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5月20日星期六

肉與慾

開場白小啟:這篇文章是我上週就寫完了,可是經歷了一週的波折後,才在今日發表出來。但我那段起伏跌宕的故事還有下文…


前陣子nicholes提出一個相當值得討論的論調:只有感官相愛,但是器官不能相愛。

清楚地來說,「器官」當然不是指體內的腎、臟、胰等,那是屬于手術台來解剖的,我們這裡所說的「器官」是指屬于床上的:陽具(喔,一說就俗了)、手指、舌頭、肛門等的。陽具當然是原創的性器官,可是人類已發展成其他器官也當成性器官來了。

身體還有哪個部份可以發展成性器官來使用?乳溝?(那是女人才有)、股溝?腳板?臂彎?腋窩?林林統統的都成為戀物癖了。

區分得如此細微,但也不是瑣碎的事情,我在思考,到底我們是否掌握到何時得到感官快樂,何時得到器官快樂?

感官上的快樂,是可以突破到欲仙欲死的幻遊境界,是可以擒住的意念;器官上的快樂,那是物理上的摩擦動作,卻是一個滔滔的浪頭,但在退潮後稍縱即逝,無形無影。

我們是從感官快樂中滋生快感,還是從器官中得到快感?兩者是否同時出現?或是相繼伴隨而來?



那天我與一色老馬談到一個問題:

「是否任何人碰觸(手、口、舌頭、唇)你的肢體,你都會出現勃起的生理反應?」

我的答案是yes,而且是當機立斷的。一色老馬的答案則是No。我們兩個出現分歧。

我的想法是,一般同志(沒有性能力障礙者)如果在意識清醒中蒙上眼睛,被第三者撫觸(不理這第三者是認識的或不認識的)等,他照理會起生理反應而充血鼓漲,就像在sauna黑房裡打野戰的一些「食人族」。

但一色老馬說,如果他無法看清楚對方的樣貌,他就無法充血與勃起,而如果對方是符合他的基本需求,他更會自動顯現生理反應出來。

他的答案無疑地讓我有些遲疑。因為我一直都以為,每個直人或同志,都是下半身和腦袋分家的生物,意即上半身有一套思考,那是意識;下半身自個兒指揮行動,那是慾求。

一色老馬問:「如果你是被一個齷齪的Bigmac來咂吮,你也會勃起嗎?」

這也是相當為難的問題,因為Bigmac一向並非是我的首選,第二是不論是bigmac還是水牛型,只要是污穢齷齪的,也不會有人接受。

但事實上我會作出反應,前提是我還不知道對方是bigmac。當然這是我在sauna的黑房巡戈時驗證得來的結論。

而事實上,一隻美麗的孔雀,有肌肉有樣貌,也不意味著他是一隻在床上可以開屏讓你驚艷的孔雀,他可能是一條沖上岸的死魚。這是椰漿飯帶給我的啟示,因為他絕對不是孔雀,他也不是一條死魚,但他有一根會讓我浮上雲端的小鳥

所以,我得撿回過去的荒唐經歷──按圖索驥逐一闖上炮友網友的家門,然後活色生香的火辣起來。至少每一次我都接受別人對我「起立敬禮」。

當然,還有直佬巴特、和藥皂般清潔的小岩,都可以像我手中搖晃的可樂瓶罐,一掀蓋就是騷動的汽泡。

當時我認為,他們都是腦袋與下半身分家的動物,他們都是區隔靈與肉地來相約,來鬆綁身體的戒備。所以,當我們大口大口地吮吻和急猛地抓緊搓撚行事後,其實只是要器官上的摩擦快感,一陣淋漓盡致的舒洩而已。

然而,如果一色老馬的說法成立,那意味著這些陌生的網友當時對我的感覺還不錯,以致在感官快樂中,才能充血地一柱偉岸,而萌生起感官快感。

這樣說來的話,我還是存有一定的吸引力,至少在外型或是氣質上,讓對方愿意讓我接近他們的褲襠。

然而,這樣的定論也不全然正確,因為可能對方可以挺拔直立,是他們慣性的天賦,可以對任何撫觸有生理反應;他們對我不會萌生厭惡的排斥感,那也並非他們對我有好感。

可是,我們往往都分不清這究竟是生理的痛快,還是心理的滿足;是心靈感官上的享受,還是肉體器官上的快感?

你是追求性靈,還是追逐性愛?靈與肉各處天平各一端,同志們如何把持遊走?

