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8月17日星期四

歐陽文風「終于」是同志了

《中國報》今日有一篇獨家報導的新聞:歐陽文風出櫃了。打著強烈的標題:「歐陽文風是同志」

當然,讀到這篇報導時有一些吃驚,但接下來的念頭是「Eventually!」,他終于PECAH了。

為了一本自傳。

他在文中說「同性戀不是『要』或『不要』的議題,而是『是』與『不是』的事」,因此他出櫃和出自傳並不是要鼓吹更多人成為同性戀。

我還沒有看這本自傳,我希望紀伊國屋會有出售這本書,或許還可以擠入本地中文書暢銷排行榜,例如以前孫梓評的《男身》也登上暢銷書榜裡,你不會不吃驚原來本地有這麼多人會去買同志讀本。

還記得我在一篇文章中提起歐陽文風嗎?

當時他是接受《太陽報》專訪中說,他要讀者去看他的文章與觀點,而不是他本人。


記者是這樣問他:「你幾時出櫃的?」
他答:「你以為我是『基』的,是不是?其實我不想談我的性取向…」


他當時說:「當我三年前開始書寫同志課題時,我不要我的讀者將我的性取向視為一項課題。我要他們檢視我的論點。」

「…很多讀者不愿去檢視,或是不愿對你辯解。他們只看你是誰,指責你和你的性取向…」


但是現在,他為什麼會360度大逆轉自己是一個同志呢?為什麼當時他要迂迴作答?為什麼他不早些承認自己是同志來抒發心聲?現在他以同志身份來標榜自己,是否是要遷就市場的銷路?

有一位讀者留言說,他被歐陽文風欺騙已久了。我不想置評是否是欺騙,但是我只好奇這轉折間的矛盾──從防線後端,站到前線邊緣。

還有,這篇專訪選擇在以獵奇、八卦新聞為主的《中國報》來刊登獨家,而非他成名的前東家大報,是否帶有市場的盤算?──迎合了所謂的人們對一個文壇寫手自揭性取向的好奇?

但他在最新這篇專訪中說了,同志是「是」與「不是」的問題,但是他之前的確是「不要」承認身份,現在是「要」承認身份。

綜觀來說,他在訪談中的談話內容都很中肯,而且坦蕩蕩,例如坦然相告他為欺騙了他的前妻林小姐而感到愧疚,因為他是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而和異性結婚

還有,他在美國有一個同居男友了、他是自四、五歲童年時就很喜歡看男生的照片、等等。

另外,歐陽文風又說,同志界根本沒有所謂的1號和0號之分,這是人們對同志的刻板印象。

「人們把同志分為扮演男性角色與女性角色的1號與0號,都是一種社會建構的角色,這也使人們錯誤地認為同志也一定會有一個扮演男性及一個扮演女性的角色。」

我覺得這觀點值得商榷,因為不是外界的人們將你分成1號或0號,而是同志之間已將自己或將他人標籤成1號與0號,特別是在上床、肛交,1號和0號更是要壁壘分明,否則就不成事。

你說這是偏見嗎?但這就是事實。因為原來就是「醬」的

不少同志在聊天室中只要知道是同質的同志,馬上就消失了,因為0號對0號是「磨豆腐」(軟對軟),1號對1號徒然是一起硬對硬「放手炮」而已。我也在猜想是否會有「同質」同志情侶呢?除非其中一人是Versatile top/bottom。

歐陽文風所指涉的「沒有1號與0號」之分是否是指平時生活上的性別角色(Gender Role)?

或許歐陽文風在美國接觸的都是軟硬兼施的V仔吧,所以他不知道大馬的同志因裡有明確的1號幫和0號幫。

無論如何,對著一名大眾傳播的媒體,我想歐陽文風也不可能詳盡地解釋1號和0號在同志性愛上的重要性吧。

21 口禁果:

liezi--烈子 說...

歐陽文風竟然是同志!唉

Hezt 說...

烈子:你怎麼用「竟然」,還有「唉」地一聲嘆息?難道歐陽文風不能是同志?

還是他應成為一個異性戀者?

Nishiki 說...

難為他的前妻了。和她曾經是同事﹐覺得她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傷痛...

匿名 說...

