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5月30日星期二

未完的故事




.......................................Part 1

我的姐姐出現在家門時,大家都鬆了一口氣。然後,我就向她道歉,我們就像開會一樣地將過去的東西拿出來談,放在桌面上,做著post mortem。

當然我還是有異議之處。但是,還是忍住不要再岔口打斷。姐姐說,「我知道我的弟弟不是一個這樣性格暴烈的人,我才回來。」

她說她知道我的工作壓力很大,也叫我適時地抒發出來,而不要積壓在心頭裡等等。在一面關懷著我時,一面也斥責著我的過錯,軟硬兼施雙管齊下。

她也承認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同時答應會改進。當然我也做出同樣的承諾──好吧,兩個人就一起從這次事件中成長與學習。

這裡就不詳記我們之間的對白了,那像是讀著勵志書一樣的內容字句。我也覺得奇怪自己會說出這樣的對白出來。

然後姐姐說了一句話,讓我幾乎瞠目結舌。

「我知道你為什麼要到外面過夜。我也不像以前那樣管束你了。換作以前我會一直管制。可是不論你有女朋友也好,有男朋友也好,我都會尊重你的意見,母親可能不明白,不過你要怎樣,你有什麼苦惱,你應該要對我們說…」

姐姐竟然額外提起「男朋友」!

我望著她,沒有什麼反應。因為,那已是一個心照不宣的答案。

她讓我知道,她已知道了──是的,她唯一的弟弟喜歡男人

其實我們吵架絕對不是因為同志課題而起,但是姐姐的口吻中,她言下之意是指那天我情緒失控,也是因為我過去除了沒有分擔工作上的壓力和其他煩惱外,也是因為我苦苦隱瞞自己性取向,以致即使情感上有壓力挫折,也沒有向家人尋援來得到適當的宣洩。

我以為我在處理椰漿飯的事情時做得很好。我以為我平日掩飾得宜,我以為我的假面具是牢不可破。

可是,我原來還是一隻沙堆裡的鴕鳥。

其實在過去已有幾件事情,我知道姐姐已起疑我是同志,但是我並沒有刻意作澄清與否認,也沒有直接作出承認。

可是,她選擇在這個我們大風大浪後的晚上,來向我pecah,我真的措手不及。當時母親就坐在另一端看著電視,母親是刻意迴避,騰出空間讓我們傾談。我想弱聽的母親應該沒有聽到姐姐那一番話吧?

我最終還是無言,成為一個懦弱的男人。我沒有勇氣直接招認,可是已默認了。

我只希望姐姐不會對我再感到失望。但是,我彷彿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這樣是否會省下一些功夫?以後姐姐可以替我在母親面前保守這可能已心知肚明的「秘密」,也可以免去我跟她解釋為什麼我從來沒有帶女生回家。

但還有什麼需要再坦坦白白地說出來?為什麼我會變成同志?我現在是與一個中年馬來人在一起?譬如兩個男人怎樣做愛

.......................................Part 2

話到唇邊就留半句。我們的話題無法繼續下去,因為已扯到其他課題去了。當時手機電話響,接著母親要我去載她到乩童處,她說她要問神,尋求指點迷津。

母親在下午時已對我說,姐姐一聲不響離家出走的作風有異常,她懷疑姐姐撞到不乾淨的東西…以致我們兩個竟然會打架起來。

即使我百般勸慰說兩者互不相干,母親還是堅持要問問無妨。我還能讓母親失望多一次嗎?

由于乩童「打烊」時間逼近,所以我們就無法再聊下去,姐姐說要休息,所以我就載著母親到乩童處。

你說乩童等的是怪力亂神嗎?可是當他如數家珍地說出你的貼身事情時,我只能相信是超自然力量。

所以在沿途中,我的心裡有些戰戰兢兢,因為這名乩童就是上回對母親和姐姐我已有「女朋友」的那一位。

而我從來就不曾會晤該乩童,就是因為他一切所言,往往屬實──如果他見到我後,直接在母親面前說我只有男朋友,那會是什麼局面?