我想起九厘米先生在廁所裡對著我一如以往地說話時,褲襠也可以挺拔鼓漲起來,我當時以為他對我是有愛意好感,所以才會以下半身來表達。

所以,我就掉進他自己的慾望無底洞裡,那是十分荒謬的愚昧,荒謬的是我會對他有好感,愚昧的是我以為他對我有好感。

對方/自己到底是在追求感官快樂,還是器官快樂,現在我還在學習中。我想照著感覺走,應該是最真切的一種回應。

當然,炮友會將感官和器官分家,就像腦袋與下半身分家,戀人會將一切糅在一起。

我還在學習如何在適當時「馴化」下半身,在適當時又釋放意念,譬如,有時我還會想起費亞、巴特、小白小博奧申……

11 口禁果:

深渊 說...

我不懂平时别人如何处理与分辩他们"理性"与"性欲",但是我发现通常男人都会"干了才说!",
下半身的欲念永远先占先锋。
说说我的例子,我有时候会停半年或半年没有性,然后问题来了,再一段没有性的时期都会有突然一些日子性欲高涨,
不知怎么就是整天只想要做爱,几乎什么男人都可以接受,连看到一个倒垃圾的工人都会"扯旗",工作不能集中,非常难受,一但
失控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其实是相当危险的。
后来我问过一个plu的医生,他说这是因为hormone失调,所以导致性欲高涨,通常要会持续几天才会回复"理性"。
然后我就想,性是什么东西?性能靠理性来控制吗?过度控制会不会导致不正常呢?如果性是必须要的,那么谁可以说谁是
"色辣"呢?

nicholes1976 說...

這也許很難以偏概全吧﹖因為即使是同志﹐即使他們都願意將慾望放在第一﹐願意將自己的身體任由慾望駕馭﹐但是對性的定義與要求也是各異的。即使他比較注重感官刺激﹐他比較喜歡輕咬你的乳尖﹐比較喜歡親吻你的胸膛﹐比較喜歡輕咬你的耳朵﹐或一遍做一遍說話﹐或只把集中力集中在你的腿毛上(我曾認識一個網友一開始就問我有沒有腿毛﹐他很喜歡有腿毛多的男生﹐當然我這些是不缺啦﹐話一說出他已經在另一端迫不及待的進行昇旗儀式了)。一個只在乎器官(你的陰莖﹐用這名字會不會不那麼俗氣﹖)的男人肯定不會愛你﹐他只在乎你的性能力﹐一個在乎感官的男人(你身體其他部份)的男人也不代表他一定愛你﹐因為男人真的可以把愛與性分家的生物﹐(如今很多女人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一個愛你的男人﹐他肯定會在乎你的感官與器官(包括你的陰莖)遠比只在乎你的器官。

所謂的在乎﹐也有區分﹐一般炮友的在乎﹐他們只在乎你行不行﹐如果不行就會跟你說拜拜﹐甚至還會在背後取笑你﹔若是一般比較有人性的朋友般的在乎﹐他們關心的也是你到底行不行﹐如果不行﹐他們會給你一些建議﹐但是不會宣揚或傷害你的自尊﹐(當然炮友中也是不缺良心的﹐他們可以進化為好友﹐甚至情人﹐也可以只停留在性伴侶間)
另外一種在乎﹐就是進入愛情天地里的在乎﹐他們不是在乎你行不行﹐而是在乎你的健康狀況﹐一旦發現你不行了﹐他們不會嫌棄﹐即使你真的不行了﹐他們也會守護﹐因為他們愛的是你﹐不是你的性能力﹔要得到這種在乎﹐現在可說是難能可貴了。

所以﹐我認為﹐不管你是不在乎對方的樣子和身材都可掀起性慾的﹐還是你必須要對對方的外表嚴陣以待的﹐都是一樣﹐你只注重器官﹐也只注重感官﹐這樣的注重不可能進化為心領神會里的愛。愛不應該只能從身體的溝通來滋生的﹐要從平常的相處與了解間逐漸滋養出來的。

對於深淵所說的性慾季節﹐我也是有同等的經驗﹐我不只禁慾半年﹐近乎好幾年也沒讓自己的小弟好好的宣泄一下﹐只能靠潛在意識里的夢遺來排泄多餘的精液﹐那時候的浪潮﹐一來就異常恐怖。

HEZT﹐被你抓包了﹐發現我一文二用呢﹐我祇想留著一些思想﹐在往後的日子可以好好溫馨一下。

nicholes1976 說...

