子說出來──例如他會廣東話、他已有男朋友,還有,他是一個零號。

我上次忘了提起岳乒是一個零號。他是在失蹤後,復又出現在聊天室叩應我時,坦承他是一個零號。「你為什麼不知道我是零號?」我記得岳乒問。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我們並沒有交流到那種肉體程度,我以為兩個男人在一起,已經沒有再划分標籤,豈料暗地裡還要分主從、1和零、上與下、主動與被動、強與弱……我以為兩個男人在一起,就可以達到肉與靈的飽滿,就是那樣純粹和簡單。

可是我一無所知。我完完全全沒有察覺這些問題是阻礙。其實問題症結是:我不知道需要坦白的是什麼,不需要坦白的又是什麼。原來兩個男人在一起時,有時會很直接地相互吸引,有時卻乍隱乍現地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可是為什麼岳乒不早些對我說,他要的是一個一號來填滿他?為什麼他不對我坦白他待我是過渡時期的男友?為什麼他要隱瞞著我這樣多東西,然後又一聲不響地離開呢?我在椰漿飯面前認真地檢視這段過去,我說我多麼希望岳乒可以誠實。

椰漿飯說,「當時你還是太天真了。所以你會相信他所說的話。」但每個人的過去裡,誰不曾天真過呢?



上週四晚上去找椰漿飯,這是我們一週內的第二次見面,算是比較頻密的見面了。我比較晚放工,抵達他的家門時,他已準備就寢。可是神色很不好。

他說他胃痛。

然後他躺在床上,以非常認真的口吻與我說話。「我有一些話要對你說。」聽到這樣的開場白,肯定不會是好事。

所以我也躺在他身邊,然後聽他細述。他說,他要重新展開生活,要忘掉過去,他無法再這樣拖拉著生活狀況下去。

「我要在這個週末再回檳城一趟。」他說得似乎非常痛苦。

「為什麼?」

「我還要將他之前留下來的東西送回去檳城。我不能再讓這些東西留在我屋子裡,我需要重新開始。」

「為什麼他自己不肯來取回他的東西?」

「我有一個朋友恰好在週末會駕車上檳城,所以我會順便拿給他。」

「可是我希望你不要再見他。」我聲明。

「我要與我的ex解決一些課題。」

「他不是還清錢給你了嗎?你們還有錢銀軱轕?」

「是的。」

「那是什麼一回事?」

椰漿飯用了很久的時間才說出來,我不知道他是胃痛,還是一直在思索著編織謊言。

他倆在一起時,椰漿飯以貸款人身份向銀行借了一筆錢給前男友做生意,可是前男友生意最終失敗了,而椰漿飯目前每個月得代前男友還錢給銀行,前男友則兩袖清風,也沒有背負還錢責任。

「你向銀行借多少錢?」

起初椰漿飯不肯說,後來他透露超過1萬元。他此行就是要與前男友談判,如何勸服前男友還錢。我覺得這是相當棘手的事情,特別是說到金錢課題。

我沒說什麼。再問他,「那你們還有什麼課題需要解決?你們還領養了一個小孩?」

他聽到我這樣說,「啊,你還開我玩笑?」

「但沒有小孩肯定會容易解決事情…還是你得付他贍養費?」我再問。

「沒有,不是…是其他課題。」

「那到底是什麼課題?」

「我不能說,這些課題都涉及他不好的一面。我不想在你面前說起他的壞話,我不要這樣做,我也不要你在想,如果今天我批評他的不好,那日後我也可以這樣批評你。」

他說得也不無道理。我們也是會有分開的一天,屆時他是否會在其他人面前批評我哪裡不好?這種「趙完唱」的戲碼是最惹人討厭。

「你們的過去和歷史我不會否認,」我說,「不過既然我現在出現在你的生活裡了,你就應該對我透露一些你的部署和計劃,而不會讓我一頭霧水。」

「我會儘快解決這些課題。」(幾時?我問)「越快越好。」

「你放心,我不會回到他的身邊。」椰漿飯一直在我耳邊說著,然後就摟著我。

在床上絕對不是一個談判的好場合。儘管當時我聽到他要回檳城時,我已別過臉去躺去床側要耍一些臉色,還是給他拉回來擠向他的懷抱。

「當你解決完你與他的事情時,可能我也選擇離開你了。」我說的是氣話,但這是其中一個可能性。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馬上解決。」

「你和他之間到底還有什麼東西在糾纏著,你是否還有隱瞞我什麼?」

「沒有了,我現在說的東西,比我之前認識你時要說的都更多了。」

「為什麼?」

「因為當時我只當你是性伴侶…啊,可是為什麼我們不早一些認識呢?這樣我就可以避過這樣多的麻煩…」

在椰漿飯面前,你要多浪漫,他就給你多浪漫。他對我說的情話,當然會讓我「正中下懷」。有誰不會去聽這些軟綿綿的情話呢?如果他出現在我20歲出頭時,我肯定不會望他一眼,而當時我的英語水平也可能無法與他溝通。但現在快要三十歲時遇上他了,我想我會一邊柔性地聆聽他的情話,一邊理性地去分析。

椰漿飯叫我在週六與週末時不要聯絡他,因為擔心他的前男友又會發狂。我答應了。他顯得很高興我的「寬容大度」。

他對我透露這些話後,說他的胃痛減緩了一些,因為他的胃痛都是由壓力造成的。可是,我又何嘗沒有壓力呢?