可是,我還是去見這名能知天下事的乩童了。果然…

7 口禁果:

王永正 說...

雨过天晴。

nicholes 說...

HEZT

我相信這樣的安排
是你人生的轉折點
我不認為人能勝天
雖說路是人走出來的
人可以掌握自身的命運
但並不代表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地掌握一切
很多時候
盡管我機關算盡,自以為掩飾得很好
那也只不過是一場粉飾太平
紙始終無法包裹住火
要知道該知道的遲早也會知道
你也別太難過太在意了
以你跟你姐姐間的感情,她一定能體諒你的
哪個兄弟姐妹沒吵架過的呢?
她是因為太在乎你才會跟你爭吵
不管她的態度如何惡劣
但是她畢竟還是關心你這個弟弟的
(你跟椰漿飯一起的畫面,會不會曾讓她撞見過了?)

就好像我姐姐當初向我們坦然自己喜歡女生的時候
我媽盡管有百般無奈也接受了
當時我姐大概是被那個女孩騙了愛情也騙了金錢
一度傷心欲絕得想自殺
她一個人離鄉背井地來到美國謀生
在最孤苦無依的情況下,我們還忍心指責嗎?

當然,你的情況也許沒那麼糟糕,
一切還是未知數,雖還是有點隱憂
但你身邊還有家人
椰漿飯的為人是怎樣還有待考察
我只希望你別太衝動
找一些能信任的好友聊聊吧
或做一些運動宣洩一下壓力
你要相信你的家人是疼惜你的
親情是世界上最可靠的感情

至於那些乩童
我不敢質疑他們的本領
只不過我不認為他會那麼神通廣大
看出你是同志的實情
別想太多了

ianrad 說...

从你提起的童年往事,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的姐姐是疼你的。看到你为事业,感情折腾出病来却依然把苦恼往心里堆,她必然会心疼,失望你不给机会让她分担。

家人的争吵,很多时候都是“借题发作”。若有一天,令堂按捺不住而向你“借题发作”,别太惊讶她一直是心照不宣。每天对着你快三十个年头,你的一切都牵着她的心,她又怎么可能猜不透你的心呢?在她心里,你很可能已经pecah了。

很高兴事情已雨过天晴,而且还“因祸得福”(你的姐姐很谅解的打开你的“衣柜”)。

Nishiki 說...

It seems that your sister is try to understand and accept you...so you can try to do the same to her...

ryuwo_79 說...

my big bro, who loves me like a gem, had done something bad before. he got very angry withme one day and pulled out my computer mouse and slammed it to the wall. it is from a guy who never lost such temper before. all of us were startled, and for one week more, i didnt even want to talk to him. but then, at the end, we spoke to each other.

there is no such think as no conflict in a relationship; family, friends or lover. just tolerate and everything is fine.

Simon Jim 說...

很常覺得,自己的親人對於自己的點滴是有所謂的第六感的。當他們開口問是去女人家還是男人家過夜時就已露端倪。我家的情況也很類似,和家人skype聊天時,聽到旁邊有別人的感覺,弟弟卻會問,你在家哦?(我說對啊)做麼有人的?(我說朋友來的)男的女的?媽媽叫我問你有沒有女朋友!
這兩道問題可以挨著同時問出來,他們肯定心中有譜。我不說破,他們也不說破,但就是會旁敲側擊。

余重立 說...

nicholes說得對,再怎麼掩飾總還會洩露一些些,臺諺:鴨卵再密也有縫,就看你怎麼圓失,或轉移話題了^(^
ianrad也是精闢人物喔,那家兄弟姊妹沒吵架過,真記仇了嗎?!那也是各自成家了,為各自利害所致呀,要不~那也是一種互動,另一句臺諺:厝內的狗咬無妨(沒有毒啦)^)^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