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5月15日星期一

LOST



分手後,你會做什麼?

我將過程寫出來,然後上網撥號登貼出來時,恰好遇到在日本工作奇在聊天室上。他一邊讀著我的文章,然後慰問我(謝謝你裕奇),裕奇問我:「椰漿飯像這麼無情的人嗎?他這樣分手是不是有苦衷?」

他說,「他不是說不會飛你的嗎?」

裕奇問我感受如何。我說我很生氣。生氣這樣被人對待,說甩就甩,我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東西嗎?

裕奇也叫我別持著椰漿飯的家鎖匙闖上門,他說不知道裡頭是否什麼危險。我心裡認同。

一色老馬也有撥電話來詢問。可是我還ok。我不會這樣被擊垮的。後來我沒有與裕奇多聊下去,因為我還要去健身中心。

是的,我要冷靜,我竟然在「分手」後還可以去健身中心去運動。我不會為了椰漿飯這種狠絕態度而停頓整個宇宙。如果我留守在家裡空等他的電話,我也會發瘋。

我在快要發瘋前,按捺住自己撥電話給他的衝動,然後就逼自己走出家門,母親在她的母親節裡享受著她的電視節目,她不知道她的兒子心裡是暗潮洶湧。

我驅車去健身中心時會經過椰漿飯的居住地區。我一直在盤算著是否要到他的家裡看看?可是我沒有將他的家鎖匙一併帶上。在想著想著時,我兜了很大的圈子才抵達健身中心,因為走錯了冤枉路。

我照常地騎腳車做熱身,然後一邊看著體操室的一班auntie在練著肚皮舞,那是集體的歡樂時光,可是我是一個人去運動。沒有人與我說話,我也沒有去搭訕任何人。

然後我去free weight 區舉重,心神一直不寧。我還逼自己在算著做了多少set 的運動,是否有做完全套的次數。健身中心強勁的音樂一直在耳邊繚繞,將我的節奏感完全打亂了。那是一首首活躍蹦跳的旋律,可是我卻是越舉越沉重,我在做著啞鈴臥舉的動作時,幾乎將啞鈴傾向一邊去,失心重了。

我環視著身邊健身族,有乳牛,有bigmac,一大堆各色各樣的男人在我身邊擦過,還有一兩隻尤物。我在想,為什麼沒有一個男人屬于我的?為什麼我會落得自己一個人在健身?然後一個人在張望,我日後怎樣過?

我來到加州健身中心試用一個月,也是因為椰漿飯交給我試用卡,因為他我才來到這裡,但我現在一個人愣愣地坐在凳子上,為什麼我落寞的一個人在這裡呢?為什麼只是一個電話我就落單了?

我最後在做著streching時,將兩雙手用繩索綑住,往後弓起身體下沉,將骨筋完全拉得極限,我一邊伸展著,一邊感受著那些拉拔的苦楚,我將頭沉下來看著自己的身體,我想我的臉孔一定是漲紅著,然後覺得鼻子酸了起來,可是那是一種想哭,但哭不出來的感覺。

我覺得有些害怕。

我畏懼的是,那種失 去,突然落空的感覺。我畏懼自己去經歷那種突如其來調適一種不存在。我該怎樣去走過要忘記椰漿飯的日子?我與他並不是海枯石爛的山盟海誓,他始終沒有對我 說過那三個字,我們什麼也不是,但不是什麼也沒有,我一直想起他的點點滴滴,還穿插著他對我說的一些話,然後又想起我應該要丟掉什麼東西來忘記他,譬如丟 掉我現在每天都在用著的水瓶、絕跡在加州健身中心、丟掉他借給我看的光碟…我應準備一張checklist

可是我不能丟掉他曾經對我啍過的曲子吧!當那些歌曲偶爾響起時,我一定會想起來。那已嵌入我腦海裡。還有在我手機裡的短訊,我留存下來的都是他的短訊,我得逐一逐一地刪掉。

這一切一切,我需要怎樣去面對?我還是可以過活,但我得做出改變。這種改變不是說太難熬,而會消耗我很多的心力。我擔心著自己是否能應付得了。

在那一剎那間,我的意念是飛速地轉動著。我在部署著自己應該要怎樣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失去。

但是,我還是寄望著昨晚椰漿飯所說的話,不會是真實的。我相信他還會撥電話來給我。

後來,我完成了健身,下樓時那位會員籍推銷員硬硬說有新的促銷配套,遊說著我刷卡加入加州。

我完全沒有心情聽下去。你不知道我剛被人甩掉嗎?你還叫我刷3000塊來在這裡回憶椰漿飯?