我想当欧阳文风说同志世界没有1号和0号之分,其实他也在隐藏着自己是什么号码,不然他答“有”的时候,人家会继续问他:“那你是1还是0?”

Albert

深渊 說...

其实我一点也不惊奇他是同志,我在看了他的照片后就一直等他承认自己是同志了,我的基达相当准哪!
我想,除了同志外不会有普通人那么维护同志而写书的,况且象他经过了宗教,婚姻痛苦的同志更为了解身为同志的难处。
我觉得他提早提出自己是同志这个事实比较好,不然别人以为他一直是个骗子,那么别人对于同志的误会就会更深了,虽然他是同志,但是他提出的论证与理论还是合理的。
深渊

liezi--烈子 說...

其实我也有同志朋友,他们一开始就自然的面对自己的身份。可能我对欧私人不了解,只是阅读他的文章而从来不会想到他的取向。他在实验他的人生,可是间中却伤害了一些人,以他在文章中流露的胆识,真实作为却不如我那些平凡的同志朋友,所以我吃惊。我常跟同志朋友说,他们没有异常,只是记得不要伤害无辜者。

匿名 說...

歐陽文風是同志有这么难猜吗?他的外型观点举止活脱脱就是一个butch。

诚如他所说,早前若公开同志身份,许多卫道人仕马上就抓住这一点把他归类为叛道,他写的那些文章就一点重量也没有了。刻意隐瞒,实能了解。

我相信他所谓的没0号及1号的分别,指的应该是gender role吧!应该没有人会反对top bottom 及 versatile 的分类吧。。。

liezi--烈子 說...

我以为,身为同志,在意的因该是自己的身份被认同,什么文章的重量都不重要。难道同志写的文章就没重量?我想同志不能因为是同志就可以合理化隐瞒一切行为,我想这是做人的态度问题,无关同志不同志。

基不擇食 說...

要坦然自己是同志
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盡管平凡如我們,要向身邊的人坦然一切
也是一件極其艱難的事情
更何況作為一個名人
要忍受成千上萬讀者的指指點點
不管是支持還是羞辱的,心裡都會百感交集
不好受吧!

所以我很尊重歐陽先生當初有不說的權利
當然也很敬佩他如今能坦然承認的那份勇氣
能書寫的人,其實很幸福,畢竟我們可以透過文字
去坦然地表達自己,好多現實生活中難以啟齒的話
都可透過文字一一赤裸裸地呈獻出來,
歐陽先生還是幸福的,畢竟他還懂得書寫
但是還有很多千千萬萬個同志,他們不懂書寫
甚至不會表達,好多心裡的話都只習慣性的壓抑和
彆在心裡,甚至連自己是同志也一度遺忘掉了,
所以才會出現迎娶女人來証明自己是“正常”的錯誤作法,結果才會造成這種害人害己的悲劇一再發生。

向不向其他人坦承自己的性取向不重要
最重要的,還是我們願不願意向自己坦承自己的
性取向,才是最重要的。

基不擇食 說...

我其實也真的不太刻意去劃分什麼是0什麼是1耶!
對我來說,我只喜歡一個男人的身體,只要他雄糾糾的,對我來說就早已垂涎三尺了,也許是我要求太低,也許我在情慾世界里還算是一個青澀者,也不該是好笑還是悲哀的,我從不認為兩個男人在一起就非要進入彼此間的身體不可,那會不會又是一種異性戀情誼結呢?

深渊 說...

有时候就是有人特别注重他是1或0,好象0的就要特别较弱,1的就要雄纠纠的,然后很多1都很自私的,好象他的那条就是唯一,0的没有他那条就不能达到高潮。甚至有些伴侣是都维持在1号关系,然后找第3个人来当他们的插座来同电。
同志的性只有插与被插而已吗?如果是这样,那么这种性行为跟狗的性行为有什么分别?

匿名 說...

奇怪,1或0是人家两人的闺中自乐,就好像男女夫妻谁上谁下要告诉你吗?不管同志与否,三人以上都是乱伦,当然与禽兽没分别。

匿名 說...

I welcome this handsome man come out of the closet....
hey Handsome, is your boyfriend ang moh???

Hezt 說...

烈子:看來你對歐陽文風有些偏見哦?他傷害了什麼人(特別是無辜的人?)

