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8月25日星期五

貓頭鷹

後來,他說,我在這附近訂了一間房間,我們吃飽飯後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這個故事發生很久了,那時我剛出道吧!只是一如以往地赴約,與這名男子一起逛街。在此且用「貓頭鷹」作為他的代名詞。為什麼是貓頭鷹?且用你們的想像力去漫遊一番。

在黃金金三角逛著一整天,我們還去涼茶鋪喝涼茶呢!我還記得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喝涼茶!原因是他說當時的我口氣不佳,我聽了又羞又愧,聽到這樣的評語當然是比喝一杯涼茶更苦澀(當然當年是血氣方剛,夜夜笙歌,所以就有虛火了)

當然我們平時也有通電話的,都是貓頭鷹自己撥電過來,我們都是如常地聊著。

怎樣認識貓頭鷹呢?都是多得白麗蝦的介紹,據我所聽聞,貓頭鷹對白麗蝦有意思,不過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所以白麗蝦就「推讓」給我認識了。

認識多一個朋友又有何壞呢?可是,我真的與貓頭鷹沒有化學火花,我覺得我對他是「濕水炮仗」,怎麼樣也點燃不起火花。

白麗蝦一直強調:貓頭鷹對你很有意思!你就笑納吧……當然每個人聽到這樣的一句話時,或多或少有些受驚若寵,即使那人是其貌不揚,但都可以暗喜暗爽一番,被人喜歡,總比喜歡別人來得更有價值。或許你會說我膚淺,但是來到情慾這一回事,人家對你死心塌地時,你其實擁有掌控權了。

但我到今日會有這樣的想法,若是你得在別人喜歡你時才建立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其實那是個人的信心建構不健全,以致需要別人投以好感時才來撐起自己的優越感,尋找消失的self-esteem,其實你就是一個自信不足的人。



後來,歲月匆匆輾轉間,我去會見一個網上認識的網友了。驅車前往去找他,我們都是懷有一個目的見面的。

那是一個週末的下午,我們相約的地方相當獨特,不是住家、不是酒店、不是車上、不是公廁,總之是一個相當私密的地方。

我不知道為何當時我會允許情況繼續發展下去,總之我們見面後,他握著我的手捂著他的心。他說,「我也不知道為何我這樣壞,這是我第一次帶人來這地方。你看我的心跳得多麼快!」

然後他的身體就靠攏過來了,我並沒有拒絕他,到最後連嘴唇也親了上來,我才發覺要做到《風月俏佳人》(Pretty Woman)的Julia Roberts的賣身不獻吻層次是相當艱難的,因為有些人就是要與你接吻才會有反應。

後來,我們就以肢體語言交流起來了。

有些隨性,我覺得自己也是很隨便。但是我當時並不很賣力,當時我還是想到椰漿飯,即使當時我和椰漿飯還未真正分手,只是藕斷絲連地糾纏著。

完事後,我們才開始交談起來,我才看清楚他的模樣,怎麼這個人如此熟悉?怎麼他的一舉一動似曾相識,特別是他望著別人時那種眼神。

我在迷惘中對他說,「你真的很像我一個朋友。」我想起了貓頭鷹。

豈料他說:「是嗎?你不記得我了嗎?我們曾經做過愛的。」

難道他就是貓頭鷹?我真的嚇了一跳。



後來,貓頭鷹說,我在這附近訂了一間房間,我們吃飽飯後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我真的嚇了一跳!

他竟然在我們午餐後,要我陪他到一間房間休息!換言之,他是訂了房間和我開房放炮!