我驅車回家時再度路經椰漿飯的住家。我終于按捺不住,就直驅去他的住家了,去到他的家門,但是沒有人在家。我又沒有攜帶鎖匙出來,否則我可以開門去查看他是否躲在家裡。

然後,我再用手機撥電話給他,電話響了很久後,直接飛去自動留言信箱。我再撥一次後,結果相同。

我沒有再撥第三次,直奔回家。我在他的屋子前,那是前所未有的失落感,巨大得讓我不能自己,因為我被遺棄了。我覺得孤獨是那樣地可怖。

椰漿飯像空氣一樣地消失了。

汽車CD機播著Lara Fabian的《Il ne manquait que toi》,那是一首法語歌,我不知她在唱著什麼,因為我不懂法文。

但那跌宕起伏的旋律讓我感觸,我在她哀怨低迴的歌聲裡,發覺原來我竟然有一些傷悲,那樣地形而具體。

16 口禁果:

阿凯 說...

有些事情我们是不可以避免,伤心是肯定的。希望你能够努力的站起来!

匿名 說...

I am so sorry you are going through this. We are human, cry if you want to, be angry if you want to and be sad if you want to. Do pick yourself up after.

I know you need the closure from NL. Regardless of what happen,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Max

Nishiki 說...

NL说'事关人命'...加上你说他的ex有自残的前科,这是不是表示他的ex正在面对什么问题-包括企图自杀,所有NL才会做出这么唐突的决定?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

ianrad 說...

被抛弃比分手更伤人。撑着吧!希望椰浆饭会给你一个交代。更希望事情会有转机。

lifebook 說...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and be strong.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fine.

lawboycool 說...

該說什么呢
難過只有時間才能治療
要堅強啊
要堅強啊

Hezt 說...

謝謝各位的關心,真的有些動容。:) 儘管大家是沒有見過面的朋友。

當然還有十字見先生。我以為他沒有再讀我的部落格呢。

我終于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今晚我將故事交待出來,現在得在工作崗位上專心一些。:)

ryuwo_79 說...

all of us have been through this moment before. yes, it is scary to be lonely, and the feeling is always there. future is something we cannot predict so dont worry so much of how u will walk through this life. live for this moment and let things be.

we never met but we communicate to each other heart to heart through your blog, so there will always be a group of unseen invisible people here who will support you through our words.

cry as u want, and after all the cryings u will be back stronger. trust me! coz i have cried a river but it does not mean i will go down.

gambatte ne!!

shiawase99 說...

This song is dedicated to you, Hezt and all those broken hearts.

断点

静静地陪你走了好远好远
连眼睛红了都没有发现
听着你说你现在的改变
看着我依然最爱你的笑脸
这条旧路依然没有改变
以往的每次路过都是晴天
想起我们有过的从前
泪水就一点一点开始蔓延
我转过我的脸
不让你看见
深藏的暗涌已经越来越明显
过完了今天
就不要再见面
我害怕每天醒来想你好几遍
我吻过你的脸
你双手曾在我的双肩
感觉有那么甜我那么依恋
每当我闭上眼
我总是可以看见
失信的诺言全部都会实现
我吻过你的脸
你已经不在我的身边
虽然你不在我的身边
我还是祝福你过得好一点
断开的感情线
我不要做断点
只想在睡前再听见你的
蜜语甜言

nicholes 說...

hezt

看来事情有很圆满的转机哦
看到你的心情似乎好转了
大家都会为你感到高兴和欣慰
只要能得知了真正的来龙去脉就好
期待你今晚给我们带来的“故事”。

SAM 說...

從你的文字,我都可以看見你的情緒,那麼當時你的內心,該是十倍以上的波濤洶湧吧!

Hezt 說...

●SAM:想不到你還會摳出當年我的舊作來看。經你的留言,我自己也細讀一番,重溫一下時…乍遠還近。

SAM 說...

我身在另一個島國,偶然有幸看到你的文章,內容細膩,細節的刻畫可比得上蘇繍啊!你開始寫作時應未滿30歲,但是情感確如此豐沛,可見你對於生活奌滴,是用心觀察的!我一篇篇看下來,有些像是京都小巷內的景色,轉個方向就別有風味,很難把單一顏色抽離出來,一整個就是有特色,一篇篇看下來,屬於你獨特的文字美於是就出現了!

Hezt 說...

●SAM:在另一個島國?想必就是馬來西亞的鄰國吧?哈哈。澳洲與紐西蘭則不算島了,或許是台灣?:) 謝謝你的讚賞,特別是蘇繡之比喻。不敢當。

對,寫這部落格時該是28歲,未滿30歲。但仍未成大器啊,以致只在文字圈裡打滾救贖自己。

SAM 說...

我住在台灣,到目前為止看你文章整體感覺當然是多樣貌的,若是說一個簡短的總結就是"活色生香",於是就想把一個讀者內心感想回饋給你,謝謝你這樣精采富有生命的文字,就在我的眼前活潑的跳著!

Hezt 說...

●SAM:謝謝你,真的很高興,也很欣慰封塵的部落格還可以像保鮮品一樣端出來,這可真是面子書裡無法達到的收藏之效。

至於活色生香嘛,幾年前還是有些「活」,近年來已不復往昔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