請你在具體補充說明時不要人身攻擊啊。

一名匿名者說:「誠如他所說,早前若公開同志身份,許多衛道人仕馬上就抓住這一點把他歸類為叛道,他寫的那些文章就一點重量也沒有了。刻意隱瞞,實能瞭解。」

我感到費解的是,當時他不公開同志身份時,卻儼然以同志身份自居來抨擊教會等,那當時他是以什麼身份來為同志發聲?為什麼當時要如此曖昧?

基不擇食:你說你沒有刻意去劃分什麼是0什麼是1,難怪你自稱是「基不擇食」,可能你真的太饑餓了。

可是,即使是怎樣饑餓,許多「基民」都會有既定的口味,即選擇硬「雞腿」或軟「豆腐」。你不去選,人家卻來選你。

深淵:我想你應該是站在我這邊──認同還是有1和0之分吧!

的確,很多時候我們看到是插與被插而已。

我們真的像歐陽文風所說的那般平等?還是這是社會學家自己建構的同志烏托邦?

另一名匿名者說:「奇怪,1或0是人家兩人的閨中自樂,就好像男女夫妻誰上誰下要告訴你嗎?」

不知道你是否是同志,否則即使你不要告訴人家你是1或0,人家都會去問你,或「當」你是什麼號碼啦。

深渊 說...

其实也不是说注不注重0与1的关系,最重要是-不要自私,不要认为自己是1就很骄傲。性爱是两个人互相配合的,你喜欢做0,就做0,你喜欢1,就做1,不需要特别强迫谁非要去做0或1,性爱不是只有肛交这部分。最怕是遇到那种"死鱼",躺在床上就等着你服侍他们,可能还要你去"坐"在他们身上,好象你欠了他们似的,象这种货色,就算是0或1都是会给人遗弃的!

匿名 說...

除了烈子之外,其他人都好像很有研究。烈子,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M|key 說...

《男身》登上暢銷書榜么? 哈哈....
看来我的贡献也有帮助哦... 因为我曾经拜了4-5本当礼物送给朋友... 呵呵~ ...

匿名 說...

现在是以后了吗?

做回自己
就是上帝创造的原意了吗?

我不愿独居 上帝
我不愿入睡 上帝

是人 
总在上帝与魔鬼之间明灭吗?

男人
总在上帝与圣灵之间哭泣吗?

现在是以后了吗?
让我活在当下 好吗?

现在不就是以后了吗?
我是亚当

基不擇食 說...

我确实很饥渴啦
不过也有饥渴的原则
没有真的基不择食啦
我还要说的是男男相交不是应该较灵活性吗
不管是0和1其实都可以互相更替
无法更替是因为个人喜欢和习惯使然
是我们自己限制了这种同志情欲的无限可能

stevie 說...

It doesn't really matter to me whether the cute guy that i'm seeing is '1 or 0'. Sex to me is only supplements to a relationship, it's not & should not be the sole relationship is about.

匿名 說...

歐陽文風太會炒作新聞了
张贴: 网民 on 八月 23, 2006 07:30 上午
编号: 23790 会员评分
太捧了! 好! 尚好 差! 违反条规! 對歐陽文風徹底的失望!

看了這幾天中文報關於歐陽文風的新聞,對歐陽文風徹底的失望。倒不是因為他的同性戀者身份,而是他的人格。

今天在中國報進一步讀到他對記者的說話,這種感覺更加徹底。

他口口聲聲叫新聞記者不要突出同志的新聞,可是他自己從出櫃到現在,不正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同性戀的身份和話題來召開記者會,吸引記者來採訪他嗎?

從這個事件上,我唯一佩服的是歐陽先生利用了新聞來炒作自己;或者說,炒作自己的新書。

我記得歐陽先生曾寫過一本書叫「退稿精選」,其實,這本新書和 退稿精選一樣,利用大眾「越禁越近」的心理。而且,這次他更巧妙的結合「基督徒」與「同性戀」的話題,大玩他的「禁忌宣傳遊戲」;這種宣傳手法,無疑是為他的新書「今天是以後了嗎」搞宣傳綽頭,吸引讀者的目光而已。

照理,個人的感情問題,性傾向如何,是自己的事情。這些事情即不關係到公眾利益,也不會危害到別人,我真想不出歐陽先生有甚麼理由要這麼高調來召開記者會, 告訴全世界他個人的感情問題?