既然他一定要回檳城來解決他倆的事情,我也無法阻止讓問題糾纏下去。他若是真的要回到男友的身邊,我又還能說什麼呢?我們之間什麼牽絆也沒有,彼此在一起也沒有約束力,除了金錢可以買到約束力,還有什麼會讓我們走在一起呢?我又能強求什麼?我們或是床上的拍擋而培養出一段默契出來,但這種默契可能也會約定俗成而消失了新鮮感。我始終覺得我們太過虛無和飄忽了。

椰漿飯在過後對我說,「你那天說到岳乒的故事時,你說了一句話,you touched my heart。」

「我說了什麼?」我說了很多話。

「你叫我不要像岳乒一樣傷害你。所以,我記得這句話。」

我就姑且相信他這一次的諾言吧!



當晚,椰漿飯也隨手拿出一本本的舊相簿給我看。我第一次見到他年老父親生前的樣子,他與他的父親簡直是一個款印出來──原來父子倆都同樣有高大碩壯的身段。

我有些心驚,原來椰漿飯年老後就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我問他,為什麼會拿起舊相簿來看?他說他十分想念父親。我聽畢後輕輕地撫著他的背部。

然後他一直介紹他的家人出場。從姐姐弟弟到外甥等的,還有離了婚的妹夫、突然發胖的外甥、樣子像中東人的外甥女等,一家人在開齋節時吃喝玩樂的一影一物。

他會指著他的外甥照片對我說,「你看,她長得多麼可愛?真的像一個天使。」對我來說,那只是一個長相普通的馬來小女孩,除了眼神有些慧黠。

我看到他的大姐時說,「你的姐姐有些過胖啊。」

他說,「她長得並不高。」

「可是長得不高也不應該胖啊。」

椰漿飯將他的手放在我的頭顱上捉狹地轉一轉,「你啊…」他奈我無何之餘,也始終不愿批評他大姐是一個胖女人。

是否自己過于直接與刻薄?還是椰漿飯過于寬容?他不愿直接道出一些事實的負面,而凡事都看到美好的一面。我是否應該學習他那樣,對待別人和自己的要求都寬鬆一些?

8 口禁果:

NICHOLES 說...

我不知道該說椰漿飯太好人還是太糊塗了
既然前債已經成了事實
但願他真的能順利解決好
你也只能光等待他的消息與歸來
祈求像上次的囚禁(或更糟糕的)戲碼別再上演
即使上演了也做不了什麼
畢竟遠水不救近火
再說一切都是椰漿飯自己說的﹐你又能相信多少
好無奈哦

Hezt 說...

是啊,我又能相信多少?我覺得,我又處于被動的角色裡了。

椰漿飯的人是太好了,我希望如此。不過看來他的前男友並非善男信女。

匿名 說...

Not to pour cold water over... all these sound so familar... Step by step, all I am seeing leading to something unpleasant... just make yourself a promise that, if the money issues come to your table in any way, pull out immediately, even it is of emergency situation!

I just hope that I am "一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

yF, the paranoid-ed anonymous.

匿名 說...

yeah, yF has a point. A good point to give a serious thought.

TC

深渊 說...

好人是一回事,笨又是另外一回事。
人哪。。。为了钱而变脸的事听多啦!尤其是在PLU界,自己也遇到不少,当中还包括自己的父亲呢!
老实说,如果这一次NL不能完全解决这事情的话,我想,他EX一定会不断的朝NL弱点进攻,麻烦就多多了。
无论如何,你必须保护自己为先,什么事情都小心为慎。

ryuwo_79 說...

well money aside (since those above have give u advice on it), i think if NL really now take u as his lover, then i think it is time for u to request honesty. being secretive is good, but only when the secret is not known by ur lover.

no one like to be put in the dark de la. especially guys ler.

Hezt 說...

謝謝各位的意見。我會保持一定的敏感和謹慎。

這幾天身體不舒服,一直處于心神不寧的狀況中。腦袋徹底乾涸。連咖啡也戒了(就像戒了淫思一樣)

祝福我快些脫離這樣的狀態吧!

nicholes 說...

Hezt

wish u all the best.
i also feel 身體不舒服,and bad mood
like患得患失
don know why

PS: are u all (ANYONE)go to visit
the drama from Oheteam.com
at 9 this June?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