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2006年8月3日星期四

深藏

那是一個普通的飯局。我依稀記得大家是聚在一起用餐,嘻哈喧鬧後,然後合拍了幾張照片。

到底什麼原因一起相聚呢?彼此都是工作崗位上的同事,是餞行嗎?是慰勞嗎?是「屈」到上司請吃一餐嗎?我的印象很蒼白。記不得的東西,是意味著它很不重要,所以淡了…淡忘了。

所以,我站在最旁的一角一起合了照。每次在集體合照時,我不懂得擠向核心中央,我都是邊緣化退到兩旁。

誰會看重我呢?



我今天經過九厘米先生的位子。他沒有在座位上。其實平日都有經過他的位子,但我很少趨前接近。

我們的座位已調整了,他已不再坐在我對面,具體來說,他已從我日常的視角裡消失,他只是我的視野裡的一個黑點,有時甚至隱而不視。

不論是表質上,還是心靈上,他已遠離我了。

可是,我恰好經過他的位子,還是可以聽到我的座位分線電話響了起來,所以我就用九厘米先生桌上的電話將我的電話駁接過來接聽。

我坐了下來,將自己坐在九厘米先生平日暖坐的席上。他的缺席,讓我有機會看到他桌面上林林統統的小擺設,看起來凌亂不堪,原來是經過一番鋪排似的,就因為他的桌位空間窄小,一切都需要疊架堆砌起來,善用空間。

由于這是齊頭高的類似讀書桌,我抬眼就望到他在橫幅架上的擺設品。我首先望到幾十個的半裸男照(九厘米先生,你還斗膽將半裸男照擺放出來?你豈非欲蓋彌彰?)

那是猛男比賽的宣傳明信片。九厘米先生,他曾經說他是異性戀的男人,想當初與我一起,只要的是「玩」。

然後,我看到了一張照片。

擺放在一個透明紀念牌碑之後,牌碑之前又端放了一個玻璃杯,那是他日常拿來沖調喝的茶杯。茶杯的位置,騰出了一個罅隙。

我看到了我自己。

相片中的我,透過那透明牌碑的折射,出現幻似幻真的兩個我。那是我站在一堆人最側邊的微笑。整張照片大半張都被遮蔽了,看不到其他合照的同事,只剩下我一個人的影像冒出來,非常突兀。

如果茶杯的位置往內移一些,我也消失不見了。可是,當時茶杯的位置恰如其份地,不偏不倚地讓相片中的我出現在我眼前。

我覺得我笑得很難看。

可是我有一些悸動。

在一個不期而遇的場合裡,不小心地、意外地、悄悄地看到我的樣子出現在九厘米先生雜物中的隙縫裡──抬眼可視的角度。

我將他的茶杯移開了一些,看到那整張照片就塞在那紀念牌碑之後,有些茫然。當時我還談著電話,可是已心不在焉。

那種感覺像緊握住的一塊冰,剎那間的刺痛,漸漸麻木,但迅速被體溫融化,然後不遺痕跡地吸納了到身體裡面。你甚至忘了乍然一刺的疼痛,而一切是戛然而止。

我放下電話後,並沒有抽出那張照片出來端詳,我只是看著我穿的那件襯衫,原來那天我是穿了如此深沉色澤的襯衫出席那某年某月某日的飯局。

然後,我在定格的那一剎那將自己認為最美麗的容強加在鏡片上,之後希望籍著鏡頭底下的膠片,我會永遠地發光。

可是,我不能發揮出深藏的美麗一瞬。

若干時候後的某年某月某日,就在今日,我見到我的影像與一堆狂野猛男中并列出現在九厘米先生的座位上。

這是否有什麼意味?

我第一個念頭是,他是否以相寄情?他在「思念」我??可是這是荒謬又墮落的念頭。我還不該自摑幾個耳光反省嗎?我還能奢求什麼?

第二個念頭是,這只是一張照片,遭九厘米先生隨手一塞,就棄置在那個角落裡,他即使每天舉杯、放杯,都不會看到背後裡有我的出現。就如現實中的他,會刻意忽視我一般。

而他會否在他愛欲記憶的罅隙裡,在心房的最暗一隅,刻意漠視我的存在?



九厘米先生的外形已有些改變了。如果以他的外形來與幾年前相比,從前的他比較帥氣是沒有疑問的。

一個對外表、體型和健康不著重的人,不花心機照顧自己的人,其實他也是一個不自愛的人。他不珍愛自己,也不懂得愛自己,他更不懂得怎樣去愛別人。

自愛過度的,就變成了自私。九厘米先生會去愛其他人嗎?

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已極少談話了。沒有刻意,沒有鋪排,即使是那麼巧合地在公司裡恰恰好地迎面相碰,都沒有直視對方。

或許說,我是避過與他有眼神接觸,因為只要他出現在我的眼角裡,我已可感應到他的身體輪廓,知道他會出現在我眼前。

我太熟悉他的腳步聲和身形輪廓。

大釘前陣子對我說,近來已少見到我在書寫九厘米先生,他說,「你終于放過了九厘米先生…我們都很高興!」

還是我放過了自己嗎?