之前有人 懷疑他是同性戀者身份而質疑他的人格嗎?他有因同性戀的課題受到傷害嗎?都沒有。那麼他個人是不是同性戀,值得躍上報紙上去大作宣傳嗎?

我看過歐陽先生以前寫他和太太新婚的書,所以更看不起他,覺得他由開始到現在,都在利用他太太做為自己的飯票而已。歐陽先生的太太在美國工作,負責歐陽先生的學費和生活費,等歐陽先生學成以後,才突然告訴太太,我是同性戀者,我們離婚。這分明是利用太太而已。

歐陽先生一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傾向,他說他不肯定。所以還是結婚試試看。可是結了婚第一年,第二年,兩年時間已經足夠讓他確定自己的傾向了吧?可是他依然沒有向太太坦白, 很簡單,他要靠太太工作供他讀書和生活。等到自己考到博士後,這才告訴太太,然後一腳把太太踢開。這不是一種「過橋抽板」,利用太太來吃飯嗎?這和姑爺仔有甚麼不同?

儘管新聞上,歐陽先生口口聲聲說自己的太太不介意,並很很支持他。可是,他太太不介意,並不等於歐陽先生就可以這樣利用他太太。

這分明是利用婚姻和感情來欺騙一個女人供他讀者和生活。如果歐陽文風是有個
骨氣的人,他在第一年或第二年就應該坦白的面對自己,不要誤他太太這麼多年,
或者說等到太太沒有了利用價值才踢走她。


我從來不覺得同性戀是甚麼罪,但是,同性戀者玩弄感情,利用感情來傷害別人(不管是男人和女人),這都是很卑劣的。


第二點我想說的是,歐陽先生一直說叫報紙不要刻意突出同性戀者,否則這是對同性戀者的歧視。可是我覺得歐陽文風自己正是不斷的突出同性戀身份,利用同性戀課題來為自己大搞宣傳的人。

同性戀還是異性戀,那是自己的事情;歐陽先生卻甘巴巴的開一個記者會,請記者專訪他,也辦簽書會,帶自己的男朋友高調亮相。然後又口口聲聲說別人打算打壓他出這本同志告白書,這每一個步驟,不都是在製造新聞,讓記者來大事報導嗎?他自己曾經做過記者,我相信他非常懂得媒體的作業方式,甚麼媒體要的
東西,他自己不斷的提供,卻又不斷的假惺惺叫媒體不要炒作,這樣做戲,做到太低估觀眾的智慧了。

這些都讓我不得不重新評估歐陽先生,不得不懷疑他是一個偽君子。他的文章向來寫得大義凜然,可是他的為人好像不光明磊落,而且耍這麼多心計,這是我對他失望的最大原因。(我再重申,我沒有因為他是同性戀者而對他有特別的意見,
我只是對他的所作所為不齒而已。)

歐陽先生高調出櫃,聽說同志圈裡大為振奮。有人認為以歐陽先生這麼高社會地位的人也出櫃,會更讓人知道優秀同志大有人在。

但我認為,歐陽先生「欺騙」自己的太太,用婚姻和感情來利用太太養活自己,然後又忘恩負義的把太太一腳踢開。這正是很多人更加看不起同志,認為同志都是沒有「真感情」,濫情或用情不專的原因。把歐陽先生這十年來,如何利用女人吃軟飯,然後把女人一腳踢開,同志圈如果是苟同這種做法的話,這真是悲哀的事。所以我認為,歐陽先生出櫃,並不值得同志圈驕傲或興奮,反而令人覺得同志圈多了一個敗類和玩弄感情的人而已。

歐陽口口聲聲說他現在是忠於自己的感覺,自己是一個坦蕩蕩的君子;可是,他
對得起供他讀書和生活的太太嗎?他不能因為太太不介意,就隨隨便便賤踏太太的歲月和感情。

歐陽先生同性戀的問題,其實不必一直環繞在基督教方面來討論。應該環境在他的個人行為是不是值得推崇來討論。個人的情操和行為沒有問題了,才有資格去談基督教是不是認同同性戀行為。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