我聽到貓頭鷹的「邀請」時,確實是愣了一愣。我們雙方都沒有現成的炮房,彼此的家居都不是活動地方,而他竟為了要達成好事,不惜破費訂房和我一夕春宵!這是不是很香艷?可是,這都是他的單方面「好意」。

我當時是非常嚴謹地為自己把關。

所以,我即場拒絕了他。那是一個相當尷尬的場面吧。可是我是落落大方的,他也沒有悻悻然。後來我記得他後來說,他還是會繼續去那房間睡一個午覺,反正都給了訂房費,化解了一股凝結的尷尬氣氛。

那是我和貓頭鷹之間一個較為微妙的際遇。我現在想起,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貓頭鷹了,我們還是保持著朋友的關係。



後來,他才說,「騙你的啦!我們沒有見過面。」

我才鬆了一口氣,否則我會以為自己是健忘,或者是「玩瘋了」,以致見過的炮友臉孔都搞亂了,那意味著我確是氾濫了。

不過,這人真的很像貓頭鷹。從體型到外表,都有幾分相似。

如果在幾年前的我,換作是幾年後現在的我,我是否會跟隨貓頭鷹上房?

我看到自己的蛻變,我在試練著自己對他人的接受度極限(acceptance level limit)。以前我對別人訂下若干要求,標下若干標準,才決定進一步的發展,為何現在的我卻放鬆了標準?我是否在委曲求全?還是我不再曲高和寡,選擇更加普及化、通俗了?

在實踐中,我們放下了身段,也放出了自己的籌碼,驀然一驚時,才發覺自己的優勢原來都流失了,譬如體型外表上的改變、譬如歲月的增長,變成不是你選人,而是人選你的時候了。

我突然懷念起貓頭鷹起來。在與一個陌生炮友做愛過後

在精神上,我覺得這個週日下午,與這人見面,像是對貓頭鷹未了的要求做了一種彌補,我和貓頭鷹「上了床」。在實質上,當然我和貓頭鷹還是沒有肉體關係,卻是非常親近的朋友。

希望貓頭鷹知道,至少我到最後「沒有拒絕」他,只是我找了另一個替代品,諷刺的是,他不曾得到我的Yes。

因為You never get what you want, you never want what you get……

Sadly。

5 口禁果:

深渊 說...

是我们放下身段,还是我们放下我们的傲气呢?
某些人在经过某些事情后,在观念上一定会有所改变,比如你不注重名牌,如果你遇到的人都是买名牌,那么你就不会对名牌有抗拒心,如果你去过印度贫穷地带做过义工,可能你就不会那么注重于品质生活。
无论如何,如果你会质疑自己的选择,或不懂自己选择男人的等级在那里,代表你还不懂自己要怎样的男人。

Hezt 說...

我一直都會質疑自己的選擇,特別是要選擇的男人。我在以前也列明自己要怎樣的男人,可是這份Wishlist已失靈了。因為都沒有達成。所以,還不放下自己的身段和傲氣嗎?

深渊 說...

不要特别去在意你选的男人素质如何,有听过DANLAD DRUMP说过一句话吗?
"我最不看好的投资很多时候反而是有最好的结果。"
可能到那一天你最适合的对象反而是你最喜欢的人,何必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反正最后选到了谁都是属于自己的。
有时候我也是放不下身段,我最好的性是与一个样子很不好看的男人,虽然他相当喜欢我,但是我就是一直想这个问题,有时候也不想承认这问题的答案 :"我该不该再找回他?他那么不好看。。。我也不敢告诉别人我与他有一手,但是我遇到很多好过他的人都很自私。。。"
哈哈,结果是我有几个月没有性,因为不想乱找性(我每次遇到的男人都很自私),还是一句,遇到只想TAKE,不想GIVE的男人是最令我感到后悔的,因为他会令到我的身段及自尊受创。

sadwhiteowl@hotmail.com 說...

你好,我也是一直猫头鹰,但绝不是你认识的那位,哈哈

喜欢你的文字,觉得很有亲切感,仿佛就像是一个老朋友一样。

我应该不是比的对象,哈哈
因为我是一个高大的chub。

你的很多内容,也曾发生在我身上,所以觉得特别有共鸣感。

因为看到猫头鹰,所以才激起我想要写一些留言给你。祝你幸福。

另一只猫头鹰。

余重立 說...

最合身的並不是那最適眼的,反而那粉不起眼布衣:>D~我不是另一隻貓頭鷹,而是隻蜘蛛,總是等著送上門的獵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