曾經有一段時日,誰也不知道,或許連我現在也怵然一驚:九厘米先生在我的生命中曾經重要過,他成了我時時刻刻惦念的對象。

我還記得我們藕斷絲連後,在一次下午茶後,我們來到了非常露骨的性暗示對話,當時兩人的共識就是「就來干一場吧!」當時我問他:「這樣久了,不知道你的老二還是否記得我:?」

「記得,它不會忘記的。」他是歪著嘴角笑著說的。

後來,我們就在車上讓老大見彼此的老二。我用嘴唇記住了他的老二,至今還咀嚼著這份回憶。

至少在那一刻,九厘米先生和我都需要射精,我們都那樣地重要。因為要對愛與慾來交待。



昨日的Desperate Housewives的劇情有一幕說到Susan的前夫(Richard Burgi飾演的角色,忘了名字)在一本書中塞了Susan和他的舊合照。

Susan在他的婚禮上見到後,質問前夫為何還收著這張相片。

前夫的對白大概是這樣的:「我需要偶爾看一看這張相片。(Susan:為什麼?)因為這是一種刑罰,讓我知道我失去了人生中最美麗的東西。」

接著兩人就擁吻起來吧!電檢局將這些鏡頭全都過濾了。

九厘米先生會否看著相片來當作對自己的刑罰?我想到這裡,會覺得這錯意的想法實在幼稚得可笑。

所以,我又在這裡書寫起九厘米先生,床上是追憶,有些痛快;床下是拷問著自己的靈魂,有些悲壯

我又在射精前想起九厘米先生了。對不起大釘,我還沒有放過九厘米先生。



附注:「即使過了很多年,當一個人面對傷害自己的情人時,我相信是根本談不上什麼原諒的,因為在這麼漫長的過程裡,他(她)明白了一件事:惟一能夠抵擋這種傷害的,只能是自己的自尊,而自尊是不會跟懺悔的淚水相融合的…」──李文



6 口禁果:

基不擇食 說...

要忘記一個曾經愛上的那個人,真的不是那麼容易。
要為一段愛情畫上句號,不是說你想畫就能畫上的,
其中還要放下多少份勇氣和決心也未必能辦得到。
當你在懷疑是否應該主動畫下句號時,你根本就還捨不得,這也是為什麼之前我會疑惑地問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忘掉九厘米先生了?還會想起他嗎?

不知道你是否相信,一段情感真的會自然死亡。

許多抱怨,誤解,愛與恨,不管你們之間曾有過多麼璀璨的過去,一旦被殘酷的歲月淹沒,終究都會走向窮途末路。可悲的是,只有你還依然放不下,你仍然苟延殘喘,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還是希望能讓它安樂死,結果都是一樣。

所以只能繼續拖延,用更多的逗號來將你們的關係如沒完沒了的句子般延續下去。這樣的延續,真的好可悲。

也許,我們可以用愛上別人來遺忘想念的那個,但是我們根本就無法預測,等在前方的,是更好的還是更糟糕的。有時候真的好想痛痛快快地把那個該死的傢伙罵一遍,把累積在內心深處多年的怨恨全宣洩出來!可是,這樣又有用嗎?

n70 說...

Mind to tell me where you park your car for "war" with 九厘米先生?

I wanna try also. But do not know where is a good place. hheheh......

匿名 說...

Chew allan said:
Time,you still need time to get over it.This is special for You !

Kelly Clarkson - Because Of You

I will not make the same mistakes that you did
I will not let myself
Cause my heart so much misery
I will not break the way you did,
You fell so hard
I ve learned the hard way
To never let it get that far

Because of you
I never stray too far from the sidewalk
Because of you
I learned to play on the safe side so I don t get hurt
Because of you
I find it hard to trust not only me, but everyone around me
Because of you
I am afraid

I lose my way
And it s not too long before you point it out
I cannot cry
Because you know that s weakness in your eyes
I m forced to fake
A smile, a laugh everyday of my life
My heart can t possibly break
When it wasn t even whole to start with

Because of you
I never stray too far from the sidewalk
Because of you
I learned to play on the safe side so I don t get hurt
Because of you
I find it hard to trust not only me, but everyone around me
Because of you
I am afraid

I watched you die
I heard you cry every night in your sleep
I was so young
You should have known better than to lean on me
You never thought of anyone else
You just saw your pain
And now I cry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For the same damn thing

Because of you
I never stray too far from the sidewalk
Because of you
I learned to play on the safe side so I don t get hurt
Because of you
I try my hardest just to forget everything
Because of you
I don t know how to let anyone else in
Because of you
I m ashamed of my life because it s empty
Because of you
I am afraid

Because of you
Because of you

耶穌 說...

有人說。。。

如果時間不可以令你忘記那些不該記住的人,我們失去的歲月又有什麼意義?

**********************************

我想能夠記得還是幸福的
至少曾經明白愛是什麽回事

後來見面還要逞強甚至僞裝
因爲不想他發現自己的軟弱
一直説服自己自己過得很好

哈,這時我又在“天使”與“魔鬼”的對立對話下繼續犯賤下去
(誰說邪不能勝正?)
我簡直堪稱“典範”勒
祝福自己

基不擇食 說...

不好意思
好奇的問一下
他的老二勃起時
真的就九厘米﹖

余重立 說...

基不擇食所問正也是我所欲知之事,呵呵呵~不介意給個明確答案吧,醬久了!

發佈留言