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5月6日星期六

下一站天國


椰漿飯終于回來吉隆坡了,不過只是一個晚上而已,他又得趁週末回家鄉為父親的「頭七」設宴。

所以我們就趁週四的晚上相聚。他說,「我們今晚不親熱。」

我問他,你們 馬來人 是否不能在喪事期間do “something”?

他說,「If we really can’t do something, that’s mean we can’t do everything everytime。」

當時我們已在床上憩息著,快要半裸狀態了。他提起他父親的喪禮儀式時,問我介不介意讓他談談宗教的東西,我便洗耳恭聽。

簡單來說,就是在世的功德,往生後的煉獄和怎樣不守教義和怎麼樣的懲罰…椰漿飯說得很平靜,但我聽來就越膽顫心驚,因為,椰漿飯所說的會發生的話,那麼他「日後」就會同樣的「處境」。

「你相信有天堂和地獄嗎?」椰漿飯後來問我。

「我不知道。」我只有這樣說。

「你相信有神嗎?」他再問我。

「我相信宗教能教人向善,那是精神價值觀的洗禮和灌輸。」我說。

這是一個嚴肅的課題。我們後來就打住了談話,你知道越多,你會去相信更多,但是相信成為信念後,就要否定自己。我們在宗教的範疇裡是一個矛盾體。

我寧愿相信聽過天使飛過的聲音,我相信有下一站天國。但我們是並肩攜手到站嗎?


椰漿飯後來在我耳邊哼著一首英文歌曲,起初是藝囈一般地模糊不清,到後來他唱到高潮時,我才知道那是一首過氣的流行曲「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 feel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At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Bada...

I love you baby

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a lonely night

I love you baby

Trust in me when I say


後來,他要我為他唱一支歌,我問他要點什麼歌曲?他說什麼歌曲都可以。可是,我記不起我會哼唱什麼歌曲。所以,我就胡亂地哼著Stevie Wonder的經典歌:

「I just call- - -to say, Mmm mmm mmm」

椰漿飯聽到我刻意隱去後面三個字,他也喀喀地笑起來。「你怎麼這樣唱歌的?」

「因為你也沒有這樣對我說。」

「我剛才那首歌也有唱出來啊。」

我不知道為何昨晚我會如此地狂熱,或許太久沒有見面。椰漿飯把持著自己,就像齋戒月時表現得那般地恆定。我只能用肢體給他溫柔和安慰,包裹著他,熱回他的體溫。

我們還是進行一般的前奏,不過沒有壓軸。可是那是一闕沒有完結的前奏,只是摟抱和擁吻,但我們已是一觸即發狀態。

那是肉體與靈性的對峙和拔河,在情與慾中掙扎。衣服全褪下後,椰漿飯有些驚惶,但半認真地說,「你不怕我的父親來看我?」

後來,我幾乎飽滿得像快缺堤的洪水,但我還是沒有為自己拉下「活閘」來兀自竄流。那種念茲在茲的懸念已讓我達到一種恍恍惚惚的高潮,已淹沒著我…

但那也是一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分歧。

我想我們應是夜半2時許才正式入眠。今早起床時,椰漿飯比我早出門,一如以往,他留下麵包和三合人速沖咖啡給我當早餐。

至少我還沒有聞到任何異樣的「香水」。

但是椰漿飯給我留下了氣味、刮痕和擁抱,在陽光明媚的早晨中,伴著我上班。


9 口禁果:

nicholes 說...

生與死,本來就是一線之差,有一句話說:人還沒生,早已注定了死。我們實在沒有把握,下一秒鍾被帶走的會是誰,棺木確實不是為老人專設的。

人的肉體死後會腐爛,但靈魂卻是永生的。這一切都不重要,最關鍵的還是死後的何去何從,那才是人類最懼怕也最擔憂的一個要素。

我沒有要灌輸大家相信鬼神論的意思,不過我相信一個說服:人定因,天定果。我們今天造了什麼因,就會在他日承受什麼果。那是一場定律,跑不掉的。你和椰漿飯的緣分,也許是在上輩子結下的,這輩子來延續,也許是在這一生種下的,待下輩子再來糾纏,是善緣還是孽緣,水溫冷熱,飲水自知。個性與心態決定了我們的命運,那是無可否定的,不管我們的遭遇有多坎坷,只要心態有所改變,將來所面對的境域也勢必會有所差異。我們是甘愿被自己的個性牽着鼻子走,還是要尋求突破,親手改寫自己的命運,其實可以自由選擇。

不管將來死後何去何從,都是每個人要面對的,天堂和地獄,并不離我們很遠,事實上,我們幾乎每天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天堂與地獄間打轉,是誠心的祝福,一念天堂;是仇恨的詛咒,一念地獄,到了生命的總結,自會做一場清算與審判。

要上天堂,還是下地獄,一切都在于我們的心。

匿名 說...

Nicholes, 很欣赏你的这一番话...

Hezt 說...

Nicholes:你的話確是很通透和細微,我無法不同意你的話,看來你的佛學課給你很大的啟發和思考空間。:)

謝謝你。

n70 說...

Because of previous life we 造了的因, current life we are gay(果).Then are we doing a "crime" now?

Hezt 說...

N70:我不想也不愿相信這樣的說法,為什麼我們要自作繭地相信一個虛幻的前世存在過,然後將自己流放成一個罪犯地過活呢?

或許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是不合法,但不代表這是錯誤的抉擇吧……

nicholes 說...

那其實也是無從批判的,相信的人自然會相信,不想相信的人說什麼也沒用,有的時候,我只能感嘆人往往只會宰在這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悲劇里,不到死的那一刻,往往都不愿相信真相。

也許,就把一切歸咎于迷信,把所謂的前世今生都留在虛幻里,這樣會讓自己好過一些。對與錯,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個譜,只不過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對」或「錯」,良心是最好的解答,怕是怕麻木的生活早已掩蓋了該有的感知能量,那才是真正的輩子。

我聽過一句話,不要怕面對你身上的污垢,要嘗試在污垢的環境中尋找真我,要在污垢的世界里學懂好好珍惜自己。我不敢說同志所做的一切是對還是錯,畢竟沒有人有資格去批判誰是誰非,而只想說,人來到這世間,不但只是為了生活養活這個身體,也許還有一些心靈上的東西,是值得我們去學習的,而這種東西,才是真正屬于我們的,可以在死後被帶走的。

n70 說...

I will be gay as long as I am gay, I will not because of my parent request and go to marry.

Because I know, this will hurt and wasted the other (your wife) life.

Be yourself will do. :)

ryuwo_79 說...

很多人都问过我,同性恋是一种罪吗?而我如此相信佛学是否不怕日后的果吗?

nicholes 也曾经如此问过我。我如此的回答:

“罪或无罪我并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世上有远比性倾向来的更重要的因和果。只要我这一生中不害人,善待别人,行善,乐捐 等,这对我来说来的还要重要。”

佛学里有因有果。如道一和尚在我母亲的葬礼所说的,活在这世上本来就是一种罪。能逃离罪就只有看破红尘,不眷恋,不迷恋。人死后只留下名和善。

Simon Jim 說...

就才上個月,在臉書上轉貼了Joana wang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很恰如其分的詮釋。看著這篇,隨口哼著,居然眼眶濕熱,五味雜陳的情緒翻滾著。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