撇開愛不談﹐若只說感官與上的刺激﹐其實不管你在意不在意對方是不是水牛還是什麼的﹐還有一個主要的因素就是你當時的性慾飢渴程度﹐如果你是剛從禁慾囚牢里解放出來的話﹐我想不管對方是什麼﹐只要你能感受到對方因你而興奮的存在價值﹐你滿滿的自信心就會激發你的慾望﹐那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你有常有固定的性伴侶或習慣自行解決﹐你的要求也許會稍微提高一點了。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們我曾在LQ附近那裡看到蔡明亮在拍戲﹐那已經是深夜3點了﹐我獨自步行回家﹐感覺有點寂寞的時候﹐還讓我看到那個男主角﹐忘了什麼名字了﹐他們大概是拍黑眼圈吧﹐我也有見過那個馬來演員﹐看起來不怎麼樣﹐不過外型身材比例還不錯的﹐希望我沒看錯。

n70 說...

If u cover my eye and let someone touching my "di di", I think I will NOT hard also, unless I know he is a male; else, totaly soft.

深淵: I don't think i can 禁慾 for half year, I think I will crazy that time. If u don't let me have sex for half year; after the half year, then I will just go for anyone that (ugly or handsome) can have sex for me, as long as i can cum. hhehe....

ianrad 說...

老实说,没有感官的器官,我倒真的想见识见识。死的器官则另当别论。

炮友大多不敢把感情放入那门事上,不外是怕陷得太深,无法抽离,而伤了自己。少了那份感情又怎会心领神会,出神入化?爱能不能从身体的沟通而开始然后滋生,就有待你和椰浆饭来告诉大家。我相信当爱来时,它会在任何情况,任何时间,任何场合开始。能否滋生成长,就得看两人敢不敢面对这份爱情。

只在乎肉体器官上的快感的炮友是不会费心思做出讨好对方的事或动作。虽然你是不少人的炮友,但我想你应该不是将感官和器官分家的炮友。 ;)

匿名 說...

啊﹗一根讓人浮上雲端的小鳥(可能是老鷹吧﹗)這就是同志們所追求的吧﹗就算它喜歡不停的飛﹐ 就算它喜歡在不同的洞穴里徘徊﹐就算它是H5N1的帶原者﹐只要它又空時可以飛回這個洞穴里吐吐口水﹐也心感情願了。 這就是同志們所可以追求的(幸/性/辛)福。

Ummm 。。。離題了。。。

Hezt 說...

深淵:荷爾蒙失調此事聽起來似乎不是那樣地可靠。

我可還未遇到一個倒垃圾的工人來讓我勃起,這樣說來我的荷爾蒙還不至于失調吧!:)

nicholes和ianrad:我相信每個人在對另一個男人投以好感時,多多少少都會有lust的成份在內。

可是我堅信,一些愛情是從肉體上衍生出來的。

所以這一點,我會附合ianrad。

如果我真的懂得將腦袋和下半身分家,看來我也不會在這裡寫這樣多不同男生的故事了…

ryuwo_79 說...

天啊!看来我似乎不像存在与plu世界了!

我不会为性而失去理智,或则说我不会为性而觉得痛苦和懊恼。但我又不是没有性欲啊!我只想和我自己心爱的人有性,也不愿随便和任何人有性。哈哈哈。。。所以我忍了!直到我遇见我现在的老公仔。。。那是离我最后一次的性活动大概有三年了!

其实说到理性和性这一个话题,我个人觉得是在于人的思想。有些人觉得不许要忍所以就一夜情。有些人觉得那是不应该,所以忍了。

人的思想可以说是只要自己觉得应该的就不会错。

所以,你是能忍或不能呢?

n70 說...

I will control IF I have a bf/lover; but not when I am single.

While I am single, I used to ONS with different man(Safe sex) and I think it is "reasonable". It is very nice to have sex with different man, because you will have a different experience. :)

However, it is a betray IF you ONS after attached. I will totaly giving to my bf/lover ONLY. Than's my thinking/logic.

But you will need to take the consequences, because your future BF might very mind what you had done B4. heheh...

匿名 說...

Talking about safe sex, doing casual sex is not only dealing with HIV, but also hepatitis, STD, skin diseases and etc. Unless you are giving blow job with condom, no kissing and no direct physical contact, else, it is still risky.

so, what you are doing might not be 'safe sex', just 'low-risk sex'.

TC

ryuwo_79 說...

n70: tats true too. it is betray, but some might not take it as betray. tats how term like open relationship comes in. but of coz, i don't really do ons, coz i am worried my future bf might not like my past, so i better not write anything much on it. hehe...

but thenhor tc, i really agree wif u de. safe sex is not really safe. accident might happen!! haha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